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165期】從「大學開公司」再談大學的社會責任

文/謝青龍  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大雄分部召集人

圖片/引自風傳媒

今年(2018)9月18日參加了一場名為「私校轉型退場與技職再造巡迴論壇」的活動,雖然這幾年來對政府及教育部所舉辦的各式公聽會或論壇早已失望,但是抱著姑妄聽聽的心態就報名參加了。結果當然又是再一次的失望,所謂「論壇」不過就是邀幾位產、官、學的代表來講講話,尤其是產業界的大老闆們一副「國家沒有培養好我需要的產業人才」的嘴臉、各縣市相關處室官員的「不關我的事,別來找我麻煩」的心態、加上各私立大學的校長或副校長們「對教育部長官卑躬屈膝」的自我矮化,整個論壇過程根本就是一群產、官、學代表們高來高去的社交大拜拜。

話雖如此,還是有一個議題引起我的興趣,這是南部某私立科大的副校長上台發言的內容。不過,請不要誤會是這位副校長的談話精彩或是內容精闢,因為他除了誇耀自己學校的經營方針成效卓著外,就是滿嘴生意經地算計著各種大學投資的盈虧,然後在「當前私立大學生存不易」的口號下,要求教育部放寬各項條文限制,例如私校土地的使用與變更,或提高補助,或調漲學費等等,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竟然希望政府開放大學自辦企業的限制,但卻仍想繼續享有各種原本大學教育裡的優惠補助。

為什麼這項提議會令人為之一震?不就是開放大學可以開公司而已,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嗎?這就必須回到今年5月教育部擬修訂大學法第38條的提議草案了。

5月14日教育部提案,增修大學法38條-1「國立大學為管理及充分運用學校之相關科學技術研究發展成果(以下簡稱研發成果),得以自籌收入設立學校百分之百持有股份之研發成果管理公司」,而且該「研發成果管理公司之預算編製及執行、決算編造,不受預算法、會計法、決算法、審計法、國營事業管理法第十一條至第十七條、國有財產法第七條及其相關法規之限制;其人員進用及其他人事管理事項,不受國營事業管理法第三十一條及第三十三條之限制;為辦理研發成果處理所需之採購作業,不適用政府採購法之規定」,至於「國立大學之校內人員經由學校指派兼任研發成果管理公司相關職務者,不受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三十四條、公務員服務法第十三條第一項不得經營商業、第二項及第十四條兼任他項業務之限制。但應遵守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相關規定。」

值此,9月18日私校轉退場巡迴論壇,該私立大學副校長所提之建議,不就是上述教育部對《大學法》所提之38條-1的增修草案嗎?只不過,草案中的「國立大學」換成「私立大學」而已。

想想教育部為什麼要修法讓國立大學成立100%的智財管理公司,其理由就是為了「大學支援產業前瞻技術發展」、「擴大大學智財管理效益」、「建立產學合作透明機制」等目的。如果國立大學可以做得到,那為什麼要把私立大學排除在外呢?甚至,我們還可以這樣推想:國立大學開設公司,還得修法放寬各式公務機關原本的防弊限制,私立大學如果本就是私人捐資所辦之學校,教育部憑什麼不准許私校也來開設公司呢?

答案當然是不行,而且不僅國立大學不可開辦營利公司,就連私立大學也不應該。這件事讓我回想起年輕時從師長們口中聽到的一句話:「想賺錢,就不要來學術界!」因為賺錢這件事,從來就不是辦大學教育的目的啊!首先,我們還是從國立大學談起。國立大學開公司,在其本質上就是以廣大納稅人的錢作為資本,而所成立的公司竟然還是以營利為目的,雖然在38條-1增修草案中明定「以自籌收入設立學校百分之百持有股份之研發成果管理公司」,但所謂「自籌」難道是學校師生集資嗎?筆者揣想此中必有財團可介入之處,此豈非以國家資源圖利財團之弊嗎?再者,所謂「研發成果」其實就是學校師生運用大學及國家資源的研發成果,為什麼能作為學校單方面100%持有股份的經營權?如果想的再遠一些,將來公司賺錢了,請問營利所得如何分配?難道會回饋到每位納稅人的手裡嗎?

國立大學成立營利公司,究其實,如同吸收民間資金再反過頭來與民爭利的「無本生意」一般,就像台灣五、六零年代的所謂資本家,以良好的官商關係而成立信用合作社吸收民間資金,然後再用這些資金炒作房地產,最後造成房地產價格暴漲,而讓一般民眾買不起房子或向銀行借更多的貸款來買房。這種用民眾的錢來賺民眾的錢的「無本生意」,是國立大學應該做的事嗎?

