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217期】大專院校外籍教師「組織工會」首例! Milestone: Foreign Teachers Unionize for the First Time in Taiwan!

高教工會銘傳分部推選英語教學中心Clifton Hoyt教授為召集人

 

雖然《工會法》自2010年起,廢除了過去規範僅具中國民國國籍身分始得擔任工會理、監事幹部等職務的規定[1],然而,台灣至今以本國籍勞工占會員絕大多數的工會組織內,外籍人士擔任工會幹部之案例,仍是少之又少。其中,人數逾三萬人、由台灣各公司或機構所聘僱的「外國專業人員」[2]中,加入工會、甚至擔任工會幹部者,更是罕見。上個(七)月17日,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在銘傳大學的教職員會員努力下,正式成立「高教工會銘傳大學分部」。工會銘傳分部為台灣第一個以外籍教師占多數為主體所建立的工會分部,會員分別來自多個不同國家,也為目前台灣大專院校約1000名外籍教師首開先例。籌備成立會議中,共同推選英語教學中心(English Language Center, ELC)專任教師 賀禮夫(Dr. Clifton Hoyt)出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目前為銘傳大學英語教學中心專任助理教授的賀禮夫,來台授課、定居已經長達13年,熱愛在台灣教學與生活的賀禮夫,也因為同時擁有法律與英文的博士學位(愛爾蘭都柏林大學三一學院英文博士、美國緬因大學法律博士),以及其在銘傳大學傑出的專業教學表現,拿到了台灣政府內政部自2009年起才開始核發的「高級專業人才永久居留卡」(俗稱「梅花卡」),此制度上路至今10年僅168位外籍專業人士取得。賀禮夫表示:拿到台灣政府所核發的永久居留證「梅花卡」,以及日前被推選為工會銘傳分部召集人,可以說是他來到台灣13年來,最感到榮耀的兩件事。

 

高教工會說明,過去幾個月來,銘傳大學多數外籍教師紛紛加入工會並進一步促成了工會分部成立的原因,在於許多來到台灣定居並在銘傳大學任教,有著長期且豐富英語教學經驗的外籍教師們,熱愛在台灣的生活、更願意持續在台灣貢獻所長,培育更多的台灣大學生英語能力;而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在台灣高等教育內有著良好口碑,以嚴謹訓練聞名、設計讓學生大一至大四皆需修習英語的銘傳大學,卻出現中心組織將進一步變動或調整的傳聞。

 

考量到組織變動之不確定性,同時擔憂將因此影響到學生受教品質與外籍教師工作權與勞動權益,銘傳大學英語教學中心的多數外籍教師們,紛紛加入高教工會,並以最快速度成立了工會銘傳分部,期望藉此與銘傳大學校方、英語教學中心管理層,在台灣《工會法》、《團體協約法》等法令保障下,建立起良性的勞資互動、協商機制。高教工會日前也已經依據《團體協約法》,正式向銘傳大學校方與英語教學中心提出進行勞資協商的要求,目前靜待銘傳大學校方的進一步回應。

 

高教工會也表示:雖然分部建立之初以外籍教師為主要成員,將持續擴大招募銘傳大學校內教職員會員,並提供加入之會員更完整的法令規範與權益保障之解析、諮詢及相關協助。工會敬邀每一位銘傳大學的教師與職員們踴躍加入工會、參與分部運作,確保自身勞動權益與工作權,並一同促進銘傳校園內民主討論與決策以及訊息透明機制的建立。

 

[1] 《工會法》2010年6月1日修法前,於第十六條 「工會理監事之資格」中特別限定:「工會會員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而年滿二十歲者,得被選為工會之理事、監事。」

[2] 根據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統計,至2019年6月底來台工作之「外國專業人員」有效聘僱許可人數為31,407人。

 

If We Join and Act Together, it is Hard to Imagine How Bright the Future Might Be.

By Clifton Hoyt, PhD

([email protected])

President, Ming Chuan Branch, Taiwan Higher Education Union

 

Two of the proudest moments in my life have been since I first came to Taiwan almost 13 years ago.  First, I was granted permanent residence via the VIP residence certificate called the 梅花卡 in recognition of my expertise in legal English resulting from having doctoral degrees in both English and Law (PhD in English, Trinity College Dublin, Ireland and JD in Law, University of Maine).

 

Equally proud a moment occurred just this past 17 July, when I was unanimously elected president (召集人) of the newly-formed Ming Chuan University with well over half of the union members attending or voting by proxy.  I’m deeply moved by the trust my colleagues have placed in me.

 

Many of us have for some time been concerned about trends at Ming Chuan, as well as other private and public universities.  The ultimate and worthy purpose of any university, public or private, is to raise the level of knowledge and education of the people of Taiwan, and it is to fulfill that purpose that I was so welcomed here some 13 years ago.  The stakeholders in universities like Ming Chuan include not only those who have in some cases dedicated entire working lives to that worthy purpose, but also students who stake their future working lives by enrolling here, as well as parents who likewise entrust the futures of their families.

 

Actually, the stakeholders include all of the people of Taiwan. Their tax money is entrusted to universities by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to further that purpose, and the money so entrusted makes up much of the funding for universities such as Ming Chuan.

 

But this—the fact that all of us are stakeholders who have a right to be heard— is often overlooked.

 

Over the years, changes at Ming Chuan have disturbed and worried many teachers here. These changes so often seemed to cheapen the students’ education. Recently, we became so concerned, not only for our own futures but also for the erosion of the ideals Ming Chuan has historically stood for, that we could no longer remain complacent. Beginning with hushed and furtive conversations, we sought out like-minded colleagues and some means to act together.

 

We quickly grew—in confidence, strength, and numbers—until a majority of faculty at Ming Chuan’s English Language Center were members of the Taiwan Higher Education Union.  That means that Ming Chuan is now legally required, under the Labor Union Act (as amended 2016) to include the Union in future negotiations.  Once this was officially announced on June 4th, Union numbers have surged, including people from other department (and staff members, part-timers etc.) joining or inquiring.

 

Which is as it should be.  “Union,” after all, means making one big thing out of many small things.  Isolated and terrified individuals cannot imagine any very bright future.  But if we join and act together, it is hard to imagine how bright our future might be. Union membership isn’t just for professors or instructors or secretaries: anyone who gets a paycheck from Ming Chuan, no matter how small, can join. Also, any student enrolled in Ming Chuan can also join (and of course they pay less).  And there is also an affiliated union that parents of Ming Chuan students can join.

【2019.08.05 新聞稿】大專院校外籍教師「組織工會」首例! Milestone: Foreign Teachers Unionize for the First Time in Taiwan!

