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南方的教師節祝福:高教工會高科大分部成立!

今天是2020年的928教師節,也是高教工會高雄科技大學分部成立的日子。
 
國立高雄科大是於2018年,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三校合併而成,目前屬學生人數規模第二大的大專校院。其運作良善與否,正是我國技專校院的指標案例。
 
然而,自合併以來,高科大的基層教師們日益憂慮,校園民主的狀況似乎每下愈況。目前高科大未兼主管的教師,在校務會議中的代表比例持續下降,僅剩三成出頭;相對地,擔任行政或學術主管的人員,竟佔校務會議半數席次以上;校務會議日趨受到行政團隊所主導;所制定的校長遴選或續任制度,設計為毋須經過基層教師投票同意;各類重大決策經常缺乏由下而上的師生公開討論…。
 
大學規模越大,越需要民主參與!工會觀察到,此類大學高層集權化,背離校園民主,甚至侵害學術自由、介入聘任或升等的狀況,在當今台灣的公私立大學是有增無減,相當需要各界一同關注與矯正。
 
也因此,高科大在其教師會的積極領軍下,推動許多教師加入高教工會,於今日慶祝教師節的同時,一併成立了高教工會高科大分部,為高教工會的第19個分部。
 
會議上推選高科大分部第一屆召集人為許光城教授(機械工程系)、副召集人為林啟燦教授(海洋環境工程系),工會秘書處及嘉義大學分部幹部也與會見證。分部幹部們矢志將推動公私立大學的校園民主改革,以投書、連署、遊說、陳情、召開記者會等方式,促成制度變革。
 
讓我們在相互祝賀教師節的同時,一起邀請高教夥伴們加入工會,採取行動,捍衛正常的高教環境!

 

銘傳大學與高教工會針對工會活動權爭議於勞動部裁決委員會中達成和解 工會得於銘傳校內舉辦各項活動且得免費借用教室!

高教工會(銘傳大學分部)針對去年11月29日於銘傳大學校園內舉辦工會活動「你不可不瞭解的教師評鑑權益」說明會時,遭銘傳校方派出副校長等人員阻止,並意圖誤導、嚇阻前來參與說明會之工會會員,隨後活動進行時派員在教室外查看、甚至記錄,均已涉嫌構成違反《工會法》第35條第1項第5款不當勞動行為,今年二月底正式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雖然受疫情影響遲至7月23日方才召開第一次調查會議,隨後歷經7月23日、8月13日、9月10與9月17日共計四次調查會議。

 

工會於調查會議中提出諸多事證(包含錄音、錄影、照片等)以為佐證,在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勸喻下,銘傳大學校方最終同意與工會針對工會活動權的爭議達成和解。和解書主要重點如下:

 

  1. 乙方(銘傳大學)尊重並同意甲方(高教工會)依法於校內舉行工會相關活動。
  2. 高教工會於(銘傳大學)校內舉辦工會相關活動,如有需要借用教室場地時,得免費使用教室。

 

在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四位委員:蔡志揚、侯岳宏、林垕君及張國璽的見證下,銘傳大學代理人主任秘書樊中原、英語教學中心主任(國際教育交流處處長)劉廣華、法務處處長(法律學院院長)李開遠,與高教工會雙方共同簽署和解書。

 

高教工會重申:工會於各校園內所進行之相關活動,乃是依法受到《工會法》所保障之合法權利。因此,工會期許在法律的保障與和解的基礎上,銘傳大學日後能真正落實尊重工會於校園內之合法活動權,勿再發生任何蓄意阻撓工會活動之行為。工會也期待此一案例,能讓台灣更多大專院校校方理解工會之正向意義,且尊重工會受到法律所保障之種種權利,以友善、健康的態度面對工會組織及工會活動。

 

聖約翰科大教師靜坐行動後回應校方之聲明

聖約翰科大違法欠薪爭議,今日對媒體宣稱「本校對少數未領薪同仁,已做好發放薪資作業,通知同仁領收。」

 

