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8記者會照片

【大學快報第256期】沒有學生該擔心,選填學校念一半倒閉!

109學年度大學與四技二專聯合登記分發,選填志願即將於今日(7月28日)結束。然而,四技二專統測報名人數,今年相較去年銳減15555人,減少14%;指考報名人數也減少5366名,導致許多大專校院招生狀況遭遇衝擊。許多學生家長比起往年更擔憂:選填的學校科系,會不會念到一半就倒閉?

 

四技二專統測、大學學測、大學指考近三年報考人數

 

107學年度

108學年度

109學年度

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

116138

110690

95135

大學學科能力測驗

136465

138387

133438

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

50742

49119

43753

資料來源:技專校院入學測驗中心、大學入學考試中心、教育部統計處

 

  高教工會28日召開記者會,公開向政府與大學喊話:「沒有學生該擔心,選填學校念一半倒閉!」

 

  工會強調:大學要招生,就有責任辦到學生畢業為止。何況我國大專校院招生是由政府所核准,政府應確保學校不會「中途倒閉」,否則不該核准招生。對於經營困難學校,政府可用退場基金借貸或直接接管,以維持教育品質,待既有學生畢業才容許停辦。如此廣大學生才能安心選填志願,註冊後能就學至原校畢業,不再發生「念到一半才發現學校倒了」、被強迫轉學失學的悲歌。

 

  記者會上亞太創意技術學院教師代表、稻江管理學院學生代表現身說法,強調政府確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的重要性。亞太學院教師代表黃惠芝指出,過去正因為政府未積極介入退場問題,一再產生學校董事會因為「繼續辦會虧本」、「把學校趕快辦倒反而可以轉型獲利」,導致學生屢屢被逼迫轉系轉學,甚至因此背負巨額學貸卻未畢業,學生受教權益嚴重受損的狀況比比皆是。政府該從中習得教訓,而非讓各校比照做惡性退場。

 

  稻江學院動遊系的在學學生楊焜麟表示:「學校的招生是教育部核准的,而受教權是學生的權利,這本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既然學校敢招收學生,那就要讓他讀完,不要讓事情演變成需要抗議才能收尾。」、「我相信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人生未來在選完學校就讀時,要提前考慮這間學校是否能讓他安穩地讀完四年,或是讀了幾年就要尋找下一間學校?」(發言稿如附件)

 

  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的周平教授也出席分析指出,在選填志願上較缺乏選擇的學生,通常家庭背景、經濟背景也較為弱勢,更需要政府保障權益,沒辦法推給要「學生自己慎選」。而且,各地大專校院正常經營也有助縮小城鄉差距,與其讓學生被當「人球」遭強迫轉學失學,學校董事會圖謀不正當的「退場財」,政府應當是接管違規學校,杜絕歪風;同時防杜師資條件改惡(例如:資遣專任師資,用不合格師資取代)和惡化生師比(大班化或併班上課)。

 

  工會盤點過去的案例指出,過往部分將退場大專為謀取利益,犧牲學生受教權至少有三種情況:

 

  其一是「未待在校生畢業,就無預警宣布將停辦」,如永達、亞太案例。2014年7月底永達無預警申請停辦,當時教育部立刻核准,在8月1日就生效,導致學生們「看電視才知道自己學校倒了」!爾後學生被強制轉學,但有超過三分之一未順利畢業。2017年亞太學院在怡盛保全集團入主董事會後,也主動停招科系並逼迫學生轉系轉學,甚至導致學生背負鉅額學貸輟學,完全無視其入學後之原校畢業權利。

 

  其二是「因班級註冊人數少,新生報到時卻要求其轉學」,如台灣觀光學院案例,106學年度原本招生錄取日間部、進修部、五專部共163名新生,結果除了廚藝系35人外,因「日間部註冊率僅4成」,其他128名已錄取的新生於入學時卻「被要求轉學」。

 

  其三是「惡意不維持教育環境與師資,強逼學生轉學」,如稻江管理學院案例,先是於今年5月無預警宣布停辦、私自停招,並同時刻意移除學生專業教室的器材;爾後停辦遭教育部駁回,卻還是主動逼退教師,試圖以師資不足與環境惡化來逼退學生。這些犧牲弱勢學生的惡性退場狀況,若未制止未來恐將越演越烈。

 

  高教工會提出三項訴求:

 

  一、政府應公開保證,所有經合法管道招生入學的學生都有權於原校畢業,修業年限未屆滿前學校僅可停招新生、但不得停辦學校,且應維持正常教學品質與師資。依照我國《私立學校法》,私立學校之設立、招生、停招、停辦,皆須主管機關(教育部)之核准始有效力。政府公開宣示「確保既有學生原校畢業」,學校如欲退場要依照「先停招,待學生畢業,才可停辦」的原則,且應維持正常教學品質和師資,如此不但才合乎學生權利,也可杜絕諸多禿鷹集團介入私校退場,為求轉型改辦發財不惜犧牲既有師生的荒謬劇碼。

 

