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退場條例漏洞連連!師生慘退董事發財?立院審議勿打假球!上萬教職員睜大眼睛看!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於5月3日(下週一)上午開始,逐條審議審議《私校退場條例》。截至目前為止,包括高教工會與諸多教育團體皆已出面指出:退場條例行政院版草案「漏洞連連」,包括「專輔學校仍能有三年期限改辦其他事業」(第24條)、「學校自行停招即可規避重組董事會」(第14條)、「停招前逼退教職員就可規避支付資遣費」(第17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僅保障一個年級、排除兩個年級」(第13條)等問題,冒然草率闖關立法,恐只會鼓勵受專輔私校盡速清空師生,過往惡性退場悲歌繼續上演。

    為監督立法院「退場要立法,不要打假球!」高教工會號召全國大專校園教職員站出來,一齊至立院外向立法委員們發聲,訴求改正法案:

一、學校停招後應一律重組公益董事會,不該有巧門規避。

二、學校受專案輔導即不得改辦其他事業,應專注於維護既有師生權益。

三、學生要原校畢業或轉學,應尊重學生選擇權,不得強迫學生轉學。

四、教職員被迫離退皆應保障法定資遣費,且應包括已停招及停辦學校。

具體內容如下:

  • 學校停招後應一律重組公益董事會,不該有巧門規避。
高教工會訴求修正版本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
第十四條第一項    私立學校停止全部招生時,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應同時解除學校法人全體董事職務,重新組織董事會;其專任教職員及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董事人數,不得少於董事總數三分之二,不受學校法人捐助章程規定之限制。第十四條第一項 學校主管機關為前條[即專案輔導學校三年內未改善或逾兩年未改善且經審議無法改善]停止全部招生處分時,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應同時解除學校法人全體董事職務,重新組織董事會;其專任教職員及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董事人數,不得少於董事總數三分之二,不受學校法人捐助章程規定之限制。

    私立學校停止全部招生後,應於妥適照顧既有師生權益後,朝向停辦發展;然歷來其過程往往因學校法人期望改辦其他事業而不當撙節辦學成本,導致種種犧牲師生權益之惡性退場情事(例如:刻意刪減應開課程、逼迫學生轉學、惡性逼退教職員等)。為保障全面停招後學校既有學生受教權益、教職員工作權益,以及學校資產公共性,於私立學校全面停招時,由學校法人主管機關同時解除學校法人全體董事職務,重新組織董事會,並使專任教職員及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董事人數不少於董事總數三分之二,使董事會決策反映公共利益及教職員生利益,應有必要。此有民法第63條為維持財團之目的,或第65條因情事變更致財團之目的不能達到時,法院或主管機關得變更財團必要之組織可參。

    然而,原行政院草案第十四條第一項竟限於「學校主管機關為前條停止全部招生處分時」(即專案輔導學校三年內未改善或逾兩年未改善且經審議無法改善而被命令停招)始須同時重新組織董事會,而對於遭預警或專案輔導學校若「自行停止全部招生」,即可規避重新組織董事會,排除專任教職員及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董事,並且排除依草案第十六條「學校法人主管機關依第十四條規定重新組織董事會後,專案輔導學校於停辦前,應維持校務正常運作,並持續開班授課,所需費用得由本基金墊付」之正常運作權利義務。此一顯然的「立法漏洞」應予改正,否則有心規避重新組織董事會之學校法人僅須在受全部停止招生處分前自行全面停招,即可維持既有董事組成,而繼續遂行種種犧牲師生權益之惡性退場情事,無助師生權益及校產公共性之維護。

  • 學校受專案輔導即不得改辦其他事業,應專注於維護既有師生權益。
高教工會訴求修正版本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
第二十四條 專案輔導學校所屬學校法人,不得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內,依私立學校法向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申請改制、與其他學校法人或學校合併、停辦所設學校後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屆期未完成者,依第十三條第一項、第十四條至第二十條及第二十一條第一項至第三項規定辦理第二十四條 專案輔導學校所屬學校法人,得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內,依私立學校法向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申請改制、與其他學校法人或學校合併、停辦所設學校後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屆期未完成者,依第十三條第一項、第十四條至第二十條及第二十一條第一項至第三項規定辦理。

    受專案輔導學校依本草案第六條是指具有「財務狀況顯著惡化已嚴重影響校務正常營運、師資職量不符基準、違反教育法令情節嚴重影響師生權益」等嚴重違規狀況。此種學校法人既已有嚴重違規且受預警而無法改善在先,當屬不適格再申請改制、合併、改辦其他事業,為維護公共利益,原私立學校法有關改制、合併、改辦其他事業之渠道應排除此類違規學校法人適用。且該類嚴重違規學校法人若仍有其他「後門」可走,則於專輔期間將無心照顧既有師生權益,反恐將提前儘速清空師生,以爭取改制、合併、改辦其他事業之可能。現行行政院草案第24條顯應全盤改正。

    此類嚴重違規之學校法人如欲將既有學校資產「轉型」再造社會,基於(1)其資產累積目的為公共利益,(2)資產來源多為政府補助與學生繳納,(3)且已嚴重違規之學校法人難受期待妥適執行轉型,故合適渠道應為由主管機關重新組織學校董事會,妥適照顧既有師生、於學校辦學目的結束後,將學校主動捐贈予政府,由政府重新規劃學校資產之其他公共用途,例如轉型為其他公立學校、公立長照機構、公立社會住宅等使用;而非由已嚴重違規之學校法人私自規劃既有學校資產歸屬,導致校產淪為私產之可能。

