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推廣部「自行製作」虧損數據違法解雇 遭法院打臉! 勞方再次勝訴!

勞方再次勝訴!校方須復職並補足薪資 工會要求咎責違法主管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新聞稿2020.05.18】

 

上週一度在網路上遭到鄉民「亂入」,問掛詢問是否可能步上私校倒閉潮的中國文化大學,話題一出,不但釣出校方高層親自出面自信反駁:『文化大學註冊率一直維持9成左右以上,相當穩健,當然不會倒!』在網路上其他網友也紛紛熱烈回應:「文化多有錢你知道嗎…傻孩子」、「文化推廣部超豪華」、「文化的錢多到倒不了,你放心」。

 

不過,諷刺的是,去年六月,當時文化大學的推廣教育部新上任剛滿一年的教育長許惠峰,卻「力排眾議」宣稱文化大學陷入嚴重的財務危機,『預計108學年度學校整體虧損赤字可能會達5.3億元』為理由,在文大推廣教育部內部大規模的違法解雇員工。

 

其中,同遭違法解雇、身為高教工會會員的蔡姓職員,在與工會討論、同時仔細比對文化大學多年財務報告後發覺:推廣部許姓主管(許惠峰)所片面宣稱的「嚴重虧損」、「業務緊縮」,在事實基礎上根本站不住腳。更離譜的是,文大推廣部在大量解雇原有員工的同時,仍然持續不斷增聘新員工。因此,工會後續協助蔡姓職員一路向地方勞工主管機關提出勞資爭議調解,隨後並申請法律扶助,向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提起確認僱傭關係之訴訟。日前,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正式做出判決(108年度重勞訴字第23號),判決書中逐點打臉違法解雇的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之辯詞,勞方全面勝訴!

 

1.確認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的資遣解雇違法,勞資間的僱傭關係存在。

2.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須讓遭到違法解雇之員工復職。

3.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必須給付員工自去年七月遭違法解雇至今的全部薪資。

4.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必須補足遭違法解雇期間的勞工退休金提撥。

 

為違法解雇員工硬凹嚴重虧損

 

判決書中,法院調查文化大學財務報告與會計師查核報告,證實文化大學「整體」已無虧損情事,與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在訴訟期間所「自行製作」(判決書內法官用詞)的結餘數據與說明『內容不符』,而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也無法在法院具體證實並說明:為何「自行製作」的財務數據,與經教育部以及會計師查核的財務報告之間,竟有如此大的出入因此,法院認定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對員工與法院所片面宣稱「虧損」的辯詞,不是事實、『皆非可取』

 

簡言之,經過法院的調查後證實:去年六、七月間,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所宣稱文大嚴重虧損的說詞並非事實,僅是作為方便其大量違法解雇員工的藉口罷了。

 

此外法院判決書中,除了協助進一步釐清事實與真相外,也再次確立了許多保障勞工工作權的重要準則。

 

❶『所謂虧損,當以企業整體之營運、經營能力為準,非以個別部門或區分個別經營項目之經營狀態為斷。』換句話說,學校(或事業單位)不能夠單獨以某系所、某中心或推廣部「虧損」,做為合法解雇的事由。

 

❷退一萬步,即便資方確實有「業務緊縮」之事實,依法也需要先對勞工進行適當、必要的安置轉調程序,否則解雇仍然很可能被視為違法!以此案為例,法院調查發現文大推廣部明明持續有人力需求,卻堅持拒絕安置、轉調蔡姓職員,完全不符「解雇最後手段性」。

 

上述判決出爐並寄送至文化大學(校本部)後,由於判決內容甚為明確,經工會追蹤與瞭解,文化大學(校本部)日前已經開始與勝訴之蔡姓職員針對復職等重要權益事項展開協商與會談,工會樂見文化大學(校本部)尊重司法判決的決定,但也嚴正呼籲如下:

 

1.文化大學必須儘速還給蔡姓職員;以及所有推廣教育部去年曾遭主管違法對待的員工們一個遲來的正義!