高教工會銘傳分部推選英語教學中心Clifton Hoyt教授為召集人

 

雖然《工會法》自2010年起,廢除了過去規範僅具中國民國國籍身分始得擔任工會理、監事幹部等職務的規定[1],然而,台灣至今以本國籍勞工占會員絕大多數的工會組織內,外籍人士擔任工會幹部之案例,仍是少之又少。其中,人數逾三萬人、由台灣各公司或機構所聘僱的「外國專業人員」[2]中,加入工會、甚至擔任工會幹部者,更是罕見。上個(七)月17日,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在銘傳大學的教職員會員努力下,正式成立「高教工會銘傳大學分部」。工會銘傳分部為台灣第一個以外籍教師占多數為主體所建立的工會分部,會員分別來自多個不同國家,也為目前台灣大專院校約1000名外籍教師首開先例。籌備成立會議中,共同推選英語教學中心(English Language Center, ELC)專任教師 賀禮夫(Dr. Clifton Hoyt)出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目前為銘傳大學英語教學中心專任助理教授的賀禮夫,來台授課、定居已經長達13年,熱愛在台灣教學與生活的賀禮夫,也因為同時擁有法律與英文的博士學位(愛爾蘭都柏林大學三一學院英文博士、美國緬因大學法律博士),以及其在銘傳大學傑出的專業教學表現,拿到了台灣政府內政部自2009年起才開始核發的「高級專業人才永久居留卡」(俗稱「梅花卡」),此制度上路至今10年僅168位外籍專業人士取得。賀禮夫表示:拿到台灣政府所核發的永久居留證「梅花卡」,以及日前被推選為工會銘傳分部召集人,可以說是他來到台灣13年來,最感到榮耀的兩件事。

 

高教工會說明,過去幾個月來,銘傳大學多數外籍教師紛紛加入工會並進一步促成了工會分部成立的原因,在於許多來到台灣定居並在銘傳大學任教,有著長期且豐富英語教學經驗的外籍教師們,熱愛在台灣的生活、更願意持續在台灣貢獻所長,培育更多的台灣大學生英語能力;而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在台灣高等教育內有著良好口碑,以嚴謹訓練聞名、設計讓學生大一至大四皆需修習英語的銘傳大學,卻出現中心組織將進一步變動或調整的傳聞。

 

考量到組織變動之不確定性,同時擔憂將因此影響到學生受教品質與外籍教師工作權與勞動權益,銘傳大學英語教學中心的多數外籍教師們,紛紛加入高教工會,並以最快速度成立了工會銘傳分部,期望藉此與銘傳大學校方、英語教學中心管理層,在台灣《工會法》、《團體協約法》等法令保障下,建立起良性的勞資互動、協商機制。高教工會日前也已經依據《團體協約法》,正式向銘傳大學校方與英語教學中心提出進行勞資協商的要求,目前靜待銘傳大學校方的進一步回應。

 

高教工會也表示:雖然分部建立之初以外籍教師為主要成員,將持續擴大招募銘傳大學校內教職員會員,並提供加入之會員更完整的法令規範與權益保障之解析、諮詢及相關協助。工會敬邀每一位銘傳大學的教師與職員們踴躍加入工會、參與分部運作,確保自身勞動權益與工作權,並一同促進銘傳校園內民主討論與決策以及訊息透明機制的建立。

 

[1] 《工會法》2010年6月1日修法前,於第十六條 「工會理監事之資格」中特別限定:「工會會員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而年滿二十歲者,得被選為工會之理事、監事。」

[2] 根據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統計,至2019年6月底來台工作之「外國專業人員」有效聘僱許可人數為31,407人。

 

If We Join and Act Together, it is Hard to Imagine How Bright the Future Might Be.

By Clifton Hoyt, PhD

([email protected])

President, Ming Chuan Branch, Taiwan Higher Education Union

 

Two of the proudest moments in my life have been since I first came to Taiwan almost 13 years ago.  First, I was granted permanent residence via the VIP residence certificate called the 梅花卡 in recognition of my expertise in legal English resulting from having doctoral degrees in both English and Law (PhD in English, Trinity College Dublin, Ireland and JD in Law, University of Maine).

 

Equally proud a moment occurred just this past 17 July, when I was unanimously elected president (召集人) of the newly-formed Ming Chuan University with well over half of the union members attending or voting by proxy.  I’m deeply moved by the trust my colleagues have placed in me.

 

Many of us have for some time been concerned about trends at Ming Chuan, as well as other private and public universities.  The ultimate and worthy purpose of any university, public or private, is to raise the level of knowledge and education of the people of Taiwan, and it is to fulfill that purpose that I was so welcomed here some 13 years ago.  The stakeholders in universities like Ming Chuan include not only those who have in some cases dedicated entire working lives to that worthy purpose, but also students who stake their future working lives by enrolling here, as well as parents who likewise entrust the futures of their families.

 

Actually, the stakeholders include all of the people of Taiwan. Their tax money is entrusted to universities by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to further that purpose, and the money so entrusted makes up much of the funding for universities such as Ming Chuan.

 

But this—the fact that all of us are stakeholders who have a right to be heard— is often overlooked.

 

Over the years, changes at Ming Chuan have disturbed and worried many teachers here. These changes so often seemed to cheapen the students’ education. Recently, we became so concerned, not only for our own futures but also for the erosion of the ideals Ming Chuan has historically stood for, that we could no longer remain complacent. Beginning with hushed and furtive conversations, we sought out like-minded colleagues and some means to act together.

 

We quickly grew—in confidence, strength, and numbers—until a majority of faculty at Ming Chuan’s English Language Center were members of the Taiwan Higher Education Union.  That means that Ming Chuan is now legally required, under the Labor Union Act (as amended 2016) to include the Union in future negotiations.  Once this was officially announced on June 4th, Union numbers have surged, including people from other department (and staff members, part-timers etc.) joining or inquiring.

 

Which is as it should be.  “Union,” after all, means making one big thing out of many small things.  Isolated and terrified individuals cannot imagine any very bright future.  But if we join and act together, it is hard to imagine how bright our future might be. Union membership isn’t just for professors or instructors or secretaries: anyone who gets a paycheck from Ming Chuan, no matter how small, can join. Also, any student enrolled in Ming Chuan can also join (and of course they pay less).  And there is also an affiliated union that parents of Ming Chuan students can join.

【大學快報第216期】停辦期間挪移校產再出新招? 左手借右手,用高利貸掏空永達校產? 董事親屬借永達2400萬,六年後要永達還4200萬!

