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227期】『光榮返校』 工會、婦女、人權團體 團結齊聚文大推廣部 走紅地毯、獻花歡送工會幹部回復工作 高呼撤換違法主管!

影片連結:https://reurl.cc/rlYoOZ

 

起因於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6月28日,以電子郵件寄發對推廣教育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的施政滿意度調查,三小時內,分部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竟雙雙遭許惠峰下令解雇,並恐嚇全體員工、阻撓工會活動。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歷經四次調查後,日前正式做出裁決: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為了瓦解工會,打壓、妨礙工會活動而違法解雇兩位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兩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雖然文大推廣部日前宣稱「迫於無奈」通知兩位工會幹部於13日返校報到,然而,兩人所服務之單位在違法解雇時已遭裁撤,報到後究竟是否擔任「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妾身未明。二來,文大推廣部至今仍拒絕對已明確違法行徑承認錯誤,同時更放話將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迴避檢討與改善。

 

 

 

因此,高教工會於13日上午十點,聯合其他各工會、婦女、移工與人權團體(包括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共同齊聚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大門口前,盛大在騎樓鋪上紅地毯,舉行獻花儀式,高唱〈勞工團結歌〉,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一起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更重要的,要對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及董事會高分貝喊話:

 

『停止濫訴!深切檢討!誠信協商!』

『立即撤換推廣部違法主管許惠峰!』

 

活動結束後,工會代表與律師並陪同兩位「光榮返校」之工會幹部一起進入他們工作了十年的工作現場,要求與資方針對工作職務與安排展開勞資協商!

     

         

2018年6月底

 

【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 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獲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資方計畫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  工會於當日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收到「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稱「工會違法」、嚇阻員工填寫問卷。

2019年7月23日

高教工會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2019年8月15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一次調查會議。由許惠峰本人任「首席資深顧問」、妻子鍾佩陵為主持律師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承接業務、擔任文化大學代理人。

2019年9月3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二次調查會議。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執行長楊馥如出庭作證,楊馥如於調查庭上作證時承認:

628日當天才「知悉」要解雇翟敬宜與李宛澍兩人。

2019年9月17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三次調查會議。

2019年10月18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全體委員詢問會議。文大委任律師會議上宣稱解雇工會幹部兩人省下費用等於十五個學生一年繳交學費。然而與此同時,教育長許惠峰則在10月7日公布,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全新創設、直接隸屬於教育長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

2019年11月7日

【勞動部認證文大打壓工會、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正式收到勞動部所寄發之裁決決定書(108年勞裁字第31號)。

2019年11月13日

高教工會聯合其他工會、婦女、人權、移工團體,一起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外,舖設紅地毯獻花,高唱「團結就是力量」,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

【2019.11.13新聞稿】『光榮返校』 工會、婦女、人權團體 團結齊聚文大推廣部 走紅地毯、獻花歡送工會幹部回復工作 高呼撤換違法主管!

影片連結:https://reurl.cc/rlYoOZ

 

起因於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6月28日,以電子郵件寄發對推廣教育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的施政滿意度調查,三小時內,分部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竟雙雙遭許惠峰下令解雇,並恐嚇全體員工、阻撓工會活動。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歷經四次調查後,日前正式做出裁決: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為了瓦解工會,打壓、妨礙工會活動而違法解雇兩位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兩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雖然文大推廣部日前宣稱「迫於無奈」通知兩位工會幹部於13日返校報到,然而,兩人所服務之單位在違法解雇時已遭裁撤,報到後究竟是否擔任「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妾身未明。二來,文大推廣部至今仍拒絕對已明確違法行徑承認錯誤,同時更放話將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迴避檢討與改善。

 

 

 

因此,高教工會於13日上午十點,聯合其他各工會、婦女、移工與人權團體(包括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共同齊聚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大門口前,盛大在騎樓鋪上紅地毯,舉行獻花儀式,高唱〈勞工團結歌〉,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一起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更重要的,要對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及董事會高分貝喊話:

 

『停止濫訴!深切檢討!誠信協商!』

『立即撤換推廣部違法主管許惠峰!』

 

活動結束後,工會代表與律師並陪同兩位「光榮返校」之工會幹部一起進入他們工作了十年的工作現場,要求與資方針對工作職務與安排展開勞資協商!

     

         

2018年6月底

 

【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 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獲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資方計畫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  工會於當日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收到「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稱「工會違法」、嚇阻員工填寫問卷。

2019年7月23日

高教工會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2019年8月15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一次調查會議。由許惠峰本人任「首席資深顧問」、妻子鍾佩陵為主持律師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承接業務、擔任文化大學代理人。

2019年9月3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二次調查會議。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執行長楊馥如出庭作證,楊馥如於調查庭上作證時承認:

628日當天才「知悉」要解雇翟敬宜與李宛澍兩人。

2019年9月17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三次調查會議。

2019年10月18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全體委員詢問會議。文大委任律師會議上宣稱解雇工會幹部兩人省下費用等於十五個學生一年繳交學費。然而與此同時,教育長許惠峰則在10月7日公布,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全新創設、直接隸屬於教育長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

2019年11月7日

【勞動部認證文大打壓工會、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正式收到勞動部所寄發之裁決決定書(108年勞裁字第31號)。

2019年11月13日

高教工會聯合其他工會、婦女、人權、移工團體,一起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外,舖設紅地毯獻花,高唱「團結就是力量」,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

【2019.11.13 採訪通知】光榮返校!工會、婦女、人權團體 齊聚文大推廣部 陪勞裁勝利工會幹部走紅地毯返回文大工作

工會、婦女、人權團體 團結齊聚文大推廣部

紅地毯、獻花儀式 歡送工會幹部回復工作 高呼「撤換違法主管」

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在6月28日,電子郵件寄發對推廣教育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的施政滿意度調查,三小時內分部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遭許惠峰下令解雇,並恐嚇全體員工、阻撓工會活動。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經過多達四次調查後,正式做出裁決: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為了瓦解工會,打壓、妨礙工會活動而違法解雇兩位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兩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雖然文大推廣部宣稱「迫於無奈」通知兩位工會幹部13日(週三)必須回校報到,然而,一來,兩人所服務之單位在違法解雇時已遭裁撤,報到後究竟是否擔任「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妾身未明。二來,文大推廣部至今仍堅持對已明確違法的行徑承認錯誤,放話將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迴避檢討與改善。

因此,高教工會將於13日上午十點,將聯合其他各工會、婦女、移工與人權團體(包括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勞動人權協會等),共同齊聚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大門口前,盛大在騎樓鋪上紅地毯並獻花、高唱「團結就是力量」,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一起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更重要的是,要對文化大學校長與董事會高分貝喊話:

『停止濫訴!深切檢討!誠信協商!』

『立即撤換推廣部違法主管許惠峰!』

活動結束後,工會代表與律師並將陪同兩位「光榮返校」之工會幹部一起進入他們工作了十年的工作現場,要求與資方針對工作職務與安排展開勞資協商!