聖約翰老師表示,這絕非事實。直到今日,聖約翰三十多位教師仍未能領得8月份、9月份的完整薪資。

 

實際上,在今日教師被迫至教育部靜坐陳情後,學校是告知不願意接受減薪的老師們,可以到學校人事室領取僅佔「半薪」的「本薪」,但對於另外「半薪」的「學術研究加給」則依舊不發,以要協議為藉口繼續拖延(見新聞稿附件四)。聖約翰卻對媒體宣稱正在進行發薪作業,純屬謊言,或刻意扭曲。

 

今日教育部回應,學校所為已顯然違反教師待遇條例,違法事實明確。官方的法律解釋正確但卻一再給學校限期改善的機會,使教師即將被欠薪三個月,生活陷入困難,毫無道理。

 

高教工會與聖約翰科大教師們,不會就此屈服。在我們訴求未達成前,我們下週三還會再次來到教育部外,揭露惡質校長及董事會的背景,要求教育部正視私校亂象問題。

史上最扯: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 違法欠薪!還我全薪! 聖約翰科大教師至教育部前靜坐抗議行動

  今年8月4日,聖約翰科大藉著教師例行的重新續聘程序,在應聘回條中針對未兼任主管的教師,要其同意「薪資減半」、取消例行發給的學術研究加給。

 

  其中過半數、約三十多位重新續聘的基層教師,在工會協助下拒絕簽署此一「減薪同意書」,並要求依《教師待遇條例》規定「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1],應按月發放正常全薪[2]。然而,聖約翰校方竟告知教師:「若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爾後開始惡意欠薪,使教師們8月、9月之薪資迄今一毛未領,已欠薪達2個月。

 

  儘管如此,聖約翰老師們仍堅守崗位,教學研究一切正常;但學校為逼迫老師,甚至還「惡意不給予此類教師排課」,一併犧牲學生的受教權益;經師生檢舉後,才在選課結束後恢復其排課,但依舊欠薪至今,且毫無歉意。

 

  聖約翰科大108學年度截止時(109年7月31日),仍有資產20億,現金3億以上,學生約3000人,絕非無力正常發薪。但新聘校長黃宏斌為配合董事會意志,使盡分化與威逼手段:一方面攏絡一級主管,若配合打壓教師就給予全薪與職務加給,甚至校長自肥每月領取22萬以上的高薪;一方面威逼基層老師簽署減薪同意書,才發放薪資,不然就惡意欠薪。導致教育秩序大亂也不收手。

 

  聖約翰校長黃宏斌與副校長張文宇甚至還在各類會議上謊稱:「沒有不發薪,是在等教師們來協議」,「只要來協議(減薪),我們立刻就發。」並且還要求教師要領(半)薪就要簽署「不得授權工會協議」之「切結書」(附件三),完全視法令「教師有權拒絕變更薪給」、「未經協議不得變更支給數額」、「不得妨礙工會活動」如無物。

 

  此種「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的作法,不但引起學界譁然,在勞工運動界也幾乎聞所未聞。再惡劣的「慣老闆」們,也都會對其欠薪或減薪感到羞愧,頂多宣稱「暫時沒錢」來閃躲,或求取勞方同情「共體時艱」。未曾有雇主敢以「違法不發薪」來逼迫受雇者「接受減薪」,還理直氣壯!?