    永達技術學院於2014年停辦後,長年因教育部怠於作為,致使學校在無任何經營之下,仍致使公共校產溢流數億元。在工會監督下,教育部終於慢動作於今年三月底向法院提出解散永達目前全體董事職務之申請。

 

    原本以為在等待法院裁決期間,董事會應該有所警戒,不致再有其他不當挪移校產之行徑。然而,在高教工會的調查下卻發現,永達這屆正等著被法院解散的董事會(由久鋒國際企業入主取得多數席次)正在上演五鬼搬運!主管機關教育部卻始終沒有積極作為。恐導致縱使永達董事會日後遭法院裁定解除職務,並由公益董事進駐董事會,現在遭解除職務的董事「親屬」仍然可以主張以該支付命令之內容,每年向學校收取鉅額的違約金!

 

    根據司法院公佈的判決書查詢系統:永達董事會竟公然藉由讓永達學校與自家人(一等親與二等親親屬)簽訂極其不合理、包含鉅額違約金的「借貸契約」,然後再透過該自家人以債權人身分向法院申請「支付命令」,以使自家人能取得學校的鉅額債權,達到五鬼搬運校產的目的。此舉明顯違反利益迴避原則,也違反財團法人法》第15~第17條(備註1)之法律規定。

 

    根據臺灣屏東地方法院 108 年司促字第 4529 號支付命令裁定(108年6月21日作成),謝碧霜(永達學校董事長謝金龍之二親等親屬)即以債權人身份,命永達技術學院不但要償還既有借款2410萬元,而且逐年還要累積高額利息與違約金,六年後學校除須償還2410萬本金外,另須支付高達1807萬元的利息與違約金,達4217萬之譜(附件一)。而李欣潔(學校董事之一親等親屬)也提起300萬元的支付命令,並同樣要求鉅額違約金(見附件二)。

 

    該支付命令按與永達學校訂定的契約要求:「…自支付命令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二計算之利息,暨第一年按年息百分之三計算之違約金,第二年按年息百分之六計算之違約金,第三年按年息百分之九計算之違約金,第四年按年息百分之十二計算之違約金,第五年按年息百分之十五計算之違約金,第六年後均按年息百分之十八計算之違約金…」而永達學校未提出異議,即屬確認該一債務,使債權人有強制執行名義,可於未來強制執行永達校產。

 

    換言之,若按債權人此主張,永達學校在第六年以後償還該筆借貸款項,則每年竟須加碼高達20%的鉅額利息與違約金給該債權人(董事之一等、二等親家屬),把校產轉手即可放入自己口袋。以謝碧霜女士所借貸之金額來計算,也就是原本本金2410萬的借貸款,六年後學校則需「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償還4217萬的驚人數額!若至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還繼續再追加482萬元的利息加違約金(詳見表一與表二)。永達董事會深知學校已進入停辦,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有現金收入,卻違背常理的跟自家親人訂定了只要短時間內未還款,就會利滾利,滾出鉅款的不合理借貸契約。實在讓人難以不質疑這根本涉及了董事會刻意透過白手套轉移公共校產之嫌疑。

 

表一、按「不平等借貸契約」學校得償還謝碧霜之利息與違約金計算表 

 

利息(2%)

違約金(3%~18%)

利息+違約金

第一年

482,000

723,000

1,205,000

第二年

482,000

1,446,000

1,928,000

第三年

482,000

2,169,000

2,651,000

第四年

482,000

2,892,000

3,374,000

第五年

482,000

3,615,000

4,097,000

第六年

482,000

4,338,000

4,820,000

累計總數

2,892,000

15,183,000

18,075,000

債權人:謝碧霜(學校董事長之二親等親屬)

債權金額:2410萬元

六年後學校除須償還2410萬本金外,另須支付高達1807萬元的「利息+違約金」,等於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得償付4217萬元。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須再追加482萬元(利息與違約金),以此類推。

 

表二、按「不平等借貸契約」學校得償還李欣潔之利息與違約金計算表

 

利息(2%)

違約金(3%~18%)

利息+違約金

第一年

60,000

90,000

150,000

第二年

60,000

180,000

240,000

第三年

60,000

270,000

330,000

第四年

60,000

360,000

420,000

第五年

60,000

450,000

510,000

第六年

60,000

540,000

600,000

累計總數

360,000

1,890,000

2,250,000

債權人:李欣潔(學校董事之一親等親屬)

債權金額:300萬元

六年後學校除須償還300萬本金外,另須支付高達225萬元的「利息+違約金」,等於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得償付525萬元。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須再追加60萬元(利息與違約金),以此類推。

 

究竟一所已經停辦五年的學校,學校董事會為什麼可以同意謝碧霜及李欣潔女士此等顯失公平、極其不合理的吸血借貸契約?而且借貸來源竟是自家人(一親等與二親等親屬),形同把校產訂約送給董事家人的背信犯罪!教育部卻為何放任學校董事會於停辦階段,仍然持續可以「向董事自身親屬借錢」之方式,訂定高額的違約金數額試圖移轉校產為私產,也置之不理!?直到今天到了強制解散前的尾聲,放任董事都已訂好契約把校產掏空了,才假裝介入?

 

    我們要向永達董事會與教育部提出幾點疑問:

一、        請問永達董事會將謝碧霜與李欣潔近三千萬的借貸款項用於學校的何處?請學校董事會立刻公開該兩筆借貸的明確金流去向。

二、        請問永達董事會公開董事會會議紀錄,出示董事會是哪些人於何時開會並表決同意向謝碧霜及李欣潔進行借貸與簽訂不平等契約?

三、        請問教育部是否於事前同意永達董事會向「自家人」借貸數千萬?教育部是否事前知悉該等交易內容(包含約定鉅額的違約金數額)?

 

    同時,我們也要進一步向教育部要求:

一、        立刻依私立學校法第53條第2項規定 ,派員並委請會計師檢查永達董事會停辦後包括該筆財物流向的各類五鬼搬運行徑,並向社會大眾公開調查結果!

