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工會南榮分部聲明】用欠薪逼退大學教職員?揭露南榮董事會的惡質作為!

整批禿鷹集團成員已經入侵並掌控南榮科大董事會及學校重要單位主管,並持續掠奪中!

 

自今年八月初被勒令明年二月一日停辦以來,南榮科大在學校高層故意不發註冊單讓堅持原校續讀至畢業的學生繳費註冊,以便營造成學校會被斷水斷電,並叫教育部強勢將八、九百位就讀中的學生轉到他校後,現在正以賤價逼退僅剩數十位堅守崗位的教職員工。

 

9月30日董事會及校方律師以協商欠薪為由,召集教職員工,實為律師恐嚇及逼退教職員工。儘管學校停辦至早要明年2月1日才生效,學校卻要求教職員自辦十月底離校手續完成,才發給已積欠近半年的薪資到10月底為止。此蠻橫要求引起全體教職員工不滿,雙方不歡而散。

 

仍在校任教及數十位已被批退的優秀教師,聘約到110年7月31日才到期,學校片面毀約,故意欠薪不還,逼使大批教師不想餓死而被迫自行求去。許多教職員工已面臨斷炊,生活無以為繼,有多位教師、副教授需到工地當建築粗工勉強餬口!真是無道到極點,可惡至極!這些使出各種手段要辦倒南榮的無良高層,竟又跑到他校任職,到底良心何在?

 

明天(星期六)下午一點,一批毫無捐資的禿鷹董事,將召集數十位被逼害的教職員工,美其名為座談會,其實是再一次強迫離職的逼退會。可憐又無奈的教職員工真是求助無門。 欠薪至今已近半年,號稱「尊師重道」的教育部,何曾關切過教職員工的死活,只有逼學生轉到他校,還當眾對大批學生家長大聲咆哮,拂袖而去。到底教育部面對教職員工生計困難是裝聾作啞,或是勾串其中?公權力蕩然無存!

 

教育部放任禿鷹集團掠奪南榮科大後,陸續受害的又將會是哪些學校? 懇請各界諸位正義之士一同關注,及媒體發揮無冕王的道德良知,救救南榮科大及數十位犧牲奉獻一生的教育工作者吧!

 

一群孤立無援的南榮科大資深教育工作者敬託

 

聯絡人: 許金彥(南榮科大應日系副教授)沈哲宇(南榮科大企管系助理教授)

「反思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論壇實況

高教工會 ╳ 政大社科院 ╳ 政大教師會

【論壇精采內容錄影】

從1998年台大在校內訂定《教師評估準則》算起,台灣的「高教評量」制度也已經實施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不同領域的學界人士,對系所評鑑、教師評鑑、限期升等、KPI…等評量制度的批評,可以說是從不間斷。畢竟,評量制度不僅關聯到個別學校的發展、教師的工作內容、學生的受教權利,甚至因為它與校內/外/國家權力結構盤根錯節的鑲嵌在一起,它與整體國家的高教政策也緊密相關。回顧來看,我們可以說要理解這二十年來的高教變遷,必須面對評量制度帶來的影響;而現在正是仔細與徹底反思高教評量體系的時候了。

9月26日晚上,高教工會與政大社會科學學院、政大教師會共同合作舉行論壇,由政大社會系黃厚銘老師主持,邀集包括:政大法學院林佳和老師、東吳大學法律系胡博彥老師、開南大學公共事務管理學系張國聖老師,以及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周平老師,分別從各個角度(包括切身經驗)對當前大專院校內「教師評鑑」與「限年升等」制度與實務,進行深刻的檢討與反思。

綜合討論時間,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周平老師發言。
政治大學法學院林佳和老師
開南大學公共事務管理學系張國聖老師
主持人政大社會系黃厚銘老師
東吳大學法律系胡博硯老師
政大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江明修老師
高教工會理事長、政大勞工研究所劉梅君老師

在這場論壇中嚴肅的詢問是:

到底評量制度是否真的提昇了高教品質?

它到底帶來了什麼樣的制度效果?