 

  直到教師被迫至教育部靜坐陳情的今日,學校仍試圖逼迫教師同意只發「半薪」(本薪),另外「半薪」(學術研究加給)則依舊不發(附件四)。

 

對聖約翰的違法欠薪事件,教師們自8月4日起即不斷向教育部以「部長信箱」陳情;甚至教師們多次至教育部拜會陳情,呼籲勿讓老師們生活陷入困境,學生受教權益遭受損害。

 

  但教育部作為主管機關面對聖約翰教師8月5日陳情、工會8月25日陳情函,於9月8日始命學校按過往原聘約發放全薪(本薪及學術研究加給),要求即日起改善;學校不予改善,教育部又於9月17日再發函學校,要求即日起改善,且再次給予學校限期改善至10月5日。

 

  截至目前為止,教育部遲遲未依《教師待遇條例》第23條對聖約翰開罰[3],也未依《私立學校法》第25條[4]解除違法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或依第43條第3項[5]、第54條第1項[6]撤換嚴重違反教育法令之校長。種種消極不作為的狀況,幾乎已成了私校壓榨基層教職員生的幫兇!

 

  為了捍衛第一線教師的尊嚴,在今年「教師節」前,高教工會與聖約翰教師發起「違法欠薪!還我全薪!--教育部前靜坐抗議行動」,每週至教育部前靜坐抗議,要求政府立刻對嚴重違規的聖約翰科大:一、立刻開罰,償還全薪;二、撤換嚴重違法校長;三、解除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

 

 

  教師的正常薪資,不該是學校得恣意刪減犧牲的對象,而是確保教學品質的基礎!私立學校是非營利機構,大專院校過往營運順利時,教師不會加薪或多領得獎勵;如今經營不易,也不該以教師為犧牲品。

 

  若政府明明有法可循,但對此種「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的惡質私校卻放任不管,或者採取傷害師生的處理方式(例如若扣學校獎補助款或停招停辦,反而是讓學校董事會能加速惡意退場、改辦其他事業),工會將串連全國學界關注此案,直到掃除此種敗壞高教環境的惡質勢力,並追究違法校長及董事責任。

 

[1] 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私立學校教師之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及地域加給,各校準用前三條規定訂定,並應將所定支給數額納入教師聘約;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

[2] 教師待遇條例第6條第1項:教師之薪給以月計之,並應按月給付,自實際到職之日起支,並自實際離職之日停支。

[3] 教師待遇條例第 23 條:(第1項)私立學校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經主管機關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者,得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至改善為止:一、違反第六條或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三項薪給支給之規定。…四、違反依第十七條所定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或地域加給之規定,或未將上開加給規定納入教師聘約,或未與教師協議前變更支給數額。(第2項)前項情形同時得依私立學校法相關規定辦理。

[4] 私立學校法第25條第1項:董事會、董事長、董事違反法令或捐助章程,致影響學校法人、所設私立學校校務之正常運作者,法人或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其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或改善無效者,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視事件性質,聲請法院於一定期間停止或解除學校法人董事長、部分或全體董事之職務。

[5] 私立學校法第43條:(第2項)校長經判決確定有罪,或嚴重違反教育法令,或有損師道情節重大者,學校法人應即解聘,並重新遴選校長,依各該法律規定聘任之。(第3項)學校法人未依第一項規定停聘校長者,學校主管機關得逕予停聘,由學校組織相關規定所定人員代理校長職務;其未依前項規定解聘校長者,學校主管機關應逕予解聘,並指派適當人員,於重新遴聘之合格校長就職前,暫代校長職務。

[6] 私立學校法第54條第1項:私立學校因人事或財務等違法而發生重大糾紛,致嚴重影響學校正常運作且情勢急迫者,學校主管機關得逕行停止校長及有關人員職務,並指派適當人員暫代其職務。

 

附件一、教育部對聖約翰教師8月5日陳情、工會8月25日陳情函,於9月8日始命學校按過往原聘約發放全薪(本薪及學術研究加給),要求即日起改善

附件二、教育部9月17日再發函學校,要求發放全薪(本薪及學術研究加給),要求即日起改善,再次給予學校限期改善至10月5日

 

附件三、學校發給教師若要領(半)薪,就要簽署不授權工會協議之切結書

附件四、教師至教育部靜坐當天,學校仍試圖逼迫教師同意只發「半薪」(本薪),另外「半薪」(學術研究加給)則依舊不發

 

 

 

 

 

 

 

 

 

 

 

 

 

【大學快報第261期】稻江管理學院董事們為何不辭職?教育部為何不介入?

