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135期】: 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家族勢力,該退不退,私校師生齊受害!

和春技術學院日前遭媒體揭露,傳出疑似招攬數百名「幽靈學生」,以詐領教育獎補助款,引發社會譁然。然而,這恐怕並非是和春不正辦學的唯一事例。

 

過去三年來,高教工會即接獲多位和春教職員投訴,也向主管機關反應,但教育部始終未對亂象拿出積極作為。為了維護高教環境的正常化,捍衛師生權益,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揭發相關亂象,並喊話:「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根據和春教師與工會會員的投訴內容,和春高層恐涉及的辦學亂象包括:

 

一、招攬幽靈學生,詐領教育補助

 

關於媒體所揭露的「幽靈學生」狀況,工會也獲和春教師提供資料,指證在許多和春開設的校外專班中,「每次上課只有1人,甚至都沒人來上課…僅在學期末出現部分學生」、「學校裡充斥著許多幽靈名單,我們根本找不到學生,開學期間總有數名分別自稱是苗栗班、彰化班、台南班之助理到各系將新生之畢業證書及學生證簽領走,開學迄今我們根本沒看過這些學生,甚至有許多的連絡地址都是一樣的,但相關成績在長官以技術性的交代下要給及格。」

 

甚至,高層會授意要求系所教師「請帶三套衣服來拍照」、「到系上拍開會照」,並且也要學生配合,作出偽造出席率之照片給教育部。

 

投訴教師指出,只要教育部與檢調真有意要調查,相關教師都可配合指證那些班級、那些學生實際上的出缺席狀況。此種濫用「幽靈學生」、甚至涉嫌詐領教育補助的惡質學店作風,絕不容寬貸。

 

二、剝削壓榨教師,違法解雇扣薪

 

和春辦學的亂象不只在於「幽靈學生」,和春老師們的工作環境,也受到嚴重的剝削。

 

高教工會自2013年11月即陪同和春技術學院教師召開記者會,揭露和春校方違法強逼老師簽下不合理的聘約、附約。例如,在教師聘約中新增附約要求,「應輔導科系每位學生畢業時取得認可的證照至少5張,及為日間部招進3名或進修部10名學生,若未達成,算是自願離職,恐口說無憑,特立此約為證。」使依法職責為教學與研究的和春教師,淪為學校的招生工具,未達業績還可逼其「自願離職」。

 

過去五年來,和春即曾大量違法解聘、不續聘教師或惡意欠減薪,遭教育部或法院認定屬違法。(例如: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5年度勞上字第15號、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4年度勞上易字第16號)。但直至今日,和春校方也未見有公開反省或檢討,甚至仍有和春老師被校方以各類理由扣薪,使其研究費被苛扣至僅剩1000元之譜(形同約減薪一半)。

 

根據和春教師的投訴資料,該校甚至曾發生「寒假期間還無預警把系上全部老師勞健保退出,並通報我們這一群遵守法律『不聽話』的教授已被學校解職,經我們揚言投訴後才恢復。」視受法律所保障的教師待遇如無物,並且在各類會議上對教師人格與尊嚴進行侮辱,嚴重影響教師的工作權益。

 

三、家族把持校務,規避教育法令

 

和春技術學院的辦學亂象,源自於其辦學高層為一封閉、緊密的家族集團。為了家族私人利益,將應屬公益目的的教育事業形同私產。

 

和春技術學院的董事長羅傳進,自1987年申請設立「財團法人私立和春工業專科學校」以來,就開始擔任和春董事長至今,至今已逾30年。1995年起,開始讓其兒子羅世雄擔任「財團法人私立和春工商專科學校」董事。而其後該校主任祕書、副校長更毫不避諱由羅世雄之配偶呂綺修擔任。

 