人說:「除了作假與流於形式的弊病之外,評量制度造成的是大學權力結構的集中化」。有人認為:「它破壞了學術工作者內在的自律精神,轉而變成應付了事的心態」。有人則認為:「評量制度挖空了學術的自由根基,研究愈來愈庸俗化,失去邊緣與創新的可能性」。

此刻,我們該停下腳步,認真思考台灣到底需要什麼樣的高教環境的時候了!我們需要思索:「我們真的需要評量嗎?」或者問:「我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大學?」而這些問題,開放給所有人來共同回答。

【大學快報第222期】謝青龍的最後開學日:教師評鑑制度下的悲鳴

 原文刊載於風傳媒2019/9/24:https://www.storm.mg/article/1745207

 

謝青龍,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大雄分部召集人

 

上課鐘聲響起,我捧著一疊上課的教材和參考書籍走向教室,今天是新的一學年開學的第一天,也是這門「哲學思辨與邏輯推理」加入本校通識新課程架構後的第一次上課。全新的課程、全新教材、全新的學生、再加上第一次開這門課的我。和過去十九年來的每一個開學日一樣,我期待與每一位修我課程的學生,展開另一個追求學問與探索真理的新學期,但是今年在心情上卻有著微妙的變化,有些落寞、有些傷感、更有些悲涼。不是因為這門新開課程,而是今年的開學日極可能是我大學教職生涯的最後一個開學日。

 

因為就在我任教的大學裡,它規定了每一位教師必須每年接受評鑑,而且如果連續六年不合格,學校便可依校規予以不續聘處分。而我,今年就準備邁入第六個不合格的評鑑年度了。

 

讀者或許會問:這學年不是才剛開始,你怎麼能預測自己一定會不合格呢?其實我非常確定自己這個年度當然也會和之前的五個年度一樣不合格,因為我就是刻意地不配合學校的評鑑才導致不合格的啊!

 

為什麼刻意地不配合學校的教師評鑑呢?這恐怕要從我對大學的理念及對知識分子的自許說起了。

 

首先,就談談我對台灣近二十年來的大學教育發展的想法。雖然我不是什麼優秀教師,但好歹也得過幾次教師獎,然而在這十九年的教職生涯,我幾乎是眼睜睜地看著台灣的大學教育逐步地向下沉淪:各大學競相向教育部輸誠而喪失其教育主體性,或各私立大學與部份國立大學的惡性招生競爭,更不用說各大學為求良好績效的造假文化早已悖離教育的本質……。我總覺得依目前高等教育沉淪的窘況,極可能到我退休前都看不到任何改善的轉機了。這幾年總想著申請提早退休,但每每在課堂上看到學生們求知若渴的眼神,我又想能教幾年算幾年吧。至於我到底還能教幾年?這就取決於我究竟願意配合學校做那些違背我教育理念的事情到怎樣的程度了。當然,我是極度不願意的,所以便走到了今天連續五年且即將邁入第六年的教師評鑑不合格的結果。

 

那麼接下來就來談談教師評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以及我為什麼不配合的原因。目前各大學大多已將教師評鑑納入學校的常態制度,雖然教育部最初要求各大學實施教師評鑑是為了保障教育品質及學生權益,但是這套評鑑制度到了各大學主政者手裡,卻完全變了樣。目前盛行於各大學的教師評鑑制度,早已變相為「操控教師行為」或「預備資遣教師」的工具手段,將原本教師的研究、教學、輔導等評鑑項目,全部轉化成學校認可的點數或計分(例如配合行政業務或招生活動等),然後再訂下合格的門檻分數及其不合格的懲罰機制(如減鐘點費、扣年終、甚至不續聘)。這樣的情況,教育部也並非不知,故而在今年五月送立法院的《教師法》修改版本,原先草案裡規定限年升等未過及教師評鑑不合格為不續聘條件之一,但後經諸多教師工會抗議之下而撤回該條文。

 

即便如此,各大學的教師評鑑制度卻依舊存在,且其不合理的要求和評分項目也愈來愈多。國內學者周平教授,以不配合教師評鑑而成為一位「不及格教師」自許,他更在〈我為何杯葛大學教師評鑑制度〉文中疾呼:「對於自甘逃避自由的教師們,我對您們不抱任何期望。但若您是終將啟蒙的知識份子,我誠心希望您能運用自己的理性,向現有的教師評鑑神話說不,從而走出自己獨特的學術風格。」對此,筆者有幸與周教授同校任教,並一起為杯葛敝校教師評鑑制度而成為全校唯三的「不及格教師」。

 

對此,周教授和我均有深切的感受,於是大學校園裡開始多了兩個人散步漫談的景像,這兩個人天南地北地聊著各種主題,從社會學、哲學到天文學、量子物理、相對論,甚至跨域到心理學、動物實驗與演化論,當然,談的最多的還是台灣的高等教育。

 

在這每週一次的漫步與漫談中,我和周平激盪出許多的寫作構想與行動計畫。例如兩個人常常不約而同地在媒體與報章雜誌上,發表各種對台灣高等教育的看法,便是受惠於這每週一次的校園漫步與漫談。其中最特殊的是,2016年兩個人決定騎摩托車環島,為台灣的高教與醫療請命。在那次的環島過程中,我們接受許多廣播電台的訪問,也感謝許多報社記者朋友的報導,更高興的是認識了許多在地關心台灣教育與醫療的同好。甚至,我們途經台北時,還在教育部門前召開記者會,提出「高教公共化」、「終結私大門神」、「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全面抵制集點式教師評鑑」、「終止大學血汗勞動」、「學生助理納入勞健保」及「落實學生自主學習」等七項訴求。如今回顧看來,竟已有兩項訴求得以實現(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及學生助理納入勞健保),也算為台灣高等教育略盡棉薄之力了。