這是稻江管理學院109年3月25日在法院申請登記的法人董事名單,我們可以看到法人設立目的,寫得清清楚楚「為響應私人捐資興學,培養國家高級學術人才之目的,設立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
 
 
 
 
董事會名單一一攤開來看,各個來頭不小。兩位「前立法委員」饒穎奇、邱鏡淳,一位現任立委翁重鈞(據報載就任立委後辭任,但目前法院查詢系統並未更新),有擔任過國大代表的、考選部部長、還有當過農業信用保證基金董事長。
 
請問這些位高權重的前高官們,你們既然已經無心「培養國家高級學術人才」,為何不辭任?讓政府推派公益董事與官派校長進來,把事情做好到最後一刻。
 
稻江管理學院,從去年開始違法停招,今年未經核准前就私自宣布停辦,大動作要清空師生,宣稱因為辦學不賺錢,要改辦其他不會虧損的事業。爾後在師生抗爭下,促使教育部駁回學校的停辦申請。但是,故事並未結束。從七月開始,學校開始透過各種威脅利誘手段,逼學生盡快轉學,八月開始,學校變本加厲開始實質進行惡整學生的種種作為。
 
 
怎麼惡整學生?
 
一、告訴學生,學校的老師已經通通走光,不會有老師幫妳們上課了(但卻沒跟學生說,按照教育部規定,即便停招後,每科系也必須維持五位以上專任教師,縱使有教師離開,學校依法也必須補足專任師資)。
 
二、故意修改修課規定,強迫每科系選修課只准開設「一門」,再將原定修課人數下限是18人,拉高到20人,刻意強制造成無法開足課程的現象。
 
三、逼迫學生搬離原宿舍。學校招生時保證學生兩人房住宿,學生住到一半卻接獲通知強迫搬離原宿舍,要求學生住進六人房且無私人衛浴的宿舍,學生詢問為何學生人數減少,卻反而要被迫住進更擁擠的宿舍?學校表示這是「董事會的規定」。
 
四、強制要求日後上課老師必須安排固定座位表,學校會另外派人到教室外進行點名,然後私下跟學生說如果覺得不喜歡,就趕快轉到別的學校。
 
 
 
更別說其他細數不完的種種違法違規行徑,包括已經違法代理超過一年多的代理校長洪大安,違反校內辦法,強制撤換各科系所主任,並通通改由校方人馬代理。
光是這位違法代理校長洪大安自己,就代理了包括「代理校長」、「法律學士學位學程代主任」、「餐飲管理學系代主任」、「觀光規劃學士學位學程代主任」、「經營管理學士學位學程代主任」。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稻江董事會與校方這些惡劣行徑,擺明了是要折磨、懲罰這些希望原校畢業的學生。
 
你說,學校做出這麼多違法違規、欺負學生的行為,難道教育部都置之不理嗎?上述這些種種問題,稻江學生自救會每一項都向教育部高教司反映過,教育部也聲稱會跟學校聯繫,請學校不要把學生「當仇人」。結果有改善嗎?學校有把教育部說的話當一回事嗎?
 
最不解的是,學生都已經舉證歷歷,證明學校違法違規,也證明學校無意「繼續辦學」,為何教育部不解除董事職務,為何不派任公益校長?
 
稻江董事們,為何要佔著茅坑?為何要自毀名節,命令學校行政人員惡整欺負學生?圖的是什麼利益,要不要公開說明清楚?
 