 

2.此案歷經法院調查後已經證實,文大推廣教育部主管,竟然可以為了違法大量解雇員工,『自行製作』(判決書內法官用詞)不符合財務報告書的「嚴重虧損」數據。如此被法院正式認證一手遮天的離譜行徑,文化大學校方沒有任何理由和藉口繼續縱容。工會強烈要求文化大學必須立即對嚴重違法的主管展開全面調查、並要求其負起該有的一切責任!

【大學快報第243期】稻江董事會把持9億校產,惡性停辦背棄師生! 教育部應依法解除稻江董事職務,杜絕惡性退場!

近日傳出,位於嘉義的稻江管理學院,無預警宣佈即將停辦學校,預備強制既有千名以上學生轉學,逼迫70位教職員離退;然而,稻江董事會卻不解散,將繼續以經營幼兒園的名義,把持9億元校產,並積極規劃未來改辦其他事業。

 

工會對於稻江此種試圖未經停招、未等學生畢業,即無預警停辦的做法,提出以下強烈批評意見:

 

一、 私立學校不是私人企業,而是具有高度公共性和公益性、受政府核准才得以經營與招生的教育事業。基於學生受教權和教育環境維護,依私立學校法規定,私立學校既不能未經核准興辦,也不能自行停辦,而都要按照相關法規經主管機關核准。稻江董事會未經核准,就自行對外「宣佈停辦」,造成師生恐慌,顯然已違反私立學校法,教育部應予查處。

 

二、 稻江無預警停辦,並無正當性。根據公開資料,稻江學院目前仍有1700名學生,教職員約70人。根據該校之會計師查核報告,107學年結束都仍有盈餘,學雜費收入多達1.8億元,累積學校資產達9.19億;108學年度推估學雜費收入亦破億,綜合而言不可能不足以支付學校人事與營運費用,頂多「不賺錢」。學校董事若無辦學意願應當辭任,而非佔著位子卻主動把師生清空,圖謀自身可能的開發利益。

 

三、 倘若真已無力繼續經營學校,「先停招,待學生原校畢業,才能停辦」,也是最基本的學校退場原則。歷來經驗可見,如此才能真正確保學生受教權,也給予教職員轉職緩衝,是辦學者公開招生後的基本責任。稻江董事會毫不顧師生權益,恣意放話停辦,甚至強逼學生轉學、教職員離退,可說是做了最壞示範。

 

四、 根據稻江董事會規劃,學校停辦後,董事會卻不願解散。而是以經營幼兒園的名義,把持9億元校產,並積極規劃未來改辦其他事業。此種作為不但本末倒置,而且違背了學校資產累積的目的。我國政府容許對私人興學之高教機構給予諸多優惠,包括土地優惠承租、免稅、優惠貸款、教育經費補助等等,是基於其活動能有益人民的高教需求;如今以經營高教之名累積了9億校產,卻擅自背棄既有師生,試圖改制或改辦其他事業,殊無正當性可言。

 

五、 依私立學校法第72條第2項第2款規定:「學校法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命其解散:…二、未報經核准,擅自停辦所設私立學校或停止招生。」我們認為,此次稻江董事會未經核准即擅自對外「宣佈停辦」的行徑,恐已有違該法規定,教育部應當立刻介入,以確保師生權益。

 

六、 從2014年高鳳學院、永達學院無預警惡性停辦以謀求轉型利益,造成大量學生失學、教職員失業以來,及2018年亞太學院遭財團入主刻意辦倒等爭議,工會一再呼籲,「查處惡性停辦」及「杜絕發退場財」是政府最基本的義務,才能夠防止學校董事會明明仍有辦學可能,卻「主動把學校辦倒」,尋求退場後把師生清空,要嘛改制為私立貴族中小學(高鳳學院為例)、要嘛試圖改制為其他社福事業(永達學院為例),都不合乎政府與公眾容許其累積巨額校產的高教興學目的。

