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160期】: 發退場財?中信金介入亞太學院,逐一吞噬退場校產? 政府接管私校,轉手奉送財團?利益輸送何時了!

亞太創意學院自2016年公益董事轉手予怡盛集團入主後,爭議不斷。今年5月怡盛集團閃辭,但卻不回歸公益董事,而自行推選新董事會。但高教工會近日透過逐一比對新董事會背景卻發現,背後竟有「中信金集團」的勢力介入!?

 

高教工會發現,亞太學院新董事會,不但個別董事與中信金集團相關,甚至請來威逼教師離退的律師事務所,也與中信金集團有關聯。再參照今年初台灣觀光學院在政府允諾下,由中信金集團自公益董事取得全數學校董事席次,亞太恐已屬繼興國、台觀學院之後,中信集團入主私立大專的「第三例」,令人憂心一場全國性的政商勾結正在上演:官商共謀將已被政府接管、個別校產多達十億元的私立大專院校,陸續以「轉型」、「有金主願意接手」的名義,轉手送給特定財團遂行利益輸送,形同政府特許的「財團圈地私校」運動。

高教工會透過調查取得的諸多證據指出,亞太學院新董事會組成與中信金集團有顯著關聯之,相關事證包括:

 

(1)亞太學院董事會,自2018年4月至5月怡盛集團人士接連請辭後,所補選的學校董事僅剩3名,分別是董事長陳政元,以及董事王偉權、董事王浩(附件一),截至目前為止亞太學院公告之董事會董事名單仍為此3人。其中陳政元、王偉權為黃平璋辭職當日所補選的亞太學校董事。此一新董事會上任至今,未曾至學校與師生互動或溝通,放任亞太校務廢弛,其背景與動機啟人疑竇。

 

(2)查亞太學院現任董事長陳政元,曾擔任大展證券公司之總經理,其任職大展證券期間,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為大展證券之董事(附件二);且陳政元曾為文化大學財金系之兼任教師,為施光訓當時之同事。兩人間顯見有多重職務上之合作與隸屬關係。

 

(3)亞太學院現任董事王偉權為文化大學財金系專任助理教授,任職文大期間,施光訓為文大之教務長,亦為王偉權於財金系之同事,施光訓主持之研究計畫曾聘任王偉權為研究員(附件三),顯見兩人之間有多重職務上之合作或隸屬關係。

 

(4)施光訓於2015年與中信金集團辜仲諒合作,引入中信金集團入主興國管理學院學校董事會,完成改名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並擔任校長,自此成為中信金集團於高等教育領域之關鍵操盤手。

 

(5)亞太學院新董事會自2018年6月起派出英志法律事務所3位律師,至亞太學院一再要求亞太教職員離退、辦理簽約,擬定顯然不合理的離退條款「同意放棄就教師待遇爭議提出行政救濟…若有違反…應另外繳付資遣慰問金一倍之數額給予乙方(校方)作為懲罰性賠償金」(附件四),並參與亞太董事會議(附件五)。而查英志法律事務所實質負責人林恒志,即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法律系教授,與施光訓有隸屬關係,且2018年8月起受中信金集團派任至中信台彩公司入主之台灣觀光管理學院擔任學校校長(附件六)。佐證亞太新董事會所委任之法律事務所,與中信金集團有直接關聯。

 

(6)根據亞太學院董事會於2018年2月28日召開之第九屆第十二次董事會會議紀錄(附件七),此時董事全數仍為怡盛集團人員、董事長為黃平璋,且於怡盛集團教育訓練中心召開董事會,然會議列席人員中包括之「林恒志律師」,即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財經法律系教授、「何方婷律師」為林恒志於英志法律事務所聘僱之律師。顯見於怡盛集團「閃辭」亞太學校董事前,中信金集團即已介入亞太學院。

 

(7)根據亞太學院董事會於2018年3月28日召開之第九屆第十三次董事會會議紀錄(附件八),此時董事全數仍為怡盛集團人員,然會議列席人員中之「施光訓校長」,即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為唯一校外列席董事會之人士。更佐證中信金集團已與怡盛互動,為日後介入亞太學院預備。爾後怡盛閃辭、補選進入亞太董事會之陳政元、王偉權皆曾為施光訓過往職務上之下屬。

 

(8)綜合上述,亞太學院新董事會之背景與關聯,昭然若揭。中信金集團與施光訓協議於2015年入主興國管理學院後,以數千萬捐資取得近十億元之校產,竟食髓知味,進一步於2017年經教育部公益董事手上入主台灣觀光管理學院,2018年更介入亞太創意技術學院!無怪乎陳政元、王偉權等亞太新董事總是「神隱」,僅派出中信金相關聯之律師團出面至學校積極清空師生。其代表的絕非有心辦學的興學人士,而恐怕不過是背後中信金集團之代理人!

 

對此,高教工會於8月10日記者會上公開揭示「中信金集團亞太學校董事-律師事務所」的人物關係圖,並以此提出質疑:中信金集團為何要介入亞太學院董事會,又執意清空亞太師生?教育部遲遲不願依法聲請接管亞太董事會,是否正是在為中信金財團入主私校「圈地轉型」護航?如今學校停招、不斷清空師生「刻意把學校辦倒」的質疑已近乎成真,幕後的黑手與暗盤交易究竟為何?