董事會與校方帶頭無視法令惡整學生,教育部無事法定職責放任學校。兩方所共謀的目的是什麼?合力趕走師生、合力讓不願辦學、有頭有臉的董事會霸佔校產圖轉型改辦利益。真是可恥。

【0923高教工會採訪通知】史上最扯: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違法欠薪!還我全薪!聖約翰科大教師至教育部前靜坐抗議行動

今年8月初,聖約翰科大三十多位專任教師,拒絕簽署「薪資減半」的「減薪同意書」,學校竟告知教師:「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爾後開始惡意欠薪,使教師們一毛薪水未領,至今達2個月。期間老師仍堅守崗位,教學研究一切正常;但學校為逼迫老師,甚至還對其惡意不排課,一併犧牲學生的受教權益;經師生檢舉後始恢復排課,但依舊欠薪至今,且毫無歉意。

 

聖約翰科大108學年度截止時,仍有資產20億,現金3億以上,學生約3000人,絕非無力正常發薪。但新聘校長黃宏斌為配合董事會,使盡分化與威逼手段:一方面攏絡一級主管,配合打壓教師就給予全薪與職務加給,一方面威逼基層老師簽署減薪同意書,才發放薪資。導致教育秩序大亂也不願收手。

 

對聖約翰的違法欠薪事件,教育部作為主管機關,至今僅發函給學校表達「減薪欠薪已經違法」,要求「限期改善」,卻遲遲未依《教師待遇條例》第23條開罰,也未依《私立學校法》解除違法董事職務、撤換校長。種種消極不作為的狀況,幾乎已成了私校壓榨基層教職員生的幫兇!

 

為了捍衛第一線教師的尊嚴,在今年教師節前,高教工會與聖約翰教師發起「違法欠薪!還我全薪!--教育部前靜坐抗議行動」,要求政府立刻對嚴重違規的聖約翰科大:一、立刻開罰,償還全薪;二、撤換嚴重違法校長;三、解除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若政府明明有法可循,但對此種「不接受減薪,就不發薪」的惡質私校卻放任不管,工會將串連全國學界關注此案,直到掃除此種敗壞高教環境的惡質勢力。

 

時間:2020年9月23日(週三)14:00~14:30記者會;14:30~16:00靜坐抗議

地點:教育部門口(台北市中山南路5號)

法院確認:宗教學校不是勞權保障的化外之地!台灣高等法院判決:玉山神學院解僱異議教師違法!

  位於花蓮的玉山神學院,多年來培養出大量東台灣關注社會弱勢的傳道者與信仰者。其中,基督教人文學系的陳文珊助理教授,長年積極關注同志平權、女性主義神學、殘障神學、原住民權益、勞動保障等人權議題,帶領學生關注社會弱勢。然而,陳文珊因為自2016年起質疑玉山神學院內部未按規定標準發放助理教授完整薪資,加上長年來挺身支持弱勢與同志人權等異議風波,2019年竟遭玉山神學院以「業務緊縮」為由針對性解雇,引起師生譁然。

 

  所幸,陳文珊助理教授不畏艱難,以己身實踐人權運動信念,堅持到底。她在遭到玉神違法解雇期間,一方面前往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擔任榮譽副研究員,繼續投身教學研究工作;另一方面則向民事法院起訴玉神違法解雇,主張玉神針對性裁員實際上是刻意排除異議教師,而且缺乏必要性與合理性。而高等法院花蓮分院近來的判決結果,終於還了一個公道。

 

  台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近日做成109 年勞上字第 3 號民事判決指出:神學院教師的工作明顯有從屬性,所以教師和神學院構成勞動契約,受勞動基準法保障;而依勞動基準法第9條連續續聘後已屬不定期契約;玉山神學院儘管大學部招生趨緩,但研究所並無缺額,未達「業務緊縮」;玉神沒有先協助教師轉調,也未招募教師自願優退,也未提出合理標準選擇裁員對象,即針對陳文珊強制資遣,顯然未達「解雇的最後手段性」;所以此起解僱並不合法,玉神應當恢復其僱傭關係並給付期間全數薪資。

 