【時間】:2019年11月13日上午十點整。

【地點】: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台北市建國南路二段231號)

【大學快報第226期】勞動部裁決認證:文化大學「假資遣、真打壓」 判定違法解雇無效!工會要求立即撤換主管許惠峰!

為了打壓工會,造成員工寒蟬效應,去年新上任的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身兼代理法學院院長及法律系系主任),於今年6月28日,在「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文化大學分部」發起教育長個人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天,不到三小時內立即下令解雇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高教工會於7月23日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裁決申請,經過四次調查會議,詳細詢問包括直接下令解雇翟敬宜、李宛澍兩名工會幹部的主管許惠峰等多名證人後,工會取得階段性的勝利,工會要求文化大學校長與董事會必須立即撤換勞動部「認證」嚴重違法亂紀、專斷獨權的推廣教育部主管許惠峰!

 

此案為台灣高等教育史上第一起大專院校打壓工會、違法解雇工會幹部的案例,更是首次有大學遭勞動部裁定違法「解雇無效」,對高教產業內的勞資關係具劃時代指標意義。行政院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的重要認定與裁定如下:

 

一,文大(推廣教育部)違法解雇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工作

 

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調查認定,因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解雇工會幹部,目的即在打壓工會,在員工內部製造寒蟬效應,違反《工會法》,不當影響、妨礙、限制工會活動至為明顯,因此判定文化大學解雇兩名工會幹部之行為無效,要求文化大學必須回復兩人之工作!並且必須給付這段期間所積欠兩人之薪資(加計年息5%

 

二,文大(推廣教育部)決定資遣解雇何人,並無客觀標準,皆由教育長許惠峰與執行長二人決斷

 

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在調查過程中詳細詢問並比對多名證人的證詞後,特別在裁定書中載明: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究竟欲解雇何人,何時解雇,僅為教育長(許惠峰)與執行長二人所決定,人事單位事前並無計畫,不但未發現客觀標準與相關辦法,甚至不存在任何內部正式公文與書面記錄。

 

三,文大(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下令解雇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與工會發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有「時間上之緊密關連性」。違法打壓工會「動機甚為明顯」

 

即便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在調查過程中不斷辯稱解雇兩名工會幹部與工會活動無關,然而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經過調查後確認,6月28日當天,工會於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馬上收到資方發出的「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嚇阻員工填寫問卷。委員會在裁定書中認定:資方之辯稱不足採信,因為教育長許惠峰當天下令解雇兩名工會幹部,與工會所進行之問卷調查活動有「時間上的緊密關連性」,違法打壓工會的「動機甚為明顯」。

 

四,工會使用員工電子郵件從事工會活動有其必要性,亦為社會通念所容許,文大(推廣教育部)發信「警告」全體員工指摘工會違法,為違法妨礙、限制工會活動。

 

除了判定文化大學解雇兩名工會幹部違反《工會法》無效外,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在裁決書中同時確認:高教工會文大分部召集人透過電子郵件寄發工會所規劃的教育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給推廣部員工,屬於「工會活動」一部分而且有其必要性,也是社會通念所普遍容許的活動。然而,文大推廣教育部主管許惠峰卻針對此一必要而正當之工會活動,指示發信「警告」全體員工,指稱工會違法,企圖恐嚇員工。委員會認定此一行徑同時構成違反《工會法》第35條第1項第5款,違法妨礙、限制工會行動!

 

一年花費35個文大學生繳交的學費支付許惠峰違法亂紀的劇碼必須終止!

 

對於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的上述裁定,高教工會與兩名遭到嚴重打壓、違法解雇的工會幹部雖然感到欣慰,然而,這遠遠還不是還給兩位工會幹部、還給四百位文大推廣教育部員工的一個公道。因為,將職場帶回白色恐怖時期、遭到扼殺的言論自由、逐漸在員工之間瀰漫的寒蟬效應至今仍未改變。而更重要的,完全缺乏民主素養,身為法學院院長、法律系系主任、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薪資、加給、各類所得高達年薪350萬(等於35個文大學生一年所繳交的學雜費)卻藐視法令,讓文大師生蒙羞的主管許惠峰仍然不動如山。甚至藉口解雇工會幹部是為了節省人事成本同時,卻在10月7日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編制外、直接隸屬於許惠峰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因此,高教工會必須嚴正提出以下四點訴求:

 

1.文化大學應嚴格遵守裁決決定書要求「回復申請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2.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及全體董事會,應依權責立即追究許惠峰違法行徑、撤換其主管職。

3.文化大學因此衍生之一切相關費用,均應由許惠峰個人支付,不應由學校拿收到的學生學費來支付。

4.文化大學應修補已遭許惠峰個人嚴重破壞之勞資關係,儘速與工會重新展開誠信協商。

 

工會強調:倘若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與董事會,在清楚得知文化大學創下記錄,成為全台灣一百六十家大專院校當中,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因為嚴重打壓工會,箝制言論自由,違法解雇工會幹部,而遭到主管機關裁決認定的事實後,不立即撤換推廣教育部主管許惠峰,仍然放任其繼續藐視勞動部及勞動法令,迴避工會訴求,甚至持續打壓工會(及幹部),高教工會決定將針對校方乃至董事會發動更大規模抗爭!