 

工會擔憂,此例一開,未來數十間私立大專院校退場之過程,恐怕將引來大量財團介入圈地,甚至紛紛「主動把學校辦倒、謀求轉型利益」,不惜以犧牲既有師生權益,而大發「退場財」。不論是過往政府派任的亞太學院、台觀學院公益董事竟把學校董事會轉手予財團,或上個月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遭指控介入財團購買大華科技大學董事會,顯示這都絕非個案,而恐已是系統性的政商勾結串連,正一步步試圖吞噬台灣高等教育的公共性與公共資產。

 

高教工會與亞太學院教師代表公開呼籲:私立學校的校產來自政府補助與師生共同投入,是教育公產,不是私產。倘若學校要走向退場、並無辦學意願,就應當讓校產回歸政府,重新規劃供公共教育使用,而絕不允許任何私相授受!何況,亞太創意學院與台灣觀光學院都是被政府接管15年之久的學校,絕無理由把已屬公產的學校轉手奉送給特定財團!更不會是顯然無心經營卻一再圈地入主的財團!教育部應當立即聲請接管亞太學院董事會,若政府繼續縱容財團介入私校,大發「退場財」,全國大專教職員生必將抗議到底!

 

(完整附件請進:https://wp.me/p96QzO-10o

 

台灣大專兼任教師「教學資源使用」調查

各位大專兼任教師夥伴,大家好,

 

高教工會過去經常接到不少兼任教師會員的諮詢,例如:

 

1.我在某大學兼課,學校規定使用網路平台來教學,但我根本無法使用校園無線網路(WI-FI),無法使用圖書館裡的掃描器、電腦(也無法使用計算機中心的電腦)、無法借閱書館裡教學用的影片、無法借用圖書館的放映室及研討室、無法使用電子資源(如電子書、資料庫等),我甚至無法踏入該大學的圖書館。

 

2.我在學校裡的身分及對資源的使用權限,非但不比專任教師,甚至比不上學生的權限:學校不提供教學用免費影印、無法進入學校餐廳、因無職員證凡事只能當「訪客」(校內吃飯購書無折扣、開車進校園得換證、圖書館只能用訪客證等)、無法使用學校自習中心(無卡可刷,但學校根本沒有準備兼任教師研究室)、每次上課都需要反覆地跑系所或行政單位借用數位講桌磁卡、冷氣卡、電力卡等

 

3.我每次上課都必須自備筆電,但是連麥克風、音源線、延長線、喇叭都必須自備,這些學校應付成本,卻由兼任教師個人承擔。

 

然而,教學資源的無障礙、平等的取得(使用、借用),不但攸關勞動權益,更牽涉教學品質以及學生的受教權益。當各個大學把兼任教師視為補充性的教學人力時,攸關「教學」的各方面,同時也被無限地切割、零碎化,兼任教師的教學資源,大多被打折,甚至大學將原本應付的成本外部化,轉嫁給兼任教師吸收。

 

我們很希望能集結這次調查結果,一方面了解兼任教師的需求,一方面希望向教育部及大學經營方有效施壓,請幫助我們填寫這份問卷,並一起關注高教工會後續行動。握手!團結!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敬上
(本次調查時間預計為2018年8月5日~2018年9月30日止)

>>>>>>填寫問卷<<<<<

【20180810新聞稿】: 發退場財?中信金介入亞太學院,逐一吞噬退場校產? 政府接管私校,轉手奉送財團?利益輸送何時了!

 

亞太創意學院自2016年公益董事轉手予怡盛集團入主後,爭議不斷。今年5月怡盛集團閃辭,但卻不回歸公益董事,而自行推選新董事會。但高教工會近日透過逐一比對新董事會背景卻發現,背後竟有「中信金集團」的勢力介入!?

 

高教工會發現,亞太學院新董事會,不但個別董事與中信金集團相關,甚至請來威逼教師離退的律師事務所,也與中信金集團有關聯。再參照今年初台灣觀光學院在政府允諾下,由中信金集團自公益董事取得全數學校董事席次,亞太恐已屬繼興國、台觀學院之後,中信集團入主私立大專的「第三例」,令人憂心一場全國性的政商勾結正在上演:官商共謀將已被政府接管、個別校產多達十億元的私立大專院校,陸續以「轉型」、「有金主願意接手」的名義,轉手送給特定財團遂行利益輸送,形同政府特許的「財團圈地私校」運動。

高教工會透過調查取得的諸多證據指出,亞太學院新董事會組成與中信金集團有顯著關聯之,相關事證包括:

 

(1)亞太學院董事會,自2018年4月至5月怡盛集團人士接連請辭後,所補選的學校董事僅剩3名,分別是董事長陳政元,以及董事王偉權、董事王浩(附件一),截至目前為止亞太學院公告之董事會董事名單仍為此3人。其中陳政元、王偉權為黃平璋辭職當日所補選的亞太學校董事。此一新董事會上任至今,未曾至學校與師生互動或溝通,放任亞太校務廢弛,其背景與動機啟人疑竇。

 

(2)查亞太學院現任董事長陳政元,曾擔任大展證券公司之總經理,其任職大展證券期間,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為大展證券之董事(附件二);且陳政元曾為文化大學財金系之兼任教師,為施光訓當時之同事。兩人間顯見有多重職務上之合作與隸屬關係。

 

(3)亞太學院現任董事王偉權為文化大學財金系專任助理教授,任職文大期間,施光訓為文大之教務長,亦為王偉權於財金系之同事,施光訓主持之研究計畫曾聘任王偉權為研究員(附件三),顯見兩人之間有多重職務上之合作或隸屬關係。

 

(4)施光訓於2015年與中信金集團辜仲諒合作,引入中信金集團入主興國管理學院學校董事會,完成改名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並擔任校長,自此成為中信金集團於高等教育領域之關鍵操盤手。

 