接著,我們再討論私立大學為何也不應該成立營利公司。表面上看來,私立大學開公司,似乎比國立大學可較寬鬆些,因為《私校法》中即有明定:「私立大學則於私立學校法第五十條第一項明定學校財團法人所設私立學校為增進教學效果,並充實學校財源,於訂定章則報經學校主管機關及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後,得以投資方式辦理與教學、實習、實驗、研究、推廣相關事業。」這大概就一般所說的「衍生性企業」,但是這僅限於「與教學、實習、實驗、研究、推廣相關事業」,並非完全開放的自辦企業。

更何況,台灣的《私校法》明定私立大學係民間捐資興建,再由國家委託私校董事會管理,其本質仍屬教育的公共財,而且各私立大學長期接受政府獎補助,更是以納稅人的錢挹注私立大學的辦學成效,究其實,私立大學名義雖為私立,但其資金校產恐有過半以上來自國家。故而私立大學的研發成果,實不能由私立大學董事會或行政管理階層所壟斷,如若以此研究成果申辦營利公司,則其股份或經營權如何劃分清楚,的確是一個難以定義的問題。這情狀與美國諸多私立名校投資開設公司不同,因為它們本來就是民間辦學機構,財產私有、沒有國家經費挹注、也沒有大量的優惠措施,一切立基於與民間公司平等的競爭地位,以此進行投資營利,自無異議。但在台灣,除非重新修訂《私校法》,讓私立大學真正私有化,不再接受政府補助及停止一切優惠措施,回歸自由經濟市場,否則仍難脫上述國立大學之弊。尤有甚者,教育部基於私立大學初由民間捐資興學,在管理與考核上本來就較國立大學為寬鬆,五、六十年來已有些弊端積重難返,如果再開放自辦營利企業的限制,猶如火上添油,其勢將更加不可收拾。

綜合上述,筆者僅僅只就公共資源的公平性與自由市場的競爭性,論述不論是國立大學或私立大學均不可以公共資源設立營利公司以破壞自由市場的公平競爭。但,其實我真正的疑慮是:大學的真正定位在哪裡?開公司營利是大學教育的一環嗎?還是又是一場台灣政客與財團之間的利益掛勾?

近幾年來常有人談大學的社會責任,難道開公司謀利就是大學的社會責任嗎?如果大學自辦的公司是非營利組織的社會企業,或許仍有商榷的餘地,但若只是為了開發商品的純粹營利機構,除了徒然顯露各大學的私心自用外,我實在看不出有任何社會責任的寓意。

尤其這二十年來的台灣高等教育崩壞的現象日趨嚴重,其關鍵除了主司單位教育部的顢頇與放任外,大學的企業化和財團化更是主要原因。請看這兩年來台灣學術界的三大龍頭弊案,從前中研院長翁啟惠、台大前校長楊泮池、到前教育部長吳茂昆,無一不是因為學術研究與商業利益掛勾而黯然下台。再看現在的各大學一切以成本效益為優先考量,所有教學與研究的績效均量化為KPI指標表現,而大學教授們盡皆淪為積點數、跑招生的業務人員。現在的大學辦學理念,還有誰會思考大學能為社會帶來什麼影響力嗎?

或許有批評者會認為:現在的各大學隨便到幾個社區做一些蹲點的社區營造工作,甚至有些大學是為了執行計畫到社區裡做一點表面工夫,其結果反而是造成社區民眾的困擾,這樣的做法難道就比較具有社會貢獻與責任嗎?

何謂社會責任?請大家睜大眼睛看看現在台灣的現況吧!台灣歷經藍綠惡鬥凡此二十餘年,歷任總統集大權於一身而無任何被質詢的責任,視政府「三權分立」的制度於無物。這是自十八世紀法國政治哲學家孟德斯鳩(Montesquieu, 1689-1755)創設了法治制度,明定政府受人民委託而設立行政權(the executive power)、立法權(the legislative power)與司法權(the judiciary power)等三個權力機構,彼此獨立與相互制衡(check and balance)以來,當代世界各國政府所沒有的民主倒車。

雖然我國憲法第十一條就明文規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而且大法官釋字第三六四號解釋,也說新聞自由亦屬於憲法第十一條「出版」自由所保障的範圍,這就是我們近代政治哲學中常說的「第四權」,以發揮監督政府、防止政府濫權之制度性的功能。但是現今台灣各大新聞媒體早就被經濟掛帥的資本商業模式所壟斷,大概也很難再發揮第四權的功能了。

當此政府三權弱化且新聞媒體沈淪之際,我們需要誰來監督與制衡這四種權力呢?難道這還不是大學應該以其追求真相的專業判斷能力,來承擔社會責任的時候了嗎?如果連這個時候,台灣的所有大學仍不斷地向商業化利益靠攏,我實在不知道台灣未來的希望究竟在哪裡了?最後,請容許我引用國立中正大學「太陽花學運紀念碑」的碑文作為結語,並以此與所有大學校園內的師友們共勉:

「大學為知識殿堂,探尋真理,沒有包袱,亦無所畏懼,被視為國家行政、立法、司法與媒體之外的第五權。因此,學生與教師以非暴力方式關心公共事務與國家發展,乃公共知識份子的表現,不容抹黑與漠視。」

*原文刊於2018/10/11風傳媒:https://www.storm.mg/article/535036

【大學快報第164期】教育部為何縱容國立大學違法?