 

文大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違法解雇工會幹部

 大 事 記

     

         

2018年6月底

 

【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

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獲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資方計畫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 

工會於當日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收到「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稱「工會違法」、嚇阻員工填寫問卷。

2019年7月23日

高教工會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2019年8月15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一次調查會議。由許惠峰本人任「首席資深顧問」、妻子鍾佩陵為主持律師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承接業務、擔任文化大學代理人。

2019年9月3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二次調查會議。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執行長楊馥如出庭作證,楊馥如於調查庭上作證時承認:628日當天才「知悉」要解雇翟敬宜與李宛澍兩人。

2019年9月17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三次調查會議。

2019年10月18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全體委員詢問會議。文大委任律師會議上宣稱解雇工會幹部兩人省下費用等於十五個學生一年繳交學費。然而與此同時,教育長許惠峰則在10月7日公布,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全新創設、直接隸屬於教育長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

2019年11月7日

【勞動部認證文大打壓工會、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正式收到勞動部所寄發之裁決決定書(108年勞裁字第31號)。

 

附件,「20191107文大推廣部事件不當勞動行為裁決決定書全文」 

【2019.11.11新聞稿】勞動部裁決認證:文化大學「假資遣、真打壓」 判定違法解雇無效!工會要求立即撤換主管許惠峰!

為了打壓工會,造成員工寒蟬效應,去年新上任的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身兼代理法學院院長及法律系系主任),於今年6月28日,在「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文化大學分部」發起教育長個人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天,不到三小時內立即下令解雇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高教工會於7月23日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裁決申請,經過四次調查會議,詳細詢問包括直接下令解雇翟敬宜、李宛澍兩名工會幹部的主管許惠峰等多名證人後,工會取得階段性的勝利,工會要求文化大學校長與董事會必須立即撤換勞動部「認證」嚴重違法亂紀、專斷獨權的推廣教育部主管許惠峰!

 

此案為台灣高等教育史上第一起大專院校打壓工會、違法解雇工會幹部的案例,更是首次有大學遭勞動部裁定違法「解雇無效」,對高教產業內的勞資關係具劃時代指標意義。行政院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的重要認定與裁定如下:

 

一,文大(推廣教育部)違法解雇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工作

 

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調查認定,因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解雇工會幹部,目的即在打壓工會,在員工內部製造寒蟬效應,違反《工會法》,不當影響、妨礙、限制工會活動至為明顯,因此判定文化大學解雇兩名工會幹部之行為無效,要求文化大學必須回復兩人之工作!並且必須給付這段期間所積欠兩人之薪資(加計年息5%

 

二,文大(推廣教育部)決定資遣解雇何人,並無客觀標準,皆由教育長許惠峰與執行長二人決斷

 

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在調查過程中詳細詢問並比對多名證人的證詞後,特別在裁定書中載明: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究竟欲解雇何人,何時解雇,僅為教育長(許惠峰)與執行長二人所決定,人事單位事前並無計畫,不但未發現客觀標準與相關辦法,甚至不存在任何內部正式公文與書面記錄。

 

三,文大(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下令解雇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與工會發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有「時間上之緊密關連性」。違法打壓工會「動機甚為明顯」

 

即便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在調查過程中不斷辯稱解雇兩名工會幹部與工會活動無關,然而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經過調查後確認,6月28日當天,工會於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馬上收到資方發出的「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嚇阻員工填寫問卷。委員會在裁定書中認定:資方之辯稱不足採信,因為教育長許惠峰當天下令解雇兩名工會幹部,與工會所進行之問卷調查活動有「時間上的緊密關連性」,違法打壓工會的「動機甚為明顯」。

 

四,工會使用員工電子郵件從事工會活動有其必要性,亦為社會通念所容許,文大(推廣教育部)發信「警告」全體員工指摘工會違法,為違法妨礙、限制工會活動。

 

除了判定文化大學解雇兩名工會幹部違反《工會法》無效外,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在裁決書中同時確認:高教工會文大分部召集人透過電子郵件寄發工會所規劃的教育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給推廣部員工,屬於「工會活動」一部分而且有其必要性,也是社會通念所普遍容許的活動。然而,文大推廣教育部主管許惠峰卻針對此一必要而正當之工會活動,指示發信「警告」全體員工,指稱工會違法,企圖恐嚇員工。委員會認定此一行徑同時構成違反《工會法》第35條第1項第5款,違法妨礙、限制工會行動!

 

一年花費35個文大學生繳交的學費支付許惠峰違法亂紀的劇碼必須終止!

 

對於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的上述裁定,高教工會與兩名遭到嚴重打壓、違法解雇的工會幹部雖然感到欣慰,然而,這遠遠還不是還給兩位工會幹部、還給四百位文大推廣教育部員工的一個公道。因為,將職場帶回白色恐怖時期、遭到扼殺的言論自由、逐漸在員工之間瀰漫的寒蟬效應至今仍未改變。而更重要的,完全缺乏民主素養,身為法學院院長、法律系系主任、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薪資、加給、各類所得高達年薪350萬(等於35個文大學生一年所繳交的學雜費)卻藐視法令,讓文大師生蒙羞的主管許惠峰仍然不動如山。甚至藉口解雇工會幹部是為了節省人事成本同時,卻在10月7日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編制外、直接隸屬於許惠峰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因此,高教工會必須嚴正提出以下四點訴求:

 

1.文化大學應嚴格遵守裁決決定書要求「回復申請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2.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及全體董事會,應依權責立即追究許惠峰違法行徑、撤換其主管職。

3.文化大學因此衍生之一切相關費用,均應由許惠峰個人支付,不應由學校拿收到的學生學費來支付。

4.文化大學應修補已遭許惠峰個人嚴重破壞之勞資關係,儘速與工會重新展開誠信協商。

 

工會強調:倘若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與董事會,在清楚得知文化大學創下記錄,成為全台灣一百六十家大專院校當中,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因為嚴重打壓工會,箝制言論自由,違法解雇工會幹部,而遭到主管機關裁決認定的事實後,不立即撤換推廣教育部主管許惠峰,仍然放任其繼續藐視勞動部及勞動法令,迴避工會訴求,甚至持續打壓工會(及幹部),高教工會決定將針對校方乃至董事會發動更大規模抗爭!