 

如今,第六個教師評鑑不合格的年度即將開展,兩個人在校園裡的漫步依然持續進行。對我而言,這些年來與周教授的漫步與漫談,就像是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悲愴奏鳴曲》(Sonata Pathétique)中以沈思漫步而著名的第二樂章降A大調〈如歌的慢板〉(Adagio cantabile)一樣。漫步之初,兩個人偏重於沈思與冥想,企期於迸發智慧的對話;但慢慢地,兩個人又進入了另一層次,似乎就無言地沈浸在漫步中飽覽校園風光之趣;最後,我們從漫步的途徑中生出憂傷的情懷,對台灣的高等教育萌生同理同感的憂思。但這樣的沈鬱,並不會阻滯我們的腳步,因為在第二樂章〈如歌的慢板〉之後,緊接而來的,便是第三樂章c小調〈快板的迴旋曲〉(Rondo: allegro),我們將此沈鬱之思慢慢累積起來,再一點一滴地轉化成創作的繆思,讓它在即將到來的第三樂章中躍然而出。

 

這樣的景像不就是古希臘柏拉圖(Plato, 427-347 B.C.)的「雅典學園」(The School of Athens)及亞里士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的「逍遙學派」(Peripatetic school)所標舉的理想大學氛圍──無目的性的漫步與漫談嗎!?

 

未來,即便周教授與我都不在大學執教了,但我仍衷心地期盼:這樣「如歌般的慢板」的漫步與漫談,永遠不會在台灣的大學校園裡消失!

【大學快報第221期】未能限期升等而不續聘,保障資深教授退休再任

無名氏/串串大學助理教授

 

        隨著公教年金改革於2018年7月上路,以及據報導5到10年內將有1/3至2/3的教授屆齡退休,有遠見的資深教授先是利用修改專任教師升等審查辦法,針對尚未升等至教授的資淺教師設下種種門檻,美其名為邁向頂尖,實際上是利用未能限期升等而不續聘來製造職缺,保障屆齡資深教授若無法獲得延長服務之同意,則可以「退休再任」方式,一方面支領退休金,一方面以專案教授再任,以專任方式只支領教學鐘點費、不領學術研究費,以避免其每月支領薪酬總額超過法定基本工資,導致退休金暫停發放。

 

        以某綜合性大學為例,於2017年4月間校教評會通過修改「聘任專案教師及專案研究人員實施要點」,新增專案教研人員報酬「因特殊情形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並於2019年1月通過修改「教師授課鐘點核計規定」,新增「退休再任專案教師之授課時數經專案簽准者……比照第五條兼任教師計算授課鐘點」。自2019年1月起法定基本工資為23,100元,如以教授日間鐘點費925元計算,退休再任專案教師每月可授24小時,平均一週6小時,相當於一學期可授二門3學分的課程。

 

         換言之,原本聘任助理教授的月薪從70,780元,改聘退休再任資深教授,一個月只需付出22,200元,不但每月「節省」了48,580元,退休再任專案教師屬於全職專任、而非兼任,更有助於滿足教育部生師比的要求。

 

        「退休再任」固然可能有利於資深教授進行教學與研究的分享與傳承,但很明顯的會佔用原本在自然退休情況下,資淺教師有機會獲得的職缺,更是扼殺國家未來成長所需的教學與研究動能。未能限期升等而不續聘,變相造成保障資深教授退休再任的機會,當局者不可不慎啊!

 

----------------------------

歡迎參加「反思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論壇

 

時間:2019年9月26日(四)19:00-21:30

地點:政治大學綜合院館一樓270113教室

主辦單位:政大社會科學學院/院導師,國立政治大學教師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議程

19:00 – 19:05 主持:政大教師會理事長黃厚銘(政治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

19:05 – 19:10 致詞:政治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江明修(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

【一,與法律規範相關】

19:10 – 19:40 升等與不續聘的案例實務(開南大學公管系張國聖教授)

19:40 – 20:10 當代大學教師工作權保障的挑戰:如何定位升等與評鑑(政治大學法律系林佳和副教授)

【二,與學術自由、政策效果與社會評價相關】

20:10 – 20:40 學術自由的邊界(東吳大學法律學系胡博硯教授)

20:40 – 21:10 評鑑與大學精神(南華應用社會系周平副教授)