文/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 陳書涵

本月25日傳出國立中興大學徵求3名不支薪之「義務授課教師」,引起學界譁然。雖然學校在遭受諸多批評後,已於官網上悄悄將「不支薪」3字移除,然而資訊中卻依然未明訂該職缺之薪資標準究竟為何。


國立中興大學此徵才公告,已不僅是「適不適當」的問題,而是已經牴觸法令之違法行為。所謂「兼任不支薪」的任職條件,顯然違反教育部發布之「專科以上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8條第4項規定:「公立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鐘點費支給基準,由教育部擬訂,報行政院核定。但依國立大學校院校務基金相關規定得支給較高數額者,不在此限。」換言之,國立大學兼任教師的薪資標準是有政府明確的規範與保障,並非兩造合意即可。


堂堂國立大學,為何毫不畏懼公開張貼違法徵才啟事?其元兇就是屢屢在教師法定勞動權益上放水的教育部。事實上中興大學此違法徵才已非首例,早在2015年媒體便曾報導過該校某學程公開徵求「零元教師」的新聞,然當時之教育部高教司長,非但未對中興大學祭出相關處分,卻僅對媒體回應表示:「各大學可依照大學自主精神自行招聘人力。」


「零元教師」、「義務教師」其實僅是高教亂象之冰山一角。即便《教師待遇條例》已在3年前上路,仍有許多私校教師遭遇校方違法扣減薪資的狀況;大專兼任教師疾呼要求納入《勞基法》適用,以給予他們最基本的勞動法令保障,卻在教育部反對下,至今許多兼任教師依然得時時面臨可能遭校方無理由、無預警不續聘的處境。


台灣高教不分公、私校,經營層皆已將辦學視為辦公司,「最小化成本」與「最大化利潤」逐漸成為最高經營原則。人事成本能減就減,違法減扣薪、違法解僱案例層出不窮;收入能增加就增加,即便教育部否准調漲學費,卻仍發生世新大學偷漲碩博生學費之情事;許多私校的教師聘約中,也仍舊出現要求教師每年得簽訂幾10萬元的產學合作,否則就不續聘的違法條款。

將辦學視為開公司

把辦大學當成辦公司,這樣的辦學心態已經為台灣高等教育帶來諸多亂象,逼迫老師為學校從事各類雜務,導致無心力放在教學活動上,最後也間接犧牲了學生的受教權益。然而教育部端出的解方,卻是對各項違法侵害勞權的現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擬開放學校可以「設立公司」,強化以利潤為考量的辦學之道,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教師節前夕,發生了這樣荒誕的大學違法徵才公告。別說教師節快不快樂了,大學校園裡的師生期盼的僅是一個能正常穩健發展的教育與學習環境。如果面對違法情事教育部都無法立刻依法徹查並予以糾正,那席捲而來的高教危機絕非僅是少子女化而已。

原文刊載自蘋果即時論壇2018.09.28: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daily/20180928/38137912/

【20180927新聞稿】教師節前的亞太師生悲歌:收完學費卻不開課、惡性拒絕勞資協商,私校退場機制全走樣!

    教師節即將來到,但亞太學院師生卻面臨悲歌。連學生原校妥善畢業、教師待學校停辦後辦理資遣退休,都不可得!?

    亞太學院教師代表與高教工會在教師節前夕召開記者會,批評「亞太案」發展至今荒腔走板,主管機關卻毫無作為,形同私校退場機制全走樣!

    亞太學院教師在記者會上,出示相關佐證,揭露學校「收完學費卻不開課」,強逼學生要到其他學校「寄讀」的惡質作為,嚴重違反教育法令的開課義務與原校畢業保障。

    亞太學院現任主任秘書曾景睦,在未經校務會議授權、也不遵循教育法令或校內規章的情況下,片面告知已經完成註冊並且繳交學費的亞太學生說:「學校目前無教學單位也沒有茶陶或文創所,如您提出論文審查申請,亞太是沒能力辦理的…。」「亞太沒辦法讓你們論文審議程序完整,因為沒有教學單位,沒有研究所,學校沒有可讓您們提出論文審查單位…。」

出席教師強烈譴責此種踐踏亞太學生權益的行徑!實際上,亞太學院僅是「停招」,尚未「停辦」。依法,亞太有義務要繼續經營,至少是等到已註冊入學的學生們原校畢業後,才可依程序裁撤相關系所或將學校停辦,絕無主秘口中「學校目前無教學單位也沒有茶陶或文創所」之事實!何況,這幾位亞太學生僅剩論文審查口試,學校要妥適處理絕無困難,豈有學生都已註冊繳費,學校才片面強逼學生至他校寄讀選課,自身堅持不開課不審查論文之理?