二、        將涉案永達董事立刻移送檢調機關,對其進行相關偵查與起訴,杜絕私立學校董事掏空校產的犯罪行徑。

三、        依職權認定永達董事會借款予董事親屬違反利益迴避原則,該決議應屬無效。

 

 

附件一、永達董事長二等親謝碧霜向屏東地方法院提起之支付命令內容

附件二、永達董事一等親李欣潔向屏東地方法院提起之支付命令內容

備註1:《財團法人法》第十五條:「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執行職務時,有利益衝突者,應自行迴避。

前項所稱利益衝突,指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得因其作為或不作為,直接或間接使本人或其關係人獲取利益之情形。」

第十六條:「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不得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圖其本人或關係人之利益。」

第十七條:「前二條所稱利益,指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執行職務不當增加其本人或其關係人金錢、物品或其他財產上之價值。

前項及前三條所稱關係人,指配偶或二親等內之親屬。」

【2019.07.26新聞稿】停辦期間挪移校產再出新招? 左手借右手,用高利貸掏空永達校產? 董事親屬借永達2400萬,六年後要永達還4200萬!

    永達技術學院於2014年停辦後,長年因教育部怠於作為,致使學校在無任何經營之下,仍致使公共校產溢流數億元。在工會監督下,教育部終於慢動作於今年三月底向法院提出解散永達目前全體董事職務之申請。

 

    原本以為在等待法院裁決期間,董事會應該有所警戒,不致再有其他不當挪移校產之行徑。然而,在高教工會的調查下卻發現,永達這屆正等著被法院解散的董事會(由久鋒國際企業入主取得多數席次)正在上演五鬼搬運!主管機關教育部卻始終沒有積極作為。恐導致縱使永達董事會日後遭法院裁定解除職務,並由公益董事進駐董事會,現在遭解除職務的董事「親屬」仍然可以主張以該支付命令之內容,每年向學校收取鉅額的違約金!

 

    根據司法院公佈的判決書查詢系統:永達董事會竟公然藉由讓永達學校與自家人(一等親與二等親親屬)簽訂極其不合理、包含鉅額違約金的「借貸契約」,然後再透過該自家人以債權人身分向法院申請「支付命令」,以使自家人能取得學校的鉅額債權,達到五鬼搬運校產的目的。此舉明顯違反利益迴避原則,也違反財團法人法》第15~第17條(備註1)之法律規定。

 

    根據臺灣屏東地方法院 108 年司促字第 4529 號支付命令裁定(108年6月21日作成),謝碧霜(永達學校董事長謝金龍之二親等親屬)即以債權人身份,命永達技術學院不但要償還既有借款2410萬元,而且逐年還要累積高額利息與違約金,六年後學校除須償還2410萬本金外,另須支付高達1807萬元的利息與違約金,達4217萬之譜(附件一)。而李欣潔(學校董事之一親等親屬)也提起300萬元的支付命令,並同樣要求鉅額違約金(見附件二)。

 

    該支付命令按與永達學校訂定的契約要求:「…自支付命令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二計算之利息,暨第一年按年息百分之三計算之違約金,第二年按年息百分之六計算之違約金,第三年按年息百分之九計算之違約金,第四年按年息百分之十二計算之違約金,第五年按年息百分之十五計算之違約金,第六年後均按年息百分之十八計算之違約金…」而永達學校未提出異議,即屬確認該一債務,使債權人有強制執行名義,可於未來強制執行永達校產。

 

    換言之,若按債權人此主張,永達學校在第六年以後償還該筆借貸款項,則每年竟須加碼高達20%的鉅額利息與違約金給該債權人(董事之一等、二等親家屬),把校產轉手即可放入自己口袋。以謝碧霜女士所借貸之金額來計算,也就是原本本金2410萬的借貸款,六年後學校則需「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償還4217萬的驚人數額!若至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還繼續再追加482萬元的利息加違約金(詳見表一與表二)。永達董事會深知學校已進入停辦,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有現金收入,卻違背常理的跟自家親人訂定了只要短時間內未還款,就會利滾利,滾出鉅款的不合理借貸契約。實在讓人難以不質疑這根本涉及了董事會刻意透過白手套轉移公共校產之嫌疑。

 

表一、按「不平等借貸契約」學校得償還謝碧霜之利息與違約金計算表 

 

利息(2%)

違約金(3%~18%)

利息+違約金

第一年

482,000

723,000

1,205,000

第二年

482,000

1,446,000

1,928,000

第三年

482,000

2,169,000

2,651,000

第四年

482,000

2,892,000

3,374,000

第五年

482,000

3,615,000

4,097,000

第六年

482,000

4,338,000

4,820,000

累計總數

2,892,000

15,183,000

18,075,000

債權人:謝碧霜(學校董事長之二親等親屬)

債權金額:2410萬元

六年後學校除須償還2410萬本金外,另須支付高達1807萬元的「利息+違約金」,等於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得償付4217萬元。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須再追加482萬元(利息與違約金),以此類推。

 

表二、按「不平等借貸契約」學校得償還李欣潔之利息與違約金計算表

 

利息(2%)

違約金(3%~18%)

利息+違約金

第一年

60,000

90,000

150,000

第二年

60,000

180,000

240,000

第三年

60,000

270,000

330,000

第四年

60,000

360,000

420,000

第五年

60,000

450,000

510,000

第六年

60,000

540,000

600,000

累計總數

360,000

1,890,000

2,250,000

債權人:李欣潔(學校董事之一親等親屬)

債權金額:300萬元

六年後學校除須償還300萬本金外,另須支付高達225萬元的「利息+違約金」,等於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得償付525萬元。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須再追加60萬元(利息與違約金),以此類推。

 

究竟一所已經停辦五年的學校,學校董事會為什麼可以同意謝碧霜及李欣潔女士此等顯失公平、極其不合理的吸血借貸契約?而且借貸來源竟是自家人(一親等與二親等親屬),形同把校產訂約送給董事家人的背信犯罪!教育部卻為何放任學校董事會於停辦階段,仍然持續可以「向董事自身親屬借錢」之方式,訂定高額的違約金數額試圖移轉校產為私產,也置之不理!?直到今天到了強制解散前的尾聲,放任董事都已訂好契約把校產掏空了,才假裝介入?

 

    我們要向永達董事會與教育部提出幾點疑問:

一、        請問永達董事會將謝碧霜與李欣潔近三千萬的借貸款項用於學校的何處?請學校董事會立刻公開該兩筆借貸的明確金流去向。

二、        請問永達董事會公開董事會會議紀錄,出示董事會是哪些人於何時開會並表決同意向謝碧霜及李欣潔進行借貸與簽訂不平等契約?

三、        請問教育部是否於事前同意永達董事會向「自家人」借貸數千萬?教育部是否事前知悉該等交易內容(包含約定鉅額的違約金數額)?

 

    同時,我們也要進一步向教育部要求:

一、        立刻依私立學校法第53條第2項規定 ,派員並委請會計師檢查永達董事會停辦後包括該筆財物流向的各類五鬼搬運行徑,並向社會大眾公開調查結果!