21:10 – 21:25 交流與提問

21:25 – 21:30 總結:高教工會理事長劉梅君(政治大學勞工所教授)

 

連結網址:https://reurl.cc/gv8X2p

 

延伸閱讀:

我為何杯葛大學教師評鑑制度/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8.10.19

https://reurl.cc/Qp7K4b
大學中的觀看暴力:眼見為憑的績效體制扼殺了甚麼?/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8.08.17
https://reurl.cc/yyn9kl

一位大學老師的真實遭遇──侵害學術自由與校園民主的「大學教師評鑑」(上)(下)/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7.11.17

https://reurl.cc/9zZm4v

https://reurl.cc/nVnGD2
關於高教評鑑的一段慷慨發言/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2.12.26

https://reurl.cc/yyn97q

未能限期升等而不續聘,保障資深教授退休再任

無名氏/串串大學助理教授

 

        隨著公教年金改革於2018年7月上路,以及據報導5到10年內將有1/3至2/3的教授屆齡退休,有遠見的資深教授先是利用修改專任教師升等審查辦法,針對尚未升等至教授的資淺教師設下種種門檻,美其名為邁向頂尖,實際上是利用未能限期升等而不續聘來製造職缺,保障屆齡資深教授若無法獲得延長服務之同意,則可以「退休再任」方式,一方面支領退休金,一方面以專案教授再任,以專任方式只支領教學鐘點費、不領學術研究費,以避免其每月支領薪酬總額超過法定基本工資,導致退休金暫停發放。

 

        以某綜合性大學為例,於2017年4月間校教評會通過修改「聘任專案教師及專案研究人員實施要點」,新增專案教研人員報酬「因特殊情形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並於2019年1月通過修改「教師授課鐘點核計規定」,新增「退休再任專案教師之授課時數經專案簽准者……比照第五條兼任教師計算授課鐘點」。自2019年1月起法定基本工資為23,100元,如以教授日間鐘點費925元計算,退休再任專案教師每月可授24小時,平均一週6小時,相當於一學期可授二門3學分的課程。

 

         換言之,原本聘任助理教授的月薪從70,780元,改聘退休再任資深教授,一個月只需付出22,200元,不但每月「節省」了48,580元,退休再任專案教師屬於全職專任、而非兼任,更有助於滿足教育部生師比的要求。

 

        「退休再任」固然可能有利於資深教授進行教學與研究的分享與傳承,但很明顯的會佔用原本在自然退休情況下,資淺教師有機會獲得的職缺,更是扼殺國家未來成長所需的教學與研究動能。未能限期升等而不續聘,變相造成保障資深教授退休再任的機會,當局者不可不慎啊!

 

----------------------------

歡迎參加「反思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論壇

 

時間:2019年9月26日(四)19:00-21:30

地點:政治大學綜合院館一樓270113教室

主辦單位:政大社會科學學院/院導師,國立政治大學教師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議程

19:00 – 19:05 主持:政大教師會理事長黃厚銘(政治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

19:05 – 19:10 致詞:政治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江明修(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

【一,與法律規範相關】

19:10 – 19:40 升等與不續聘的案例實務(開南大學公管系張國聖教授)

19:40 – 20:10 當代大學教師工作權保障的挑戰:如何定位升等與評鑑(政治大學法律系林佳和副教授)

【二,與學術自由、政策效果與社會評價相關】

20:10 – 20:40 學術自由的邊界(東吳大學法律學系胡博硯教授)

20:40 – 21:10 評鑑與大學精神(南華應用社會系周平副教授)

21:10 – 21:25 交流與提問

21:25 – 21:30 總結:高教工會理事長劉梅君(政治大學勞工所教授)

 

連結網址:https://reurl.cc/gv8X2p

 

延伸閱讀:

我為何杯葛大學教師評鑑制度/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8.10.19

https://reurl.cc/Qp7K4b
大學中的觀看暴力:眼見為憑的績效體制扼殺了甚麼?/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8.08.17
https://reurl.cc/yyn9kl

一位大學老師的真實遭遇──侵害學術自由與校園民主的「大學教師評鑑」(上)(下)/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7.11.17

https://reurl.cc/9zZm4v

https://reurl.cc/nVnGD2
關於高教評鑑的一段慷慨發言/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2012.12.26

https://reurl.cc/yyn97q

 

【大學快報第220期】評鑑如牛毛 可怕的高教亂源

鍾邦友/大學兼任助理教授(高雄市)