    除此之外,高教工會出席代表也指出,工會8月已正式向亞太學院要求針對教職員離退權益進行團體協約協商,但亞太校方卻惡性拒絕協商,地方政府已發文指正,但校方卻依然故我。

    工會所提出之團體協商訴求包括:一、學校停辦生效前對於辦理教師資遣退休應僅採自願性優惠退休資遣,而非強制資遣。二、學校應提供教師資遣慰問金,其數額應比照勞工以該名教師「正常全薪(本薪加上未打折之加給)乘以工作年資」核算。三、教師有基於學校原因而非自願資遣、退休或離職之情事者,學校應償還其任職期間未準用公立同級同類學校教師待遇標準而短給之本薪、加給及獎金差額。四、前兩項應給付之教師優退金與教師待遇,其受償順序應屬最優先清償之債權。綜合而言,目標只是要求「合理離退」,比照勞工資遣費數額,並按學校停辦計畫隨停辦才資遣退休,而拒絕校方目前完全不顧程序的惡性資遣。

    然而,亞太學院於工會邀約之協商會議9月4日當天並未出席,而只以一紙公文回應「質疑工會協商資格」、「要求暫緩協商」,絲毫不顧勞動部及苗栗縣政府勞工及青年發展處要求學校「依團體協約法誠信協商」之義務。此種惡性拒絕協商的行徑,工會予以強烈譴責!並呼籲主管機關教育部絕不應為亞太校方此種拒絕協商、惡性強制資遣之「惡性倒閉」行徑背書與核准!

    而今年5月起新入主亞太的董事會,三名董事毫無作為,中信財團介入疑雲重重,主管機關教育部至今也未命其解散,放任師生權益嚴重受損。

    依私立學校法第25條規定,私立學校董事廢弛職務,至辦學目的無法維持,教育部本可向法院聲請解除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接管。但面對現行完全放任校務廢弛,連提供註冊學生修課、論文口試畢業的權利皆可落空的董事會,教育部卻始終置之不理?

工會強調,亞太學院「禿鷹財團入主」、「校務惡性廢弛」、「師生慘遭清空」的惡質作為,使亞太師生面臨「最難過的一個教師節」,也成了全國各大專院校的不良示範。工會對此必將監督與追究到底。

教師節前的亞太師生悲歌:收完學費卻不開課、惡性拒絕勞資協商,私校退場機制全走樣!

0927採訪通知

    教師節即將來到,但亞太學院師生卻面臨悲歌。連學生原校妥善畢業、教師待學校停辦後辦理資遣退休,都不可得!?

    亞太學院教師代表與高教工會在教師節前召開記者會,批評「亞太案」發展荒腔走板,主管機關卻毫無作為,形同私校退場機制全走樣!

    出席教師將在記者會上,出示相關佐證,揭露學校「收完學費卻不開課」,強逼學生要到其他學校「寄讀」的惡質作為,嚴重違反教育法令的開課義務與原校畢業保障。

    除此之外,高教工會出席代表也指出,工會8月已正式向亞太學院要求針對教職員離退權益進行團體協約協商,但亞太校方卻惡性拒絕協商,地方政府已發文指正,但校方卻依然故我。

    而今年5月起新入主亞太的董事會,三名董事毫無作為,中信財團介入疑雲重重,主管機關也未命其解散,放任師生權益嚴重受損,

    工會強調,亞太學院「禿鷹財團入主」、「校務惡性廢弛」、「師生慘遭清空」的惡質作為,使亞太師生面臨「最難過的一個教師節」,也成了全國各大專院校的不良示範。工會對此必將監督與追究到底。

時間:2018年9月27日(週四)10:30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大學快報第163期】請給年輕學者更多公平的機會

文/黃涵榆/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高教工會師大分部召集人

羅爾斯(John Rawls)在他的《正義的原則》(Principles of Justice),和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Justice: What Is the Right Thing to Do)都曾指出,「才能至上正義」強調個人的優越能力與理應得到的社會資源成正比(meritorian justice),但是必須要有「公平機會」的原則,才能實現真正的社會正義。也就是說,體制性的機會不均等有可能妨礙個人成就與理想的追求,一切訴諸個人能力的會或是把個人能力提升到最崇高的社會價值,有可能漠視甚至強化不公義的社會與經濟結構。

台灣人對於「才能至上論」的價值觀應該不陌生。我們經常看到企業、學術、媒體和文化各行各業的「成功典範」,以家父長的口吻訓誡年輕人欠缺競爭力、努力不夠拿22K也是剛剛好,對他們而言,市場機制和生產效能是絕對的指標,用來衡量一個人的存在價值,所以有某黨台北市候選人指出單身失業者是高危險族群,彷彿是該被掃除的社會殘留物。循此邏輯,如果沒辦法在拿到博士學位後很快順利取得全職的大學教職或研究工作,一定是他們不夠優秀或努力。

台灣是不是一個只要努力就會出頭天的烏托邦,我不太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些林林總總的才能至上論看似自由主義的立場,實質上把社會推向一個更受制於「看不見的手」、壓迫性結構、更不自由的機制。

針對政府正在研擬訂定博士後研究以6年為最高年限的政策,科技部國際司黃司長「年輕學者應更有勇氣」的一番話,充分反映出才能至上論:年輕學者做博士後研究是因為他們勇氣或努力不夠。真的是這樣嗎?