二、        將涉案永達董事立刻移送檢調機關,對其進行相關偵查與起訴,杜絕私立學校董事掏空校產的犯罪行徑。

三、        依職權認定永達董事會借款予董事親屬違反利益迴避原則,該決議應屬無效。

 

 

附件一、永達董事長二等親謝碧霜向屏東地方法院提起之支付命令內容

附件二、永達董事一等親李欣潔向屏東地方法院提起之支付命令內容

備註1:《財團法人法》第十五條:「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執行職務時,有利益衝突者,應自行迴避。

前項所稱利益衝突,指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得因其作為或不作為,直接或間接使本人或其關係人獲取利益之情形。」

第十六條:「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不得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圖其本人或關係人之利益。」

第十七條:「前二條所稱利益,指董事、監察人、執行長與該等職務之人執行職務不當增加其本人或其關係人金錢、物品或其他財產上之價值。

前項及前三條所稱關係人,指配偶或二親等內之親屬。」

【大學快報第215期】108學年度薪資權益-給大專校院教師們的提醒

各位大專校院教師們好:

 

最近高教工會注意到,在新學年的開始之際,極少數的私立大專藉由發放聘約之便,通知學校教師要一併進行「減薪協議」,簽署同意刪減學術研究加給。不論您任教的學校是否有類似狀況,盼望您一同關注此一課題,共同來捍衛大專教師的權益。

 

過去高教工會在協助私立亞太創意技術學院教師爭回減欠薪的經驗中得知,學校可能會藉由發放聘書時,個別約談「一手發聘書,一手要求簽下減薪同意書」的方式,來製造教職員的心理壓力,使教職員誤以為「要拿聘書,就要接受減薪」,而在資訊不足下違背己意簽下減薪同意書,製造「合意減薪」的假象。為了避免這種可能,我們特別想提醒全國大專教師,若有這種狀況發生,千萬不要配合,並請立刻與工會聯繫。以下幾點是相關的法律權益說明:

 

一、 任職私立大專院校的編制內教師,與公校老師相同,都受到《教師法》與《教師待遇條例》保障。學校未有《教師法》第14條上的事由(各類「不適任教師」事由),不得解聘或不續聘老師;而《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也已保障只要私立學校教師沒有「同意」刪減學術研究加給,學校就不能變動支給數額。

 

二、 因此,私立大專教師依法有權不簽下任何「減薪同意書」,也能夠正常續聘。而學校就是「沒發聘書」,基於《教師法》上學校對教師有續聘義務,教師與學校的聘僱關係法律上仍會延續,學校也有繼續發薪的義務,否則就構成違反《教師待遇條例》規定,受影響教師得向教育部檢舉要求對學校開罰。

 

三、 教育部判斷學校減薪是否「合法」,已明確要求各校以是否取得教師的「減薪同意書」(或「變動薪給協議書」)為判斷。如果教師同意,則視為合法減薪,未同意即不得減薪,否則構成違法減薪。是故這事關重大,千萬別輕忽。包括新聘書上的學術研究加給數額是否與過去相較發生了縮減,也需要特別注意,確定無誤再簽名回擲。

 

四、 如果學校有任何威脅或施壓,暗示教師們「不同意減薪,就不發聘書」、「請共體時艱,學校財務改善就會還錢」,也切勿慌張。建議您除了表明拒絕外,也可要求學校給您「回去思考幾天,會儘速回覆」,過程不妨錄音存證,然後請與工會聯繫商討如何處理。我們相信,學校在監督壓力下終將會自知理虧、打退堂鼓。

 

我們能夠體諒當今所有私立大專院校在學生數減少的壓力下,的確經營不易。但無論如何,私立學校是非營利財團法人,其設立目的是為了辦理教育活動,而提供教育人員正常穩定的薪資是教育活動的基礎。若財務困難,學校不應要求教職員「減薪」犧牲,而影響教學品質;正如同其生源充分時通常也不會「加薪」一般,而該把盈餘優先用在充實教育資源。辦學者該回歸到辦學根本面,思考如何讓學校教育活動正常發展。

 

何況,歷來也沒有學校能因「減薪」還能正常辦理,反而都是因導致勞資衝突連連使得辦學更加不易;所謂要教師「減薪以共體時艱」,往往是校董要擺脫薪資責任、保全手上鉅額校產的藉口罷了。

 

學校財務若是暫時有困難,我們唯一同意的是:學校在尊重教職員個人意願下,暫時向教職員「借薪」,而非「減薪」。「借薪」是要還的,「減薪」是不用還的。基於學校仍有土地建物和設校基金等資產,我們相信「借薪」及其利息最後學校都可清償,也是法律上的最優先債權。當然,借薪也要擬訂契約,約定合理期限與利息,並尊重教職員的出借意願,而非強逼借薪,或設想可借了不還。在這之外,學校也該優先思考向其他正常方式籌措充分資金,並讓財務透明化、全面取消各種不合理的花費或加給,以維護廣大教職員生的權益。面對學校「刪減年終獎金」,我們也建議教師們比照至校務會議提案:可「借年終獎金」,但不同意「減年終獎金」。

 

最後,高教工會歡迎大專校院教職員加入工會(https://www.theunion.org.tw/)。若您還在猶豫是否入會,至少也不要損及自身薪資權益。我們建議各校教職員儘早加入工會,超過20人以上可設立學校的工會分部,及早有效監督學校正常營運,具體確保全體教職員的權益。

 

電話:(02)2507739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會網址:https://www.theunion.org.tw/

【108學年度薪資權益】給大專校院教師們的提醒

各位大專校院教師們好:

 

最近高教工會注意到,在新學年的開始之際,極少數的私立大專藉由發放聘約之便,通知學校教師要一併進行「減薪協議」,簽署同意刪減學術研究加給。不論您任教的學校是否有類似狀況,盼望您一同關注此一課題,共同來捍衛大專教師的權益。

 

過去高教工會在協助私立亞太創意技術學院教師爭回減欠薪的經驗中得知,學校可能會藉由發放聘書時,個別約談「一手發聘書,一手要求簽下減薪同意書」的方式,來製造教職員的心理壓力,使教職員誤以為「要拿聘書,就要接受減薪」,而在資訊不足下違背己意簽下減薪同意書,製造「合意減薪」的假象。為了避免這種可能,我們特別想提醒全國大專教師,若有這種狀況發生,千萬不要配合,並請立刻與工會聯繫。以下幾點是相關的法律權益說明:

 