近幾年,大學吹起評鑑風,有些學校甚至連我們這種兼個一兩門課的,也不能倖免。像我之前任教的某公立大學,每兩年得接受一次評鑑,雖說評鑑意在協助教師檢視自我教學,但現在講求「教學卓越」,評鑑的項目與指標多如牛毛,甚且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其格式要求必須在每一門課程中,自我評核是否達成校訓引申的基本素養培育,包括人文、公民、倫理、科學及專業等;其次,檢視符合通識核心力的知識力、社會力、品格力及創造力程度;接著探討與核心通識中的思維方法、美學素養等向度的聯結情況等。

 

每一個檢核項目,就像一次小型的申論題考試一樣,不管教的是「歌劇欣賞」或「理財與人生」,甚至是「游泳」。這種作文比賽,原本就教人髮指,但糟糕的是指標還逐年增加,自評報告逐年增厚,真正使用在教學準備及學生身上時間,相對被剝奪。

 

其次,課程外審也是一堆教學符應的指標,每一項都得文字化並自評優劣;接著,就是把自己的教學,搞成像分解動作的詳細劇本一樣,先是由校內三審通過,再送給三個校外的教授評審,通過後才能正式開課,也難怪很多以技藝取向的教師,受不了這樣的開課折騰,紛紛掛冠求去;兼任教師都這樣要求,不難想像專任教授的壓力有多大了,可笑的是,這樣的文字遊戲,真的能增益課程與教學?

 

我們的教改不只廣設大學政策錯誤,大學評鑑也過度重視論文發表,教授為了拚升等,變得只重研究不重教學,而這種走火入魔的課程與教學評鑑與審查模式,更是崩壞大學,甚至是危害整個國家的可怕亂源。

 

----------------------------

歡迎參加「反思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論壇

 

從1998年台大在校內訂定《教師評估準則》算起,台灣的「高教評量」制度也已經實施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不同領域的學界人士,對系所評鑑、教師評鑑、限期升等、KPI…等評量制度的批評,可以說是從不間斷。畢竟,評量制度不僅關聯到個別學校的發展、教師的工作內容、學生的受教權利,甚至因為它與校內/外/國家權力結構盤根錯節的鑲嵌在一起,它與整體國家的高教政策也緊密相關。回顧來看,我們可以說要理解這二十年來的高教變遷,必須面對評量制度帶來的影響;而現在正是仔細與徹底反思高教評量體系的時候了。

 

因此在這場論壇中,我們要嚴肅的詢問:到底評量制度是否真的提昇了高教品質?它到底帶來了什麼樣的制度效果?有人說:「除了作假與流於形式的弊病之外,評量制度造成的是大學權力結構的集中化」。有人認為:「它破壞了學術工作者內在的自律精神,轉而變成應付了事的心態」。有人則認為:「評量制度挖空了學術的自由根基,研究愈來愈庸俗化,失去邊緣與創新的可能性」。此刻,我們該停下腳步,認真思考台灣到底需要什麼樣的高教環境的時候了!我們需要思索:「我們真的需要評量嗎?」或者問:「我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大學?」而這些問題,開放給所有人來共同回答。

 

時間:2019年9月26日(四)19:00-21:30

地點:政治大學綜合院館一樓270113教室

主辦單位:政大社會科學學院/院導師,國立政治大學教師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與談人

(一)與法律規範相關

➣ 升等與不續聘的案例實務/張國聖(開南大學公管系教授)

➣ 當代大學教師工作權保障的挑戰:如何定位升等與評鑑/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二)與學術自由、政策效果與社會評價相關

➣ 學術自由的邊界/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 評鑑與大學精神/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

 

議程

 

19:00 – 19:05 主持:政大教師會理事長黃厚銘(政治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

19:05 – 19:10 致詞:政治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江明修(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

 

【一,與法律規範相關】

19:10 – 19:40 升等與不續聘的案例實務(開南大學公管系張國聖教授)

19:40 – 20:10 當代大學教師工作權保障的挑戰:如何定位升等與評鑑(政治大學法律系林佳和副教授)

 

【二,與學術自由、政策效果與社會評價相關】

20:10 – 20:40 學術自由的邊界(東吳大學法律學系胡博硯教授)

20:40 – 21:10 評鑑與大學精神(南華應用社會系周平副教授)

 

21:10 – 21:25 交流與提問

21:25 – 21:30 總結:高教工會理事長劉梅君(政治大學勞工所教授)

評鑑如牛毛 可怕的高教亂源

鍾邦友/大學兼任助理教授(高雄市)

近幾年,大學吹起評鑑風,有些學校甚至連我們這種兼個一兩門課的,也不能倖免。像我之前任教的某公立大學,每兩年得接受一次評鑑,雖說評鑑意在協助教師檢視自我教學,但現在講求「教學卓越」,評鑑的項目與指標多如牛毛,甚且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其格式要求必須在每一門課程中,自我評核是否達成校訓引申的基本素養培育,包括人文、公民、倫理、科學及專業等;其次,檢視符合通識核心力的知識力、社會力、品格力及創造力程度;接著探討與核心通識中的思維方法、美學素養等向度的聯結情況等。