根據教育部2015年公布的統計資料(見《教育統計簡訊》第35號),我國每年的博士畢業人數來到了四千多人,相較於12年前成長了1.9倍(調查資料中更高者包括泰國2.7、馬來西亞4.6)。然而,大專院校教師人數近三年來卻呈現一路下滑的趨勢,106學年度來到4.7萬,較上學年減少1.4%,且年齡分布趨向老化,超過50歲者已高達54.4(見《教育統計簡訊》第91號)。這些事實發生的同時,也正是黃司長口中年輕學者勇氣不夠,大學和研究機構大量聘任博士後人員或其他包括約聘教師等非典型工作者的時間點。這些事實哪一點顯示出年輕學者不夠努力、不夠優秀?

遺憾的是,高等教育主管機關不但放任各大學經營者繼續以「少子化」合理化教職流動降低和教師老化,一切以成本和利益為考量縮減或凍結教研人員職缺,擴大聘任遠比正職教授更沒保障的博士後和約聘教師,還要責怪年輕學者沒有勇氣,暗示他們不夠努力和優秀,令人心寒與憤怒莫此為甚。年輕學者將人生黃金歲月投注在追求知識,這不就證明了他們的勇氣?他們不怕競爭,要的是更公平開放,更有理想性的競爭機制。

本文刊載於2018/08/17蘋果即時論壇(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80817/1412358/?utm_source=FB&utm_medium=MWeb_Share&utm_campaign=https%3A%2F%2Ftw.appledaily.com%2Fnew%2Frealtime%2F20180817%2F1412358%2F)

【大學快報第162期】私校盤根錯結的權力與利益網絡

周平/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高教工會副理事長

柏克(K. Burke)指出,譬喻(metaphor)是一種看世界的方式。本文以「板塊擠壓」為譬喻,來描繪私立大學成立迄今盤根錯節的權力與利益網絡,嚴重扭曲大學自治、學術自由、教師勞動條件和學生受教品質。高教系統如多個板塊層層堆疊、相互擠壓,一方面拱出了高聳入雲的山峰,一方面則讓底層難見天日。

第一個私校板塊形成於解嚴前的威權體制,是由黨國關係良好的國民黨政客、軍人、財團或地方派系組成,在特許保護傘下,接收大量日本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軍事用地或其他公營事業土地,成立私立學校。經過半世紀發展,這些私校的董事會和校務行政主管已然高度家族化和裙帶化,串起一個封閉且排他的權力利益網絡,不但干預校務、介入人事,更以自然人私利操控公益法人的公利,達成校產通私產的目的。

第二個板塊形成於九○年代後的高教擴張時期。早在二十多年前學者已針對少子化現象提出警語,但在官學利益共生的主導下,教育部甚至刻意扭曲教改以公共化為原則廣設大學芻議,將私立專科、高職改制升格,或鼓勵政商關係良好的財團低價租用或購買國有土地設新的私立大學。一百六十多所大專院校的榮景假象下,卻是官學權力利益網絡的陳倉暗渡。

高教擴張誘發了一個新的尋租(rent-seeking)集團,包含近二千位軍公教退休再任私校的教授,有二十位以上的教育部退休政務官(其中不乏部長、次長、主秘、司長等)和其他部會首長。這些人所串起的龐大網絡,掌握了大部分私校行政決策機制,透過巧立評鑑、訪視和競爭型獎補助的名義,來創造私校聘他們作為門神的需求,藉此提高自身在私校中的利基。為了回饋私校的高薪禮遇,他們一方面動用官學人脈,為私校爭取最大的競爭型獎補助資源;另一方面則利用績效評量(KPI)和內部評鑑手段,讓教職員噤聲且陷入零細化行政過勞中。雙薪教授集團不但使高教競爭失去公平性,更因自身卡位而剝奪了大量青年博士的就業機會,傷害的不僅是人民平等工作權,更讓台灣學術水平因新陳代謝緩慢而停滯不前。

板塊擠壓的惡果就是基層勞動條件的惡化。壟斷私校資源的董事會和行政高層,為了極大化自身和尋租集團的利益,嚴重壓縮基層勞動者的薪酬和福利。各公、私立大學紛紛以專案、約聘、兼任等非典僱用方式來節省新聘教職員成本,更以高生師比劣化學生受教品質來創造更多的剩餘價值。在受教品質不良的情況下,私校仍以高於公校兩倍的學雜費,從多半是中下階層出身的貧困學生身上榨取學費,這些學生背負龐大的助學貸款,只得犧牲上課機會在低薪打工環境中受盡剝削。

可悲的是,板塊擠壓般的高教擴張肥了少數人的既得利益,代價卻是多數人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其一是擴張所產生的學歷通貨膨脹和貶值惡果,後段私大的學生受害尤深。其二則是少子化海嘯加速了整體高教泡沫化的現象,估計未來八年內,將有六十所私立大學面臨退場,多達萬人的教職員也將因此失去工作機會。