(5)亞太學院新董事會自2018年6月起派出英志法律事務所3位律師,至亞太學院一再要求亞太教職員離退、辦理簽約,擬定顯然不合理的離退條款「同意放棄就教師待遇爭議提出行政救濟…若有違反…應另外繳付資遣慰問金一倍之數額給予乙方(校方)作為懲罰性賠償金」(附件四),並參與亞太董事會議(附件五)。而查英志法律事務所實質負責人林恒志,即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法律系教授,與施光訓有隸屬關係,且2018年8月起受中信金集團派任至中信台彩公司入主之台灣觀光管理學院擔任學校校長(附件六)。佐證亞太新董事會所委任之法律事務所,與中信金集團有直接關聯。

 

(6)根據亞太學院董事會於2018年2月28日召開之第九屆第十二次董事會會議紀錄(附件七),此時董事全數仍為怡盛集團人員、董事長為黃平璋,且於怡盛集團教育訓練中心召開董事會,然會議列席人員中包括之「林恒志律師」,即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財經法律系教授、「何方婷律師」為林恒志於英志法律事務所聘僱之律師。顯見於怡盛集團「閃辭」亞太學校董事前,中信金集團即已介入亞太學院。

 

(7)根據亞太學院董事會於2018年3月28日召開之第九屆第十三次董事會會議紀錄(附件八),此時董事全數仍為怡盛集團人員,然會議列席人員中之「施光訓校長」,即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為唯一校外列席董事會之人士。更佐證中信金集團已與怡盛互動,為日後介入亞太學院預備。爾後怡盛閃辭、補選進入亞太董事會之陳政元、王偉權皆曾為施光訓過往職務上之下屬。

 

(8)綜合上述,亞太學院新董事會之背景與關聯,昭然若揭。中信金集團與施光訓協議於2015年入主興國管理學院後,以數千萬捐資取得近十億元之校產,竟食髓知味,進一步於2017年經教育部公益董事手上入主台灣觀光管理學院,2018年更介入亞太創意技術學院!無怪乎陳政元、王偉權等亞太新董事總是「神隱」,僅派出中信金相關聯之律師團出面至學校積極清空師生。其代表的絕非有心辦學的興學人士,而恐怕不過是背後中信金集團之代理人!

 

對此,高教工會於記者會上公開揭示「中信金集團亞太學校董事-律師事務所」的人物關係圖,並以此提出質疑:中信金集團為何要介入亞太學院董事會,又執意清空亞太師生?教育部遲遲不願依法聲請接管亞太董事會,是否正是在為中信金財團入主私校「圈地轉型」護航?如今學校停招、不斷清空師生「刻意把學校辦倒」的質疑已近乎成真,幕後的黑手與暗盤交易究竟為何?

 

工會擔憂,此例一開,未來數十間私立大專院校退場之過程,恐怕將引來大量財團介入圈地,甚至紛紛「主動把學校辦倒、謀求轉型利益」,不惜以犧牲既有師生權益,而大發「退場財」。不論是過往政府派任的亞太學院、台觀學院公益董事竟把學校董事會轉手予財團,或上個月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遭指控介入財團購買大華科技大學董事會,顯示這都絕非個案,而恐已是系統性的政商勾結串連,正一步步試圖吞噬台灣高等教育的公共性與公共資產。

 

高教工會與亞太學院教師代表公開呼籲:私立學校的校產來自政府補助與師生共同投入,是教育公產,不是私產。倘若學校要走向退場、並無辦學意願,就應當讓校產回歸政府,重新規劃供公共教育使用,而絕不允許任何私相授受!何況,亞太創意學院與台灣觀光學院都是被政府接管15年之久的學校,絕無理由把已屬公產的學校轉手奉送給特定財團!更不會是顯然無心經營卻一再圈地入主的財團!教育部應當立即聲請接管亞太學院董事會,若政府繼續縱容財團介入私校,大發「退場財」,全國大專教職員生必將抗議到底!

 

 

 

 

附件一、亞太創意技術學院最新公告之學校董事會董事名單(取自2018/08/09)

 

 

附件二、大展證券公司董事會議事錄:佐證亞太學院董事長陳政元曾任大展證券總經理,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校長施光訓曾任大展證券董事,兩人曾有職務上隸屬關係。

 

附件三、文化大學財金系王偉權研究計畫:曾擔任施光訓主持計劃之研究員

 

附件四、英志法律事務所參與制定之亞太教職員離退若提起救濟應受懲罰性賠償條款內容(第七條)

 

 

 

附件五、英志法律事務所列席參與亞太學院董事會議

 

 

附件六、英志法律事務所實質負責人林恒志,擔任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財法系教授、台灣觀光管理學院校長

 

附件七、2018年2月28日召開之第九屆第十二次董事會會議紀錄列席人員

 

附件八、2018年3月28日召開之第九屆第十三次董事會會議紀錄列席人員

【20180810採訪通知】發退場財?中信金介入亞太學院,逐一吞噬退場校產?政府接管私校,轉手奉送財團?利益輸送何時了!

亞太創意學院自2016年公益董事轉手予怡盛集團入主後,爭議不斷。今年5月怡盛集團閃辭,但卻不回歸公益董事,而自行推選新董事會。高教工會近日透過逐一比對新董事會背景卻發現,背後顯然有中信金集團的勢力介入。不但個別董事與中信金集團相關,甚至威逼教師離退的律師事務所也與中信金集團有關聯。再參照今年初台灣觀光學院也在政府允諾下,由中信金集團自公益董事取得全數學校董事席次,亞太恐已屬繼興國、台觀學院之後,中信集團入主的「第三例」,令人十分憂心一場全國性的政商勾結正在上演:官商共謀將已被政府接管、個別校產多達十億元的私立大專院校,陸續以「轉型」、「有金主願意接手」的名義,轉手送給特定財團遂行利益輸送。

對此,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上公開揭示「中信金集團-亞太學校董事-律師事務所」的人物關係圖,並以此提出質疑:中信金集團為何要介入亞太學院董事會,又執意清空亞太師生?以及教育部遲遲不願依法聲請接管亞太董事會,是否正是在為中信金財團入主私校「圈地轉型」護航?如今學校停招、不斷清空師生「刻意把學校辦倒」的質疑已近乎成真,幕後的黑手與暗盤交易究竟為何?