  以下摘錄該判決之關鍵論述:

 

  「雇主行使解僱權時,因涉及勞工既有的工作將行喪失之問題,屬憲法工作權保障之核心範圍,因此在可期待雇主之範圍內,捨解僱而採用對勞工權益影響較輕之措施,應係符合憲法保障工作權之價值判斷,換言之,解僱應為雇主終極、無法迴避、不得已的手段,即「解僱之最後手段性」」

 

  「雇主依勞基法第11條第2款規定終止勞動契約時(以下稱整理解僱)應符合下述4要素:1、人員削減有必要性。2、雇主恪盡解僱迴避義務。3、公正選定被解僱者。4、恪盡說明、協議義務。」

 

  並且,判決也具體說明了所謂的「雇主解僱迴避義務」的內涵:「具體來說:如停止進用新人、削減重要幹部報酬、停止加薪、獎賞、削減正常外時段的勞動、非正規從業人員的解僱、募集希望退職者、安插轉職或調整職務。②又募集希望退職者這個措置,為迴避解僱措置的基本內容,如果雇主沒有採取該措置,一般多認為未恪盡解僱迴避義務,整理解僱違反誠實原則,該解僱應為無效。」而玉山神學院之解僱未曾募集希望退職者、未先給予轉職機會,沒達成迴避解僱措置的基本內容,有違解僱的最後手段性,所以該解僱無效。

 

  以及對於相關舉證責任歸屬,判決強調,「由於證據偏在或舉證容易性等因素,應由雇主這一造負舉證責任」

 

  高教工會認為高等法院此起勞方勝訴判決,對宗教學校教職員勞權有相當大的象徵意義,故特別召開記者會闡述案件內涵,呼籲各界自其中習得勞動正義價值。玉山神學院陳文珊助理教授親自出席記者會,說明心路歷程及堅持為何,呼籲宗教學校改革;長期關懷弱勢及同志人權的陳思豪牧師也出面評述,本案對宗教教育機構的啟示。

  實際上,我國於2010年1月1日起,「傳教機構僱用之勞工」已公告適用勞動基準法(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九十八年九月八日勞動一字第○九八○一三○六九六號公告)。2010年3月1日起,「「私立特殊教育事業與社會教育事業及職業訓練事業之教師職員」也已適用勞動基準法(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九十九年一月十二日勞動一字第○九九○一三○○○九號公告),迄今已超過10年。然而,各個傳教機構或宗教學校,對於其內部之教職員或神職人員已適用勞動基準法之規範,顯然仍缺乏認識。導致解僱應遵循法定要件、應提撥勞工退休金、超時工作應發給加班費或補休…等勞工基本保障,往往缺乏落實。

 

  工會呼籲:不論是一般大學或宗教學校,都更該以身作則嚴肅看待勞動保障原則,捍衛教職員的工作權利。

 

【2020.09.18採訪通知】法院確認:宗教學校不是勞權保障的化外之地!台灣高等法院判決:玉山神學院解僱異議教師違法!

位於花蓮的玉山神學院,多年來培養出大量東台灣關注社會弱勢的傳道者與信仰者。其中,基督教人文學系的陳文珊助理教授,長年積極關注同志平權、女性主義神學、原住民權益、勞動保障等人權議題,帶領學生關注社會弱勢。然而,陳文珊因為質疑玉山神學院內部未按規定標準發放助理教授完整薪資,加上長年來挺身支持弱勢與同志人權等異議風波,2018年竟遭玉山神學院以「業務緊縮」為由針對性解雇,引起師生譁然。

 

所幸,陳文珊助理教授不畏艱難,以己身實踐人權運動信念,堅持到底。她在遭到玉神違法解雇期間,一方面前往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擔任榮譽副研究員,繼續投身教學研究工作;另一方面則向民事法院起訴玉神違法解雇,主張玉神針對性裁員實際上是刻意排除異議教師,而且缺乏必要性與合理性。而高等法院花蓮分院近來的判決結果,終於還了一個公道。