三、學生要原校畢業或轉學,應尊重學生選擇權,不得強迫學生轉學。

高教工會訴求修正版本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
第十三條 專案輔導學校應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內改善;屆期仍未獲學校主管機關免除者,學校主管機關應令其停止全部招生,專科以上學校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起三年後停辦,高級中等學校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起兩年後停辦。 專案輔導學校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逾二年未改善,且 經學校主管機關提審議會審議認定無法於三年內完成改善者,學校主管機關應令其停止全部招生,專科以上學校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起三年後停辦,高級中等學校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起兩年後停辦。第十三條 專案輔導學校應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內改善;屆期仍未獲學校主管機關免除者,學校主管機關應令其停止全部招生,並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結束時停辦。 專案輔導學校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逾二年未改善,且 經學校主管機關提審議會審議認定無法於三年內完成改善者,學校主管機關應令其停止全部招生,並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結束時停辦。  

    我國基於保障公共利益及學生受教權益,對私立學校招生事務,其方式、數額、條件等皆規範須事前經政府許可始得為之。固然私立學校有無法改善而須全部停招並於未來停辦之可能,主管機關應仍保障學生有合理期待其註冊在學權利得延續至至少達其註冊學制之正常修業期限,以維護學生受教權益,並捍衛大眾對主管機關准許私立學校招生之信賴。

    然行政院版草案第13條規定專輔學校「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結束時停辦」,將使停止全部招生後學校僅繼續營運一學年,僅使該學年度第四年級之學生有原校畢業之可能,而第二年級、第三年級之學生將被迫轉學。且參考歷來諸多已停辦學校如永達學院發生學生基於經濟因素、住宿地點、工作地點、科系選擇、學分承認、環境適應等原因,無法配合安置轉學而被迫退學輟學,受教權益嚴重受損,且有違其註冊入學時應受之信賴保護,此類於既有學生正常修業年限屆滿前之學校停辦應予避免。故工會訴求應修正為「專科以上學校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起三年後停辦,高級中等學校於停止全部招生之當學年度起兩年後停辦。」亦即學生要原校畢業或轉學,應尊重學生選擇權,不得強迫學生轉學。

、教職員被迫離退皆應保障法定資遣費,且應包括已停招及停辦學校。

高教工會訴求修正版本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
第十七條 預警或專案輔導學校教職員資遣退休離職,依下列規定發給教職員慰助金: 資遣或退休慰助金:專任教師及不適用勞工退休金條例之專任教職員受學校資遣或辦理退休時,除屆齡退休者外,學校應按其服務於該校之工作年資發給資遣或退休慰助金,其數額不得少於每滿一年發給二分之一個月之薪資,未滿一年者,以比例計給。 二、離職慰助金:學校應擬具專任教職員於前二款以外情形離職之離職慰助金相關規定,經校務會議討論及董事會議通過後實施。 前項慰助金為學校法人主管機關重新組織董事會後,得由本基金墊付。 經資遣或離職之教職員,仍有意願繼續工作者,得運用學校主管機關建立之轉職媒合機制;其他學校以編制內專任方式聘任該教職員者,學校主管機關應予補助。   第二十一條第四項、第五項 本條例施行前已停辦學校,於停辦期限屆滿,仍未能恢復辦理或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之財團法人,依前三項規定辦理,並應準用本條例第十七條、第二十二至第二十四條規定。 本條例施行前已停止全部招生學校,經學校主管機關依私立學校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令其停辦者,應準用本條例第十四條至第二十四條、第十五條、第十八條至第二十條及第一項至第三項規定。第十七條 專案輔導學校停止全部招生後,依下列規定發給教職員工慰助金: 一、資遣慰助金:資遣專任教師及不適用勞工退休金條例之專任職員工時,應按其服務於該校之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一月一日以後工作年資發給資遣慰助金,每滿一年發給二分之一個月之最後在職薪給或薪資,未滿一年者,以比例計給。 二、退休慰助金:學校應擬具專任教職員工退休慰助金相關規定,經董事會議通過後實施。 三、離職慰助金:學校應擬具專任教職員工於前二款以外情形離職之離職慰助金相關規定,經董事會議通過後實施。 前項慰助金為學校法人主管機關重新組織董事會後,由本基金墊付者,每人最高以發給六個月最後在職薪給或薪資為限。 經資遣或離職之教職員工,仍有意願繼續工作者,得運用學校主管機關建立之轉職媒合制;其他學校以專任方式聘任該教職員工者,學校主管機關得酌予補助。   第二十一條第四項、第五項 本條例施行前已停辦學校,於停辦期限屆滿,仍未能恢復辦理或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之財團法人,依前三項規定辦理。 本條例施行前已停止全部招生學校,經學校主管機關依私立學校法第七十條第二項規定令其停辦者,得準用第十四條、第十五條、第十八條至第二十條及第一項至第三項規定。

    行政院版草案第17條將發給教職員資遣離退慰助金之要件限於「專案輔導學校停止全部招生後」,將導致保障對象未包含全體基於學校違規或停招停辦原因而非自願離退之教職員(例如:學校於預警或專案輔導階段,但還未停止全部招生,即資遣或逼退之教職員),甚至恐導致學校在停止全部招生前即提前資遣或逼退教職員以規避支付慰助金,顯應改正。要件應更正為「預警或專案輔導學校教職員資遣退休離職」,保障全體基於學校違規或停招停辦原因而非自願離退之教職員皆應領有慰助金。