高教工會與亞太學院教師代表公開呼籲:私立學校的校產來自政府補助與師生共同投入,是教育公產,不是私產。倘若學校要走向退場、並無辦學意願,就應當讓校產回歸政府,重新規劃供公共教育使用,而絕不允許私相授受。何況,亞太創意學院與台灣觀光學院都是被政府接管15年之久的學校,絕無理由把已屬公產的學校轉手奉送給特定財團!教育部應當立即聲請接管亞太學院董事會,若政府繼續縱容財團介入私校,大發「退場財」,全國大專教職員生必將抗議到底!

時間:2018年8月10日(週五)10:00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大學快報第159期】: 葉部長,除了「管案」,也要管管「亞太案」! 假停辦真逼退師生、未核准就關閉學校設備、十億校產仍被特定集團掌控

新任教育部長葉俊榮上任已半個月,然而其自被推舉到任職至今,關注的焦點竟都僅集中於「管案」,不論是公開聲稱要「有溫度的溝通」、「願意與管中閔與台大遴選會對話」、「未來一、兩個月內是黃金期」,彷彿這是他擔任教長的主要甚或唯一任務。然而,同一時間代表整體高教退場治理危機、禿鷹集團掠奪師生的「亞太案」,卻毫不受教長理會?

為此,亞太教師代表與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公開呼籲:「葉部長除了『管案』,也要管管『亞太案』!」記者會上,亞太師生揭露當前亞太校方惡質的「假停辦,真逼退師生」行徑,以及導致一連串不負責任的作為(附件一),包括:強逼學生轉學至特定學校,亞太還未被核准停辦就先強行關閉圖書館、辦公室、研究室等學校設施,片面宣稱不再發放聘書(附件二),以「轉發一日內截止的招聘消息」假裝安置教師(附件三),未依法規辦理安置資遣,董事會依然由特定集團指派而未回歸公益董事,十億校產未來歸屬毫無回歸公共教育使用規劃…等,教育部對此卻近乎毫無作為,甚至陪同呼應「學校就是沒錢了」的藉口。種種一切只為了一件事:儘速趕走師生,然後不用履行招生後應當承擔的辦學責任,董事會卻能繼續握有巨額校產!根本是當今高教退場的最壞示範。

亞太教師表示:「學校未經校務會議討論,就私自送出停辦申請。而教育部也還未核准,學校就一再放話,逼迫學生轉學以及強逼教職員離退,並且私自舉辦停辦交接會議,根本視教育法規如無物。」

「然而,亞太師生從去年4月公開揭露怡盛集團入主後種種不正辦學的行徑以來,教育部始終不願檢討過去公益董事將學校董事會轉送給私人財團的荒謬錯誤。爾後怡盛轉頭落跑,把學校再送給其他私人把持、丟下師生不管,教育部也依然毫無作為。」「這過程權益被犧牲的學生和老師,新教長必須要給個交代!」

工會代表強調:「教育部長重視台大校長遴選的爭議解決與正當程序,當然不是壞事。全國師生期盼的只是,教育部能用同樣的標準,一同關注各個學校所發生的種種問題。」

「例如談到學校要遵守『利益迴避原則』,但過去亞太董事會毫不迴避,要學校直接和怡盛集團採購商品和服務,甚至為怡盛集團活動買單,明顯是違法行為,教育部卻從未按照私立學校法解除利益未迴避的學校董事職務;又或者要求重視『校長遴選正當程序』,但亞太自從去年12月高永光校長閃辭至今,完全不依法補選新校長,任由董事會秘書兼任教務長與代理校長,放任校務廢弛至今,教育部也毫不理會?教育部主張對大學有『適法性監督責任』,但亞太師生指出學校多項違法違規,為何換來的總是消極以對,適法性監督去哪裡了?」「無怪乎看在全國師生眼裡,教育部根本不曾關心這群弱勢的學生和老師!」

 

而對於學校一再聲稱「沒有經費所以不得不如此,並非有意逼退師生」的說詞。出席代表也強烈批評:「沒有經費」從來不可以是辦學者的藉口。既然政府要核准辦學者招生,就要確保學生能安心就讀至畢業為止。學校儘管停招,在仍有學生在校、還未能停辦前,仍有義務提供合乎正常教育品質的軟硬體。何況,所有可能退場的學校,並非真的「沒錢」,而頂多是缺少現金,但都仍存有達數億元以上的不動產。學校就是借貸,也該履行對既有學生的辦學義務,並且妥善安置教職員,最後解散清算後再還清即可。而絕非現在此種任由校方雙手一攤聲稱「沒錢」,無所不用其極逼走師生,但卻徒留十億元校產在學校董事會手上的荒謬狀況!