 

法院判決指出:神學院受聘教師及其受雇者也受勞動基準法保障,且屬不定期契約;玉山神學院儘管大學部招生趨緩,但研究所並無缺額,未達「業務緊縮」;玉神沒有先協助教師轉調,也未招募教師自願優退,也未提出合理標準選擇裁員對象,即針對陳文珊強制資遣,顯然未達「解雇的最後手段性」;所以此起解僱並不合法,玉神應當恢復其僱傭關係並給付期間全數薪資。

 

高教工會認為高等法院此起勞方勝訴判決,對宗教學校教職員勞權有相當大的象徵意義,故特別召開記者會闡述案件內涵,呼籲各界自其中習得勞動正義價值。玉山神學院陳文珊助理教授將親自出席記者會,說明心路歷程及堅持為何,呼籲宗教學校改革;東華大學法律系張鑫隆副教授及代理本案的湯文章律師,將出席評論本案在勞動法上的進步與突破;長期關懷弱勢及同志人權的陳思豪牧師也將出面評述,本案對宗教教育機構的啟示。工會呼籲:不論是一般大學或宗教學校,都更該以身作則嚴肅看待勞動保障原則,捍衛教職員的工作權利。

 

【新聞稿】回應台大管中閔等校長錯誤見解 兼對修正〈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建議

工會主張:大學教師升等外審委員應由教評會推薦名單並抽籤決定

 

昨(14)日,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與台灣科技大學校長,聯名投書媒體,批評教育部7月預告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由於明確化教師升等審查辦法相關規定(部分參考大法官462號解釋),將有侵犯大學自治之虞。

 

然而事實上,1998年的大法官462號解釋中,即已明確要求:

 

各大學校、院、系(所)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之原則,應選任各該專業領域具有充分專業能力之學者專家先行審查,將其結果報請教師評審委員會評議。教師評審委員會除能提出具有專業學術依據之具體理由,動搖該專業審查之可信度與正確性,否則即應尊重其判斷。

 

教育部此次草案內容,一部分乃是將大法官當年之解釋法規化,根本無涉所謂「侵犯大學自治」。事實上,過往一、二十年以來,我們越來越常看見「大學自治」的概念與精神遭到浮濫使用,甚至以此為方便的「藉口」,以作為杜絕基本的是非及法律的工具。此外,制度上教師證書由政府所頒發,教師資格審定(升等)是政府授權大學代為辦理的公權力授予措施,政府應自可規定標準,和所謂的「大學自治」有何關聯?三位校長之投書內容,建基於過時且嚴重錯誤的見解之上,恐有誤導視聽之虞。

 

再者,關於教育部此次預告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認為尚有諸多不足且迫切需要修正、補充之處,工會立場與主張如下:

一、大學教師資格審定(升等)影響教師職級與學術生態,歷來存有諸多爭議。而其中,「外審委員」如何決定、由誰決定,牽引學界是否正常發展甚鉅,應優先進行改正。現行各大學辦理教師資格審定選任審查人(外審委員),仍存在兩類主要弊病:

 

其一、審查人之推薦名單人選,並非由教評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推薦,而容許校長、教務長或院長自行外加

 

其二、推薦人選名單決定後,自其中選任外審委員時,往往未經教評會決定,而是由校長、教務長或教評會主席私自圈選決定

 

二、歷來發現,由學校主管掌握私自圈選甚至外加推薦名單的權力,經常導致該審查人之產生不合乎專業評量原則,而且容易孳生徇私風險,影響學術專業發展甚鉅。以致於實務上,現行一般大學教師在升等前經常得擔憂「要和校長或院長保持好關係」、「如果得罪高層,恐怕就被送到不合理或不專業的外審委員」,而非單純回歸在學術專業表現上之努力;此種外審委員之產生方式對校園民主或學術專業發展毫無助益,反而提供學校高層對基層教師的不正控制機會,顯有改正之必要。