 

文大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違法解雇工會幹部

 大 事 記

     

         

2018年6月底

 

【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

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獲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資方計畫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 

工會於當日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收到「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稱「工會違法」、嚇阻員工填寫問卷。

2019年7月23日

高教工會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2019年8月15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一次調查會議。由許惠峰本人任「首席資深顧問」、妻子鍾佩陵為主持律師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承接業務、擔任文化大學代理人。

2019年9月3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二次調查會議。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執行長楊馥如出庭作證,楊馥如於調查庭上作證時承認:628日當天才「知悉」要解雇翟敬宜與李宛澍兩人。

2019年9月17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三次調查會議。

2019年10月18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全體委員詢問會議。文大委任律師會議上宣稱解雇工會幹部兩人省下費用等於十五個學生一年繳交學費。然而與此同時,教育長許惠峰則在10月7日公布,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全新創設、直接隸屬於教育長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

2019年11月7日

【勞動部認證文大打壓工會、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正式收到勞動部所寄發之裁決決定書(108年勞裁字第31號)。

 

附件,「20191107文大推廣部事件不當勞動行為裁決決定書全文」 

【2019.11.11 採訪通知】勞動部裁決:文化大學假資遣、真打壓!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要求立即撤換違法主管許惠峰!

為了打壓工會,造成員工寒蟬效應,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在今年6月28日,於「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文化大學分部」對員工發起其個人施政滿意調查當天,三小時後隨即下令資遣解雇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高教工會7月23日向勞動部提出不當勞動行裁決申請,歷經多達四次調查會議後,取得全面勝利,還給被違法解雇的兩位幹部一個公道!此案為台灣大專院校內第一起違法解雇工會幹部、亦是首次遭勞動部裁定違法「解雇無效」案例,對高教產業內的勞資關係具劃時代指標意義。行政院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重要認定與裁定如下:

 

  1. 文大(推廣教育部)違法打壓工會活動、解雇工會幹部,解雇行為無效,應回復工作
  2. 文大(推廣教育部)決定資遣解雇何人,並無客觀標準,皆由教育長許惠峰與執行長二人決斷
  3. 文大(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下令解雇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與工會發起許惠峰「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有「時間上之緊密關連性」。違法打壓工會「動機甚為明顯」
  4. 工會使用員工電子郵件從事工會活動有其必要性,亦為社會通念所容許,文大(推廣教育部)發信「警告」全體員工指摘工會違法,為違法妨礙、限制工會活動。

 

高教工會明(11)日上午十點將舉行記者會,進行完整說明。更將提出以下四點訴求,若文大校方仍執意藐視勞動部及勞動法令,迴避工會訴求,工會將針對校方乃至董事會發動更大規模抗爭!

 

一、文化大學應遵守裁決決定書要求「回復申請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二、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應依權責立即追究許惠峰違法行徑、撤換其主管職。

三、文化大學因此衍生之相關費用支出均應由許惠峰個人支付。

四、文化大學應修補已遭許惠峰個人嚴重破壞之勞資關係,儘速與工會重新展開誠信協商。

 

【記者會時間】

2019年11月11日(一)上午十點整

【記者會地點】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會議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出席者】

翟敬宜(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召集人)

李宛澍(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副召集人)

蔡晴羽律師(圓矩法律事務所)

張鑫隆教授(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

【會員服務】免費工作權益法律諮詢, 11/14(四)歡迎預約參加!

工會定期安排會員法律諮詢時間,本次諮詢時間將安排於11月14日(四),由熟稔教師法令且有成功爭取工作權益經驗的張國聖老師(開南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高教工會創會理事),提供會員前來諮詢大專教師相關權益的服務。

張老師作為工會創會理事,長久以來協助大專教師相關工作權救濟不遺餘力。為了處理日趨增加的校園勞資爭議,張老師持續定期為工會會員提供無償的法律諮詢服務,以協助更多的大專教職員工維護權益,歡迎大家前來預約。

高教工會先前曾彙整了大專教師的相關權益爭議與常見問題的Q&A(https://reurl.cc/NabN36),可提供參考。

假若您亟需要更近一步會面諮詢相關工作權益,請填寫預約表單(https://reurl.cc/24j1Nm),我們將會為您安排權益當日諮詢的時段,確切的時間待排定後,我們將會另行寄發通知。

時間:2019年11月14日(四)13:00-17:00

(申請期限:11月12日(二)下午17:00前)
地點:高教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預約參加:https://reurl.cc/24j1Nm

【大學快報第225期】大學編制外教師聘任之法定程序與續聘保障

一、大學聘任與不續聘編制外教師之法定正當程序

 

    我國大學校院聘任教師,分有編制內與編制外專任教師,其中編制內教師直接適用教師法,編制外教師則未直接適用。然而,大學不論聘任之教師屬編制內或編制外,其聘任皆應依大學法第18條規定為之:「大學教師之聘任,分為初聘、續聘及長期聘任三種;其聘任應本公平、公正、公開之原則辦理。大學教師之初聘,並應於傳播媒體或學術刊物公告徵聘資訊。教師之聘任資格及程序,依有關法律之規定。」該法律規定是為確保所有大學教師之聘任皆合乎正當程序,以維護學術自由、教學品質與學生受教權益之實現,故適用對象並未區別公立大學或私立大學,也未區別編制內、編制外教師之聘任,而要求所有立案大學聘任各類教師皆應合乎此等法律之規定為之。

 

    是故,國立大學以校務基金進用教學人員或私立大學以編制外進用教師(所謂「專案教師」或「約聘教師」),其聘任亦應依大學法第18條辦理,應無疑義。學校辦理教師之「初聘」、「續聘」、「長期聘任」皆屬聘任活動,而應依法分別按不同之法令規範與程序為之。例如,辦理教師「初聘」應依大學法第18條規定「應於傳播媒體或學術刊物公告徵聘資訊」,而辦理教師「續聘」及「長期聘任」則應依大學法第21條第1項規定:「大學應建立教師評鑑制度,對於教師之教學、研究、輔導及服務成效進行評鑑,作為教師升等、續聘長期聘任、停聘、不續聘及獎勵之重要參考。」其中「續聘」指「合格教師經學校初聘後,在同一學校繼續接受聘約者」;「不續聘」則相反,指「教師經服務學校依規定程序,於聘約期限屆滿時不予續聘。」(此為一般文義解釋之內涵,亦有教師法施行細則第12條、第16條規定可參);而「長期聘任」則指聘期得超過「續聘」聘期一至二年之限制,「其聘期由各大學定之」,但要求「應依教師法及本法第二十一條教師評鑑規定,明定解聘、停聘、不續聘之規定」(大學法施行細則第17條規定可參)。

 