今年5月8日,亞太師生被逼前往教育部前「夜宿」,才辛苦換得教育部次長姚立德承諾「將安排亞太師生及工會與教育部長會面商討」。然而,爾後還未約成,當時的教育部長吳茂昆即閃辭下台。亞太師生強調,教育部既有的會面承諾,新教長葉俊榮要立刻兌現!葉俊榮應與亞太師生和高教工會進行會面,並針對「亞太案」自教育部公益董事私自轉手給禿鷹集團入主,到至今學校校務廢弛、惡性損害師生權益的狀況,進行完整的調查與介入,作為高教正常發展的試金石。

 

出席代表提出三項訴求,期盼教育部立刻正視:

一、亞太應繼續正常經營至現有學生畢業,教育部應制止學校核准停辦前不負責任逼退師生的任何行徑。

二、新任教育部長葉俊榮應兌現與亞太師生、工會的會面承諾,確保其一切應有權益。

三、高教發展與退場治理應回歸公共化,不容禿鷹財團介入,並全面調查種種不正弊案。

 

附件一、亞太董事會如何「假停辦、清師生」!

一、強逼學生轉學部份

時間 事由
1 6/8 董事會片面聲稱決議107學年度起停辦。但實際上並未向教育部送出停辦申請,經質疑四週後才送出,但也還未獲核准。
2 6/14 校方以停辦之名,寄發書面通知給全校各系學生/家長,參加教育部轉學及安置輔導座談會
3 6/8~7/3 校方自6/8起片面聲稱停辦,直至7/3董事會正式發文提交停辦申請書,短短20天,教育部與校方聯手展開不下十場大小轉學座談會,積極輔導在校生全數轉到育達就讀!
4 7/17   校方仍持續發出轉學調查表,要求學生轉學至特定學校!7/17經查280多位學生轉學育達,剩82位留校!

10幾位身心障礙生,因適應環境困難不易轉學,但學生反映校方仍持續來溝通希望他們轉學!

二、強逼教職員離退與終止校務部份

時間 事由
1 5/25 董事會發文至教育部懇請107學年度獨招及動用校務基金或確認核定停招公文(學校當時仍朝停招作業經營)
2 6/5 董事會委派律師跟全校教職員談優退離資遣案
3 6/8   董事會片面聲稱決議107學年度起停辦。立即辦理職員資遣說明會
4 6/15 校方高層與部份教職員另組不停辦自救會,董事會又決議到校商討教職員優退離事宜!
5 6/19   校方以學生轉學為由,公告有意轉育達任教者,可提交履歷表,由人事室推薦(公告至截至僅一天時間),假裝完成安置措施。以停辦之名公告完成職員資遣程序!
6 6/25 再次公告學校資金不足,無法發放薪資,5~7月薪資仍積欠,5月、6月薪資遲至7/27才發放。
7 6/26 教育部技職司長公開亞太董事會尚未送出停辦計畫書
8 6/28 亞太第九屆董事會再度開會決議學校停辦!
9 7/3   董事會公告提出申請停辦計畫(停辦計畫書違反程序,自救會已於6月中旬提交佐證資料予教育部)董事會再度要求教育部允動支設校基金

董事會公告7/31停聘全校教職員

10 7/5 未經核准停辦,校方擅自以停辦之名召開「全校業務停止及交接會議」
11 7/9 董事會第三度委任律師召開優退說明未經核准停辦,學校召開第2次「全校業務停止及交接會議」
12 7/13 校方以停辦之名 召開編制內職員優退離說明
13 7/13 校方以停辦之名 召開編制內職員優退離簽約
14 7/19 校方以停招/停辦之名,召開第6次校教評會─違反教育部法規,試圖強制安置資遣20位教師
15 7/27 再度召開第7次校教評會,試圖強制安置資遣10幾位教師

製表: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亞太分部

 

附件二、亞太學校未經停辦核准,片面舉辦「學校停辦各單位業務終止與交接事宜」之佐證


 

附件三、亞太校方「轉發一日內截止的招聘消息」,假裝安置教師之佐證

【20180731新聞稿】: 葉部長,除了「管案」,也要管管「亞太案」! 假停辦真逼退師生、未核准就關閉學校設備、十億校產仍被特定集團掌控

    新任教育部長葉俊榮上任已半個月,然而其自被推舉到任職至今,關注的焦點竟都僅集中於「管案」,不論是公開聲稱要「有溫度的溝通」、「願意與管中閔與台大遴選會對話」、「未來一、兩個月內是黃金期」,彷彿這是他擔任教長的主要甚或唯一任務。然而,同一時間代表整體高教退場治理危機、禿鷹集團掠奪師生的「亞太案」,卻毫不受教長理會?

    為此,亞太教師代表與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公開呼籲:「葉部長除了『管案』,也要管管『亞太案』!」記者會上,亞太師生揭露當前亞太校方惡質的「假停辦,真逼退師生」行徑,以及導致一連串不負責任的作為(附件一),包括:強逼學生轉學至特定學校,亞太還未被核准停辦就先強行關閉圖書館、辦公室、研究室等學校設施,片面宣稱不再發放聘書(附件二),以「轉發一日內截止的招聘消息」假裝安置教師(附件三),未依法規辦理安置資遣,董事會依然由特定集團指派而未回歸公益董事,十億校產未來歸屬毫無回歸公共教育使用規劃…等,教育部對此卻近乎毫無作為,甚至陪同呼應「學校就是沒錢了」的藉口。種種一切只為了一件事:儘速趕走師生,然後不用履行招生後應當承擔的辦學責任,董事會卻能繼續握有巨額校產!根本是當今高教退場的最壞示範。

    亞太教師表示:「學校未經校務會議討論,就私自送出停辦申請。而教育部也還未核准,學校就一再放話,逼迫學生轉學以及強逼教職員離退,並且私自舉辦停辦交接會議,根本視教育法規如無物。」