 

三、108年11月5日上午教育部曾邀請各教育工會團體、各公私立大專校院協進會及學者專家,舉辦〈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會議。當日會議中各團體、學者專家及教育部代表,皆同意該審定辦法之修正,應使外審委員之產生改正為「由教評會決定推薦人選名單,並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籤選任外審委員」,以合乎專業評量原則,杜絕學校主管不正介入教師資格審定之機會。

 

四、除此之外,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62號解釋:「大學教師升等資格之審查,關係大學教師素質與大學教學、研究水準,並涉及人民工作權與職業資格之取得,除應有法律規定之依據外,主管機關所訂定之實施程序,尚須保證能對升等申請人專業學術能力及成就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之評量,始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且教師升等資格評審程序既為維持學術研究與教學之品質所設,其決定之作成應基於客觀專業知識與學術成就之考量,此亦為憲法保障學術自由真諦之所在。故各大學校、院、系(所)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之原則,應選任各該專業領域具有充分專業能力之學者專家先行審查,將其結果報請教師評審委員會評議。……」闡明在案。可知大學教師升等審查程序,為保障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評量,審查委員包含外審委員,應由教評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選任,而不容非關專業之學校主管介入

 

五、教育部96年10月15日台學審字第0960156470號函亦曾檢附「各大學配合第二階段授權自審應注意及改進事項表」,其中「審查人選任及保密」項目,其說明欄記載:「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應選任各該專業領域具有充分專業能力之學者專家審查」;改進事項則表示:「學校應依司法院釋字第462號解釋,由教評會選任審查人,不得由系(所)、學校主管推薦人選,並循行政簽核方式,由校長或教務長選任。」

 

六、然而,不論是109年6月28日教育部發佈修正後之〈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或是自109年7月21日迄今正在預告的修正草案,對該問題仍是原封不動。現行條文第30條第3項:「學校審查送審之專門著作、作品、成就證明或技術報告,應兼顧質與量,並應建立符合專業審查之外審程序與方式、審查與合格基準、外審學者專家遴聘及迴避原則,據以遴聘該專業領域之校外學者專家辦理審查;教評會對於外審學者專家就研究成果之專業審查意見,除能提出具有專業學術依據之具體理由,動搖該專業審查之可信度及正確性外,應尊重其判斷,不得僅以投票方式作成表決。」或預告修正草案第22條第1項第3款:「學校教評會應依下列原則辦理教師資格審定:三、外審委員選任應遵循專業、公正及保密之要求,選任該專業領域校外學者專家評審,外審以一次為原則,至少五人以上,外審委員三分之二以上評定合格者為通過,其合格條件由各校自訂。」皆毫無有關「由教評會決定推薦人選名單,並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籤選任外審委員」之修正,也未有實際措施足以杜絕,學校高層預先要求教評會授權院長或校長由其推薦人選名單、並由其圈選外審委員之「架空教評會」爭議。換言之,外審委員如何產生,迄今或依官方草案修正後恐仍由各大學自行其是,學校高層不正介入亦無法導正,難以合乎大法官462號解釋、教師資格審定應有客觀公正評量,及歷來相關函釋之見解。

 

七、為根本導正上述弊端,本會代表大專校院第一線基層教職員,建請主管機關教育部或民意機關立法委員本於權責,督促教育部修正〈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於該辦法第30條新增第4項(或修正草案第22條第1項第3款)明定:「前項有關外審學者專家之遴聘,應由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決定推薦人選名單,並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籤選任外審委員。抽籤選任及未獲選任之結果應予保密,但應彌封留存以供主管機關或救濟機關查驗。」以維繫大學教師資格審查能透過依專業評量原則選任適任之外審委員,杜絕學校主管之不正介入,確保能對升等申請人專業學術能力及成就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之評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