 

每一個檢核項目,就像一次小型的申論題考試一樣,不管教的是「歌劇欣賞」或「理財與人生」,甚至是「游泳」。這種作文比賽,原本就教人髮指,但糟糕的是指標還逐年增加,自評報告逐年增厚,真正使用在教學準備及學生身上時間,相對被剝奪。

 

其次,課程外審也是一堆教學符應的指標,每一項都得文字化並自評優劣;接著,就是把自己的教學,搞成像分解動作的詳細劇本一樣,先是由校內三審通過,再送給三個校外的教授評審,通過後才能正式開課,也難怪很多以技藝取向的教師,受不了這樣的開課折騰,紛紛掛冠求去;兼任教師都這樣要求,不難想像專任教授的壓力有多大了,可笑的是,這樣的文字遊戲,真的能增益課程與教學?

 

我們的教改不只廣設大學政策錯誤,大學評鑑也過度重視論文發表,教授為了拚升等,變得只重研究不重教學,而這種走火入魔的課程與教學評鑑與審查模式,更是崩壞大學,甚至是危害整個國家的可怕亂源。

 

----------------------------

歡迎參加「反思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論壇

 

從1998年台大在校內訂定《教師評估準則》算起,台灣的「高教評量」制度也已經實施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不同領域的學界人士,對系所評鑑、教師評鑑、限期升等、KPI…等評量制度的批評,可以說是從不間斷。畢竟,評量制度不僅關聯到個別學校的發展、教師的工作內容、學生的受教權利,甚至因為它與校內/外/國家權力結構盤根錯節的鑲嵌在一起,它與整體國家的高教政策也緊密相關。回顧來看,我們可以說要理解這二十年來的高教變遷,必須面對評量制度帶來的影響;而現在正是仔細與徹底反思高教評量體系的時候了。

 

因此在這場論壇中,我們要嚴肅的詢問:到底評量制度是否真的提昇了高教品質?它到底帶來了什麼樣的制度效果?有人說:「除了作假與流於形式的弊病之外,評量制度造成的是大學權力結構的集中化」。有人認為:「它破壞了學術工作者內在的自律精神,轉而變成應付了事的心態」。有人則認為:「評量制度挖空了學術的自由根基,研究愈來愈庸俗化,失去邊緣與創新的可能性」。此刻,我們該停下腳步,認真思考台灣到底需要什麼樣的高教環境的時候了!我們需要思索:「我們真的需要評量嗎?」或者問:「我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大學?」而這些問題,開放給所有人來共同回答。

 

時間:2019年9月26日(四)19:00-21:30

地點:政治大學綜合院館一樓270113教室

主辦單位:政大社會科學學院/院導師,國立政治大學教師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與談人

(一)與法律規範相關

➣ 升等與不續聘的案例實務/張國聖(開南大學公管系教授)

➣ 當代大學教師工作權保障的挑戰:如何定位升等與評鑑/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二)與學術自由、政策效果與社會評價相關

➣ 學術自由的邊界/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 評鑑與大學精神/周平(南華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

 

議程

 

19:00 – 19:05 主持:政大教師會理事長黃厚銘(政治大學社會學系系主任)

19:05 – 19:10 致詞:政治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江明修(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

 

【一,與法律規範相關】

19:10 – 19:40 升等與不續聘的案例實務(開南大學公管系張國聖教授)

19:40 – 20:10 當代大學教師工作權保障的挑戰:如何定位升等與評鑑(政治大學法律系林佳和副教授)

 

【二,與學術自由、政策效果與社會評價相關】

20:10 – 20:40 學術自由的邊界(東吳大學法律學系胡博硯教授)

20:40 – 21:10 評鑑與大學精神(南華應用社會系周平副教授)

 

21:10 – 21:25 交流與提問

21:25 – 21:30 總結:高教工會理事長劉梅君(政治大學勞工所教授)

【大學快報第219期】給大專校院職員的一封信

各位在私立大專校院任職的職員們,您好:

 

    近日高教工會接到多位私立大專校院職員來電表示,該學校正預備進行數波對職員的遷調、逼退或強制資遣。對此我們相當關心,故特別撰寫此信寄發給您,以利您周圍的職員同仁維護權益。  

 

    我們聽聞:各校陸續出現「要求職員身兼多職」來不當節省人力與逼退員工,或者「施壓要求辦理退休」來讓職員被迫非自願離退,又或者「一邊強制資遣資深職員,卻又一邊對外繼續招聘廉價新血人力」來削減人事成本…。若此類事屬實,這些行徑其實都已有違法之嫌,我們建議各位或周圍同事有相關遭遇,切勿默默配合,並請盡快與工會聯繫。

