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觀光學院的下一步為何,要如何轉型?高教工會認為教育部及公益董事,都應先確保學生能順利畢業,以及教師的法定工作權益後,再討論轉型事宜。學校的轉型,也應在公益董事、民主審議的機制,以及校產做為高教公共資源的前提、原則下來規劃和辦理。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確保教育的公共性,並創造最大化的社會利益。

Read More

教師節前夕,高教工會與各大專青年學者代表齊聚教育部前,齊聲呼籲:向下紮根優先於高空煙火。要求政府全面改善高教工作機會與勞動條件,再談玉山、哥倫布、愛因斯坦[1]、深耕等計畫。

    出席者手持五株種子盆栽,分別象徵當前高教青年學術工作者中五個最需要照料的群體:專任助理教授、專案教師、博士後、兼任教師、研究助理。他們提出五項具體訴求,要求政府正視幼株發展需要的土壤,是把缺做足、合理化教研工作量、保障勞動權益,才能成就高教大樹。

Read More

《2017勞動青年自覺營─工人不靠護身符,革命自救不當奴》
─✊傳說中的馬克思主義青年研習營,我們這年代居然還有這麼教條的營隊!⚒
去年,民進黨全面執政,許多覺醒青年的大夢初醒,勞工們被砍去七天假失去630億元國定假日加班費,以及配套一個讓老闆們忽然得知《勞基法》存在的一例一休,政策始終與資方緊密結合,薪水不漲反退、責任制、過勞現象頻傳,逐漸成為一個資方天堂、剝削之島,同時間青年勞動者的處境在其中更加惡劣、堪慮。
面對資方步步逼近、侵入勞動者尊嚴的底線,勞工卻也常常落入資方話語的圈套,進入競爭力的邏輯與慣老闆站在一起思考,嘴裡低喃的說著:「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隨即如喪屍般勤加班苦練、花學費自我充實,讓資方輕易收割勞動者自我「投資」的成果,不花半分錢。
試問,低薪、過勞問題僅僅是勞工不夠努力認真學習才致使的惡果嗎?是不夠刻苦耐勞理財勤學的結果嗎?真是青年實踐夢想的能力太差才落得如此下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