儘管《私立學校法》第41條第21項規定,「學校法人之董事長、董事、監察人之配偶及其直系血親,不得擔任校長。」然而,和春高層則透過安排董事長之子擔任和春「執行長」,並由董事長媳婦擔任「副校長」,實質上依舊可直接控制校務,規避教育法令之限制。

 

而《私立學校法》第44條雖規定,「學校法人之董事長、董事、監察人及校長之配偶及三親等以內血親、姻親,不得擔任所設私立學校承辦總務、會計、人事事項之職務。違反規定之人員,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學校立即解職。」然透過前述介入校務的安排,羅家依然可控制學校總務、會計、人事之職務,置私校法的家族迴避條款如無物。

 

 

四、政治勢力施壓,師生投訴無門

 

和春師生對於校內的種種亂象,並非從未向主管機關反應。根據投訴者指出,相關投訴內容,教育部於去年年底即已得知,今年年初檢調機關也已知情,然而,他們始終疑惑,為何官方遲遲未有介入或起訴?

 

師生們質疑,這源自於和春羅家藉由其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和春董事長羅傳進曾擔任多次立法委員與國大代表,其子羅世雄也曾擔任兩屆立法委員,以及擔任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他們擔憂,羅家是否試圖勾結政客與官員,使理當該被處理的不當辦學投訴,結果石沉大海?

 

投訴教師指出,「倘若有教師或學生投訴到教育部,呂副校長會在會議中拿起手機打給教育部的司長或部長等…或說『沒關係,明天我會到台北找你們』…隨後跟老師們表示教育部裡他們家很熟,羅世雄執行長以前是立委亦是行政院南區執行長,什麼人他們都認識,誰去投訴她都知道,重點是發文去教育部說明一下就沒事了…。」

 

而相當諷刺的是,和春技術學院的監察人,甚至即為前教育部長吳清基。整個投訴延宕至今,直到媒體爆料才獲官員回應,背後究竟是否有不當介入使然,啟人疑竇。

 

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綜合上述種種亂象,工會在記者會上高分貝呼籲,這樣濫權的私校高層,早該退場!

 

教育部與檢調機關除了該全面徹查相關弊案外,為了維護和春師生權益,也該依據《私立學校法》第25條,向法院聲請撤換和春董事會,改由公益董事接管。

 

社會大眾對此類惡質私校高層,長年來已有諸多不滿。但這類不滿常被誤導以為「讓這種學校倒一倒」就可解決問題,卻未注意到,政府若只是對和春處以停招、停辦或扣獎補助款,卻不撤換和春濫權高層,將只是使和春師生繼續受害,而待和春退場或轉型後,鉅額和春校產恐將繼續回流到這些家族勢力手中(例如,現已成立的「和春護理之家」或「和春文教基金會」)。

 

甚至目前即將送入立法院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也是循「讓既有董事會繼續以轉型之名把持校產」的方式來退場,並未將「校產回歸公共教育使用」作為最優先。辦倒學校的校董可獲得大筆資產,受害的師生卻要失業與失學,可謂毫無社會正義可言。

 

因此,工會強調,作為教育主管機關的教育部,不該再毫無作為。對於弊案重重的和春技術學院,應當要依法向法院聲請接管,撤換長期濫權的家族董事、副校長、執行長等,還高等教育一個正常的環境。

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家族勢力,該退不退,私校師生齊受害!

 

和春技術學院日前遭媒體揭露,傳出疑似招攬數百名「幽靈學生」,以詐領教育獎補助款,引發社會譁然。然而,這恐怕並非是和春不正辦學的唯一事例。

 

過去三年來,高教工會即接獲多位和春教職員投訴,也向主管機關反應,但教育部始終未對亂象拿出積極作為。為了維護高教環境的正常化,捍衛師生權益,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揭發相關亂象,並喊話:「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根據和春教師與工會會員的投訴內容,和春高層恐涉及的辦學亂象包括:

 

一、招攬幽靈學生,詐領教育補助

 