    另外,教職員除屆齡退休者外,其因學校違規而受預警或專案輔導後辦理退休,實屬非自願離退之類型之一,且其獲退休金給付和資遣給與數額相同(參見學校法人及其所屬私立學校教職員退休撫卹離職資遣條例第20條、第23條),不應於慰助金上存有差別對待。與勞工退休金條例制度相較,此類人員等同已合乎勞工退休金條例第24條請領退休金年齡與資格、但還未達勞動基準法第54條強制退休年齡之勞工,其因可歸責於事業單位原因而被資遣者(如勞動契約依勞動基準法第十一條、第十三條但書、第十四條及第二十條或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規定終止時),其雇主仍應依勞工退休金條例第12條發給資遣費,而該名勞工仍得依勞動退休金條例第24條請領勞工退休金,並無衝突。故草案應修正為「專任教師及不適用勞工退休金條例之專任教職員受學校資遣或辦理退休時,除屆齡退休者外,學校應按其服務於該校之工作年資發給資遣或退休慰助金,其數額不得少於每滿一年發給二分之一個月之薪資,未滿一年者,以比例計給。」

    本條例施行前已停招或停辦學校,其學校法人還未解散清算者,對因學校違規或停招停辦而導致非自願離退之教職員仍應負有支付資遣退休離職慰助金之責任。故應明訂此類學校法人應準用本條例第十七條規定,發給因學校原因而非自願離退之教職員相關慰助金,並得依草案第三條第三項第三款由退場基金先行墊付,並於學校法人解散清算時歸還。此一強制停招或停辦學校準用規定,始得避免學校為規避支付教職員慰助金,於本條例通過施行前無預警進行停招或停辦。

    除了上述四大訴求外,高教工會同時喊話,草案中諸如「預警與專輔要件」、「停招後不得強迫轉學」、「專輔學校代理校長機制」、「專任教職員董事產生方式」…等,也應全盤改正。包括應修入:「全校學生數未達三千人,或最近二年新生註冊率均未達百分之六十。但宗教研修學院或經主管機關認定辦學績效良好者,不在此限」、「百分之二十以上之院、 所、系、科及學位學程師資質量不符合法令所定基準。」(第6條)即應作為專案輔導要件,避免學校假借僅留一、二科系招生,或使未達五成系所師資質量違規,仍能避免受專案輔導與退場,使歷來累積之教育資源未獲妥善使用。以及應明訂「學校不得強迫學生轉學,並應依課程規劃提供課程至學生修畢應修學分為止。」(第10條)「專案輔導學校校長因前項或其他原因出缺,得由董事會遴聘適當人員代理之。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其於三個月內重新遴聘;屆期未完成遴聘或遴聘之校長仍資格不符時,學校主管機關得指派適當人員,於重新遴聘合格之校長就職前,暫代校長職務。」(第15條第2項)、專任教職員董事應限於「該校過去三年內未曾擔任學術或行政主管之專任教職員,並由該校教職員推選產生」(第14條第4項)等必要修正。

    綜合而言,退場條例立法應以上萬名受影響的教職員生權益為依歸,使教育資源歸公再造,而非替極少數私校董事圖謀利益開後門!為了讓私立學校能「良性退場」,杜絕「惡性退場」的任何可能,我們將嚴正監督此法案到底!

【行動說明】退場條例漏洞連連!師生慘退董事發財? 立院審議勿打假球!上萬教職員睜大眼睛看!

【0503立法院外行動說明】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預定於5月3日(下週一)上午開始,逐條審議審議《私校退場條例》。截至目前為止,包括高教工會與諸多教育團體皆已出面指出:退場條例行政院版草案「漏洞連連」,包括「專輔學校仍能有三年期限改辦其他事業」(第24條)、「學校自行停招即可規避重組董事會」(第14條)、「停招前逼退教職員就可規避支付資遣費」(第17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僅保障一個年級、排除兩個年級」(第13條)等問題,貿然草率闖關立法,恐只會鼓勵受專輔私校盡速清空師生,過往惡性退場悲歌繼續上演。

 

    為監督立法院「退場要立法,不要打假球!」高教工會號召全國大專校園教職員站出來,一齊至立院外向立法委員們發聲,訴求改正法案:

 

一、學校停招後應一律重組公益董事會,不該有巧門規避。

二、學校受專案輔導即不得改辦其他事業,應專注於維護既有師生權益。

三、學生要原校畢業或轉學,應尊重學生選擇權,不得強迫學生轉學。

四、教職員被迫離退皆應保障法定資遣費,且應包括已停招及停辦學校。

 

    退場條例立法應以上萬名受影響的教職員生權益為依歸,使教育資源歸公再造,而非替極少數私校董事圖謀利益開後門!

 

    請您一同站出來!

 

時間:2021年5月3日(週一)早上11:00

集合地點:立法院群賢樓外(台北市濟南路一段1號)

 

【新聞稿】最高學術機關中央研究院,更該高標準遵循勞動法令!

  我國最高的學術機關中央研究院,除了有大量專業的研究人員領導學術研究外,同時有數千名的專兼任職員、助理協助各類行政事務或研究執行,構成了學術研究發展不可或缺的基礎。

 

  然而,高教工會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陸續收到多位中央研究院職員反應院內勞動環境的各類問題,包含勞動契約未依勞基法以不定期契約約定(而是一年一簽)、違法解雇頻傳、部分單位對勞方請假刁難、職場霸凌處理機制不足、考評不透明…等缺失,與現行我國勞動法令顯有落差,有大幅改正的必要。

 

  為了凸顯中央研究院的職員勞權問題,在五一勞動節前高教工會邀請中央研究院資深職員、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及律師共同召開記者會,期盼導正中央研究院的勞權環境。

 

  經工會深入瞭解並提供會員法律諮詢,越來越多中央研究院勞工挺身而出爭取權益,時至今日,已有兩項初步成果:

 

 