如今,後段私校紛紛面臨退場危機。不料,國難當前,竟然還有新的集團認為形勢大好藉機發國難財,這集團是另外一個形成中的板塊,可稱為高教禿鷹集團,猶如食腐禿鷹,刻正在面臨垂死的退場大學上空盤旋,覬覦著高達二千億的龐大校產和校地。近來幾所已退場或正面臨退場學校,如台灣觀光學院和亞太創意技術上空,都可以看到他們的影子,有計畫地以最小的成本進場接收退場大學董事會,並在教育部護航清空師生的情況下,進行五鬼搬運掏空校產的精密工程。

黨國關係良好的私校創辦人家族、高教擴張時期的尋租集團和高教退場時期的禿鷹集團,不但吸吮私校的血肉和骨髓,更奪去了廣大師生的靈魂。這個權力利益結構不拆解,私立大學難有脫胎換骨、改頭換面的契機。

原文刊載於2018.08.13《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224033

【大學快報第161期】: 私校「U12聯盟」年內約聘專案教師成長27% 淡江、文化、大同大學新進教師全淪約聘專案教師

私校「優久大學聯盟」一年內約聘專案教師成長27%!

淡江、文化、大同大學新進教師全淪為約聘專案教師

大學教師「臨時工化」! 教學、研究環境面臨全面崩壞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近日來,接獲越來越多新進教師反應,表示學校各系所原先所應釋放出編制內「專任教師」的職缺,卻紛紛改以聘期僅為一年、毫無保障的「專案教師」模式聘用。而且,這樣的情形在老牌知名的私立大專院校之間甚至更為嚴重。

所謂大專校院編制外的「專案教師」性質,原僅存在於教育部所制定的「國立大學校院校務基金管理及監督辦法」中,透過校務基金自籌收入支應支出的編制外教研人員,所替國立大學在「專任教師」以外,所開闢聘僱所謂「專案教師」的後門。然而,正由於「專案教師」被以正式編制外的模式聘任,導致「專案教師」現階段一則既未受《教師法》保障,又因為身分屬於教師,亦不適用《勞動基準法》,成了完全法制權益上的孤兒。不但聘期僅以一年為限,甚至連勞動條件都因缺乏相關規定準則,等於放任使用「專案教師」的校方恣意壓低。更因此,近幾年來各大私立大專院校,更是如獲至寶,紛紛全面性擴大「專案教師」的聘用規模。

針對台灣高等教育內僱傭關係(無論是教師、職員或各類助理)日益「非典型化」、「不穩定化」的發展趨勢,工會以私校「優久大學聯盟」(U12 Consortium)中的十二所學校為例進行統整。有鑑於此十二所老牌私立大學過去總是不吝自我強調其身為私立大學的「優質口碑」。然而,在高教工會進行統計彙整與比較後發現:

光從105學年度到106學年度,這十二所大學的「總體全職專任教師人數」下降了近90名。然而,另一方面,在目前性質與「臨時工」無異的「專案教師」,人數卻大幅度成長了近27%,數量增加了70名!(見表一)

而當工會在檢視教育部網站中各大專校院所登陸的教師徵聘公告時,更驚覺到自107學年度或2018年起,淡江大學、文化大學與大同大學,新聘的將近40位教師當中,竟然連一位專任教師都沒有!全數均為「臨時工」性質的專案教師。而其他包含了東吳大學、輔仁大學、銘傳大學、中原大學與靜宜大學,也都以更高的比例來進用「專案教師」。(見表二)

其中淡江大學甚至是直接通過規定:日後「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均以『約聘』方式聘任」,無異於將毫無保障的「專案教師」常態化!(見附件一)

更離譜的是,工會也驚覺,除了這些知名的老牌私校以外,在南部同樣具有超過五十年歷史知名的「文藻外語大學」,甚至透過行政會議,訂出「專案教師」一年僅能領取十一個月薪(暑假等待續約期間無薪可領)等等離譜的《實施要點》。(見附件二)

高教工會強調:如此狀態,不但讓越來越多以「專案教師」資格進入高教領域的新進教師,每一年下學期,都必須面臨到是否將失去教職的深層恐懼與巨大壓力,也將因為擔憂若干年後是否有轉為「專任教師」的機會完全掌握在系方、院方與校方,而更加地無法拒絕來自系方、院方與校方的各項不合理的要求。長遠而言,若「專案教師」持續不斷擴張下去,對於台灣整體高等教育發展而言,必然將造成教學與研究環境的全面崩壞!

高教工會在記者會上將嚴正要求:

  1. 教育部應立即解釋無論「專任」或「專案」教師與否,均應一致適用《教師法》。
  2. 教育部並應立刻提出具體方案,針對過去已遭各校濫用而權利嚴重受損的教師們,要以何種方式協助其確認獲得救濟!
  3. 對於拒絕改善濫用「專案教師」的上述老牌私校,若至下一學年度,高教工會發現仍無任何改善,工會將於高中基測後與大學博覽會前向全體家長與準大學新鮮人廣發公告,警告是哪些學校大量雇用「臨時工教師」負責最繁重的教學工作,請家長與準大學新鮮人謹慎列入選擇考量!