關於媒體所揭露的「幽靈學生」狀況,工會也獲和春教師提供資料,指證在許多和春開設的校外專班中,「每次上課只有1人,甚至都沒人來上課…僅在學期末出現部分學生」、「學校裡充斥著許多幽靈名單,我們根本找不到學生,開學期間總有數名分別自稱是苗栗班、彰化班、台南班之助理到各系將新生之畢業證書及學生證簽領走,開學迄今我們根本沒看過這些學生,甚至有許多的連絡地址都是一樣的,但相關成績在長官以技術性的交代下要給及格。」

 

甚至,高層會授意要求系所教師「請帶三套衣服來拍照」、「到系上拍開會照」,並且也要學生配合,作出偽造出席率之照片給教育部。

 

投訴教師指出,只要教育部與檢調真有意要調查,相關教師都可配合指證那些班級、那些學生實際上的出缺席狀況。此種濫用「幽靈學生」、甚至涉嫌詐領教育補助的惡質學店作風,絕不容寬貸。

 

二、剝削壓榨教師,違法解雇扣薪

 

和春辦學的亂象不只在於「幽靈學生」,和春老師們的工作環境,也受到嚴重的剝削。

 

高教工會自2013年11月即陪同和春技術學院教師召開記者會,揭露和春校方違法強逼老師簽下不合理的聘約、附約。例如,在教師聘約中新增附約要求,「應輔導科系每位學生畢業時取得認可的證照至少5張,及為日間部招進3名或進修部10名學生,若未達成,算是自願離職,恐口說無憑,特立此約為證。」使依法職責為教學與研究的和春教師,淪為學校的招生工具,未達業績還可逼其「自願離職」。

 

過去五年來,和春即曾大量違法解聘、不續聘教師或惡意欠減薪,遭教育部或法院認定屬違法。(例如: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5年度勞上字第15號、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4年度勞上易字第16號)。但直至今日,和春校方也未見有公開反省或檢討,甚至仍有和春老師被校方以各類理由扣薪,使其研究費被苛扣至僅剩1000元之譜(形同約減薪一半)。

 

根據和春教師的投訴資料,該校甚至曾發生「寒假期間還無預警把系上全部老師勞健保退出,並通報我們這一群遵守法律『不聽話』的教授已被學校解職,經我們揚言投訴後才恢復。」視受法律所保障的教師待遇如無物,並且在各類會議上對教師人格與尊嚴進行侮辱,嚴重影響教師的工作權益。

 

三、家族把持校務,規避教育法令

 

和春技術學院的辦學亂象,源自於其辦學高層為一封閉、緊密的家族集團。為了家族私人利益,將應屬公益目的的教育事業形同私產。

 

和春技術學院的董事長羅傳進,自1987年申請設立「財團法人私立和春工業專科學校」以來,就開始擔任和春董事長至今,至今已逾30年。1995年起,開始讓其兒子羅世雄擔任「財團法人私立和春工商專科學校」董事。而其後該校主任祕書、副校長更毫不避諱由羅世雄之配偶呂綺修擔任。

 

儘管《私立學校法》第41條第21項規定,「學校法人之董事長、董事、監察人之配偶及其直系血親,不得擔任校長。」然而,和春高層則透過安排董事長之子擔任和春「執行長」,並由董事長媳婦擔任「副校長」,實質上依舊可直接控制校務,規避教育法令之限制。

 

而《私立學校法》第44條雖規定,「學校法人之董事長、董事、監察人及校長之配偶及三親等以內血親、姻親,不得擔任所設私立學校承辦總務、會計、人事事項之職務。違反規定之人員,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學校立即解職。」然透過前述介入校務的安排,羅家依然可控制學校總務、會計、人事之職務,置私校法的家族迴避條款如無物。

 

 

四、政治勢力施壓,師生投訴無門

 

和春師生對於校內的種種亂象,並非從未向主管機關反應。根據投訴者指出,相關投訴內容,教育部於去年年底即已得知,今年年初檢調機關也已知情,然而,他們始終疑惑,為何官方遲遲未有介入或起訴?