 

工會呼籲,正本清源之道在於私校退場即應由政府進場,由公益董事、公益監察人、公益校長接管,一來強行要求落實「先停招,待學生原校畢業,才能停辦」的原則,二來將學校鉅額資產回歸公有,繼續回流於公共高等教育使用,方能合乎其捐資辦學初衷和公共累積目的。

 

眼前的稻江案件如何發展,正是我國高教退場政策的試金石。我們呼籲稻江教職員盡速與工會聯絡,一同監督學校正常營運,並要求政府依私立學校法立刻介入,以確保學生受教權益及高教公共性的維護。

稻江董事會把持9億校產,惡性停辦背棄師生! 教育部應依法解除稻江董事職務,杜絕惡性退場!

近日傳出,位於嘉義的稻江管理學院,無預警宣佈即將停辦學校,預備強制既有千名以上學生轉學,逼迫70位教職員離退;然而,稻江董事會卻不解散,將繼續以經營幼兒園的名義,把持9億元校產,並積極規劃未來改辦其他事業。

 

工會對於稻江此種試圖未經停招、未等學生畢業,即無預警停辦的做法,提出以下強烈批評意見:

 

一、 私立學校不是私人企業,而是具有高度公共性和公益性、受政府核准才得以經營與招生的教育事業。基於學生受教權和教育環境維護,依私立學校法規定,私立學校既不能未經核准興辦,也不能自行停辦,而都要按照相關法規經主管機關核准。稻江董事會未經核准,就自行對外「宣佈停辦」,造成師生恐慌,顯然已違反私立學校法,教育部應予查處。

 

二、 稻江無預警停辦,並無正當性。根據公開資料,稻江學院目前仍有1700名學生,教職員約70人。根據該校之會計師查核報告,107學年結束都仍有盈餘,學雜費收入多達1.8億元,累積學校資產達9.19億;108學年度推估學雜費收入亦破億,綜合而言不可能不足以支付學校人事與營運費用,頂多「不賺錢」。學校董事若無辦學意願應當辭任,而非佔著位子卻主動把師生清空,圖謀自身可能的開發利益。

 

三、 倘若真已無力繼續經營學校,「先停招,待學生原校畢業,才能停辦」,也是最基本的學校退場原則。歷來經驗可見,如此才能真正確保學生受教權,也給予教職員轉職緩衝,是辦學者公開招生後的基本責任。稻江董事會毫不顧師生權益,恣意放話停辦,甚至強逼學生轉學、教職員離退,可說是做了最壞示範。

 

四、 根據稻江董事會規劃,學校停辦後,董事會卻不願解散。而是以經營幼兒園的名義,把持9億元校產,並積極規劃未來改辦其他事業。此種作為不但本末倒置,而且違背了學校資產累積的目的。我國政府容許對私人興學之高教機構給予諸多優惠,包括土地優惠承租、免稅、優惠貸款、教育經費補助等等,是基於其活動能有益人民的高教需求;如今以經營高教之名累積了9億校產,卻擅自背棄既有師生,試圖改制或改辦其他事業,殊無正當性可言。

 

五、 依私立學校法第72條第2項第2款規定:「學校法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命其解散:…二、未報經核准,擅自停辦所設私立學校或停止招生。」我們認為,此次稻江董事會未經核准即擅自對外「宣佈停辦」的行徑,恐已有違該法規定,教育部應當立刻介入,以確保師生權益。

 

六、 從2014年高鳳學院、永達學院無預警惡性停辦以謀求轉型利益,造成大量學生失學、教職員失業以來,及2018年亞太學院遭財團入主刻意辦倒等爭議,工會一再呼籲,「查處惡性停辦」及「杜絕發退場財」是政府最基本的義務,才能夠防止學校董事會明明仍有辦學可能,卻「主動把學校辦倒」,尋求退場後把師生清空,要嘛改制為私立貴族中小學(高鳳學院為例)、要嘛試圖改制為其他社福事業(永達學院為例),都不合乎政府與公眾容許其累積巨額校產的高教興學目的。

