諮詢服務專區

高教工作者權益保障途徑

欲知高教工作者個體權益之基本保障途徑,請點選「繼續閱讀」。若事關聘約、校內自訂規範……等同時影響多位工作者權益的事項,或其他集體性爭議,請直接聯繫工會。

線上填表聯繫

請詳細填寫,我們才能掌握最確實的資訊、提供您最完整的諮詢回覆。若您曾收到《大學快報》,電子郵件請填收到快報之信箱。

聯絡我們

相關法令規章、機關連結

一、權益保障之相關法令規章彙整。

二、社會保險、退撫相關法令規章。

三、關於退休、資遣相關規範簡介。

四、相關機關網站連結。

高教非典勞動揭露行動專區

1. 反對校園血汗工場剝削學生:我們要同工同酬、落實勞基法保障。2. 反對壓榨教師來追求卓越:我們要保障工作權、重建高教勞動基準。3. 反對高教勞動非典化:我們要求全面進行校園勞動檢查。
 
 
台灣高教現況正面臨空前的危機,除了眾所皆知的高教資源分配有違正義、知識生產獨尊一霸、大學評鑑形式不合理、重研究輕教學的偏頗之外,校園內部的各種聘僱關係正在悄悄轉變為非典型僱用形式,大學校園內的教職員跟學生隨時會成為不穩定的就業人力,無法為校園行政服務、學術研究教學以及學生受教環境提供穩定優質的品質。很遺憾,校園內部這些不合理的非典型僱用勞動亂象,正在快速地蔓延與惡化中。
 
當全台灣都在自我感覺良好又有幾所大學進入世界排名之際,卻不曾想過這是多少教員、職員跟學生過度勞動與非典勞動生產關係下的產物,曾幾何時大學變成知識競爭力生產工廠,各式各樣計劃案、研討會工作坊、研究論文、教學課程,行政活動都變成了學術工廠內的樣板化產品,由大學內三種不同階層的學術工人(教員、職員跟學生)不停地打造與產出。這些一件件、一篇篇、一堂堂、一場場學術產品的生產現場,充滿了非/不合理、非/不穩定、短期與破碎的勞動聘僱關係。究竟,什麼才是台灣高等教育的風貌?內部的勞動關係又該是什麼樣子?過去,大家不敢能掀開來談的,今天高等教育工會要求教育部全面總體檢。
 
高教工會自從2月18日成立後,不斷收集校園內部勞動惡化的案例與真實處境,總結目前已有八種工作關係出現非典型勞動僱用以及勞動處境惡化的情形:
 
        (一)實習
  教育部這幾年間不斷鼓勵與補助各大專院校,極力推動「校外實習」、「建教合作」及「產學攜手合作專班」等計畫,目前每年已有將近7萬名大學生,為了畢業而投入「實習」,事實上只是讓學生變相成為了企業短期的廉價勞動力。教育部對於各種明明負擔實際勞務的實習生(建教生),曲解勞動法令,以「學生」身分為由掩蓋其勞雇關係,導致學生在勞動現場中極度缺乏相關法令的保障,已造成學生受企業剝削的隱憂。種種如實習醫師過勞死、實習生沒領到基本工資的問題,都與此相關。
 
        (二)獎助金
  教育部現有研究生獎助學金經費由各校自行提撥,經費來源包括教育部補助的教學研究訓輔補助款、國科會研究案等。獎助金制度原意為獎勵與補助研究生能專心學習而不用到校外兼職,但各校卻把獎助金反過來運用,把學生當臨時職員使用,研究生必須提供相當對價的「校內工作」才能領得這筆獎助金,最惡劣的例子包括低收入戶獎助學金必須工作50個小時,已完全違反與扭曲獎助學金的原始用意。
 
        (三)工讀生、研究與教學助理
在既有的校園內人力結構來說,學生擔任研究與教學助理及工讀生的工作,常常跟與老師的指導關係綁在一起,被指導的研究生順理成章成為教師可差遣的人力,由於老師具有位階上的優勢,師生關係既是指導關係、又是老闆員工關係,更夾帶了情誼,窘迫的是,一旦指導關係不存在,工作就沒有了,讓學生經常處於難以拒絕不合理的工作要求之下,包括幫老師翻譯文章、寫論文、改論文、24小時on call等。工讀生、研究與教學助理最常發生工作規範不明確、工時不穩定、系所工作分配不均的情形
 