    查大學法將大學教師聘任區分為初聘、續聘、長期聘任三種並適用不同之程序規範,其是對大學教師第一次受學校聘任時要求以公開徵聘客觀競爭,以選取最合適之教師人選於該大學科系任職;爾後續聘時則未要求公開徵聘,但要求辦理教師評鑑作為續聘或長期聘任與否之重要參考;若要不續聘,其原因亦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大學法第20條第1項)。查該立法是為平衡保障教師工作權與學生受教權,藉由要求公開徵聘競爭程序篩選「初聘」者,透過教師評鑑與教評會程序審查決定初聘後之「續聘」或「不續聘」,以妥適辦理大學教師聘任。該等規範並未區別編制內或編制外教師,而屬對大學各類教師聘任時皆應遵行之法令。換言之,尚不容許大學因聘任之教師經費來源為校務基金、屬編制外身份,其續聘與否即可不依大學法以教師評鑑為重要參考,或其不續聘未經教評會審議即直接為之。

 

    除前開程序規範外,對於編制內教師初聘後之不續聘,教師法(現行法第14條第1項,或已修正通過但尚未施行之新法第13條)更明文限縮不續聘教師之法定事由:「教師除有…外,不得解聘、不續聘或停聘」,並明定相關正當程序。此係基於立法者考慮「公立學校教師於聘任後,如予解聘、停聘或不續聘者,不僅影響教師個人權益,同時亦影響學術自由之發展與學生受教育之基本權利,乃涉及重大公益事項。…為維護公益,而對公立學校是否終止、停止聘任教師之行政契約,以及是否繼續簽訂聘任教師之行政契約之自由與權利,所為公法上限制。」(此有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文可參),並且亦適用於私立學校聘任之編制內教師。然考慮編制外教師之聘任與不續聘,同樣「亦影響學術自由之發展與學生受教育之基本權利,乃涉及重大公益事項」,何況考察現實上諸多編制外教師之聘任已屬常態性、歷經多次續聘、負擔職務與編制內教師並無區別,該一對學校聘任教師之公法上限制,亦應有類推適用於編制外教師上之餘地,以保障教師個人工作權益、學術自由及學生受教權利。

 

    綜上所述規定,大學聘任編制外教師,一經公開徵聘之初聘聘任後,待初聘聘約到期後,依法大學並無「未經正當程序、未提供正當理由、未參考教師評鑑」即恣意予以續聘或予以不續聘之「聘任自由」。相對地,應依大學法相關規定,(1)以聘任期間之教師評鑑結果為重要參考,(2)經各級教評會審議續聘或不續聘。甚至(3)應類推適用教師法之續聘保障規定,除非編制外教師有具體事實佐證「教學不力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例如其教師評鑑結果明顯較其他教師表現為差,且客觀上達難以改正),或確實「無工作可安排」(例如專案計畫結束,或相關課程已確實無需求),否則仍應繼續予以續聘,以維護編制外教師個人工作權益及公共利益。

 

    對於學校若未經上述法定程序,只以「聘約到期」為由,即不附理由、未經審議即不續聘之學校,其行政流程及不續聘將構成違法瑕疵。受影響之教師可向主管機關(教育部)或學校對程序違法提出檢舉,對於不續聘之結果亦可提起民事爭訟。然考量編制外教師維護自身權益上的相對劣勢,主管機關教育部對此應採取更積極之作為,包括主動糾正學校做為或以政策工具有效引導,以確保大學法對教師聘任的程序要求,及要求辦理教師評鑑做為認定應否不續聘之重要參照能具體實現。

 

二、案例:國立嘉義大學應用外語系編制外教師王姓講師不續聘爭議

 

    儘管大學法與教育法令已有前開等明確規範,然至今在部分大學實務上,仍有部分學校系所未能遵循前開正當程序原則辦理,甚至誤解進用編制外教師即可「隨意不續聘」,造就編制外教師工作權益受損,並且連帶影響其學術自由與學生受教權之實現。以下為本會工作權益受損編制外教師之一例,並為本會對該案例遭學校不續聘之法律意見:

 

(一)、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王姓專案講師,日前受國立嘉義大學大學通知自108年2月1日起不續聘王師。該通知僅以王師「未通過徵選」為由,而並未佐證其有應不續聘之正當理由。

 

(二)、據本會了解,王師於107年10月8日接獲外國語言學系系辦以電子郵件發給不續聘通知,查該不續聘決定,至少有下述程序上與實體上之瑕疵:

 

    1.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於107年10月4日舉辦專案教師聘任複審會議,並未 依王師之教學評鑑成果作為續聘之參據。固然王師與學校成立之聘約,為依據校務基金進用之專案教學人員聘約,而非一般編制內之專任教師聘約;然而,學校仍不得恣意不續聘專案教學人員,而應依據客觀之教學評鑑作為續聘與否之參據,以確保學生受教權與教師工作權獲合理保障,此除有前開大學法第21條之規定外,亦有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第16條「專案教學人員聘期超過一年以上者,應比照專任教師辦理教學評鑑作為續聘與否之參據」,及國立嘉義大學專案教學人員契約書第9條第1項明文規定,「乙方(即專案教師)聘期超過一年以上者,須比照甲方(即嘉義大學)專任教師辦理教學評鑑作為續聘及晉級之參據」可參。顯見國立嘉義大學對王師(聘期三年,且已續聘任職滿六年)依大學法及校內規定與契約,應以其教學評鑑成果作為續聘之參據,若評鑑成果通過即應續聘,而非得命其「初聘」之程序「參加徵選」,再以徵選未通過為由恣意不續聘。然而,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於107年10月4日舉辦專案教師聘任複審會議,其評審過程是將現有三位專案教師與對外招聘的四位候選人,一併作為複選的評審入圍名單;該程序本身並未依大學法、校內規定與契約對聘期已超過一年以上之專案教師以教學評鑑成果作為續聘之參據,且不當將「聘期已超過一年以上之專案教師」之「續聘」審查,與未曾任職之專案教師「初聘」聘任審查相混同,導致王師之續聘審查未依其教學評鑑成果為參據,且須與未曾任職之專案教師一併爭取聘任為專案教師,顯然已違反大學法、校內規定與契約內容,具有嚴重之瑕疵。

 