 

工會呼籲,正本清源之道在於私校退場即應由政府進場,由公益董事、公益監察人、公益校長接管,一來強行要求落實「先停招,待學生原校畢業,才能停辦」的原則,二來將學校鉅額資產回歸公有,繼續回流於公共高等教育使用,方能合乎其捐資辦學初衷和公共累積目的。

 

眼前的稻江案件如何發展,正是我國高教退場政策的試金石。我們呼籲稻江教職員盡速與工會聯絡,一同監督學校正常營運,並要求政府依私立學校法立刻介入,以確保學生受教權益及高教公共性的維護。

【大學快報第242期】過半教師入會,高教工會康寧大學分部成立!

面對近年來高等教育經營上的挑戰,為了讓康寧大學永續發展,也為教職員工爭取更多的福利,今日高教工會第十六個分部 -「康寧大學分部」 正式成立!康寧分部目前已有47名、超過編制內教師過半人數加入,會員們也在今日大會上推選出護理科呂莉婷老師擔任分部召集人。

 

康寧分部希望未來能與學校簽訂團體協約,除了維護並爭取全體教職員工的福利外,更期待能在良好的溝通協商機制下,與學校經營管理團隊良善的溝通管道與合作機制,為作育國家專業技術英才及優質教育經營環境共同努力。

 

高教工會邀請尚未加入工會的康寧大學教職員工共同參與,分部人數越多,與學校經營團隊溝通以及簽訂團體協約將更有力量!我們也呼籲各大專院校教職員一同加入工會!

 

線上加入高教工會:https://www.theunion.org.tw

 

過半教師入會,高教工會康寧大學分部成立!

面對近年來高等教育經營上的挑戰,為了讓康寧大學永續發展,也為教職員工爭取更多的福利,今日高教工會第十六個分部 -「康寧大學分部」 正式成立!康寧分部目前已有47名、超過編制內教師過半人數加入,會員們也在今日大會上推選出護理科呂莉婷老師擔任分部召集人。

 

康寧分部希望未來能與學校簽訂團體協約,除了維護並爭取全體教職員工的福利外,更期待能在良好的溝通協商機制下,與學校經營管理團隊良善的溝通管道與合作機制,為作育國家專業技術英才及優質教育經營環境共同努力。

 

高教工會邀請尚未加入工會的康寧大學教職員工共同參與,分部人數越多,與學校經營團隊溝通以及簽訂團體協約將更有力量!我們也呼籲各大專院校教職員一同加入工會!

 

線上加入高教工會:https://www.theunion.org.tw

【大學快報第241期】工會檢舉成功!逢甲大學要求教師因疫情請假自付代課費,確定違法!

高教工會於日前發布「大專專/兼任教師遭確診或居家隔離,能否請有薪假?」一文後,便接獲來自工會的會員反映,表示其所任教之逢甲大學校內所訂之「教師服務辦法」中規定,兼任教師請假請人代課所需鐘點費,須由請假人自行處理,換言之兼任教師並無法請求「有薪假」,而須自行負擔代課費用。

 

在接獲陳情後,工會便即刻發文於教育部檢舉逢甲大學該內規顯然違反「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9條第2項規定:「兼任教師於授課期間依前項規定請假者,學校應發給鐘點費,並支應補課、代課鐘點費。」

今日教育部回函工會確認,「…二、經查該校「逢甲大學教師服務辦法」第17條「……兼任教師請假請人代課所需鐘點費,以由請假人自行處理為原則。」確違反本部「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9條第2項規定,該校將依相關程序進行修正,預計於本學期提該校校務會議審議通過後報董事會核備,並公布實施。三、該校修正「逢甲大學教師服務辦法」期間,兼任教師請假、補課及代課鐘點費,將依「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相關規定辦理。」

 