  二、《私校退場條例》草案應確保全體學生原校畢業權利,由政府以退場基金接管待退學校維護教育品質,並應列為優先法案通過。近來教育部再次修正其《私校退場條例》(目前全名為《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強化了若學校專案輔導未通過達三年,將被政府強制停招、一年後停辦,並解除全體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停辦後立刻解散並將校產回歸地方政府或退場基金。此草案介入程度較過去積極,可惜一來限縮適用要件須「專案輔導未通過達三年」(換言之,學校若未達三年主動申請停辦,仍可躲避),且仍未確保全數學生之原校畢業權利(目前僅確保大三、大四學生,但排除大一、大二學生),仍有得改進之處。但目前行政院與立法院似乎並未有積極審理之態勢,彷彿又將如同過往「有表面提案,不積極審理」的做法,顯然應當改列為優先法案,修正後盡速施行。

 

  三、修改〈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為強制保險,且將「保險給付基準表」之給付涵蓋「註冊後至正常修業年限屆滿」的全額學雜費現行私立學校法第39條第2項規定:「私立學校得依前項核定之招生總額,為學生之利益,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其履約保證保險之保險契約、保險範圍、保險金額、保險費率等相關事項之辦法,由教育部定之。」然教育部依此訂定之〈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卻未積極保障學生權益,不但容許私立學校自行決定是否投保,且將保險之保險期間限縮在學生繳交學費後「該學期內」發生停辦或解散,導致所有學期結束時無預警宣告停辦之情況仍未獲保障,毫無實際意義。要確保學生權益,應當修改〈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為強制保險(或列為教學品質查核之基本要求),且將「保險給付基準表」之給付涵蓋「註冊後至正常修業年限屆滿」的全額學雜費,始有保障效果。

 

  未來每年仍有20萬名以上的大專校院新生入學,不論就讀的是一般大學或技專校院,不論就讀的學校是所謂「頂尖大學」或「後段學校」,每個人都有權利依法受到政府保障其受教權利,而不該要擔憂自己選填的學校是否會念到一半倒閉!確保學生及家長有這樣最基本的安心權利,是政府與各大專校院的責任,也是你我將堅持到底的原則!

 

附件:

  1. 📥稻江學院動遊系學生楊焜麟發言稿:我們的後續與期望
0728記者會照片

【新聞稿】沒有學生該擔心,選填學校念一半倒閉!

109學年度大學與四技二專聯合登記分發,選填志願即將於今日(7月28日)結束。然而,四技二專統測報名人數,今年相較去年銳減15555人,減少14%;指考報名人數也減少5366名,導致許多大專校院招生狀況遭遇衝擊。許多學生家長比起往年更擔憂:選填的學校科系,會不會念到一半就倒閉?

 

四技二專統測、大學學測、大學指考近三年報考人數

 

107學年度

108學年度

109學年度

四技二專統一入學測驗

116138

110690

95135

大學學科能力測驗

136465

138387

133438

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

50742

49119

43753

資料來源:技專校院入學測驗中心、大學入學考試中心、教育部統計處

 

  高教工會28日召開記者會,公開向政府與大學喊話:「沒有學生該擔心,選填學校念一半倒閉!」

 

  工會強調:大學要招生,就有責任辦到學生畢業為止。何況我國大專校院招生是由政府所核准,政府應確保學校不會「中途倒閉」,否則不該核准招生。對於經營困難學校,政府可用退場基金借貸或直接接管,以維持教育品質,待既有學生畢業才容許停辦。如此廣大學生才能安心選填志願,註冊後能就學至原校畢業,不再發生「念到一半才發現學校倒了」、被強迫轉學失學的悲歌。

 

  記者會上亞太創意技術學院教師代表、稻江管理學院學生代表現身說法,強調政府確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的重要性。亞太學院教師代表黃惠芝指出,過去正因為政府未積極介入退場問題,一再產生學校董事會因為「繼續辦會虧本」、「把學校趕快辦倒反而可以轉型獲利」,導致學生屢屢被逼迫轉系轉學,甚至因此背負巨額學貸卻未畢業,學生受教權益嚴重受損的狀況比比皆是。政府該從中習得教訓,而非讓各校比照做惡性退場。

 

  稻江學院動遊系的在學學生楊焜麟表示:「學校的招生是教育部核准的,而受教權是學生的權利,這本是一件很單純的事情,既然學校敢招收學生,那就要讓他讀完,不要讓事情演變成需要抗議才能收尾。」、「我相信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人生未來在選完學校就讀時,要提前考慮這間學校是否能讓他安穩地讀完四年,或是讀了幾年就要尋找下一間學校?」(發言稿如附件)

 

  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的周平教授也出席分析指出,在選填志願上較缺乏選擇的學生,通常家庭背景、經濟背景也較為弱勢,更需要政府保障權益,沒辦法推給要「學生自己慎選」。而且,各地大專校院正常經營也有助縮小城鄉差距,與其讓學生被當「人球」遭強迫轉學失學,學校董事會圖謀不正當的「退場財」,政府應當是接管違規學校,杜絕歪風;同時防杜師資條件改惡(例如:資遣專任師資,用不合格師資取代)和惡化生師比(大班化或併班上課)。

 

  工會盤點過去的案例指出,過往部分將退場大專為謀取利益,犧牲學生受教權至少有三種情況:

 