 

師生們質疑,這源自於和春羅家藉由其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和春董事長羅傳進曾擔任多次立法委員與國大代表,其子羅世雄也曾擔任兩屆立法委員,以及擔任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他們擔憂,羅家是否試圖勾結政客與官員,使理當該被處理的不當辦學投訴,結果石沉大海?

 

投訴教師指出,「倘若有教師或學生投訴到教育部,呂副校長會在會議中拿起手機打給教育部的司長或部長等…或說『沒關係,明天我會到台北找你們』…隨後跟老師們表示教育部裡他們家很熟,羅世雄執行長以前是立委亦是行政院南區執行長,什麼人他們都認識,誰去投訴她都知道,重點是發文去教育部說明一下就沒事了…。」

 

而相當諷刺的是,和春技術學院的監察人,甚至即為前教育部長吳清基。整個投訴延宕至今,直到媒體爆料才獲官員回應,背後究竟是否有不當介入使然,啟人疑竇。

 

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綜合上述種種亂象,工會在記者會上高分貝呼籲,這樣濫權的私校高層,早該退場!

 

教育部與檢調機關除了該全面徹查相關弊案外,為了維護和春師生權益,也該依據《私立學校法》第25條,向法院聲請撤換和春董事會,改由公益董事接管。

 

社會大眾對此類惡質私校高層,長年來已有諸多不滿。但這類不滿常被誤導以為「讓這種學校倒一倒」就可解決問題,卻未注意到,政府若只是對和春處以停招、停辦或扣獎補助款,卻不撤換和春濫權高層,將只是使和春師生繼續受害,而待和春退場或轉型後,鉅額和春校產恐將繼續回流到這些家族勢力手中(例如,現已成立的「和春護理之家」或「和春文教基金會」)。

 

甚至目前即將送入立法院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也是循「讓既有董事會繼續以轉型之名把持校產」的方式來退場,並未將「校產回歸公共教育使用」作為最優先。辦倒學校的校董可獲得大筆資產,受害的師生卻要失業與失學,可謂毫無社會正義可言。

 

因此,工會強調,作為教育主管機關的教育部,不該再毫無作為。對於弊案重重的和春技術學院,應當要依法向法院聲請接管,撤換長期濫權的家族董事、副校長、執行長等,還高等教育一個正常的環境。

 

 

[20170921新聞稿]和春弊案,教育部何時接管?

 

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家族勢力,該退不退,私校師生齊受害!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2017.09.21.採訪通知

 

和春技術學院日前遭媒體揭露,傳出疑似招攬數百名「幽靈學生」,以詐領教育獎補助款,引發社會譁然。然而,這恐怕並非是和春不正辦學的唯一事例。

 

過去三年來,高教工會即接獲多位和春教職員投訴,也向主管機關反應,但教育部始終未對亂象拿出積極作為。為了維護高教環境的正常化,捍衛師生權益,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揭發相關亂象,並喊話:「和春弊案重重,教育部何時接管?」

 

根據和春教師與工會會員的投訴內容,和春高層恐涉及的辦學亂象包括:一、招攬幽靈學生,詐領教育補助?二、剝削壓榨教師,違法解雇扣薪!三、家族把持校務,規避教育法令!四、政治勢力施壓,師生投訴無門?

 

這些投訴內容,至遲於去年年底即提交予教育部,今年年初檢調機關也已知情,為何官方遲遲未有介入或起訴?難道這樣不正辦學與違法亂紀都沒有問題?