    2.據了解,王師之教學評鑑成果於106學年度達歷年來最高之4.57分。過往教學評鑑分數較低時,王師皆得以順利續聘與晉級,若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以王師之教學評鑑作為續聘與否之依據,除非能另外提出其他具體之不適任理由,否則當然將斷定王師理當受繼續聘任及應予以晉級。如此也才得使專案教師續聘與否合乎具有客觀標準之評量,而非缺乏客觀依據之主觀恣意認定。然而,國立嘉義大學藉由「重新招聘」程序,片面聲稱未通過徵選即應受不續聘,剝奪王師依評鑑成果而獲續聘之期待。此一作為並未依法行政,也損及王師之工作權益,及學生之受教權益。

 

    3.再者,依據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第24條,「….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現職已無工作又無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或專案教學人員該學年度授課時數不足時,經用人單位主管依行政程序簽請校長核可後,得於契約期滿後不予續聘並預告當事人。」既然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已明確規定此為專案教師之「不續聘」要件,做為該教師應遵循之工作義務,然國立嘉義大學客觀上又並無出現「現職已無工作」或「無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或「該學年度授課時數不足」之情事,也未曾提出合乎此些要件之佐證,依該實施要點自不得恣意不續聘王師。

    4.另外,國立嘉義大學亦未曾提出王師違反契約書上任何不當行為或違反履行義務之指證或改善。根據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第24條後段規定,「…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於契約期間,如因有其他不當行為或違反契約應履行義務時,經指證未改善,本校得終止契約並予以解聘…」反之,沒有任何其他不當行為或違反契約應履行義務時,也未經指證需要改善,就沒有任何解聘或不續聘之理由。然而現實上,王師於外國語言學系任教六年,教學績效斐然,且通過評審年年晉級晉薪,再加上從未收到任何主管提出有任何不當行為或違反履行義務之指證或改善,並無應受不續聘之事由。

 

(三)、王師與國立嘉義大學所締結之聘任關係固然屬於「編制外教師」。然而聘任關係之「編制外」,不代表不應享有最基本的工作權利保障。特別是對於教師工作權益受損最重之不續聘(解僱)處分,除應依前開教育法令之規範外,也應受勞動法之基本原則「解僱之最後手段性」所拘束,而不容許學校恣意而為。此舉非但是基於保障教師之工作權益,亦和保障學生之受教權益有關。我國法令與政府容許國立大學以校務基金聘任專案教學人員,其目的是為提升教學品質,而對專案教學人員提供合理之工作保障和公正之續聘審查,屬於達成此目的之制度性保障,而非容許學校不當壓榨專案教學人員之工作權益。

 

三、編制外教師的基本勞動保障展望

 

    上述王師遭遇不續聘爭議的狀況,並非是單一個案,而是當前公私立大學每年皆普遍上演之狀況。倘若教師只因其聘任之身份為「編制外」,就被剝奪依法公平審查是否續聘,甚至根本不需參照教學評鑑即恣意不續聘的狀況,那麼一來,優秀的編制外教師很可能將被剝奪其工作權益,替代上未必同等適任之教師,對於學生受教權益的實現並無助益;二來,學校將樂於大量採用編制外教師聘任,來「替代」受教師法嚴格保障的編制內教師,最後導致大學充斥工作不穩定、未獲基本保障之編制外教師,嚴重衝擊教育環境之正常化。

 

    是故,我們呼籲各大學應依照大學法與教育法令對待編制外教師聘任,對於已獲初聘之編制外教師,於聘期到期時,應依大學法相關規定,(1)以聘任期間之教師評鑑結果為重要參考,(2)經各級教評會審議續聘或不續聘。甚至(3)應類推適用教師法之續聘保障規定,除非編制外教師有具體事實佐證「教學不力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或確實「無工作可安排」),否則仍應繼續予以續聘,以維護編制外教師個人工作權益及公共利益。

 

    對於權益受損的編制外教師,我們呼籲切勿隱忍。請儘速加入工會,透過檢舉、公開發聲、甚或爭訟,讓違反法律程序之大學受到監督與糾正。而學校主管機關教育部應確實監督學校依法行政,不容任大學「未經正當程序、未提供正當理由、未參考教師評鑑」即恣意不續聘編制外教師,以捍衛教師工作權益、學術自由與學生受教權。

 

    釜底抽薪之道,政府部門該從法制上清楚賦予編制外教師合理的勞動保護與「續聘保障」。勞動主管機關勞動部,應儘速指定公私立大學編制外教師適用勞動基準法,教育主管機關教育部應提出法規命令或推動修法,使公私立大學編制外教師準用教師法相關保障,使得教師之勞動保障不因身份之編制內外,經費來源為政府或校務基金,而遭受不合理之差別對待。而在這之前,各個大學應遵循之法定「生師比」之計算,主管機關教育部亦可善用此政策工具,將編制外教師之員額不列為可折算之「教師」,以杜絕學校以編制外教師聘僱替代編制內教師之誘因(而僅有特殊例外才以編制外聘任);除此之外,也該提出政策誘因,鼓勵學校增加編制內聘僱的比例,減少任何遭不當對待的編制外聘僱狀況。

大學編制外教師聘任之法定程序與續聘保障

一、大學聘任與不續聘編制外教師之法定正當程序

 

    我國大學校院聘任教師,分有編制內與編制外專任教師,其中編制內教師直接適用教師法,編制外教師則未直接適用。然而,大學不論聘任之教師屬編制內或編制外,其聘任皆應依大學法第18條規定為之:「大學教師之聘任,分為初聘、續聘及長期聘任三種;其聘任應本公平、公正、公開之原則辦理。大學教師之初聘,並應於傳播媒體或學術刊物公告徵聘資訊。教師之聘任資格及程序,依有關法律之規定。」該法律規定是為確保所有大學教師之聘任皆合乎正當程序,以維護學術自由、教學品質與學生受教權益之實現,故適用對象並未區別公立大學或私立大學,也未區別編制內、編制外教師之聘任,而要求所有立案大學聘任各類教師皆應合乎此等法律之規定為之。

 