  其一是「未待在校生畢業,就無預警宣布將停辦」,如永達、亞太案例。2014年7月底永達無預警申請停辦,當時教育部立刻核准,在8月1日就生效,導致學生們「看電視才知道自己學校倒了」!爾後學生被強制轉學,但有超過三分之一未順利畢業。2017年亞太學院在怡盛保全集團入主董事會後,也主動停招科系並逼迫學生轉系轉學,甚至導致學生背負鉅額學貸輟學,完全無視其入學後之原校畢業權利。

 

  其二是「因班級註冊人數少,新生報到時卻要求其轉學」,如台灣觀光學院案例,106學年度原本招生錄取日間部、進修部、五專部共163名新生,結果除了廚藝系35人外,因「日間部註冊率僅4成」,其他128名已錄取的新生於入學時卻「被要求轉學」。

 

  其三是「惡意不維持教育環境與師資,強逼學生轉學」,如稻江管理學院案例,先是於今年5月無預警宣布停辦、私自停招,並同時刻意移除學生專業教室的器材;爾後停辦遭教育部駁回,卻還是主動逼退教師,試圖以師資不足與環境惡化來逼退學生。這些犧牲弱勢學生的惡性退場狀況,若未制止未來恐將越演越烈。

 

  高教工會提出三項訴求:

 

  一、政府應公開保證,所有經合法管道招生入學的學生都有權於原校畢業,修業年限未屆滿前學校僅可停招新生、但不得停辦學校,且應維持正常教學品質與師資。依照我國《私立學校法》,私立學校之設立、招生、停招、停辦,皆須主管機關(教育部)之核准始有效力。政府公開宣示「確保既有學生原校畢業」,學校如欲退場要依照「先停招,待學生畢業,才可停辦」的原則,且應維持正常教學品質和師資,如此不但才合乎學生權利,也可杜絕諸多禿鷹集團介入私校退場,為求轉型改辦發財不惜犧牲既有師生的荒謬劇碼。

 

  二、《私校退場條例》草案應確保全體學生原校畢業權利,由政府以退場基金接管待退學校維護教育品質,並應列為優先法案通過。近來教育部再次修正其《私校退場條例》(目前全名為《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強化了若學校專案輔導未通過達三年,將被政府強制停招、一年後停辦,並解除全體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停辦後立刻解散並將校產回歸地方政府或退場基金。此草案介入程度較過去積極,可惜一來限縮適用要件須「專案輔導未通過達三年」(換言之,學校若未達三年主動申請停辦,仍可躲避),且仍未確保全數學生之原校畢業權利(目前僅確保大三、大四學生,但排除大一、大二學生),仍有得改進之處。但目前行政院與立法院似乎並未有積極審理之態勢,彷彿又將如同過往「有表面提案,不積極審理」的做法,顯然應當改列為優先法案,修正後盡速施行。

 

  三、修改〈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為強制保險,且將「保險給付基準表」之給付涵蓋「註冊後至正常修業年限屆滿」的全額學雜費現行私立學校法第39條第2項規定:「私立學校得依前項核定之招生總額,為學生之利益,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其履約保證保險之保險契約、保險範圍、保險金額、保險費率等相關事項之辦法,由教育部定之。」然教育部依此訂定之〈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卻未積極保障學生權益,不但容許私立學校自行決定是否投保,且將保險之保險期間限縮在學生繳交學費後「該學期內」發生停辦或解散,導致所有學期結束時無預警宣告停辦之情況仍未獲保障,毫無實際意義。要確保學生權益,應當修改〈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為強制保險(或列為教學品質查核之基本要求),且將「保險給付基準表」之給付涵蓋「註冊後至正常修業年限屆滿」的全額學雜費,始有保障效果。

 

  未來每年仍有20萬名以上的大專校院新生入學,不論就讀的是一般大學或技專校院,不論就讀的學校是所謂「頂尖大學」或「後段學校」,每個人都有權利依法受到政府保障其受教權利,而不該要擔憂自己選填的學校是否會念到一半倒閉!確保學生及家長有這樣最基本的安心權利,是政府與各大專校院的責任,也是你我將堅持到底的原則!

 

附件:

  1. 📥稻江學院動遊系學生楊焜麟發言稿:我們的後續與期望

【採訪通知】沒有學生該擔心,選填學校念一半倒閉!確保原校畢業權利、速審《私校退場條例》、強制私校履約保險

109學年度大學與四技二專聯合登記分發,選填志願即將於今日(7月28日)結束。然而,四技二專統測報名人數,今年相較去年銳減15555人,減少14%;指考報名人數也減少5366名,導致許多大專校院招生狀況遭遇衝擊。許多學生家長比起往年更擔憂:選填的學校科系,會不會念到一半就倒閉?