  工會在此肯定中央研究院已開始修正內部措施以符合法令,但要指出,勞動基準法只是勞動環境的最低標準,中央研究院身為國家級的最高學術研究單位,不應只求最低標準,而應秉持廖俊智院長所提出的求真求實精神,針對院內勞資爭議及職場霸凌情形妥善處理,尋求制度面的改正;並且是要誠心處理問題,而不是官僚應付、甚或針對提出問題的人加以報復。

 

  前述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109 年重勞訴字第 15號民事判決,在永信法律事務所林永頌律師及白禮維律師代理下成功取得勝訴。工會肯定士林地院在本案的嚴謹審判,在判決書上就各項爭議均提出詳細的說明及裁判理由,確認中央研究院智財技轉處只因員工請假爭議,即片面修改其過去考績並施以懲戒解僱,並未佐證員工違規達到「情節重大」,該解僱並不合法。

 

  工會在此對中央研究院提出強烈呼籲,中央研究院應該仔細思考法院判決的意見,如果在一審的交鋒中,中央研究院已經就具體事證提出法庭參考,並獲判敗訴,就不應再浪費納稅人的錢,消耗司法資源繼續上訴。

 

  根據判決書所言,當事勞工請假固然存有瑕疵,但是中央研究院的處理程序及手段更是違反勞動法令及「解僱最後手段性」原則,是故判決確認解僱違法,應恢復聘僱關係、勞工可以回任原職。除此之外,法院判決還認定中央研究院於事後回頭修改當事人前兩年的工作考績(107年甲等、108年乙等)一律改為丙等,並且未按工作規則考績配分比例為之(績效應佔80%、其他佔20%;請假爭議至多影響「其他」部分),並不合法。這也再度反應出中央研究院內部管理的問題,缺乏遵循現代勞動法令的意識。

 

  中研院勞資會議勞方代表、高教工會中研院分部籌備會發起人張震宇出席記者會指出,類似違法解僱的個案僅是冰山之一角。因為勞工缺乏相關資源(金錢、時間或法律資源)與資方進行訴訟、且需顧慮學術就業圈子之觀感,往往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而且已有不少案例傳出,中央研究院在試圖解僱勞方時,院方往往授意管理單位誘騙、脅迫勞方簽下「自願離職同意書」,或是邀請勞方勾選資遣事由並以此宣稱達成合意資遣。爾後發生勞資爭議,院方則宣稱是雙方合意終止,並無「解僱」或「強制資遣」,導致勞方喪失權益。然而此種誘導勞工假性「自願離職」的作為,豈是最高學術機關該有的動作?

 

  除此之外,張震宇指出,中央研究院迄今對職場霸凌問題缺乏落實防制措施與申訴管道,導致實務上若出現單位長官為了逼退員工,刻意差別對待、惡意刁難或施以顯然不合理的工作要求,員工往往求助無門。中研院應立刻改正以遵循勞動法令標準,保障全院職工權益。


  根據工會了解,近年來學術從業人員的勞動處境已日趨堪憂,儘管作為最高學術研究單位如中央研究院,其受聘僱人員也有諸多勞權議題有待伸張。工會強調,中央研究院是我國最高學術機關,在勞動法令遵循上應嚴守標準;高教工會也主動呼籲不論是中研院研究人員或職員、助理,一同加入工會爭取健全的勞動環境,推動成立高教工會中研院分部,促成學術機構中良善的勞資溝通。

【採訪通知】最高學術機關中央研究院,更該高標準遵循勞動法令!

違法解雇、一年一聘、職場霸凌、誘導自願離職…該被通盤檢討!

高教工會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陸續收到中央研究院多位職員反應院內勞動環境的各類問題,包含違法解雇頻傳、勞動契約未依勞基法以不定期契約約定(而是一年一簽)、部分單位對勞方請假刁難、職場霸凌無處理機制、考評不透明…等缺失,令工會驚覺,「最高學術機關」中央研究院,在勞動法令遵循上卻近乎低標準?

 

為了凸顯中央研究院的勞權問題,五一勞動節前,工會邀請中央研究院資深職員、勞資會議勞方代表及律師共同召開記者會,揭露中央研究院近期受法院判決院方敗訴的違法解雇個案,以及當前各項有待改正之勞動權益措施,呼籲中央研究院全盤檢討。個案當事人也將出席表示意見。

 

工會呼籲,勞動基準法只是勞動環境的最低標準,中央研究院身為國家級的最高學術研究單位,不應只求最低標準,而應秉持廖俊智院長所提出的求真求實精神,針對院內勞資爭議及職場霸凌情形妥善處理,尋求制度面的改正,成為事業機關的表率。

 

時間:110年4月29日(週四)上午10:00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會議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新聞稿】永達惡性退場7年,資遣補償全落空?退場條例沒有用途,教師北上要公道!

    永達學院於2014年惡性停辦迄今7年,學校董事會積欠教職員資遣費、公保年金,並將賣地收入全數非法挪用,教育部卻遲未處理。遲至2020年才重組公益董事會,但政府仍未拿出立場協助,至今也未拿出任何補償方案。甚至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草案也排除具體協助永達師生!?