    是故,國立大學以校務基金進用教學人員或私立大學以編制外進用教師(所謂「專案教師」或「約聘教師」),其聘任亦應依大學法第18條辦理,應無疑義。學校辦理教師之「初聘」、「續聘」、「長期聘任」皆屬聘任活動,而應依法分別按不同之法令規範與程序為之。例如,辦理教師「初聘」應依大學法第18條規定「應於傳播媒體或學術刊物公告徵聘資訊」,而辦理教師「續聘」及「長期聘任」則應依大學法第21條第1項規定:「大學應建立教師評鑑制度,對於教師之教學、研究、輔導及服務成效進行評鑑,作為教師升等、續聘長期聘任、停聘、不續聘及獎勵之重要參考。」其中「續聘」指「合格教師經學校初聘後,在同一學校繼續接受聘約者」;「不續聘」則相反,指「教師經服務學校依規定程序,於聘約期限屆滿時不予續聘。」(此為一般文義解釋之內涵,亦有教師法施行細則第12條、第16條規定可參);而「長期聘任」則指聘期得超過「續聘」聘期一至二年之限制,「其聘期由各大學定之」,但要求「應依教師法及本法第二十一條教師評鑑規定,明定解聘、停聘、不續聘之規定」(大學法施行細則第17條規定可參)。

 

    查大學法將大學教師聘任區分為初聘、續聘、長期聘任三種並適用不同之程序規範,其是對大學教師第一次受學校聘任時要求以公開徵聘客觀競爭,以選取最合適之教師人選於該大學科系任職;爾後續聘時則未要求公開徵聘,但要求辦理教師評鑑作為續聘或長期聘任與否之重要參考;若要不續聘,其原因亦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大學法第20條第1項)。查該立法是為平衡保障教師工作權與學生受教權,藉由要求公開徵聘競爭程序篩選「初聘」者,透過教師評鑑與教評會程序審查決定初聘後之「續聘」或「不續聘」,以妥適辦理大學教師聘任。該等規範並未區別編制內或編制外教師,而屬對大學各類教師聘任時皆應遵行之法令。換言之,尚不容許大學因聘任之教師經費來源為校務基金、屬編制外身份,其續聘與否即可不依大學法以教師評鑑為重要參考,或其不續聘未經教評會審議即直接為之。

 

    除前開程序規範外,對於編制內教師初聘後之不續聘,教師法(現行法第14條第1項,或已修正通過但尚未施行之新法第13條)更明文限縮不續聘教師之法定事由:「教師除有…外,不得解聘、不續聘或停聘」,並明定相關正當程序。此係基於立法者考慮「公立學校教師於聘任後,如予解聘、停聘或不續聘者,不僅影響教師個人權益,同時亦影響學術自由之發展與學生受教育之基本權利,乃涉及重大公益事項。…為維護公益,而對公立學校是否終止、停止聘任教師之行政契約,以及是否繼續簽訂聘任教師之行政契約之自由與權利,所為公法上限制。」(此有最高行政法院98年度7月份第1次庭長法官聯席會議決議文可參),並且亦適用於私立學校聘任之編制內教師。然考慮編制外教師之聘任與不續聘,同樣「亦影響學術自由之發展與學生受教育之基本權利,乃涉及重大公益事項」,何況考察現實上諸多編制外教師之聘任已屬常態性、歷經多次續聘、負擔職務與編制內教師並無區別,該一對學校聘任教師之公法上限制,亦應有類推適用於編制外教師上之餘地,以保障教師個人工作權益、學術自由及學生受教權利。

 

    綜上所述規定,大學聘任編制外教師,一經公開徵聘之初聘聘任後,待初聘聘約到期後,依法大學並無「未經正當程序、未提供正當理由、未參考教師評鑑」即恣意予以續聘或予以不續聘之「聘任自由」。相對地,應依大學法相關規定,(1)以聘任期間之教師評鑑結果為重要參考,(2)經各級教評會審議續聘或不續聘。甚至(3)應類推適用教師法之續聘保障規定,除非編制外教師有具體事實佐證「教學不力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例如其教師評鑑結果明顯較其他教師表現為差,且客觀上達難以改正),或確實「無工作可安排」(例如專案計畫結束,或相關課程已確實無需求),否則仍應繼續予以續聘,以維護編制外教師個人工作權益及公共利益。

 

    對於學校若未經上述法定程序,只以「聘約到期」為由,即不附理由、未經審議即不續聘之學校,其行政流程及不續聘將構成違法瑕疵。受影響之教師可向主管機關(教育部)或學校對程序違法提出檢舉,對於不續聘之結果亦可提起民事爭訟。然考量編制外教師維護自身權益上的相對劣勢,主管機關教育部對此應採取更積極之作為,包括主動糾正學校做為或以政策工具有效引導,以確保大學法對教師聘任的程序要求,及要求辦理教師評鑑做為認定應否不續聘之重要參照能具體實現。

 

二、案例:國立嘉義大學應用外語系編制外教師王姓講師不續聘爭議

 

    儘管大學法與教育法令已有前開等明確規範,然至今在部分大學實務上,仍有部分學校系所未能遵循前開正當程序原則辦理,甚至誤解進用編制外教師即可「隨意不續聘」,造就編制外教師工作權益受損,並且連帶影響其學術自由與學生受教權之實現。以下為本會工作權益受損編制外教師之一例,並為本會對該案例遭學校不續聘之法律意見:

 

(一)、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王姓專案講師,日前受國立嘉義大學大學通知自108年2月1日起不續聘王師。該通知僅以王師「未通過徵選」為由,而並未佐證其有應不續聘之正當理由。

 

(二)、據本會了解,王師於107年10月8日接獲外國語言學系系辦以電子郵件發給不續聘通知,查該不續聘決定,至少有下述程序上與實體上之瑕疵:

 