 

工會呼籲,這樣濫權的私校高層,早該退場!教育部與檢調機關除了該全面徹查相關弊案外,為了維護和春師生權益,也該依據《私立學校法》第25條,向法院聲請撤換和春董事會,改由公益董事接管。政府若只是對和春處以停招、停辦或扣獎補助款,卻不撤換和春濫權高層,將只是使和春師生繼續受害,而待和春退場或轉型後,鉅額和春校產恐將回流到這些家族勢力手中(例如,現已成立的和春護理之家),毫無社會正義可言。

 

時間:2017年9月21日13:00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中山區伊通街59巷6號4樓)

【會員服務】免費工作權益法律諮詢,9/29(五)歡迎預約參加!

親愛的工會會員好,

 

工會自今年始,定期安排會員諮詢時間,本次諮詢時間將安排於929日(五),由熟稔教師法令且有成功爭取工作權益經驗的張國聖老師(開南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系教授、高教工會創會理事),提供會員前來諮詢大專教師相關權益的服務。

張老師作為工會創會理事,長久以來協助大專教師相關工作權救濟不遺餘力。為了處理日趨增加的校園勞資爭議,張老師將持續定期為工會會員提供無償的法律諮詢服務,以協助更多的大專教職員工維護權益,歡迎大家前來預約。

高教工會先前曾彙整了大專教師的相關權益爭議與常見問題的Q&A,可提供參考。

假若您亟需要更近一步會面諮詢相關工作權益,請填寫預約表單,我們將會為您安排權益當日諮詢的時段,確切的時間待排定後,我們將會另行寄發通知。

 

時間:2017年9月29日(五)10:00-12:00/13:00-15:00
地點:高教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我要預約諮詢時間<<<

 

*此諮詢服務僅提供給高教工會會員。

*前來諮詢可先將資料寄至工會信箱([email protected]gmail.com),我們將轉寄給張國聖老師,內容一切將保密處理。當日也請備妥您的相關資料,以便釋疑。

 

高教工會秘書處

【大學快報第134期】: 創會理事周平老師呼籲:賴院長!請立即撤回玉山計畫

文 / 周平(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教授、高教工會創會理事)

在林全內閣總辭前一個月,倉促地推出了玉山學者計畫,藉以攬才、留才和為正教授加薪。這是一個欠缺深思熟慮、基本預設錯誤且缺乏責任倫理的政策。值此新任閣揆賴清德甫上任之際,為符合責任政治,總預算勢必從立院撤回重編,筆者特此呼籲賴院長,順勢藉這個時機,檢討林內閣所提「玉山計畫」之適法性和正當性。若答案為否,請務必及時撤銷該計畫,並重新思考台灣高教人才培育的正確方向。

「玉山計畫」首先是建立在台灣高教薪資偏低、人才出走的謬誤論述上。事實上,台灣教授所得是國民平均所得的2.37倍,相較於英、美、德等國毫不遜色。非屆齡退休而離職的大學教授,每年平均148位,佔總體0.3%,流動率其實是偏低的。即便有少數個案朝中、港、星三地流動,也不能說是人才出走的普遍社會事實。

其實,人才出走的說法始於7年前的媒體炒作(如天下雜誌)和少數學者(如李遠哲)、立法委員(如蔣乃辛)和教育部官員(如吳清基)的大聲疾呼,使當時的教育部和國科會信以為真,將之視為客觀的事實。從而於2010年8月1日共同推出了「延攬及留住大專院校特殊優秀人才實施彈性薪資方案」。

筆者當年曾於報端為文,指出此方案的諸多謬誤,果不其然,監察院對此政策執行上的偏頗提出糾正。以101年度為例,彈薪計畫用於新聘人才的補助比例僅3.6%,核給國際人才比例更僅佔5.2%,攬才成效不彰,甚至堪稱挫敗。

絕大部分的補助實際上是以雨露均霑的原則,分給了許多沒有出走意願,也不算頂尖的教師。教育部和科技部不但沒有為7年前的政策失當負起行政責任,竟還變本加厲地以玉山學者計畫為名,延續和擴大為特定階層變相加薪,卻無助於攬才、留才的錯誤政策。