 

    為此,永達教職員被迫再次北上走上街頭,在教育部與公益董事會開會前,至教育部前表達深切抗議!高呼:「教育部沒保障永達,退場條例攏係假!」「惡性退場沒責任,永達師生被犧牲!」「資遣費一毛未發,補償金毫無方案!」,

 

    2014年永達的惡性停辦,使得當初仍有625名學生被迫轉學或輟學,3年後追蹤僅有335名學生順利畢業,畢業率僅54%,近半數學生受教權益遭犧牲。絕大多數教職員則因無預警退場而失業,也未獲政府協助介聘與轉職,生活陷入困境,至今卻連一毛資遣費皆無。

 

    前永達董事會為爭取改辦機會,曾提出一套「年資越高、資遣費越少」的荒謬方案,使資遣費少於勞工法定標準。儘管目前重組公益董事會,但在政府拒絕融資協助下,竟可能繼續沿用上述不公平資遣慰助金方案,而《私校退場條例》竟對此也置之不理?教育部曾宣稱會研議以「補償金」處理永達減薪爭議,至今也毫無方案!而舊有董事會違法挪用販賣校地收入,卻始終高枕無憂,從未見政府追究!雖然在原公益董事名單中有一名前永達教師代表,然當董事會討論到關於教職員補償議案時,永達教師代表卻被以「利益迴避」為由遭請出會議室!在無法反映全體永達教職員生的心聲與訴求下,所謂的教師公益董事根本淪為橡皮圖章。試問,行政院目前送進立院《私校退場條例》草案中,所謂的「教師公益董事」是否根本也是在打假球,不能參與實質討論?!

 

  而實際上,永達教職員的諸多訴求,根本也僅是要求能比照目前一般現行私立大專退場的權益規範而已,因為教育部未提前做好私校退場的規劃與防範,而迫使永達師生成為台灣私校退場的白老鼠。目前私校既有的退場權益,都是諸如永達師生以血淚所換來的,在公益董事接手後,教育部難道不該積極補償永達教職員生嗎?

 

現行私校大專退場權益與永達實際狀況比較表

 

現行私立大專退場權益規範

永達實際狀況

停辦前應先停招預警

學校應先全面停招,通常於一年以後才可能停辦(如:亞太學院案例),使師生得預作準備。

永達於2014年7月底董事會突襲通過停辦決議,教育部卻立刻核准使永達8月1日生效停辦。

薪給保障

學校未經與教師協議變更加給數額並獲個別同意,不得刪減其學術研究加給數額。

永達校方自2008年起僅經校務會議報告預算案宣佈,即開始實施學術研究費打7折,2009年起更開始打5折。

教師資遣前安置措施

學校欲強制資遣教師前,應給予教師校內安置3個月以上、校外安置3個月以上,協助其取得其他適當之工作機會,期間薪資應照常發放。

永達於2014年7月底董事會突襲通過停辦決議,教育部立刻核准,8月1日生效,教職員近全數立刻失業,未獲得任何安置或預告期間薪資。

資遣費

私立學校強制資遣教職員,應發放不少於勞工退休金條例標準之資遣費(每一年資給與半個月薪給之資遣費,最高6個月)。實際上也有不少私校發放資遣費優於6個月之數額。

永達董事會私自決議「資遣慰助金辦法」,但發放標準竟產生「年資越高,資遣慰助金越少」的現象,與法定標準相矛盾。實際上教職員迄今也一毛資遣慰助金都還未拿。

學生安置補償

於學校停辦前之全面停招階段,即事先詢問學生選擇轉學安置或原校畢業,並對轉學提供安置補助。

無預警停辦且無具體補助。使得當初仍有625名學生被迫轉學或輟學,3年後追蹤僅有335名學生順利畢業,畢業率僅54%,近半數學生受教權益遭犧牲。

整理製表: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依據行政院提出的《私校退場條例》草案,其固然保障私校全面停招後應給予離退教職員等同《勞工退休金條例》之資遣費,但對於已退場但還未解散、也未曾付資遣費的學校如永達卻排除適用!?甚至已有退場基金可供融資處理,卻限於已退場學校法人融資處理「欠薪」,而未包含「資遣費」、「補償金」?

 

  潘文忠部長在上週於立法院接受質詢時,公開對立委表示會積極協助已退場學校之教職員權益。然而對於永達技術學院已經退場七年,教職員在當年因為教育部對於私校停辦過程草率而未依法實質監督的情況下,連一般私校教職員最基本的權益保障都未獲得,甚至退休金還遭積欠至今。針對永達一案,教育部迄今卻根本遲遲未提出任何具體協助,潘文忠部長要如何說服社會大眾,教育部確實有心協助已退場教職員受侵害的權益?

 

    永達教職員強調,政府若在「永達案」上擺爛不管,就別再謊稱《私校退場條例》有助退場師生。教育部該全盤檢討政府在「永達案」上的失職,以補償和墊付協助受害師生!我們並要求,教育部應該主動與永達教職員生共同會談,研擬出共識方案以積極補償教職員生權益,打造退場典範,否則更證教育部在《私校退場條例》草案中所謂對教職員生的保障攏係假!

 

【採訪通知】永達惡性退場7年,資遣補償全落空?退場條例沒有用途,教師北上要公道!

  永達學院於2014年惡性停辦迄今7年,學校董事會積欠教職員資遣費、公保年金,並將賣地收入全數非法挪用,教育部卻遲未處理。遲至2020年才重組公益董事會,但政府仍未拿出立場協助,至今也未拿出任何補償方案。甚至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草案也排除具體協助永達師生!?