 

高教工會28日召開記者會,公開向政府與大學喊話:『沒有學生該擔心,選填學校念一半倒閉!』大學要招生,就有責任辦到學生畢業為止。何況我國大專校院招生是由政府所核准,政府應確保學校不會「中途倒閉」,否則不該核准招生。對於經營困難學校,政府可用退場基金借貸或直接接管,以維持教育品質,待既有學生畢業才容許停辦。如此廣大學生才能安心選填志願,註冊後能就學至原校畢業,不再發生「念到一半才發現學校倒了」、被強迫轉學失學的悲歌。

 

工會記者會上邀請曾因政府未積極介入,而導致學生受教權益受損的亞太創意技術學院、稻江管理學院的教師代表和學生代表,出席記者會現身說法,強調政府確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的重要性。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的周平教授也出席分析指出,在選填志願上較缺乏選擇的學生,通常家庭背景、經濟背景也較為弱勢,更需要政府保障權益。與其讓學生被當人球強迫轉學失學,政府應當是接管違規學校,杜絕歪風。

 

工會盤點過去的案例指出,過往部分將退場大專為謀取利益,犧牲學生受教權至少有三種情況:

 

其一是:「未待在校生畢業,就無預警宣布將停辦」,如永達、亞太案例;

其二是:「因班級註冊人數少,新生報到時卻要求其轉學」,如台觀案例;

其三是:「惡意不維持教育環境與師資,強逼學生轉學」,如稻江現行狀況。

這些犧牲弱勢學生的惡性退場狀況,若未制止未來恐將越演越烈。

 

高教工會提出三項訴求:

 

一、政府應公開保證,所有經合法管道招生入學的學生都有權於原校畢業,修業年限未屆滿前學校僅可停招新生、但不得停辦學校;

二、《私校退場條例》草案應確保全體學生原校畢業權利,由政府以退場基金接管待退學校維護教育品質,並應列為優先法案通過;

三、修改〈私立學校投保履約保證保險實施辦法〉為強制保險,且將「保險給付基準表」之給付涵蓋「註冊後至正常修業年限屆滿」的全額學雜費。

 

時間:2020年7月28日上午10:00
地點:高教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背景照片為中央社所攝)

第三屆第三次會員代表大會會議通知

一,時間:2020.8.4(二)13:30-17:00 (13:15報到)

 

二,地點:中華電信工會四樓會議室(台北市大安區金華街138號)

【地圖:連結 】

>鄰近捷運東門站,步行約5-10分鐘。

>若是開車,可停車在台灣師範大學停車場

 

三,議程

(一) 會務報告
    1.2019年度工作報告
    2.2019年度經費收支決算
(二) 討論提案
   1.2020年度工作計畫
  2.2020年度預算
(三) 臨時動議

【大學快報第255期】教育部駁回稻江停辦,師生取得階段性勝利!違法董事會仍未遭接管,敬邀社會持續關注!

教育部已在7月1日正式駁回稻江管理學院校方所提出的停辦計畫!

 

教育部 函

機關地址:臺北市中山南路5號

承辦單位:高等教育司

發文文號:臺教高字第10900905845號

說明:

本部業於109年7月1日退回該校停辦計畫,並請其於評估規劃停招或停辦前務必正常辦學,以維護學生受教權益。

 

這是稻江學生與家長歷經三次公開行動的堅持訴求,以及諸多教育團體、學生團體的積極聲援下,所共同努力獲得的成果!面對過去曾多次置師生權益不顧,倉促核准學校停辦的教育部,幸而在學生的持續行動與社會輿論的關心下,才抵擋了一次原本可能再度發生的「高教停辦悲劇」。

 

 

高教工會再次重申:教育部這次駁回稻江停辦計畫,是基於職責本該採取的作為。稻江校方單方片面的送出停辦計畫、逼退教師學生,根本無心辦學,希冀學校停辦後的各種轉型利益,教育部早該依法退回停辦計畫,而不是等到學生家長辛苦北上陳情後,才延遲作為。

 

然而我們也必須針對此案,對教育部「僅駁回停辦,卻尚未依法接管違法董事會」提出強烈質疑,高教工會於6月24日便發文向教育部,檢舉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董事會違反《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第42條規定,請教育部依《私校法》第25條規定聲請解除違法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並指派適當之公益校長暫代職務。同日也有稻江學生於部長信箱對教育部提出類似之檢舉。具體違法事實包括兩點:

 

一,稻江未經教育部核准,便私自停止學校109學年度全部招生。

 

  依私立學校法規定,私校各科系所之停招,應經提報教育部審核通過始得進行。

 

然而,經查詢教育部網站「公私立大學增設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及招生名額總量」可發現,在教育部民國108年10月21日公布之「109學年度大學校院總量增設調整核定表」中,稻江校方並未向教育部提出109學年度任何科系所停招的申請。但事實上稻江校方卻未辦理109學年度各科系所的招生,由此可證學校在未向教育部申請停招下,便偷偷違法停止109學年度招生,刻意造成學校今年不會有新生入學的既定事實。

 

依《私校學校法》第72條第2項第2款規定,若有「未報經核准,擅自停辦所設私立學校或停止招生」,其法律效果為「…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命其解散…」,屬於學校法人最嚴重之違法瑕疵。是故教育部應主動聲請解除董事職務,全面改派公益董事,以維護師生權益。

 

二,代理校長洪大安,其代理任期自民國108年5月起,至今已逾6個月,卻未私校法另行遴選新校長

 

依私立學校法第42條規定「校長出缺時,學校法人應於六個月內另行遴選,依各該法律規定聘任之。學校法人未依前項規定期限遴聘校長或遴聘之校長資格不符者,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其於三個月內重新遴聘;屆期未完成遴聘或遴聘之校長仍資格不符時,學校主管機關得指派適當人員,於重新遴聘合格之校長就職前,暫代校長職務。」對於屢屢違規、還逾越法定任期的代理校長,教育部絕不該放任不管!