    1.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於107年10月4日舉辦專案教師聘任複審會議,並未 依王師之教學評鑑成果作為續聘之參據。固然王師與學校成立之聘約,為依據校務基金進用之專案教學人員聘約,而非一般編制內之專任教師聘約;然而,學校仍不得恣意不續聘專案教學人員,而應依據客觀之教學評鑑作為續聘與否之參據,以確保學生受教權與教師工作權獲合理保障,此除有前開大學法第21條之規定外,亦有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第16條「專案教學人員聘期超過一年以上者,應比照專任教師辦理教學評鑑作為續聘與否之參據」,及國立嘉義大學專案教學人員契約書第9條第1項明文規定,「乙方(即專案教師)聘期超過一年以上者,須比照甲方(即嘉義大學)專任教師辦理教學評鑑作為續聘及晉級之參據」可參。顯見國立嘉義大學對王師(聘期三年,且已續聘任職滿六年)依大學法及校內規定與契約,應以其教學評鑑成果作為續聘之參據,若評鑑成果通過即應續聘,而非得命其「初聘」之程序「參加徵選」,再以徵選未通過為由恣意不續聘。然而,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於107年10月4日舉辦專案教師聘任複審會議,其評審過程是將現有三位專案教師與對外招聘的四位候選人,一併作為複選的評審入圍名單;該程序本身並未依大學法、校內規定與契約對聘期已超過一年以上之專案教師以教學評鑑成果作為續聘之參據,且不當將「聘期已超過一年以上之專案教師」之「續聘」審查,與未曾任職之專案教師「初聘」聘任審查相混同,導致王師之續聘審查未依其教學評鑑成果為參據,且須與未曾任職之專案教師一併爭取聘任為專案教師,顯然已違反大學法、校內規定與契約內容,具有嚴重之瑕疵。

 

    2.據了解,王師之教學評鑑成果於106學年度達歷年來最高之4.57分。過往教學評鑑分數較低時,王師皆得以順利續聘與晉級,若國立嘉義大學外國語言學系以王師之教學評鑑作為續聘與否之依據,除非能另外提出其他具體之不適任理由,否則當然將斷定王師理當受繼續聘任及應予以晉級。如此也才得使專案教師續聘與否合乎具有客觀標準之評量,而非缺乏客觀依據之主觀恣意認定。然而,國立嘉義大學藉由「重新招聘」程序,片面聲稱未通過徵選即應受不續聘,剝奪王師依評鑑成果而獲續聘之期待。此一作為並未依法行政,也損及王師之工作權益,及學生之受教權益。

 

    3.再者,依據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第24條,「….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現職已無工作又無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或專案教學人員該學年度授課時數不足時,經用人單位主管依行政程序簽請校長核可後,得於契約期滿後不予續聘並預告當事人。」既然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已明確規定此為專案教師之「不續聘」要件,做為該教師應遵循之工作義務,然國立嘉義大學客觀上又並無出現「現職已無工作」或「無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或「該學年度授課時數不足」之情事,也未曾提出合乎此些要件之佐證,依該實施要點自不得恣意不續聘王師。

    4.另外,國立嘉義大學亦未曾提出王師違反契約書上任何不當行為或違反履行義務之指證或改善。根據國立嘉義大學校務基金進用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實施要點第24條後段規定,「…專案教學人員及研究人員於契約期間,如因有其他不當行為或違反契約應履行義務時,經指證未改善,本校得終止契約並予以解聘…」反之,沒有任何其他不當行為或違反契約應履行義務時,也未經指證需要改善,就沒有任何解聘或不續聘之理由。然而現實上,王師於外國語言學系任教六年,教學績效斐然,且通過評審年年晉級晉薪,再加上從未收到任何主管提出有任何不當行為或違反履行義務之指證或改善,並無應受不續聘之事由。

 

(三)、王師與國立嘉義大學所締結之聘任關係固然屬於「編制外教師」。然而聘任關係之「編制外」,不代表不應享有最基本的工作權利保障。特別是對於教師工作權益受損最重之不續聘(解僱)處分,除應依前開教育法令之規範外,也應受勞動法之基本原則「解僱之最後手段性」所拘束,而不容許學校恣意而為。此舉非但是基於保障教師之工作權益,亦和保障學生之受教權益有關。我國法令與政府容許國立大學以校務基金聘任專案教學人員,其目的是為提升教學品質,而對專案教學人員提供合理之工作保障和公正之續聘審查,屬於達成此目的之制度性保障,而非容許學校不當壓榨專案教學人員之工作權益。

 

三、編制外教師的基本勞動保障展望

 

    上述王師遭遇不續聘爭議的狀況,並非是單一個案,而是當前公私立大學每年皆普遍上演之狀況。倘若教師只因其聘任之身份為「編制外」,就被剝奪依法公平審查是否續聘,甚至根本不需參照教學評鑑即恣意不續聘的狀況,那麼一來,優秀的編制外教師很可能將被剝奪其工作權益,替代上未必同等適任之教師,對於學生受教權益的實現並無助益;二來,學校將樂於大量採用編制外教師聘任,來「替代」受教師法嚴格保障的編制內教師,最後導致大學充斥工作不穩定、未獲基本保障之編制外教師,嚴重衝擊教育環境之正常化。

 

    是故,我們呼籲各大學應依照大學法與教育法令對待編制外教師聘任,對於已獲初聘之編制外教師,於聘期到期時,應依大學法相關規定,(1)以聘任期間之教師評鑑結果為重要參考,(2)經各級教評會審議續聘或不續聘。甚至(3)應類推適用教師法之續聘保障規定,除非編制外教師有具體事實佐證「教學不力有具體事實,或違反聘約情節重大」(或確實「無工作可安排」),否則仍應繼續予以續聘,以維護編制外教師個人工作權益及公共利益。

 

    對於權益受損的編制外教師,我們呼籲切勿隱忍。請儘速加入工會,透過檢舉、公開發聲、甚或爭訟,讓違反法律程序之大學受到監督與糾正。而學校主管機關教育部應確實監督學校依法行政,不容任大學「未經正當程序、未提供正當理由、未參考教師評鑑」即恣意不續聘編制外教師,以捍衛教師工作權益、學術自由與學生受教權。

 

    釜底抽薪之道,政府部門該從法制上清楚賦予編制外教師合理的勞動保護與「續聘保障」。勞動主管機關勞動部,應儘速指定公私立大學編制外教師適用勞動基準法,教育主管機關教育部應提出法規命令或推動修法,使公私立大學編制外教師準用教師法相關保障,使得教師之勞動保障不因身份之編制內外,經費來源為政府或校務基金,而遭受不合理之差別對待。而在這之前,各個大學應遵循之法定「生師比」之計算,主管機關教育部亦可善用此政策工具,將編制外教師之員額不列為可折算之「教師」,以杜絕學校以編制外教師聘僱替代編制內教師之誘因(而僅有特殊例外才以編制外聘任);除此之外,也該提出政策誘因,鼓勵學校增加編制內聘僱的比例,減少任何遭不當對待的編制外聘僱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