表一、U12私校專案教師105與106 學年度比較表

校名

全職教師總數

專案教師人數

105學年度

106學年度

105學年度

106學年度

增減幅度

文化

757

746

3

17

467%

銘傳

593

591

23

41

78%

台北醫學大學

580

620

5

8

60%

世新

319

326

14

21

50%

靜宜

374

368

34

47

38%

輔大

712

698

26

35

35%

東吳

442

435

32

39

22%

逢甲

657

649

10

8

6%

淡江

796

759

11

10

-9%

大同

176

165

7

6

-14%

中原

505

482

11

9

-18%

實踐

410

399

86

91

-20%

總計

6321

6238

262

332

26.7%

表二、107學年度或2018年起U12私校聯盟中濫用「專案教師」情況

學  校專案教師聘用情況專案教師最高占新進教師比例
淡江大學直接規定「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均以『約聘』方式聘任」。全16名新聘教師均專案教師。100%
文化大學全16名新聘教師均為「專案教師」。100%
大同大學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6筆職缺;6名全數標示「專案教師」。100%
靜宜大學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15至筆職缺;9名標示「專案教師」、6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100%
東吳大學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17筆職缺;6名標示「專案教師」、10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僅1名標示「專任教師」94%
輔仁大學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25筆職缺;9名標示「專案教師」、11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4名標示「兼任教師」、僅1名標示「專任教師」80%(另兼任教師占12%)
銘傳大學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24至30筆職缺;15至16名標示「專案教師」、2至4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5至8名標示「兼任教師」、僅2名標示「專任教師」。66%(另兼任教師占27%)
中原大學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26筆職缺;9名標示「專案或短期教師」、2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4名標示「兼任教師」、11名標示「專任」教師。42%(另兼任教師占15%)

資料來源:高教工會整理教育部「全國大專教師人才網」

附件:

文藻外語大學專案教師要點

淡江大學新進延攬教師公告

私校「U12聯盟」年內約聘專案教師成長27% 淡江、文化、大同大學新進教師全淪約聘專案教師

 

私校「優久大學聯盟」一年內約聘專案教師成長27%!

淡江、文化、大同大學新進教師全淪為約聘專案教師

大學教師「臨時工化」! 教學、研究環境面臨全面崩壞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近日來,接獲越來越多新進教師反應,表示學校各系所原先所應釋放出編制內「專任教師」的職缺,卻紛紛改以聘期僅為一年、毫無保障的「專案教師」模式聘用。而且,這樣的情形在老牌知名的私立大專院校之間甚至更為嚴重。

所謂大專校院編制外的「專案教師」性質,原僅存在於教育部所制定的「國立大學校院校務基金管理及監督辦法」中,透過校務基金自籌收入支應支出的編制外教研人員,所替國立大學在「專任教師」以外,所開闢聘僱所謂「專案教師」的後門。然而,正由於「專案教師」被以正式編制外的模式聘任,導致「專案教師」現階段一則既未受《教師法》保障,又因為身分屬於教師,亦不適用《勞動基準法》,成了完全法制權益上的孤兒。不但聘期僅以一年為限,甚至連勞動條件都因缺乏相關規定準則,等於放任使用「專案教師」的校方恣意壓低。更因此,近幾年來各大私立大專院校,更是如獲至寶,紛紛全面性擴大「專案教師」的聘用規模。

針對台灣高等教育內僱傭關係(無論是教師、職員或各類助理)日益「非典型化」、「不穩定化」的發展趨勢,工會以私校「優久大學聯盟」(U12 Consortium)中的十二所學校為例進行統整。有鑑於此十二所老牌私立大學過去總是不吝自我強調其身為私立大學的「優質口碑」。然而,在高教工會進行統計彙整與比較後發現:

光從105學年度到106學年度,這十二所大學的「總體全職專任教師人數」下降了近90名。然而,另一方面,在目前性質與「臨時工」無異的「專案教師」,人數卻大幅度成長了近27%,數量增加了70名!(見表一)

而當工會在檢視教育部網站中各大專校院所登陸的教師徵聘公告時,更驚覺到自107學年度或2018年起,淡江大學、文化大學與大同大學,新聘的將近40位教師當中,竟然連一位專任教師都沒有!全數均為「臨時工」性質的專案教師。而其他包含了東吳大學、輔仁大學、銘傳大學、中原大學與靜宜大學,也都以更高的比例來進用「專案教師」。(見表二)

其中淡江大學甚至是直接通過規定:日後「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均以『約聘』方式聘任」,無異於將毫無保障的「專案教師」常態化!(見附件一)