 

然而讓針對高教工會與學生所提出檢附具體事證之檢舉,截至目前為止教育部仍遲遲未做出任何回覆與處置,讓人不禁懷疑教育部是否根本有意配合校方打假球,刻意漠視學校之違法行徑。

 

對此我們提出兩點訴求:

 

一,教育部應立刻針對稻江管理學院未報部核准,私自違法停止109學年度全部招生之情事,盡速回覆調查結果,依法解除該校董事會職務,並指派適當之公益校長暫代職務。我們嚴正呼籲教育部,對於教育團體與學生之檢舉案,切莫以拖延戰術,實質協助學校達成未來停辦之事實。

 

二,縱使教育部已經駁回稻江停辦計畫案,仍應持續監督學校在未來期間是否仍有不正辦學、逼退教職員生之情事。也應確保學生各項受教權益是否獲得保障,包括合乎標準之生師比、原有課程之專任師資與教育資源與設備…等。

 

高教工會將持續追蹤稻江案,確保學校師生權益,也敬邀各教育團體、各校師生與社會大眾與我們一起關注此案!

教育部駁回稻江停辦,師生取得階段性勝利!違法董事會仍未遭接管,敬邀社會持續關注!

教育部已在7月1日正式駁回稻江管理學院校方所提出的停辦計畫!

 

教育部 函

機關地址:臺北市中山南路5號

承辦單位:高等教育司

發文文號:臺教高字第10900905845號

說明:

本部業於109年7月1日退回該校停辦計畫,並請其於評估規劃停招或停辦前務必正常辦學,以維護學生受教權益。

 

這是稻江學生與家長歷經三次公開行動的堅持訴求,以及諸多教育團體、學生團體的積極聲援下,所共同努力獲得的成果!面對過去曾多次置師生權益不顧,倉促核准學校停辦的教育部,幸而在學生的持續行動與社會輿論的關心下,才抵擋了一次原本可能再度發生的「高教停辦悲劇」。

 

 

高教工會再次重申:教育部這次駁回稻江停辦計畫,是基於職責本該採取的作為。稻江校方單方片面的送出停辦計畫、逼退教師學生,根本無心辦學,希冀學校停辦後的各種轉型利益,教育部早該依法退回停辦計畫,而不是等到學生家長辛苦北上陳情後,才延遲作為。

 

然而我們也必須針對此案,對教育部「僅駁回停辦,卻尚未依法接管違法董事會」提出強烈質疑,高教工會於6月24日便發文向教育部,檢舉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董事會違反《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第42條規定,請教育部依《私校法》第25條規定聲請解除違法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並指派適當之公益校長暫代職務。同日也有稻江學生於部長信箱對教育部提出類似之檢舉。具體違法事實包括兩點:

 

一,稻江未經教育部核准,便私自停止學校109學年度全部招生。

 

  依私立學校法規定,私校各科系所之停招,應經提報教育部審核通過始得進行。

 

然而,經查詢教育部網站「公私立大學增設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及招生名額總量」可發現,在教育部民國108年10月21日公布之「109學年度大學校院總量增設調整核定表」中,稻江校方並未向教育部提出109學年度任何科系所停招的申請。但事實上稻江校方卻未辦理109學年度各科系所的招生,由此可證學校在未向教育部申請停招下,便偷偷違法停止109學年度招生,刻意造成學校今年不會有新生入學的既定事實。

 

依《私校學校法》第72條第2項第2款規定,若有「未報經核准,擅自停辦所設私立學校或停止招生」,其法律效果為「…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命其解散…」,屬於學校法人最嚴重之違法瑕疵。是故教育部應主動聲請解除董事職務,全面改派公益董事,以維護師生權益。

 

二,代理校長洪大安,其代理任期自民國108年5月起,至今已逾6個月,卻未私校法另行遴選新校長

 

依私立學校法第42條規定「校長出缺時,學校法人應於六個月內另行遴選,依各該法律規定聘任之。學校法人未依前項規定期限遴聘校長或遴聘之校長資格不符者,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其於三個月內重新遴聘;屆期未完成遴聘或遴聘之校長仍資格不符時,學校主管機關得指派適當人員,於重新遴聘合格之校長就職前,暫代校長職務。」對於屢屢違規、還逾越法定任期的代理校長,教育部絕不該放任不管!

 

然而讓針對高教工會與學生所提出檢附具體事證之檢舉,截至目前為止教育部仍遲遲未做出任何回覆與處置,讓人不禁懷疑教育部是否根本有意配合校方打假球,刻意漠視學校之違法行徑。

 

對此我們提出兩點訴求:

 

一,教育部應立刻針對稻江管理學院未報部核准,私自違法停止109學年度全部招生之情事,盡速回覆調查結果,依法解除該校董事會職務,並指派適當之公益校長暫代職務。我們嚴正呼籲教育部,對於教育團體與學生之檢舉案,切莫以拖延戰術,實質協助學校達成未來停辦之事實。

 

二,縱使教育部已經駁回稻江停辦計畫案,仍應持續監督學校在來未期間是否仍有不正辦學、逼退教職員生之情事。也應確保學生各項受教權益是否獲得保障,包括合乎標準之生師比、原有課程之專任師資與教育資源與設備…等。

 

高教工會將持續追蹤稻江案,確保學校師生權益,也敬邀各教育團體、各校師生與社會大眾與我們一起關注此案!