政府企圖為國內外共1000位學者個別加薪500萬,和為所有公立大學正教授加給1萬,財源來自「高教深耕計畫」的26億和「玉山計畫」加碼30億,共56億。在高教資源有限的情況,這樣的揮霍將惡化資源分配的不正義並產生排擠效應,從而造成學術的世代不正義和高教根基的崩壞。

台灣高教目前最迫切需要投入資源改善的就是生師比在OECD國家中敬陪末座所造成的學生受教品質劣化問題。此外,真正十萬火急,必須設法挽救的人才外流危機,是那些所學具有創新典範潛力,卻找不到專任教職的年輕博士。56億用來改善生師比和招攬更多青年人才進入高教,其長期效益絕對大過錦上添花式的玉山學者計畫。

更何況,期待玉山學者能為台灣學術向上提升,犯了方法論個體主義的謬誤。亦即,以大量資源挹注在原子化的個別學者身上,企圖單點突破,忽略了學術系統的友善程度、研究團隊長期的默契培養和學術評鑑和出版標的的合理性等。目前台灣高教在上述條件不佳的情況下,一個個的玉山學者,將只能是曇花一現的虛榮、易冷的煙花或逐水草而居的過客。

基於以上,筆者鄭重呼籲賴院長,正視目前台灣高教基礎崩壞迫切問題,把資源投注在基礎條件的改善上,基礎厚植了,台灣自然人才輩出,學術水平自然水漲船高。玉山計畫只會是空中樓閣,必然是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期待1000位玉山學者為台灣高教打國際牌,無異殺雞取卵、飲鴆止渴。

【延伸閱讀】

反對教育部強推「玉山計劃」 地基流失,何來玉山?停止施放高空煙火,還我高教基礎建設!(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台灣社會學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聯合新聞稿)

公民影音行動資料庫: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70集:年花56億國際搶才 玉山計畫可行嗎?
教育部玉山計劃恐惡化資源不均 學者退席抗議
黃厚銘:政府用「獎勵」幫教授加薪其實是便宜行事
管中祥:「玉山計劃」只會讓台灣高教提早崩塌

【大學快報第133期】: 「永達關廠案」 教育部、校董涉嫌背信、瀆職與圖利 高教工會和永達教師按鈴告發,要求追回鉅額校產!

2014年8月7日停辦的永達技術學院,於日前已屆滿三年。根據《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教育部公佈之《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規定,大專院校停辦後三年內「未能恢復辦理,或未能整頓改善」,即應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

本來,仍掌握在永達校董手中的十億多元校產,在停辦屆滿三年後就應進行解散清算、回歸公有。然而,教育部竟於今(2017)年一月為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修改了《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對外宣稱永達的解散清算年限延至109年。

過去三年來,高教工會屢次揭露,永達技術學院校董透過「轉型」、「變賣校產」、「停辦後浮濫支出」等方式,將由學費、國家補助、公益捐款積累而成,具有公共性質的十億元校產逐漸納為私產,停辦後至少已減損數億元,是否有掏空嫌疑。然而,作為主管機關的教育部,不但沒有詳查永達董事是否涉嫌不當使用校產,反為校董開了後門,顯然是嚴重瀆職、更令人懷疑其中有利益輸送之嫌。

因此,高教工會偕同永達教師於8月24日前往臺北地檢署,按鈴告發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在過去三年來,涉嫌侵害具公共性的永達校產以圖不當利益;揭露前教育部技職司長(現任高教司長)李彥儀,於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後嚴重瀆職,放任校董不當使用校產;教育部長潘文忠則在其任期內修訂了「永達條款」,涉嫌圖利永達校董。高教工會和永達教師指證永達董事會、李彥儀、潘文忠涉嫌違法的罪狀如下:

一、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涉嫌背信罪

  • 積欠教職員千萬薪資,卻優先變賣上億校產償還校董!