 

    為此,永達教職員被迫再次北上走上街頭,在教育部與公益董事會開會前,至教育部前表達深切抗議!高呼:「教育部沒保障永達,退場條例攏係假!」「惡性退場沒責任,永達師生被犧牲!」「資遣費一毛未發,補償金毫無方案!」,

 

    2014年永達的惡性停辦,使得當初仍有625名學生被迫轉學或輟學,3年後追蹤僅有335名學生順利畢業,畢業率僅54%,近半數學生受教權益遭犧牲。絕大多數教職員則因無預警退場而失業,也未獲政府協助介聘與轉職,生活陷入困境,至今卻連一毛資遣費皆無。

 

    前永達董事會為爭取改辦機會,曾提出一套「年資越高、資遣費越少」的荒謬方案,使資遣費少於勞工法定標準。儘管目前重組公益董事會,但在政府拒絕融資協助下,竟可能繼續沿用,而且《私校退場條例》對此也置之不理?教育部曾宣稱會研議以「補償金」處理永達減薪爭議,至今也毫無方案!而舊有董事會違法挪用販賣校地收入,卻始終高枕無憂,從未見政府追究!

 

    永達教職員強調,政府若在「永達案」上擺爛不管,別再謊稱《私校退場條例》有助退場師生。該全盤檢討政府在「永達案」上的失職,以補償和墊付協助受害師生!

 

時間:2021年4月27日下午1:30

地點:教育部外(台北市中山南路5號)

 

 

【論壇紀實】國立大學教授批評創新條例倉促立法,拒絕淪為企業獲利工具

當前立法院正在審議之《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草案(以下簡稱創新條例),可能對國立大學體制造成根本性的影響。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以下簡稱高教工會)於4月18日舉辦「國立大學學界圓桌論壇」(錄影),邀集國立大學教師討論創新條例草案,提出省思與呼籲。高教工會期待社會各界共同關注此一立法,勿以「創新」之名,葬送國立大學之校園民主與公共體制。

 

本次論壇共有十多名來自台灣大學、陽明交通大學、政治大學、台北大學等國立大學的教授參與。發言者普遍認為目前的條例草案有嚴重漏洞,去管制的手段不僅無視、架空大學法規,同時也妨礙學術自由,影響高等教育尋求知識發展、人才培育的公共性。也有參與者提出,該條例獨厚半導體等特定少數產業,缺乏知識的整體視角,對於總體產業、創新反而有不利後果,同時更有可能擠壓其他學科、系所的發展。

 

一、倉促立法缺乏公共討論,法規大鬆綁堪比服貿、自經區

 

高教工會秘書長陳尚志開場發言,他一方面就程序面批評條例審議過程倉促,立法院7小時即審完54條,整個立法過程欠缺公共討論;另一方面就內容面將「創新學院」比作「怪獸學院」強調創新條例鬆綁大量法規、去管制手段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陳尚志認為去管制在本次立法中不只是很單純地解除對大學的管制,還包括去除大學民主、損害學生受教權、老師的勞動權益。去管制手段本身不正確,即使短期間能達到產業目的,後患將無窮。

高教工會秘書長、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陳尚志
高教工會秘書長、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陳尚志(右)

條例草案讓台大經濟系兼任教授鄭秀玲想起反服貿協議時的感受,她認為創新條例基本上對現行大學法律全部都規避、鬆綁,大學與企業想怎麼搞怎麼搞,規則自己來訂。這讓鄭秀玲教授非常震驚。台大電機系教授吳瑞北雖贊成對大學管制的鬆綁,但也擔憂法規鬆綁從手段變成目的,手段與目的倒置。他理解政府對半導體產業有非常強烈危機感,但下重手、漫天撒網式地把所有法規都做更改,恐怕會「吃太多、瀉肚子」。

 

創新條例倉促立法,不僅與服貿時的情形雷同,還與馬政府時期的自經區條例有相似目的。高教工會理事長周平認為現有作法會使得馬政府時期管中閔的自經區借屍還魂。待條例通過,管中閔作為現任台大校長可以開心地落實自經區未完成的志業。台師大英語學系黃涵榆教授呼籲退回現在的條例,教育部、行政院應該與教師、公民團體好好協商後,再提出。幾年前兩岸服貿條例可以退回,這個條例也同樣可以在程序不正義情況下退回。

 

行政院此前曾宣稱以封閉性高的沙盒實驗方式推行此條例,表示此條例雖然鬆綁法規,但仍有安全性。政大社會學系教授黃厚銘卻在檢視條例後發現,創新條例並不符合沙盒實驗所必須的封閉性,邊界不清楚、也沒有隔離。舉例而言,一旦研究學院決定停辦,大學必須概括承受研究學院的師資與學生。但是創新學院師資、學生的來源跟大學不一樣,它可以自訂規則、細節。此時封閉性就消失了,沙盒實驗的精神蕩然無存。

 

此外,鄭秀玲、吳瑞北教授也強烈質疑創新條例給予校長過大權力。根據條例草案,監督會的三分之二代表是校長提名,而監督會對於學院管理會委員的聘任、院長不適任等事項具有決定權。鄭秀玲認為校長掌控了管理會,等同於掌控了整個學院的運作,後果不堪設想。根據大學法第25條,大學最高決策是校務會議。她提出專任教師代表應由校務會議專任教師互選,研究生代表也要從校務會議中產生,而不是校長提名。吳瑞北也認為校長提名「絕對要修改」,民主靠制度,不是人治。

國立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吳瑞北
國立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吳瑞北(中)

二、行政擴權反失創新土壤,大學師生恐淪企業獲利工具

 

創新條例將對於大學帶來如此劇烈的衝擊,而其背後是大學行政擴權的大背景。當台灣跟從美國加入大學行政權擴大的潮流,此潮流真的能帶來更創新、自由的學風嗎?