    「然而,亞太師生從去年4月公開揭露怡盛集團入主後種種不正辦學的行徑以來,教育部始終不願檢討過去公益董事將學校董事會轉送給私人財團的荒謬錯誤。爾後怡盛轉頭落跑,把學校再送給其他私人把持、丟下師生不管,教育部也依然毫無作為。」「這過程權益被犧牲的學生和老師,新教長必須要給個交代!」

    工會代表強調:「教育部長重視台大校長遴選的爭議解決與正當程序,當然不是壞事。全國師生期盼的只是,教育部能用同樣的標準,一同關注各個學校所發生的種種問題。」

    「例如談到學校要遵守『利益迴避原則』,但過去亞太董事會毫不迴避,要學校直接和怡盛集團採購商品和服務,甚至為怡盛集團活動買單,明顯是違法行為,教育部卻從未按照私立學校法解除利益未迴避的學校董事職務;又或者要求重視『校長遴選正當程序』,但亞太自從去年12月高永光校長閃辭至今,完全不依法補選新校長,任由董事會秘書兼任教務長與代理校長,放任校務廢弛至今,教育部也毫不理會?教育部主張對大學有『適法性監督責任』,但亞太師生指出學校多項違法違規,為何換來的總是消極以對,適法性監督去哪裡了?」「無怪乎看在全國師生眼裡,教育部根本不曾關心這群弱勢的學生和老師!」

 

    而對於學校一再聲稱「沒有經費所以不得不如此,並非有意逼退師生」的說詞。出席代表也強烈批評:「沒有經費」從來不可以是辦學者的藉口。既然政府要核准辦學者招生,就要確保學生能安心就讀至畢業為止。學校儘管停招,在仍有學生在校、還未能停辦前,仍有義務提供合乎正常教育品質的軟硬體。何況,所有可能退場的學校,並非真的「沒錢」,而頂多是缺少現金,但都仍存有達數億元以上的不動產。學校就是借貸,也該履行對既有學生的辦學義務,並且妥善安置教職員,最後解散清算後再還清即可。而絕非現在此種任由校方雙手一攤聲稱「沒錢」,無所不用其極逼走師生,但卻徒留十億元校產在學校董事會手上的荒謬狀況!

    今年5月8日,亞太師生被逼前往教育部前「夜宿」,才辛苦換得教育部次長姚立德承諾「將安排亞太師生及工會與教育部長會面商討」。然而,爾後還未約成,當時的教育部長吳茂昆即閃辭下台。亞太師生強調,教育部既有的會面承諾,新教長葉俊榮要立刻兌現!葉俊榮應與亞太師生和高教工會進行會面,並針對「亞太案」自教育部公益董事私自轉手給禿鷹集團入主,到至今學校校務廢弛、惡性損害師生權益的狀況,進行完整的調查與介入,作為高教正常發展的試金石。

 

    出席代表提出三項訴求,期盼教育部立刻正視:

一、亞太應繼續正常經營至現有學生畢業,教育部應制止學校核准停辦前不負責任逼退師生的任何行徑。

二、新任教育部長葉俊榮應兌現與亞太師生、工會的會面承諾,確保其一切應有權益。

三、高教發展與退場治理應回歸公共化,不容禿鷹財團介入,並全面調查種種不正弊案。

 

附件一、亞太董事會如何「假停辦、清師生」!

一、強逼學生轉學部份

時間 事由
1 6/8 董事會片面聲稱決議107學年度起停辦。但實際上並未向教育部送出停辦申請,經質疑四週後才送出,但也還未獲核准。
2 6/14 校方以停辦之名,寄發書面通知給全校各系學生/家長,參加教育部轉學及安置輔導座談會
3 6/8~7/3 校方自6/8起片面聲稱停辦,直至7/3董事會正式發文提交停辦申請書,短短20天,教育部與校方聯手展開不下十場大小轉學座談會,積極輔導在校生全數轉到育達就讀!
4 7/17   校方仍持續發出轉學調查表,要求學生轉學至特定學校!

7/17經查280多位學生轉學育達,剩82位留校!

10幾位身心障礙生,因適應環境困難不易轉學,但學生反映校方仍持續來溝通希望他們轉學!

二、強逼教職員離退與終止校務部份

時間 事由
1 5/25 董事會發文至教育部懇請107學年度獨招及動用校務基金或確認核定停招公文(學校當時仍朝停招作業經營)
2 6/5 董事會委派律師跟全校教職員談優退離資遣案
3 6/8   董事會片面聲稱決議107學年度起停辦。

立即辦理職員資遣說明會

4 6/15 校方高層與部份教職員另組不停辦自救會,董事會又決議到校商討教職員優退離事宜!
5 6/19   校方以學生轉學為由,公告有意轉育達任教者,可提交履歷表,由人事室推薦(公告至截至僅一天時間),假裝完成安置措施。

以停辦之名公告完成職員資遣程序!