我們再次重申,在工會爭取下,大專兼任教師自2017年5月起,已可依法比照「教師請假規則」按比例請求各種「有薪」假別,包括:病假、事假、(陪)產假、喪假…等。(兼任教師每年可請哪些種類的多少時數有薪假,可參照工會整理

 

倘若兼任教師所任教之學校,其校內辦法或聘約牴觸「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中之相關規定,諸如:累積一學期或數個月才發放鐘點費、寒暑假期間中斷投保勞健保…等,皆屬因違反教育法令之強制規定而不生效力,可向工會反映、提出檢舉。

 

最後呼籲,各位大專兼任教師若在校內遭遇到上述各種違法或顯不合理之對待,請務必與工會聯繫,加入工會,我們將協助一同捍衛各項勞動權益!

 

工會檢舉成功!逢甲大學要求教師因疫情請假自付代課費,確定違法!

 

高教工會於日前發布「大專專/兼任教師遭確診或居家隔離,能否請有薪假?」一文後,便接獲來自工會的會員反映,表示其所任教之逢甲大學校內所訂之「教師服務辦法」中規定,兼任教師請假請人代課所需鐘點費,須由請假人自行處理,換言之兼任教師並無法請求「有薪假」,而須自行負擔代課費用。

 

在接獲陳情後,工會便即刻發文於教育部檢舉逢甲大學該內規顯然違反「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9條第2項規定:「兼任教師於授課期間依前項規定請假者,學校應發給鐘點費,並支應補課、代課鐘點費。」

今日教育部回函工會確認,「…二、經查該校「逢甲大學教師服務辦法」第17條「……兼任教師請假請人代課所需鐘點費,以由請假人自行處理為原則。」確違反本部「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9條第2項規定,該校將依相關程序進行修正,預計於本學期提該校校務會議審議通過後報董事會核備,並公布實施。三、該校修正「逢甲大學教師服務辦法」期間,兼任教師請假、補課及代課鐘點費,將依「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相關規定辦理。」

 

我們再次重申,在工會爭取下,大專兼任教師自2017年5月起,已可依法比照「教師請假規則」按比例請求各種「有薪」假別,包括:病假、事假、(陪)產假、喪假…等。(兼任教師每年可請哪些種類的多少時數有薪假,可參照工會整理

 

倘若兼任教師所任教之學校,其校內辦法或聘約牴觸「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中之相關規定,諸如:累積一學期或數個月才發放鐘點費、寒暑假期間中斷投保勞健保…等,皆屬因違反教育法令之強制規定而不生效力,可向工會反映、提出檢舉。

 

最後呼籲,各位大專兼任教師若在校內遭遇到上述各種違法或顯不合理之對待,請務必與工會聯繫,加入工會,我們將協助一同捍衛各項勞動權益!

【高教工會徵求修法意見,4/21截止】教育部招開《私立學校退場條例》草案研商會議

各位高教工會會員,您好

 

教育部將於召開「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草案)」研商會議,日後此一《退場條例》之條文與內容,將直接影響到各私立大專院校教職員生的各項重大權益。

 

工會過往長期關注私立大專院校退場過程中教職員生權益,也已持續協助多所退場或面臨退場危機中的教職員確保權益,工會亦將受邀出席會議,於草案擬定制定過程中表達意見與主張。(草案請參見以下附件)

 

我們希望在會議之前多聽聽(尤其是來自於私立大專院校)會員們的寶貴意見,我們將彙整後於會議上進一步提供給教育部做為修法之參考,歡迎大家踴躍提供寶貴指教與建議!

 

截止期限:4/21()

意見回覆:[email protected]

 

謝謝大家!

 

高教工會秘書處

 

附件: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草案)https://reurl.cc/R4vDj9

 

【大學快報第240期】認真教學不敵招生招商 大學教評出了什麼問題?