一、 任職私立大專院校的編制內教師,與公校老師相同,都受到《教師法》與《教師待遇條例》保障。學校未有《教師法》第14條上的事由(各類「不適任教師」事由),不得解聘或不續聘老師;而《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也已保障只要私立學校教師沒有「同意」刪減學術研究加給,學校就不能變動支給數額。

 

二、 因此,私立大專教師依法有權不簽下任何「減薪同意書」,也能夠正常續聘。而學校就是「沒發聘書」,基於《教師法》上學校對教師有續聘義務,教師與學校的聘僱關係法律上仍會延續,學校也有繼續發薪的義務,否則就構成違反《教師待遇條例》規定,受影響教師得向教育部檢舉要求對學校開罰。

 

三、 教育部判斷學校減薪是否「合法」,已明確要求各校以是否取得教師的「減薪同意書」(或「變動薪給協議書」)為判斷。如果教師同意,則視為合法減薪,未同意即不得減薪,否則構成違法減薪。是故這事關重大,千萬別輕忽。包括新聘書上的學術研究加給數額是否與過去相較發生了縮減,也需要特別注意,確定無誤再簽名回擲。

 

四、 如果學校有任何威脅或施壓,暗示教師們「不同意減薪,就不發聘書」、「請共體時艱,學校財務改善就會還錢」,也切勿慌張。建議您除了表明拒絕外,也可要求學校給您「回去思考幾天,會儘速回覆」,過程不妨錄音存證,然後請與工會聯繫商討如何處理。我們相信,學校在監督壓力下終將會自知理虧、打退堂鼓。

 

我們能夠體諒當今所有私立大專院校在學生數減少的壓力下,的確經營不易。但無論如何,私立學校是非營利財團法人,其設立目的是為了辦理教育活動,而提供教育人員正常穩定的薪資是教育活動的基礎。若財務困難,學校不應要求教職員「減薪」犧牲,而影響教學品質;正如同其生源充分時通常也不會「加薪」一般,而該把盈餘優先用在充實教育資源。辦學者該回歸到辦學根本面,思考如何讓學校教育活動正常發展。

 

何況,歷來也沒有學校能因「減薪」還能正常辦理,反而都是因導致勞資衝突連連使得辦學更加不易;所謂要教師「減薪以共體時艱」,往往是校董要擺脫薪資責任、保全手上鉅額校產的藉口罷了。

 

學校財務若是暫時有困難,我們唯一同意的是:學校在尊重教職員個人意願下,暫時向教職員「借薪」,而非「減薪」。「借薪」是要還的,「減薪」是不用還的。基於學校仍有土地建物和設校基金等資產,我們相信「借薪」及其利息最後學校都可清償,也是法律上的最優先債權。當然,借薪也要擬訂契約,約定合理期限與利息,並尊重教職員的出借意願,而非強逼借薪,或設想可借了不還。在這之外,學校也該優先思考向其他正常方式籌措充分資金,並讓財務透明化、全面取消各種不合理的花費或加給,以維護廣大教職員生的權益。面對學校「刪減年終獎金」,我們也建議教師們比照至校務會議提案:可「借年終獎金」,但不同意「減年終獎金」。

 

最後,高教工會歡迎大專校院教職員加入工會(https://www.theunion.org.tw/)。若您還在猶豫是否入會,至少也不要損及自身薪資權益。我們建議各校教職員儘早加入工會,超過20人以上可設立學校的工會分部,及早有效監督學校正常營運,具體確保全體教職員的權益。

 

電話:(02)2507739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會網址:https://www.theunion.org.tw/

【2019.07.26採訪通知】停辦期間挪移校產再出新招? 左手借右手,用高利貸掏空永達校產? 董事親屬借永達2400萬,六年後要永達還4200萬!

永達技術學院於2014年停辦後,長年因教育部怠於作為,致使學校在無任何經營之下,仍致使公共校產溢流數億元。在工會監督下,教育部終於慢動作於今年三月底向法院提出解散永達目前全體董事職務之申請。

 

    然而,在高教工會的追查下卻發現,永達目前這屆正等著被法院解散的董事會(已由久鋒國際企業入主)在等候法院裁決的這段期間,老早已偷偷上演五鬼搬運?!

 

  根據司法院公佈的判決書查詢系統:永達董事會竟公然違反利益迴避原則,藉由讓永達學校與自家人(一等親與二等親親屬)簽訂極其不合理、包含鉅額違約金的「借貸契約」,然後再透過該自家人以債權人身份向法院申請「支付命令」,以使自家人能取得學校的鉅額債權,達到五鬼搬運校產的目的。

 

  按此離譜的借貸契約主張,永達學校若在第六年以後償還該筆借貸款項,則每年竟須加碼高達20%的鉅額利息與違約金給該債權人。以謝碧霜女士(董事長二親等親屬)借貸給永達之金額來計算,也就是原本本金2410萬的借貸款,六年後學校則需「連本帶利帶違約金」償還4210萬的驚人數額,第七年之後每年都還繼續再追加482萬元的利息加違約金!

 

  高教工會將於7/26(週五)上午召開記者會揭露此涉嫌掏空校產之重大弊案,我們將對現任董事會提出「三大質疑」,同時也將要求教育部:立刻依私立學校法第53條第2項規定,派員並委請會計師檢查永達董事會停辦後包括該筆財物流向的各類五鬼搬運行徑,並向社會大眾公開調查結果!

 

  若教育部與檢調單位不立即介入,恐導致縱使永達董事會日後遭法院裁定解除職務,並由公益董事進駐董事會,現在遭解除職務的董事「親屬」仍然可以每年向學校收取鉅額的違約金!此例一開,也絕對將造成不肖私校校董紛紛效法此道掏空校產!全民都將追究到底!

 

時間:108年7月26日(週五)上午十點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會議室(台北市中山區伊通街59巷6號4樓)

【大學快報第214期】史上第一起大學違法解雇工會幹部爭議 文大推廣部違法打壓工會 不當勞動行為鐵證如山 要求勞動部儘速嚴懲 回復工會幹部工作權

長榮航空超過兩千名空服員罷工十七天,長榮資方至今尚未因主導工會事務與發起爭議行為為理由解雇工會幹部。豈料在高等教育下理應崇尚文明、法治的大學殿堂內,卻發生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資方,為了一舉瓦解工會運作,竟然違法解雇工會分部召集人,而五位工會所推舉甫當選的勞資會議勞方代表,更有三人一併遭到資方解雇短短一個月內,遭到解雇的工會分部幹部包括了: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副召集人蔡玉子(三人同時皆為6月10日由工會推派經全體推廣部員工票選為新任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大學本為非營利性質之財團法人,然而文大推廣教育部資方公然違法打壓工會、解雇工會幹部的不當勞動行為,手段之凶殘竟然更勝營利之私人企業!