6 6/25 再次公告學校資金不足,無法發放薪資,5~7月薪資仍積欠,5月、6月薪資遲至7/27才發放。
7 6/26 教育部技職司長公開亞太董事會尚未送出停辦計畫書
8 6/28 亞太第九屆董事會再度開會決議學校停辦!
9 7/3   董事會公告提出申請停辦計畫(停辦計畫書違反程序,自救會已於6月中旬提交佐證資料予教育部)

董事會再度要求教育部允動支設校基金

董事會公告7/31停聘全校教職員

10 7/5 未經核准停辦,校方擅自以停辦之名召開「全校業務停止及交接會議」
11 7/9 董事會第三度委任律師召開優退說明

未經核准停辦,學校召開第2次「全校業務停止及交接會議」

12 7/13 校方以停辦之名 召開編制內職員優退離說明
13 7/13 校方以停辦之名 召開編制內職員優退離簽約
14 7/19 校方以停招/停辦之名,召開第6次校教評會─違反教育部法規,試圖強制安置資遣20位教師
15 7/27 再度召開第7次校教評會,試圖強制安置資遣10幾位教師

製表: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亞太分部

 

附件二、亞太學校未經停辦核准,片面舉辦「學校停辦各單位業務終止與交接事宜」之佐證


 

附件三、亞太校方「轉發一日內截止的招聘消息」,假裝安置教師之佐證

【20180731採訪通知】: 葉部長,除了「管案」,也要管管「亞太案」! 假停辦真逼退師生、還未核准就關閉學校設備、十億校產仍被特定集團掌控

新任教育部長葉俊榮上任已半個月,然而其自被推舉到任職至今,關注的焦點竟都僅集中於「管案」,不論是公開聲稱要「有溫度的溝通」、「願意與管中閔與台大遴選會對話」、「未來一、兩個月內是黃金期」,彷彿這是他擔任教長的主要甚或唯一任務。然而,同一時間代表整體高教退場治理危機、禿鷹集團掠奪師生的「亞太案」,卻毫不受教長理會?

亞太教師代表與高教工會將召開記者會公開呼籲:「葉部長除了「管案」,也要管管「亞太案」!」記者會上,亞太師生將公布當前亞太校方惡質的「假停辦,真逼退師生」行徑,以及導致一連串不負責任的作為,包括:強逼學生轉學至特定學校,亞太還未被核准停辦就先強行關閉圖書館、辦公室、研究室等學校設施,片面宣稱不再發放聘書,以「轉發一日內的招聘消息」假裝安置教職員,未依法完成安置資遣退休事宜,董事會依然由特定集團指派而未回歸公益董事,十億校產未來歸屬毫無歸公規劃…等,教育部對此卻近乎毫無作為,根本是當今高教退場治理的最壞示範。

今年5月8日,亞太師生前往教育部前「夜宿」,換得教育部承諾「將安排亞太師生及工會與教育部長會面商討」。然而,爾後還未約成,當時的教育部長吳茂昆即閃辭下台。亞太師生強調,教育部既有的會面承諾,新教長葉俊榮要立刻兌現!葉俊榮應與亞太師生和高教工會進行會面,並針對「亞太案」自教育部公益董事私自轉手給禿鷹集團入主,到至今學校校務廢弛不勘師生權益受損的狀況,進行完整的調查與介入,作為高教正常發展的試金石。

 

時間:2018年7月31日(週二)13:30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大學快報第158期】: 工會可以改變教育現況嗎?

面對台灣迫在眉睫的高教危機,零散的個人抱怨無助於改變現況,唯有所有高教體制中的勞動者共同團結起來積極行動,才有可能導正扭曲的高教發展。高教工會自2012年2月成立以來,工會會員遍及全台125間大學,並且已達到下列成果:

(1) 公開質疑教育部主導的大學評鑑制度合理性,促成由各大學建立「自我評鑑」機制替代。

(2) 揭發部分私校對教職員違法減、欠薪,已成功替數百位教職員爭回欠薪。

(3) 抗議各大學利用「限期升等」、「嚴苛評鑑」等手段違法解聘教師,並督促教育部嚴格把關教師不續聘案的核准權;已成功協助救濟大量各校教職員的工作權,並確定學校不得單以教師「限期未升等」對其解聘或不續聘。

(4) 召開研討會議,協助各大學教師於不合理聘約上加註,對抗各大學恣意變更聘約內容。

(5) 反對教育部縱容部分私校董事圖謀校產,以「退場」佔有土地利益的荒謬現象;要求修改《私立學校法》與《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退場後校產應回歸公共教育使用。

(6) 要求政府改善各大學生師比,已促成全校生師比基準自32降至27,日間部降為23,並且改正「灌水」的生師比計算方式(過往不合理地將境外生不算入學生),改善教育品質並緩和少子女化衝擊。

(7) 要求政府擴大高教經費,強化大學公共監理,促進高等教育資源的公共化。

(8) 成功監督立法院制定《教師待遇條例》,確定私立學校教師薪資與加給應比照公校教師,校方未經協商片面刪減薪給則無效。

(9) 成功爭取二十年未調整的授課鐘點費基準,提高16%;繼續要求公私校教師同工同酬,私校比照適用公校鐘點費基準。

(10) 抗議健保局苛扣兼任教師的補充健保費,並成功爭取大學應作為兼任教師的健保投保單位。

(11) 促成編制外職員納入《勞動基準法》,並積極推動落實保障;透過檢舉確定工作性質有繼續性的職員,應以「不定期契約」聘任,過往以「一年一聘」之方式屬違法而無效。

(12) 落實學生勞動者的勞工與健康保險,以及相關勞動權益。

除此之外,各個學校的工會會員,為了改善自身學校的特定問題,紛紛成立「高教工會分部」。按照工會規定,成立高教工會的學校分部,只需有二十名學校教職員加入工會,並與工會秘書處聯繫,舉辦分部籌備會與成立大會,選舉分部召集人即可成立。成立後工會秘書處將持續提供各項協助,以捍衛教職員工權益,爭取各項議題改正,並以過半入會與學校強制協商,簽訂團體協約為目標。

以下為至今各校分部的爭取成果:

輔大分部:

2013年輔大即成立輔大分部,作為制衡行政高層之教職員力量。

永達分部:

2013年,過半數永達教師加入高教工會,爭取被積欠長達7個月的薪資。經工會協助北上教育部召開記者會抗議後,學校在2個月內清償7個月欠薪。
2014年,永達董事會無預警通過停辦決議,嚴重損及學生受教權與教師工作權。爾後在永達分部出面要求下,始確保被迫轉學學生取得學分抵免權益,以及確保既有報考報證照資格。
2014年,永達分部針對過去多年「學術研究費遭片面打折」之情況,提起集體訴訟,目前仍在最高法院審理當中。
2015年至今,永達分部持續要求永達學院既然已停辦,永達董事會即應解散,讓校產回歸公共教育使用,而非再假借「改辦」、「轉型」來持續掌控與掏空校產。截至目前為止,永達董事會所提之改辦轉型計畫,在工會抗議下,皆仍未獲主管機關核准。

台師大分部:

2014年起,台師大由教師與學生助理共同籌組高教工會台師大分部。主動對侵害教師工作權的「限年升等條款」與侵害助理權益的「師徒制」、「學習型助理」政策,提出一連串挑戰。並對於因家庭照顧因素導致一定期間內論文發表篇數不足,但教學表現卓越之助理教授提供協助,使其面對校方威脅停聘與不續聘時仍堅守工作權益,至今仍繼續安定服務,並在教學研究上持續進展。

世新分部:

2014年起,世新大學教職員籌組分部,與既有以兼任助理研究生為主的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小組合作,揭發校方不當裁減實習單位,董事會封閉世襲,透過高價承租陸生宿舍謀取董事會高層不正利益,惡意不續聘兼任教師,不當調漲學費,未經正當程序與系所同意將教師「改隸」等爭議。至今繼續為於校內制衡校方高層而努力。

台東大學分部:

2015年,三位以上教師升等遭遇校方未按規章標準恣意不通過,經分部召集人代表出面召開記者會,之後才全數通過升等。
2015年,在高教工會台東分部的推動下,原來多次涉及不當對待教師的校長無法通過續聘投票,任滿一屆即被迫去職改選。

華夏科大分部:

2015年,校方原意推動更嚴苛的教師評鑑,以及制定限年升等辦法。經三分之二教師加入高教工會,籌組華夏分部後,校方才主動撤案,不敢再提類似改惡教師工作權益的辦法。
2016年,華夏科大試圖成立以校長主導的「新聘教師審議委員會」,架空既有以系、院、校教評會的教師聘任審議機制。經工會向教育部提出檢舉相關新聘教師審議委員會未經校務會議通過、違反大學法規定,該委員會始被確認尚未生效、不再運行。
2017年,在新北市政府勞工局的見證下,華夏科大與高教工會開始進行共12點訴求之團體協約協商,目前正在繼續進行。雙方建立平等對話機制,定期進行團體協約談判。

東吳分部:

2014年底,東吳大學多位教師籌組高教工會東吳分部。分部成員分散不同系所,屢屢在校務會議中積極發言,阻擋下多個改惡教師工作權益之校方提案。
2015年,多位參與東吳分部之校務會議代表,主動向校務會議提案要求「廢除限年升等條款」。歷經法規委員會與校務會議審議,正式通過廢除限年升等條款。

大雄分部(中正、南華大學分部):
2016年,中正大學與南華大學的工會會員,考量可以跨校相互支援和交流,故籌組了跨校分部,以學校位於的大林、民雄為名。成立至今,大雄分部已在兩校持續聚會,並透過校務會議提出議案,成功廢除了中正大學的限年升等條款,以及支持南華大學會員「公開拒絕參加教師評鑑,以表達反對形式性評鑑」的行動。

開南分部:

201611月成立,開南大學過去數年來,透過「限年升等」條款與各類名目,大量不續聘數十位專任教師,嚴重影響師生權益。所幸多位教師堅持透過法律訴訟爭取權益,已獲得法院勝訴定讞,恢復了工作權、回補薪資,並正式返回學校任教。他們的堅持為全國大專院校的教師們提供了關鍵的法院判決案例,宣告了「限年未升等」不等同是「不適任教師」,不該理當就接受解聘不續聘的威脅。分部成員在成功爭回工作權後,現仍持續積極協助開南的教職員捍衛法定權益,監督不當的校方作為。

聖約翰分部:

2017年,在聖約翰科技大學教師會的邀請下,聖約翰科大亦多位教師加入高教工會成立分部。成立至今持續主動至校務會議提案,要求廢除限年升等條款、降低教師評鑑通過門檻、反對提高基本授課時數等。並協助分部會員提出教師申訴,維護權益。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分部:

亞太教師於2017年籌組工會分部,由於憂心怡盛集團2016年入主亞太董事會後等不正辦學的行徑,包括積欠教師上千萬薪資,關閉停招大量科系、逼退數百名師生離校。師生為捍衛教師工作權、學生受教權,創下許多私校第一次,如:20183月發動對學校董事會舉辦「不信任投票」;5月份亞太師生一同夜宿教育部;學生委任律師向法院聲請假處分等行動。師生們現仍持續要求保障原有師資及權益,全力阻擋禿鷹財團傷害亞太師生權益。

文大分部:

2018年,文化大學以推廣部為主的教職員集體加入工會,以預防因董事會和校方高層人事鬥爭,進而影響到基層教職員工之權益。短短兩周內分部會員即突破百人,正以取得過半入會的強制協商資格而努力。

我們歡迎全台灣各大專校院的教職員生,盡快加入高教工會,為合理的高等教育工作環境而努力。

改變高教,從加入工會開始。

【2018.7.14青委會】: 大群館爭議之後,教育部還不重視學生的居住正義!? 學生團體公布大學宿舍不足排行榜,要求興建平價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