原文與照片轉載自2020-04-05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燦爛時光會客室》第255集」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93541

整理 / 黃釋賢

在你的想像中,一位大學老師的工作應該有那些呢?你可知道他們在教學、研究、服務社會之餘,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義務」嗎?而這些所謂的「義務」卻又和維護教學品質的評鑑制度有著耐人尋味的關係?

 

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專訪南華大學哲學與生命教育學系謝青龍教授,為了突顯評鑑制度的問題,謝青龍與另一位老師周平採取不合作運動,拒絕收集績效點數,導致分數不合格。而依校方規定,不合格滿六年就能對教師予以解聘。考量可能是任教的最後一個學期,謝青龍與周平發起了《最後10堂星期四的課》,濃縮學思結晶,並實踐他們心目中的大學授課應該呈現什麼樣貌。

 

究竟當前這套教師評鑑制度存在那些問題,讓像謝青龍、周平這樣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不得不起身行動,甚至賭上自己的教學生涯,以如此極端的方式發出內心的不平之鳴?

 

謝青龍表示,他並非全盤否定教師評鑑的目的,事實上這套制度的出現就如同一般企業的績效考核,透過定期的評量,來檢視教師教學的整體表現,並以此作為依據,汰除不適任的教師,避免所謂的「萬年教授」、「萬年講義」繼續誤人子弟.以提供學生更好的學習品質。

 

但是,包含南華大學在內,部分學校的教師評鑑制度卻反其道而行,不僅將評鑑制度視為是一種管控教師行為的手段,讓老師們不得不為了取得評鑑點數,而朝「招生」、「招商」等方向發展;另一方面,受到少子化的影響,部分學校陸續面臨系所整併、甚至是轉型、退場等問題,這套制度也成為校方在精簡人事考量下,發展出兼具「合法性」與「成本考量」的一套方案,如此一來,校方就可以「無條件解聘」或「不續聘」的方式規避資遣費的支出。在謝清龍看來,這樣的設計無疑是「先射箭再畫靶」,其實校方心中早有的盤算,只是透過高標準的考核項目,企圖製造「解聘」合理化的假象,粉飾太平。

 

除了教師的勞動權益,謝青龍也點出這套評鑑制度下的另一個問題-學生受教權的受損。在南華大學教師評鑑辦法中提到:「教師評鑑分為三大項目:教學、研究及產學、輔導與服務……教師需要輔導高中校友會,或是到高中進行入班宣導」,謝清龍認為這些大量的「課外活動」,不僅讓老師們得為此疲於奔命,排擠本身在研究與社會服務方面的投入,過程中頻繁地調課、停課,甚至影響了學生們的受教權。同時,一連串的招生活動也造成高中端的困擾,究竟由老師出馬進行招生的成效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叨擾,已經在許多高中老師、學生的心中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

 

此外,在招生之餘,老師們還得面臨招商的壓力,這也意謂著過去學術殿堂中的知識得想辦法「變現」或是產生實際的經濟效益,然並非每個學門都能夠直接地應用科學化。對此,謝青龍就提到像哲學、文學等著重思辯能力養成的領域,常常受限於這套應用化思維的框架,不僅和大學教育強調「自由」的理念相左,也窄化了學生對於知識的學習與想像。

 

最終,謝青龍認為這一系列關於教師評鑑制度的討論,可回歸到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大學教育是否適合作商品化?在他看來,大學教育的可貴之處在於它的無目的性;換言之,當教育本身被視為一種特定的功能,進而指向統一的終極目標-「有多少的價值」時,就有回過頭來傷害教育的本質,甚至因此惡性競爭,而產生「技職大學化」、「大學技職化」等教育亂象。由此可見,這套看似與教師個人有關的評鑑制度,實際上也同時影響著在學生的受教權與許多莘莘學子的未來,甚至是日後國家教育發展的根本,它的影響層面超乎你我想像,更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延伸閱讀】
抵制不合理評鑑 南華大學教師「開課」抵抗
荒謬的產學合作 自己的薪水自己付
當大學老師成了業務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