【大學快報第254期】致理科大違法斷保,高教工會檢舉有成!

高教工會日前接獲兼任教師會員來信,反應致理科技大學多年以來,每逢寒暑假就中斷兼任教師的勞保與健保:聘期明明從8月1日開始,學校卻從開學第一週9月6日才開始投保,寒假2月份又退保一個月,3月1日才又開始加保,暑假又退保。法定應投保12個月,致理科大卻只幫兼任老師投保9個月!這有無違法?

 

當然違法!依〈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4條、第11條,要以學期起迄日為聘期(上學期8/1-1/31;下學期2/1-7/31)加保,寒暑假不得中斷!

 

工會在接獲訊息後,立即於109年5月26日去文教育部,檢舉該校違法行為,並要求教育部積極處置以維護兼任教師法定權益。工會已於6月30日收到教育部副本來文,文中清楚要求致理科技大學「未依「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4條規定聘任兼任教師,及第11條、第12條規定辦理保險及提繳退休金事宜,爰應立即改善,另請貴校就107學年度迄今未依前揭規定辦理之情事,於文到10日內逐案列冊報部說明」

 

亦即,在工會檢舉成功之下,致理科大應立即改善,在聘期間為兼任教師投保社會保險:108學年度下學期應投保至109年7月31日為止,而109學年度上學期則應從109年8月1日開始投保。簡單來說,學校發給兼任教師聘書上的起始日,就是學校應為老師投保的起始日,不得片面中斷,否則就是違法行為。

 

關於寒暑假期間不得中斷投保,其實並非自始是法定權益,而是工會多年前與許多兼任教師努力爭取的具體成果,迫使教育部將該保障制定於〈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中。這項權利照理說自106年起已實施多年,工會卻仍時常接到會員投訴,表示有部分學校會偷偷在寒暑假期間幫兼任教師退保,致使教師的勞保年資受損,甚至私下請兼任教師自行去職業工會投保。

 

工會必須再次強調,只要兼任教師現行有在任何一所大專院校開課,則該校就必須於聘期起始日投保勞工保險;兼任教師並可擇「學分數最高」的學校投保全民健康保險。倘若是屬無本職工作者(無其他全時工作),則學校亦須在聘期間提撥6%的勞工退休金。若學校拒絕,或以各種行政困難為由拖延時間,請各位兼任教師千萬別輕易放棄大家努力爭取來的成果,加入高教工會,我們將進一步協助會員處理。

 

大專兼任教師的各項勞動權益保障,雖然仍舊十分不足,但目前的一點一滴都是許多兼任教師夥伴從零開始,努力推動而獲得。面對教育部如木頭人般的怠惰行政,我們只能期待自身的團結行動。希望在未來的道路上,能有越來越多的夥伴一同前行!

致理科大違法斷保,高教工會檢舉有成!

高教工會日前接獲兼任教師會員來信,反應致理科技大學多年以來,每逢寒暑假就中斷兼任教師的勞保與健保:聘期明明從8月1日開始,學校卻從開學第一週9月6日才開始投保,寒假2月份又退保一個月,3月1日才又開始加保,暑假又退保。法定應投保12個月,致理科大卻只幫兼任老師投保9個月!這有無違法?

 

當然違法!依〈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4條、第11條,要以學期起迄日為聘期(上學期8/1-1/31;下學期2/1-7/31)加保,寒暑假不得中斷!

 

工會在接獲訊息後,立即於109年5月26日去文教育部,檢舉該校違法行為,並要求教育部積極處置以維護兼任教師法定權益。工會已於6月30日收到教育部副本來文,文中清楚要求致理科技大學「未依「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4條規定聘任兼任教師,及第11條、第12條規定辦理保險及提繳退休金事宜,爰應立即改善,另請貴校就107學年度迄今未依前揭規定辦理之情事,於文到10日內逐案列冊報部說明」

 

亦即,在工會檢舉成功之下,致理科大應立即改善,在聘期間為兼任教師投保社會保險:108學年度下學期應投保至109年7月31日為止,而109學年度上學期則應從109年8月1日開始投保。簡單來說,學校發給兼任教師聘書上的起始日,就是學校應為老師投保的起始日,不得片面中斷,否則就是違法行為。

 

關於寒暑假期間不得中斷投保,其實並非自始是法定權益,而是工會多年前與許多兼任教師努力爭取的具體成果,迫使教育部將該保障制定於〈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中。這項權利照理說自106年起已實施多年,工會卻仍時常接到會員投訴,表示有部分學校會偷偷在寒暑假期間幫兼任教師退保,致使教師的勞保年資受損,甚至私下請兼任教師自行去職業工會投保。

 