        (四)職員
目前台灣高教現場共約有3萬名職員,以及12萬名助理和工讀生,默默在校園中貢獻他們的精力,然而不論公立或私立學校職員、系所助理等工作,都已逐漸朝向一年一聘的約聘僱方式,一方面各系所被迫必須不斷寫新的申請計畫找給助理的薪資,另一方面職員跟助理則經常變成約滿失業的勞工,形成校園行政業務經驗傳承的斷裂與不連續。更甚者,為了全面節省人事與管理成本,校園多項工作逐漸外包,例如清潔工作更是全面外包。
 
        (五)兼任老師
隨著專任教師員額的緊縮,原本專任教師承擔的教學工作,逐漸被拆散為由多名兼任教師所分擔的狀況(尤其是剛畢業的流浪博士教師 ) 。「我是專職的兼任教師」,這不是一句矛盾的陳述。因為缺乏穩定的專職工作機會,兼課已遠非僅是暫時的過渡階段,專業的兼課成為常態:兼任教師們領著15年來不曾調整的、比學生打工教高中生家教還低的時薪鐘點費,每個學期僅有18週的薪資,南北奔波跨區教學、每個學校各三五學分來拼湊支持基本的生活開銷。兼任教師不能獨立申請研究計畫案,無法享有專任教師的教學與研究資源,缺乏穩固的退撫與保險保障,尤其,對女性兼任老師來說無產假可請,如同變相的禁孕條款。
 
        (六)專案教師
近年來,部份學校大量以「一年一聘」的計畫專案方式聘任教師,形成大學教授專案化。專案教師投注了十幾年時間跟精力,一路從就讀碩士、博士所發展出來的學術專業職涯,隨時會因專案計畫的結束而中斷。台灣高等教育師資人力的補充,搞得像民間補習班的破碎與短期,一方面專案教師要擔心失業與轉業的可能,影響教研的專注與投入,另一方面,學生在不穩定的師資人力下,也影響其受教品質與權益。
 
        (七)博士後研究
「博士後不是高級助理」。除了需要持續增強自己博士後的研究能量、找全職教職之外,博士後研究員最大的困擾在於,常常被高階的教師跟單位當作高級助理使喚,被要求負擔寫論文、共同發表、到研討會跟參訪行程去充人數協助場面圓滿,成為學術產業後備軍,隨時調度調用,甚至有時還會被派去寫一篇不是自己研究領域的新發表,或被臨時要求生產出不擅長與硬掰的研究計畫。
 
        (八)專任教師
專任教師的非典型勞動狀態就是朝向惡意不續聘、解聘的操作。「遇缺不補」、「若需走人,最資淺或不聽話的先」,這些過去在學界滿天飛的非正式訊息已開始真實發生。高教工會從陸續接到多所教師向工會提出的勞資爭議諮詢中發現,學校最常以程序操作(未完成三級三審的不續聘)或單方面強迫修改教師工作契約簽訂內容的方式,來達到惡意的不續聘與解聘教師,而教育部卻一再地縱容默許惡意不續聘老師,完全的失職與失能。
 
流浪教師滿街跑、學生假實習真剝削、教授與實習醫師過勞死、失業博士縱火……這些賅人聽聞的社會新聞,早已經成為台灣當前高等教體制下的新社會問題。教師背離了師者作為傳道、授業、解惑的使命,從知識份子變成大學評鑑制度下的論文生產線技術勞工,承受過勞的高風險以及六年條款等不利勞動條件的威脅;更多擠不進教職的博士大材小用,淪為專案、流浪教師、甚至是降薪的產業派遣勞動力,在生涯困境中徬徨踟躕;學生與助理做為勞動的底層,以實習或實驗之名,被迫成為論文或計畫生產線的非熟練工,擔任臨床或實驗室的操作員,在節節下降的薪資水平下,缺乏基本的勞動保障,也承受了特定實驗室或醫院的職災風險。警衛與工友也在過剩的教育市場競爭中,從正式雇用轉為約聘或外包制,喪失了敘薪與退休的基本權益。
 
教育為百年樹人工作,高教的勞動體制危機也是整個社會人力資源再生產體制的危機,情況危急已不容教育部再三推諉、實問虛答,高教工會徹底
 
反對校園血汗工場剝削學生          我們要同工同酬、落實勞基法保障
反對壓榨教師來追求卓越              我們要保障工作權、重建高教勞動基準
反對高教勞動非典化                     我們要求教育部全面進行校園勞動檢查

 

分類:
Warning!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