 

莊雅仲認為,這種在西方已經被批評得體無完膚的專業治理潮流,反而讓台灣失去了自己的創新土壤。台灣的大學法第一次變更是90年代,確立了民主化氛圍下大學教授治校、校園民主的大學校園治理模式。但在2000年後卻產生了對此模式的反彈,這些批評聲音把大學老師視為工具人而不是公共人,認為大學教授忙於教學研究,無力負擔大學治理責任,也把一些選風敗壞問題歸咎於教授治校。於是,大學開始行政擴權,監控式的績效管理制度出現,包括大學教師限期升等。他以自身經驗為例說明,行政擴權之前的大學是黃金十年,也是他思想最活絡、時間最充裕的時間,可以跟不同領域人交流、提出思考。行政擴權的改革卻讓原本大學內較為民主的委員會失去活力,讓教師背負KPI壓力,他也越來越難聽到跟學校唱反調的聲音。

 

關於大學治理的話題也引起了其他教師的響應。台師大教授黃涵榆認為現在大學已經在朝企業經營模式發展。校務基金引用企業競爭模式,導致各系所發展弱肉強食,看誰可以爭取更多產學績效、與企業合作的經費。而沒有業界的哲學系、英語系、台文系、人類系等無法與工程科系競爭。個別教師的升等評鑑如果也用類似方法,每位教師都會成為被宰割的「裸命」。在此脈絡下的創新條例將產生災難性、不可逆的結果,讓每個學生、老師都成為企業獲利工具。

 

臺北大學社工系教授魏希聖強調學生權益也需要關注,大學本應促進社會流動,提供資源給給原本家庭資源、社會資源不充裕的人才。而企業主導的研究學院可能會偏重為產業服務,學生的未來發展機會可能因此受限,也可能為了畢業不得不服從很多不合理的要求,更會擠壓國立大學現有學生可以應用的資源。

 

高教工會理事長周平回應稱,研究學院是特定應用為主,輕忽基礎科學、理論,更何況人文、藝術等方面,恐怕都將被排除。他引用英國教育家紐曼的說法:「大學知識應是一個整體」。如果只強調某一個方面,對其他知識不公平。知識與知識間相互補充、相互對話才讓創新成為可能,而重點有高度排他性,反而不利於條例所宣稱的「促進創新」目的。

高教工會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教授周平(左)
高教工會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教授周平(左)

法律層面,國家對於重點領域的設定,還可能存在干預學術自由、違反大學法的問題。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表示,大學法的其中一個重點是杜絕外來權力干預。如果有干預,即使大學擁有許多名義上的自由也無法實際做到。他認為研究學院的設置就是一種外來權力干預。因為國家決定重點領域、設置研究學院,這種組織干預也是對學術自由的干預。甚至,在組織內安放特定機構比直接干預要更嚴重,因為影響會更深。顏厥安呼籲萬萬不可用「特別法扭曲現有法規」的模式來進行大學企業合作。

 

鑑於以上論壇中所提出的疑慮與問題,基於高等教育的公共性,高教工會要求退回現行創新條例草案,呼籲台灣高等教育的師生們以及關心知識積累、關心教育發展的社會大眾一起繼續關注此條例後續!

 

論壇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20120218theunion/videos/193719395895119

【聲明】退回《重點領域》惡法!捍衛大學正常體制!

   當前立法院正在審議之《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草案,可能對我國國立大學體制造成根本性的負面影響。對此法案,本會公開呼籲各黨派及全體立法委員:退回惡法,全盤檢討!

 

    高教工會於本月18日曾邀請包括台大、政大、陽明交通、台北大、台師大、中正…等國立大學教師對該法案舉辦圓桌論壇。會議上多數與會者才驚覺表示,此一重大法案政府從未和學界討論,也未曾有評估報告,竟就要草率立法;而法案內容涉及讓企業與政府取得研究學院三分之二的管理權力,且排除種種大學法規,「貿然推行形同讓大學淪為特定財團『租界』、『殖民地』」、「這種讓企業直接在大學『插旗』的模式,恐怕全球皆無!」與會者紛紛憂心指出。

 

    對於法案的具體內容,作為學界的第一線人員,我們必須負責任地提醒,假如《重點領域條例》貿然闖關通過了…

 

大學裡的教師將可以不用公開招聘,也不用經教評會三級三審;

 

大學裡的院長將可以沒有教師資格,而是外來空降的經理人;

 

大學裡的院務會議,將不再是由教授治校、師生共治,而是由外來的企業和政府取得三分之二席次;

 

大學裡的既有資源將可以被對外輸送,而且不受國有財產法的限制;

 

大學將出現「一校兩制」,而有心人士可透「特區」遂行各種不正採購、兼職、借調、利益輸送…;

 

大學的校務會議將不再是最高審議機構,研究學院設立了,校務會議連停辦權利都沒有。

 

大學的首要責任不再是追求真理或培育普遍人才,而恐將成為廠商和政府的附庸…。

 

試問,這是我們要的大學嗎?甚至,這還是大學嗎?

 

    「產學合作」的基本框架是,大學與產業界間相互交流,但兩者仍各自獨立,各有不同角色。大學的目的是追求真理與培育人才,廠商的邏輯是增加獲利與維持市場競爭。兩者間或有可能有重疊而合作之處,但貿然將兩者混合,或是直接將大學割讓一塊特區予廠商,都恐將根本影響大學的正常體制,甚至對於促進廠商自行投入研發部門也有不利影響。

 

    有人或許會問:這個條例將讓重點領域企業和政府,能挹注更多經費給大學,為何還要反對?我們必須說明:大學的確需要更多經費,但若以犧牲「校園民主」及「法令監管」為代價,這些經費也難以回歸正常的高教目的。

 

    實際上,政府本來就該擴充教育經費,以增加常態性的預算來普遍支持高等教育發展,避免「重理工、輕人文」、「重應用、輕基礎」等科系不均狀況。對獲利甚豐的企業,政府透過合理化其稅賦責任來挹注公共經費,或鼓勵其與大學簽訂產學合作契約,或直接捐贈來培育人才,才能根本健全高教經費,而不可能靠「割讓大學租界」換取經費為之。

 

綜合而言,一個方向錯誤,漏洞百出,且倉促草率的法案,沒有辦法靠小修小補來改善。一個重大法案在行政院草擬、立法院審議的過程,連一場公聽會都沒召開過,沒有辦法靠「黨團協商」來改正。

 

    是故我們要清楚呼籲各黨派及全體立法委員:退回惡法,全盤檢討!