 

    為了維護各位的權益,我們誠摯地邀請您儘速加入工會(https://theunion.org.tw/member/register.php),「在權益尚未受損時」即入會,才能真正確保權益受損不會發生。在我國,加入工會已屬於包括大專校院教職員受雇者的法定權利,而按工會章程,有一定的受雇者入會後更可組成學校「工會分部」,得積極與學校協調溝通。

 

    以下我們附上五點法規提醒,供任職於私立大專校院的編制內外職員參考,共同捍衛你我的工作權益;也盼各校正視職員法律權益,切莫觸法損及學校聲譽

 

  • 一,私立學校編制內職員是依據學校「員額編制表」所聘僱,其資遣退休受《學校法人及其所屬私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離職資遣條例》所保障;而學校編制外職員是於「員額編制表」外另以私法契約所聘僱,自103年8月1日起已受《勞動基準法》保障。學校未有法律上之要件,不容許恣意違法侵害編制內外職員之工作權益。

 

  • 二,如學校欲強制資遣編制內職員,除非合乎《學校法人及其所屬私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離職資遣條例》第22條之各要件,例如第一款「因系、所、科、組、課程調整或學校減班、停辦、解散,現職已無工作且無其他適當工作可擔任」,否則不得為之;而學校如欲強制資遣編制外職員,則應具有《勞動基準法》第11條之各要件,包括:「一、歇業或轉讓時。二、虧損或業務緊縮時。三、不可抗力暫停工作在一個月以上時。四、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勞工之必要,又無適當工作可供安置時。五、勞工對於所擔任之工作確不能勝任時。」否則亦不得為之。而這些要件我國法院在歷來判決已形成嚴格之標準,包括要求雇主證明「有業務緊縮事實」、「有實質輔導安置措施」、「沒有新聘同類員工」、「沒有針對性不利對待」等,並非雇主可片面聲稱即可主張構成。

 

  • 三,當學校同類職員中包含編制內職員與編制外職員,學校如欲強制資遣編制內職員,應先確認同類工作已無「編制外聘僱人員」受僱,也未有新聘相關人員,才足以佐證有縮編「員額編制」的必要,確定既有編制內職員「現職已無工作且無其他適當工作可擔任」,否則即恐構成違法資遣。我國法令尚不容許私立學校因編制內人員薪資或年資較高,而作為強制資遣上之優先對象。

 

  • 四,學校職員不分編制內外,學校欲對其職務工作進行調動或增添,應依循「調動五原則」(內政部勞委會民國74年9月5日〈台內勞字第328433號〉函),必須合乎:「一、企業經營的必要;二、不得違反勞動契約;三、對勞工薪資及其他勞動條件,沒有不利的變更;四、調動後的工作與原有工作性質,勞工的體能和技術可以勝任;五、調動工作地點過遠,雇主應給予協助。」,此原則亦有現行《勞動基準法》第10條之1可參(編制內職員雖尚不適用勞基法,但作為法律上的勞工仍受前述函釋的保障)。換言之,學校除非與勞方協議變更契約,否則不得片面增添契約所無之工作或職務,更不得要求職員兼任多份職務工作,或任意要求延長工作時間而隨性逼退或節省成本。

 

  • 五,私立學校面臨招生及財務困難,如確實有縮減人力之必要,應優先採取「遇缺不補」或提出「優惠自願離退方案」等不損及教職員工作權益之措施,做出妥適的因應措施;或者應尋求其他財務收入來源,或優先撙節高層花費(如董事會預算)或採購弊端。相對於此,所有的「強制資遣」、「逼迫離退」、「刪減薪給獎金」行為不但皆會損及教職員權益,且亦會引起強烈之勞資爭議,對學校經營更為不利,基於正常辦學發展應予以避免。

 

    綜上所述,為維護各大專校院編制內外職員之工作權益,我們盼望職員們不分編制內外,儘速加入高教工會,以集體的力量來監督與維護受雇者之法定權益。加入工會為受法律保障之行為,學校不會得知工會會員名單,亦不得對加入工會者為不利對待。有任何疑問,也歡迎入會後來電或來信工會討論。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敬上

 

聯絡電話:(02)2507739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加入工會:https://theunion.org.tw/member/register.php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rawpixel在Pixabay上發布)

給大專校院職員的一封信

各位在私立大專校院任職的職員們,您好:

 

    近日高教工會接到多位私立大專校院職員來電表示,該學校正預備進行數波對職員的遷調、逼退或強制資遣。對此我們相當關心,故特別撰寫此信寄發給您,以利您周圍的職員同仁維護權益。  