工會必須再次強調,只要兼任教師現行有在任何一所大專院校開課,則該校就必須於聘期起始日投保勞工保險;兼任教師並可擇「學分數最高」的學校投保全民健康保險。倘若是屬無本職工作者(無其他全時工作),則學校亦須在聘期間提撥6%的勞工退休金。若學校拒絕,或以各種行政困難為由拖延時間,請各位兼任教師千萬別輕易放棄大家努力爭取來的成果,加入高教工會,我們將進一步協助會員處理。

 

大專兼任教師的各項勞動權益保障,雖然仍舊十分不足,但目前的一點一滴都是許多兼任教師夥伴從零開始,努力推動而獲得。面對教育部如木頭人般的怠惰行政,我們只能期待自身的團結行動。希望在未來的道路上,能有越來越多的夥伴一同前行!

【大學快報第253期】銘傳大學英語教學變調 學生受教權成犧牲品!

還我老師授課!」專業教師晾一旁 學生被迫網路自修

過往一向以強調重視學生英語教學為傳統,更標榜「亞洲第一所獲得美國認證的大學」、學生數超過一萬八千人的銘傳大學,卻在108學年度起,將大學一年級本來由老師所授課的英語課程取消,改由所謂「英文網修課程」取代,剝奪超過三千名大一學生每週接受專業教師當面教學、互動與指導的機會,學生僅能透過自行觀看「網路影片自修」,搭配每週進入電腦教室進行無止盡的線上測驗。

此一制度於去年上學期上路後,立即引發銘傳學生在網路上大量不滿與抱怨聲浪,工會去年下半年亦屢屢接收到銘傳學生反應,除指陳「英文網修」制度的種種問題外,更強烈質疑:為何銘傳大學寧可讓學生自行上網看影片「自修」,也不肯讓過去具有豐富教學經驗的老師在每週的課堂上授課?過往自豪的英語教學環境一夕間變調,學生受教權與受教品質淪為犧牲品。工會去年12月份曾針對銘傳台北校區與桃園校區近三百名學生所做的問卷結果清楚顯示(完整報告請參考新聞附件二):

 

  • 85%學生表示「英文網修」無法幫助提昇英語聽說讀寫能力!
  • 近90%學生認為「英文網修」無法提昇學習動機、興趣或成效!
  • 近90%學生要求回歸「以老師教學為主體」的學習環境!

 

工會在與銘傳分部以及該校英語教學中心教師深入探究後從種種證據發現:此一政策在去年度未經「英語教學中心會議」討論,也未諮詢中心內絕大多數專任教師而直接執行,與當時校方新任命了無英語/語言教學學歷的羽角俊之擔任英語教學中心主任,其所計畫強勢推動將英語教學中心轉化為「利潤中心」有著密切關聯

高教工會銘傳分部召集人、本身即為英語教學中心的資深專任教師賀禮夫首先說明:

 

銘傳大學的英語教學中心所有這些以成本以潤為優先考量的轉變,都可以追溯到2018年學校新任命了不具有任何專業英語教學或語言教育學歷的中心主任 - 羽角俊之開始,羽角俊之上任後,在未召開中心會議與全體同仁討論,更未諮詢絕大多數英語教學中心專任教師的專業意見的「黑箱」情況下,就在108學年度起,強勢地推動將銘傳大學大一的英語課程,片面改制為所謂「線上網修課程」。除了推動侵害學生受教權與受教品質的「網修課程」以外,羽角先生也在去年五月份時,試圖以「解散」英語教學中心為名義,恐嚇將解雇他所認定不適任的其他教師。這一切的「新政策」,著眼的顯然都與成本或利潤有關,而非學生受教的成效。賀禮夫痛陳:他無法想像台灣社會與家長會相信,讓學生坐在電腦前做選擇題跟在課堂上向老師學習是同一件事。摒棄真人教師授課全然是錯誤的改變。即使是超過60名學生數的班級,教師仍可以透過會話練習與全班互動,教師能即時掌握與全班自然互動的時刻賀禮夫也提醒:如果銘傳大學是一個追求獲利的私人補習企業,他們大可竭盡所能以獲得最高利潤。然而事實上是,銘傳大學營運的13%預算經費是來自台灣社會納稅人的公共資源。

 

而另一位銘傳大學英語教學中心資深專任教師、同為工會銘傳分部成員的張格林老師亦補充說明:線上課程只能訓練被動性語言技巧,卻嚴重忽略了更具主動溝通性的口說與寫作能力。經過一整年英文網修,學生可能壓根沒說過一句英文,也沒寫過一句英文。這個課程將不僅嚴重阻礙學生們的英語教育,更摧毀他們使用英語的自信心!由於學生缺乏進行產出性語言能力的練習,他們的發音、文法與單字能力都將嚴重退步。在我看來,這將是銘傳英文網修的重大失敗,學生未來就業原該是他們優勢的英語溝通能力,卻將因此遭到損害。

 

出席記者會、本身擁有超過三十年大學英語教學經驗的前東吳大學語言中心主任余綺芳老師除了語重心長地呼籲銘傳大學應該對所謂英文網修制度「懸崖勒馬」,更特別說明:

『將科技引進教學的目的是修補教學,並非取代教學。目前英語教學強調「混成教學方式」(Blended Learning, Hybrid Learning),即是善用科技的角色來修補教學。銘傳學以英文方式教授大一英文大二英文程期期以不可學習無法取代老的角色只能足教室教之不足;學生在線上利用影片及測驗學習,缺乏和老師及其他學生的互動,非常孤單寂寞,遇到學業問題無人諮詢恊助,而且必須有充分自律掌控專注學習;最重要的是線上測驗主要用來評估學習成效,不能取代教室內配對練習、小組討論、專題報告等多元訓練聽說的活動,讓學生從用中學習,才不會多益高分,但實際運用語言有困難的情況出現。』

台師大英語系教授、同時也是高教工會理事的黃涵榆老師,則是在記者會上公開呼籲銘傳大學:不要讓銘傳累積了數十年以上的英語教學與訓練傳傳與名聲,輕易地毀於一旦。黃涵榆主動提及2018年當時銘傳大學所任命的新任英語教學中心主任羽角俊之,在上任後所依照著藍圖試圖將英語中心利潤中心化背後的「計劃書」,即是羽角於2013年完成Global MBA學位時的畢業論文。而黃涵榆也強調,羽角當時以銘傳大學語言教學中心為研究對象的整本所謂「論文」,不但沒有任何參考書目,相反的,內容除了充斥著各種成本、利潤、最大效益等等數字分析以外,完全沒有任何與學生受教權與受教品質相關的討論,但更讓人難以想像的是,2018年後銘傳大學,竟然讓羽角先生把整個英語教學中心與銘傳學生的權益,作為其實驗「大學補習班化」的場域。黃涵榆老師警告:如果教育部繼續坐視銘傳這樣的作法,對台灣其他大學來說恐怕更將起到錯誤的示範效果,最嚴重的後果將是台灣高等教育內的語言教育完全崩盤!

 

同樣從事大學英語教學工作多年的清華大學語言中心黃芸茵老師,雖然無法親自出席記者會,也透過發言稿清楚地說明:

 

『各種語言的發展都起於人際之間的溝通需求,語言的教與學也不應脫離真實的情境與人際溝通;否則,在課堂上背誦的單字片語將難以轉換到實際應用。早年國內的填鴨式與升學考試導向教育造就許多檢定考試分高分學生,但卻課堂上一句英文都說/寫不出來。國內外不少大學積極推出的摩課師(MOOCs)線上課程,在花費巨資且精心設計後,還是面臨極高的輟學率!線上學習對於要求真實互動的語言學習的門檻相當高,絕非僅是上傳資料要求學生閱讀;或是勾選選擇題就能取代。教育科技能有效輔助語言學習,但若強推未經良好設計且經驗證成效的語言學習內容,甚至完全取代語言教師的專業與面對面互動,最大的受害者恐怕將會是學生!

 

代表學生組織「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出席、本身也是碩班研究生的賴沛蓮,則是特別站在學生受教權與教育公共性角度發言:

 

『銘傳大學校方此次針對語言課程的變更,他既非顧慮學生選課、教師授課的需求,更沒有在校內經過充分溝通、甚至還試圖要壓制師生的反對聲音,這種只顧省錢而嚴重壓縮教學現場自主性的做法,不僅侵害了學生的受教權,更增加了授課教師的負擔。據大專院校公開資訊,銘傳大學在107學年度盈餘為1.05億,作為老牌私校、又拿取了許多的社會資源。銘傳大學不僅有能力、更有義務要傾聽教學現場的聲音,不要只思獲利買賣,亦請教育部必須正視此事,這不是單一個案,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有學生與教師的權益被侵害。』

 

記者會最後,工會強調:自去年起工會即不斷透過各種管道向銘傳大學與教育部反應,希望針對學生受教權與受教品質嚴重受損情況立即改善,然而銘傳校方與教育部遲遲沒有具體回應,也不願意正視學生的聲音與受教權。更離譜的是,日前甚至傳出銘傳校方下學年打算將這套「英文網修」制度擴大施行於全體大一、大二學生。

為及時保障銘傳超過六千名學生受教權與受教品質,工會不得不站出來疾呼:「大學不是為了賺錢的補習班!;一方面要求銘傳大學必須停止此一目標僅為試圖節省成本、卻嚴重犧牲學生權益的政策!倘若銘傳大學校方繼續漠視學生的權益與聲音,工會不排除透過各種管道,讓今年度即將選擇學校入學的大學新鮮人,清楚了解到目前銘傳大學校方對於學生權益與受教品質的真實態度,以作為其選擇志願的關鍵參考。

 

另一方面工會也要求教育部,銘傳大學目前所實施的「英文網修課程」,事前曾經依教育部所制定的「遠距教學課程」相關規範向教育部申請與核備,依據相關教育法規,教育部絕對有權力、更有義務負起監督與把關的職責。工會要求教育部應立即依法本於職權,對銘傳大學目前嚴重侵害學生受教權與受教品質的「網修課程」進行全面調查與追究責任,透過實際的行動與作為,真正保障銘傳大學學生的權益!

 

【相關新聞附件】(可點擊下載)

1.工會版銘傳英文網修問卷調查報告


2.記者會出席者完整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