【聲明】和春被命令停招待退,羅董家族卻毋須退位?--杜絕退場漏洞!私校停招即應全面改派公益董事,保障師生!

    昨日媒體披露傳出,教育部決議將命和春技術學院停止全部招生,並可能在一年後即停辦,引起各界關注。

 

和春高層辦學違規重重,教育部卻遲無作為!

 

    實際上,和春學院校方高層爭議重重,歷來已有諸多披露。和春學院在前立委羅傳進(和春董事長)、前立委羅世雄(和春執行長)及其配偶呂綺修(和春副校長)家族把持下,並未正派辦學。高教工會自2013年11月陪同和春教師召開記者會,揭露和春校方違法強逼老師簽下不合理的附約。2017年9月和春技術學院遭媒體披露,傳出疑似招攬數百名「幽靈學生」,以詐領教育獎補助款。2017年高教工會更與和春教師披露和春高層四大問題,共同呼籲教育部應盡速解除和春董事職務,全面改派公益董事。

 

    然而,自問題公開迄今,教育部遲無實際作為。教育部對和春「專案輔導」6年,並未改正和春辦學不力的狀況,也未更替違法重重、由羅氏家族把持的董事和執行長等職務。期間多位和春教師同樣遭校方以訴訟逼迫噤聲,或遭學校惡意逼退改聘更為弱勢之專案教師填補,侵害師生權益。

 

    如今和春被迫即將面臨退場,政府卻還是要讓這群辦學有問題的家族高層毋須退位,而是任其自行來「保障學生受教權」、「妥善安置師生」、「處理學校剩餘資產」,教育部豈非是找鬼拿藥單?

 

    根據和春技術學院公佈經會計師查核之108學年度學校財務報表,和春學校資產仍有16億3998萬元之多。以現有和春學校學生688名,教師48名的規模而言,和春要先停招,但繼續聘任師資確保既有已入學之學生原校畢業權利,再做停辦並將校產歸公處理,理當並無困難。真有困難也可向退場基金融資,以妥適照顧師生為優先。但任由一群屢屢違規、把學校辦倒的家族繼續把持,加上當前私校退場後改辦其他事業的漏洞又未受控制,此種期望當然是緣木求魚。

 

退場本應全面改派公益董事,政府卻替私校保留漏洞?

 

    工會呼籲,教育部既然命令和春全部停招,就不該再任由和春原有高層恣意處理師生權益。應當以和春長期種種辦學不力、無法正常達成辦學目的的事實為依據,依私立學校法第25條規定向法院聲請解除和春既有全體董事,改派公益董事,以確保師生權益和校產公共性。以康寧大學為例,康寧董事會僅是因為「遲未履行捐資承諾」,就遭教育部向法院聲請全面解除董事職務、全面改派公益董事,並獲裁定通過,與既有董事有無違法行為並無關連。教育部在康寧案能介入,面對其他更應及時介入的待退私校,為何不能?

 

    再者,工會同時也質疑,目前立法院正在審議之《私校退場條例》,依行政院所提之草案版本第14條中,若專輔學校被政府命令停止全部招生,則「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應同時解除學校法人全體董事職務,重新組織董事會;其專任教職員及社會公正人士擔任董事人數,不得少於董事總數三分之二。」該草案固然限縮適用對象為「被政府命令停止全部招生」之學校法人,未包含「主動停止全部招生」之學校法人,顯有缺漏不足;但至少以和春為例,若在該法案通過後和春被政府命令停止全部招生,就必須要全面解除既有董事職務,由包含專任教職員及社會公正人士之公益董事重組董事會,能減少人謀不臧可能。

 

    然而,教育部卻選在《私校退場條例》審議通過前就先命令和春停止全部招生,再加上於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草案第21條第5項規定保留另一漏洞:規定「本條例施行前已停止全部招生學校」,只有在受到主管機關命令停辦時(不包含主動申請停辦),才「得」準用第14條應解除既有董事、全面改派公益董事的規定。換言之,因為政府遲未聲請解除和春董事會,又在立法前提前命令和春停招、加上在法案保留漏洞,這將使和春停招後完全不需要重組董事會,而辦學違規頻傳的羅傳進、羅世雄家族則高枕無憂,繼續高居董座,思索如何在退場過程繼續獲取利益,若順利改辦其他事業則可繼續擔任萬年董事長。政府所為,豈非是在替和春高層開路?

 

    是故,工會呼籲,政府對於和春學院,及其他現正受命令停招或主動停招但還未停辦之私立學校(例如:稻江、台觀、蘭陽),基於保障師生權益與校產公共性,應當及時依私立學校法向法院聲請解除該校全體董事、改派公益董事重組董事會,並得官派代理校長。若要立法,則也應規範尚未停招或已停招但還未停辦之私立學校,只要停止全部招生,即應全部改派公益董事,杜絕任何漏洞存在。

 

    否則,不但一間間的私校師生權益在惡質高層辦學下被犧牲,如今學校走入退場,又是循師生受害、董座謀求改辦利益之不正義模式。對此,高教工會與學界師生夥伴,必將繼續監督與抗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