 

高教工會文大分部自去年六月底成立以來,為了確保推廣教育部四百多位員工的勞動權益與工作權,不斷積極尋求與資方協商、以求安定人心,然而文大推廣部資方卻於今年二月起違反承諾,開始逼退、解雇員工,資方更將工會視為眼中釘,極盡所能地打壓工會,具體行徑包括(完整時序可參考表一):

 

(一)、在工作規則中推動浮濫增訂懲戒員工事由

文大推廣部資方為了進一步壓制工會活動並箝制員工言論,企圖在職場中營造高壓恐怖氛圍,主動要求在工作規則中的「員工懲處事由」增訂包含「挑撥離間製造是非」、「散布不實言論」、「工作態度不良」等充滿恣意性的種種罪名,此舉目的明顯為針對工會活動並限制員工發言。上述資方企圖濫增員工懲戒名目的作法,在6月21日的勞資會議中遭到了工會代表翟敬宜等人的強烈反對。

 

(二)、為了阻止工會所進行的問卷調查,於寄發問卷三小時內解雇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再發信致全體員工恐嚇阻止填寫。

由於自今年二月起資方違反承諾,恐嚇、逼退、解雇員工的行為越來越頻繁,工會分部為了更廣泛讓全體員工表達對資方主管(教育長)許惠峰之意見,共同討論設計了員工問卷調查。召集人翟敬宜於628日午間12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問卷調查,下午254分,工會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雙雙收到資方寄發「終止勞動契約通知」。當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至全體推廣部員工,指稱「工會違反個資法」「非法調查」恐嚇員工不得填寫,工會原所欲完成之問卷因而停頓、胎死腹中。

 

(三)、寄發存證信函恐嚇提告工會幹部

當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雙雙遭到文大推廣部資方違法解雇後,7月8日高教工會與遭解雇之工會幹部前往教育部前陳情,要求教育部應立即著手調查推廣部明顯浮編之人事成本。過程中特別指出做出違法解雇的推廣部教育長許惠峰,自己打從接手教育長一職後,個人年薪增加至超過350萬元的水準,然而竟一手以「業務緊縮」為藉口解雇工會幹部,另一手卻大量進用新進員工。遭到違法解雇的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在陳情行動結束後一週內,卻接獲許惠峰個人名義所寄發之存證信函恐嚇,揚言針對高教工會與翟敬宜在陳情中揭露其個人薪資提出告訴。

 

(四)、指示意圖撤換工會幹部原排定之授課課程。

7月中旬,資方在違法解雇、寄發存證信函恐嚇後仍不滿意,教育長許惠峰竟然進一步指示,試圖要求將同時具有兼任教師身分的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原已排定的授課課程撤換,對工會幹部全面追殺之意圖昭然若揭。 

 

為了遏止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資方此一違法打壓工會的惡質行徑,高教工會與遭到違法解雇的工會文大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同蔡晴羽律師,23日一同前往勞動部向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正式提起裁決申請,並在送交申請書前,於勞動部大門口前召開記者會,說明此一台灣高教史上第一宗校方違法解雇工會幹部案件的指標性意義。律師蔡晴羽亦將對社會大眾解釋並說明文化大學推廣部資方嚴重涉及不當勞動行為、打壓工會的具體事證,以及其已實際產生對工會發展所形成之寒蟬效應。

 

而也因為違法的文化大學推廣部校方(資方主管甚是身為法學院院長),上述打壓工會之意圖與行徑如此肆無忌憚,擔憂勞動部若未能即時撥亂反正、制止這樣明目張膽的不當勞動行為,恐怕將是對全台灣之資方最惡劣的負面示範。因此,今日上午勞動部前的記者會,除了從苗栗北上聲援的高教工會亞太技術學院分部老師們,還包括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等工會,亦特別趕來聲援、團結相挺,共同嚴正呼籲勞動部:

 

應儘速嚴懲惡質資方,有效遏止資方報復性解雇工會幹部的不當勞動性為,務求在最短的時間內,還遭到違法解雇與打壓的工會幹部一個公道與正義!

 

 

表一、文大推廣教育部打壓工會、違法解雇工會幹部時間表

    

    

2018年6月底

 

【工會分部成立】 擔憂推廣教育部高層主管變動或將導致基層員工工作權受損,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職員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開始積極尋求與資方針對勞動權益與保障工作權進行協商。

2018年10月

 

【首次協商】 工會幹部翟敬宜、李宛澍等,首次與推廣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會談協商,會中許明確承諾不會裁員資遣。

2019年2月

 

【違反承諾】 資方違反承諾開始逼退、解雇員工。

2019年5月14日

 

【協商中解雇副召集人】 在工會分部與許惠峰最後一次定期例行會面協商,會議進行中分部副召集人蔡玉子接獲資方透過email發出之解雇通知。此後許惠峰即關閉與工會之協商管道。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公開積極拉票,尋求全體四百多位員工支持,五位工會候選人最終獲得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新任勞資會議勞方代表選出後首次勞資會議,為進一步壓制工會活動與箝制員工言論,資方提出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翟敬宜等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恐嚇阻止員工填寫問卷】 為更廣泛使推廣部全體員工表達對新任主管(許惠峰)意見,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於當日午休時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問卷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雙雙收到資方寄發「終止勞動契約通知」。當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至全體推廣部員工,指稱「工會違反個資法」「非法調查」恐嚇員工不得填寫,工會原所欲完成之問卷因而停頓、胎死腹中。

2019年7月17日

 

【存證信函恐嚇提告】 高教工會7月8日至教育部陳情,要求教育部對文大推廣部預決算人事成本浮報疑雲調查,批評許惠峰上任後年薪增加至350萬以上,卻一手解雇一手增加新進員工。17日,翟敬宜收到許惠峰本人發出之存證信函恐嚇、揚言提告。

2019年7月中旬

【指示撤換授課課程】 許惠峰再度指示要求撤換翟敬宜所開設之進修推廣課程。

 

 

【2019.07.23新聞稿】 史上第一起大學違法解雇工會幹部爭議 文大推廣部違法打壓工會 不當勞動行為鐵證如山 要求勞動部儘速嚴懲 回復工會幹部工作權

長榮航空超過兩千名空服員罷工十七天,長榮資方至今尚未因主導工會事務與發起爭議行為為理由解雇工會幹部。豈料在高等教育下理應崇尚文明、法治的大學殿堂內,卻發生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資方,為了一舉瓦解工會運作,竟然違法解雇工會分部召集人,而五位工會所推舉甫當選的勞資會議勞方代表,更有三人一併遭到資方解雇短短一個月內,遭到解雇的工會分部幹部包括了: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副召集人蔡玉子(三人同時皆為6月10日由工會推派經全體推廣部員工票選為新任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大學本為非營利性質之財團法人,然而文大推廣教育部資方公然違法打壓工會、解雇工會幹部的不當勞動行為,手段之凶殘竟然更勝營利之私人企業!