 

    我們聽聞:各校陸續出現「要求職員身兼多職」來不當節省人力與逼退員工,或者「施壓要求辦理退休」來讓職員被迫非自願離退,又或者「一邊強制資遣資深職員,卻又一邊對外繼續招聘廉價新血人力」來削減人事成本…。若此類事屬實,這些行徑其實都已有違法之嫌,我們建議各位或周圍同事有相關遭遇,切勿默默配合,並請盡快與工會聯繫。

 

    為了維護各位的權益,我們誠摯地邀請您儘速加入工會(https://theunion.org.tw/member/register.php),「在權益尚未受損時」即入會,才能真正確保權益受損不會發生。在我國,加入工會已屬於包括大專校院教職員受雇者的法定權利,而按工會章程,有一定的受雇者入會後更可組成學校「工會分部」,得積極與學校協調溝通。

 

    以下我們附上五點法規提醒,供任職於私立大專校院的編制內外職員參考,共同捍衛你我的工作權益;也盼各校正視職員法律權益,切莫觸法損及學校聲譽

 

  • 一,私立學校編制內職員是依據學校「員額編制表」所聘僱,其資遣退休受《學校法人及其所屬私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離職資遣條例》所保障;而學校編制外職員是於「員額編制表」外另以私法契約所聘僱,自103年8月1日起已受《勞動基準法》保障。學校未有法律上之要件,不容許恣意違法侵害編制內外職員之工作權益。

 

  • 二,如學校欲強制資遣編制內職員,除非合乎《學校法人及其所屬私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離職資遣條例》第22條之各要件,例如第一款「因系、所、科、組、課程調整或學校減班、停辦、解散,現職已無工作且無其他適當工作可擔任」,否則不得為之;而學校如欲強制資遣編制外職員,則應具有《勞動基準法》第11條之各要件,包括:「一、歇業或轉讓時。二、虧損或業務緊縮時。三、不可抗力暫停工作在一個月以上時。四、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勞工之必要,又無適當工作可供安置時。五、勞工對於所擔任之工作確不能勝任時。」否則亦不得為之。而這些要件我國法院在歷來判決已形成嚴格之標準,包括要求雇主證明「有業務緊縮事實」、「有實質輔導安置措施」、「沒有新聘同類員工」、「沒有針對性不利對待」等,並非雇主可片面聲稱即可主張構成。

 

  • 三,當學校同類職員中包含編制內職員與編制外職員,學校如欲強制資遣編制內職員,應先確認同類工作已無「編制外聘僱人員」受僱,也未有新聘相關人員,才足以佐證有縮編「員額編制」的必要,確定既有編制內職員「現職已無工作且無其他適當工作可擔任」,否則即恐構成違法資遣。我國法令尚不容許私立學校因編制內人員薪資或年資較高,而作為強制資遣上之優先對象。

 

  • 四,學校職員不分編制內外,學校欲對其職務工作進行調動或增添,應依循「調動五原則」(內政部勞委會民國74年9月5日〈台內勞字第328433號〉函),必須合乎:「一、企業經營的必要;二、不得違反勞動契約;三、對勞工薪資及其他勞動條件,沒有不利的變更;四、調動後的工作與原有工作性質,勞工的體能和技術可以勝任;五、調動工作地點過遠,雇主應給予協助。」,此原則亦有現行《勞動基準法》第10條之1可參(編制內職員雖尚不適用勞基法,但作為法律上的勞工仍受前述函釋的保障)。換言之,學校除非與勞方協議變更契約,否則不得片面增添契約所無之工作或職務,更不得要求職員兼任多份職務工作,或任意要求延長工作時間而隨性逼退或節省成本。

 

  • 五,私立學校面臨招生及財務困難,如確實有縮減人力之必要,應優先採取「遇缺不補」或提出「優惠自願離退方案」等不損及教職員工作權益之措施,做出妥適的因應措施;或者應尋求其他財務收入來源,或優先撙節高層花費(如董事會預算)或採購弊端。相對於此,所有的「強制資遣」、「逼迫離退」、「刪減薪給獎金」行為不但皆會損及教職員權益,且亦會引起強烈之勞資爭議,對學校經營更為不利,基於正常辦學發展應予以避免。

 

    綜上所述,為維護各大專校院編制內外職員之工作權益,我們盼望職員們不分編制內外,儘速加入高教工會,以集體的力量來監督與維護受雇者之法定權益。加入工會為受法律保障之行為,學校不會得知工會會員名單,亦不得對加入工會者為不利對待。有任何疑問,也歡迎入會後來電或來信工會討論。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敬上

 

聯絡電話:(02)2507739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加入工會:https://theunion.org.tw/member/register.php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rawpixel在Pixabay上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