更離譜的是,工會也驚覺,除了這些知名的老牌私校以外,在南部同樣具有超過五十年歷史知名的「文藻外語大學」,甚至透過行政會議,訂出「專案教師」一年僅能領取十一個月薪(暑假等待續約期間無薪可領)等等離譜的《實施要點》。(見附件二)

高教工會強調:如此狀態,不但讓越來越多以「專案教師」資格進入高教領域的新進教師,每一年下學期,都必須面臨到是否將失去教職的深層恐懼與巨大壓力,也將因為擔憂若干年後是否有轉為「專任教師」的機會完全掌握在系方、院方與校方,而更加地無法拒絕來自系方、院方與校方的各項不合理的要求。長遠而言,若「專案教師」持續不斷擴張下去,對於台灣整體高等教育發展而言,必然將造成教學與研究環境的全面崩壞!

高教工會在記者會上將嚴正要求:

  1. 教育部應立即解釋無論「專任」或「專案」教師與否,均應一致適用《教師法》。
  2. 教育部並應立刻提出具體方案,針對過去已遭各校濫用而權利嚴重受損的教師們,要以何種方式協助其確認獲得救濟!
  3. 對於拒絕改善濫用「專案教師」的上述老牌私校,若至下一學年度,高教工會發現仍無任何改善,工會將於高中基測後與大學博覽會前向全體家長與準大學新鮮人廣發公告,警告是哪些學校大量雇用「臨時工教師」負責最繁重的教學工作,請家長與準大學新鮮人謹慎列入選擇考量!

新聞聯絡人: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研究員 陳柏謙(0911-678-400

表一、U12私校專案教師105與106 學年度比較表

校名

全職教師總數

專案教師人數

105學年度

106學年度

105學年度

106學年度

增減幅度

文化

757

746

3

17

467%

銘傳

593

591

23

41

78%

台北醫學大學

580

620

5

8

60%

世新

319

326

14

21

50%

靜宜

374

368

34

47

38%

輔大

712

698

26

35

35%

東吳

442

435

32

39

22%

逢甲

657

649

10

8

-20%

淡江

796

759

11

10

-9%

大同

176

165

7

6

-14%

中原

505

482

11

9

-18%

實踐

410

399

86

91

6%

總計

6321

6238

262

332

26.7%

表二、107學年度或2018年起U12私校聯盟中濫用「專案教師」情況

學  校 專案教師聘用情況 專案教師最高占新進教師比例
淡江大學 直接規定「新聘專任講師及助理教授均以『約聘』方式聘任」。全16名新聘教師均專案教師。 100%
文化大學 全16名新聘教師均為「專案教師」。 100%
大同大學 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6筆職缺;6名全數標示「專案教師」。 100%
靜宜大學 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15至筆職缺;9名標示「專案教師」、6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 100%
東吳大學 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17筆職缺;6名標示「專案教師」、10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僅1名標示「專任教師」 94%
輔仁大學 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25筆職缺;9名標示「專案教師」、11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4名標示「兼任教師」、僅1名標示「專任教師」 80%(另兼任教師占12%)
銘傳大學 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24至30筆職缺;15至16名標示「專案教師」、2至4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5至8名標示「兼任教師」、僅2名標示「專任教師」。 66%(另兼任教師占27%)
中原大學 2017年起於教育部網站上徵聘公告缺額共計26筆職缺;9名標示「專案或短期教師」、2名標示「專案或專任教師」、4名標示「兼任教師」、11名標示「專任」教師。 42%(另兼任教師占15%)

資料來源:高教工會整理教育部「全國大專教師人才網」

 

附件:

文藻外語大學專案教師要點

淡江大學新進延攬教師公告

 

【會員服務】免費工作權益法律諮詢,9/14(五)歡迎預約參加!

親愛的工會會員好,

工會自2017年始,定期安排會員諮詢時間,由熟稔教師法令且有成功爭取工作權益經驗的張國聖老師(開南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系教授、高教工會創會理事),提供會員前來諮詢大專教師相關權益的服務。

張老師作為工會創會理事,長久以來協助大專教師相關工作權救濟不遺餘力。為了處理日趨增加的校園勞資爭議,經工會與張老師討論,張老師願意持續定期為工會會員提供無償的法律諮詢服務,以協助更多的大專教職員工維護權益。

高教工會先前曾彙整了大專教師的相關權益爭議與常見問題的Q&A(https://goo.gl/4FU9G6),歡迎參考。

假若您亟需要更近一步會面諮詢相關工作權益,請填寫預約表單,我們將會為您安排權益諮詢的時段。

時間:2018年9月14日(五)10:00-12:00/13:00-15:00
地點:高教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填寫預約表單:https://goo.gl/forms/FDIa2s7JbIjSwH7Q2

*此諮詢服務僅提供給高教工會會員。
*請各位會員先填寫方便安排諮詢的時間,確切的時間待安排後,我們將會另行個別通知。
*前來諮詢可先將資料寄至工會信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轉寄給張國聖老師,內容一切將保密處理。當日也請備妥您的相關資料,以便釋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