 

高教工會文大分部自去年六月底成立以來,為了確保推廣教育部四百多位員工的勞動權益與工作權,不斷積極尋求與資方協商、以求安定人心,然而文大推廣部資方卻於今年二月起違反承諾,開始逼退、解雇員工,資方更將工會視為眼中釘,極盡所能地打壓工會,具體行徑包括(完整時序可參考表一):

 

(一)、在工作規則中推動浮濫增訂懲戒員工事由

文大推廣部資方為了進一步壓制工會活動並箝制員工言論,企圖在職場中營造高壓恐怖氛圍,主動要求在工作規則中的「員工懲處事由」增訂包含「挑撥離間製造是非」、「散布不實言論」、「工作態度不良」等充滿恣意性的種種罪名,此舉目的明顯為針對工會活動並限制員工發言。上述資方企圖濫增員工懲戒名目的作法,在6月21日的勞資會議中遭到了工會代表翟敬宜等人的強烈反對。

 

(二)、為了阻止工會所進行的問卷調查,於寄發問卷三小時內解雇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再發信致全體員工恐嚇阻止填寫。

由於自今年二月起資方違反承諾,恐嚇、逼退、解雇員工的行為越來越頻繁,工會分部為了更廣泛讓全體員工表達對資方主管(教育長)許惠峰之意見,共同討論設計了員工問卷調查。召集人翟敬宜於628日午間12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問卷調查,下午254分,工會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雙雙收到資方寄發「終止勞動契約通知」。當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至全體推廣部員工,指稱「工會違反個資法」「非法調查」恐嚇員工不得填寫,工會原所欲完成之問卷因而停頓、胎死腹中。

 

(三)、寄發存證信函恐嚇提告工會幹部

當工會分部正副召集人雙雙遭到文大推廣部資方違法解雇後,7月8日高教工會與遭解雇之工會幹部前往教育部前陳情,要求教育部應立即著手調查推廣部明顯浮編之人事成本。過程中特別指出做出違法解雇的推廣部教育長許惠峰,自己打從接手教育長一職後,個人年薪增加至超過350萬元的水準,然而竟一手以「業務緊縮」為藉口解雇工會幹部,另一手卻大量進用新進員工。遭到違法解雇的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在陳情行動結束後一週內,卻接獲許惠峰個人名義所寄發之存證信函恐嚇,揚言針對高教工會與翟敬宜在陳情中揭露其個人薪資提出告訴。

 

(四)、指示意圖撤換工會幹部原排定之授課課程。

7月中旬,資方在違法解雇、寄發存證信函恐嚇後仍不滿意,教育長許惠峰竟然進一步指示,試圖要求將同時具有兼任教師身分的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原已排定的授課課程撤換,對工會幹部全面追殺之意圖昭然若揭。 

 

為了遏止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資方此一違法打壓工會的惡質行徑,高教工會與遭到違法解雇的工會文大分部召集人翟敬宜同蔡晴羽律師,23日一同前往勞動部向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正式提起裁決申請,並在送交申請書前,於勞動部大門口前召開記者會,說明此一台灣高教史上第一宗校方違法解雇工會幹部案件的指標性意義。律師蔡晴羽亦將對社會大眾解釋並說明文化大學推廣部資方嚴重涉及不當勞動行為、打壓工會的具體事證,以及其已實際產生對工會發展所形成之寒蟬效應。

 

而也因為違法的文化大學推廣部校方(資方主管甚是身為法學院院長),上述打壓工會之意圖與行徑如此肆無忌憚,擔憂勞動部若未能即時撥亂反正、制止這樣明目張膽的不當勞動行為,恐怕將是對全台灣之資方最惡劣的負面示範。因此,今日上午勞動部前的記者會,除了從苗栗北上聲援的高教工會亞太技術學院分部老師們,還包括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等工會,亦特別趕來聲援、團結相挺,共同嚴正呼籲勞動部:

 

應儘速嚴懲惡質資方,有效遏止資方報復性解雇工會幹部的不當勞動性為,務求在最短的時間內,還遭到違法解雇與打壓的工會幹部一個公道與正義!

 

 

表一、文大推廣教育部打壓工會、違法解雇工會幹部時間表

    

    

2018年6月底

 

【工會分部成立】 擔憂推廣教育部高層主管變動或將導致基層員工工作權受損,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職員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開始積極尋求與資方針對勞動權益與保障工作權進行協商。

2018年10月

 

【首次協商】 工會幹部翟敬宜、李宛澍等,首次與推廣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會談協商,會中許明確承諾不會裁員資遣。

2019年2月

 

【違反承諾】 資方違反承諾開始逼退、解雇員工。

2019年5月14日

 

【協商中解雇副召集人】 在工會分部與許惠峰最後一次定期例行會面協商,會議進行中分部副召集人蔡玉子接獲資方透過email發出之解雇通知。此後許惠峰即關閉與工會之協商管道。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公開積極拉票,尋求全體四百多位員工支持,五位工會候選人最終獲得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新任勞資會議勞方代表選出後首次勞資會議,為進一步壓制工會活動與箝制員工言論,資方提出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翟敬宜等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恐嚇阻止員工填寫問卷】 為更廣泛使推廣部全體員工表達對新任主管(許惠峰)意見,工會分部召集人翟敬宜於當日午休時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問卷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召集人翟敬宜、副召集人李宛澍雙雙收到資方寄發「終止勞動契約通知」。當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至全體推廣部員工,指稱「工會違反個資法」「非法調查」恐嚇員工不得填寫,工會原所欲完成之問卷因而停頓、胎死腹中。

2019年7月17日

 

【存證信函恐嚇提告】 高教工會7月8日至教育部陳情,要求教育部對文大推廣部預決算人事成本浮報疑雲調查,批評許惠峰上任後年薪增加至350萬以上,卻一手解雇一手增加新進員工。17日,翟敬宜收到許惠峰本人發出之存證信函恐嚇、揚言提告。

2019年7月中旬

【指示撤換授課課程】 許惠峰再度指示要求撤換翟敬宜所開設之進修推廣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