永達技術學院的董事會,本應秉持辦學的重要目的──維護師生權益,以及高等教育之公共性──行使董事會職權、管理校產。然而,永達技術學院無預警停辦後,董事會不僅不負責任地解雇教職員工、趕走學生,還減欠教職員千萬元的薪水。

高教工會更曾揭露,早在永達停辦之前,董事會便已向教育部申請一筆資產處分並獲核可,將帳面金額高達1億4,500萬元的資產(永達位於屏東市的大湖體建宿舍大樓),變賣給永達董事會中王氏家族之成員及其掌握之公司[1]。經高教工會查詢後發現,處分此資產的目的,並非如永達董事會向媒體所聲稱的,是為了償還教師欠薪;相反地,董事會趕在停辦前變賣校產,竟是為了優先償還學校在帳面上對於校董之「欠款」,完全無視權益和生計遭受嚴重侵害的永達教師們。

  • 停辦三年竟支出超過5億,學校淨資產縮水4億!

永達正式停辦後,理應已無任何教學研究活動,然而根據永達103、104學年度的決算書和105學年度的預算書,過去三年來的支出竟仍有超過五億元之多(詳見表一)。

表一、停辦後每年度支出金額

學年度 支出金額(元)
103(決算) 210,493,799
104(決算) 80,672,266
105(預算) 212,679,770
總計 503,845,835

高教工會整理製表

若進一步比較停辦前後的學校淨資產(總資產減總負債),更可發現學校停辦後,本應屬於全民的公共資產,竟已減少了至少2.4億元(詳見表二)!高教工會仔細分析永達預決算書的支出細項,更發現一所停止經營的學校,有行政管理支出大幅成長的情形,以105學年度為例,編列之行政管理支出預算高達9,714萬元,竟是停辦前最後一年度預算編列金額(3,252萬元)的近3倍!

表二、停辦後學校淨資產之變化

學年度 資產總計(元) 負債合計(元) 淨資產合計(元)
102(停辦前) 1,555,138,815 294,092,276 1,261,046,539
103 1,191,705,029 104,048,813 1,087,656,216
104 1,155,532,929 133,394,929 1,022,138,000
105 尚未公布
淨資產減少 238,908,539

高教工會整理製表

  • 不顧師生、揮霍校產,更涉嫌買賣董事會席次!

簡言之,永達董事會減欠千萬元的教職員工薪資而至今不還,更在短短三年間揮霍掉數億元校產,全然無視於永達師生的權益,以及校產具有的公益性質。

前永達技術學院教師更指出,近日傳聞永達董事會屢屢有對外找買家,涉嫌企圖買賣董事會席次的行為?高教工會嚴正指出,前面諸多證據都指向永達董事會,在永達停辦三年以來濫用其董事職權,涉嫌不當使用校產、買賣董事會席次,使得高等教育應有之公共性以及師生權益蕩然無存!

二、前教育部技職司長李彥儀涉嫌瀆職罪

  • 未於停辦第一時間接管董事會,放任原董事揮霍校產戕害師生!

面對積欠教職員工薪資千萬元、停辦三年間淨資產縮水數億元的學校,教育部的職責本應依《私立學校法》第25條,立即向法院聲請解除原有董事職務,盡速重組公益董事會。然而,掌管技職院校退場事宜的前教育部技職司長李彥儀,卻是持續縱容原董事,明明把學校辦倒造成教師失業、學生失學,仍可以為期三年的「轉型」之名,把持鉅額校產。

高教工會批評,正是教育部放任校董恣意妄為,使得永達學生未獲妥善安置、教職員工的薪水仍未得到償還,校產在這三年間為董事任意揮霍。具有職權依《私立學校法》向法院聲請解除原有董事職務的李彥儀,可說是嚴重瀆職,扮演戕害永達師生的幫兇!

三、教育部長潘文忠涉嫌圖利罪

  • 停辦屆滿三年後又放水三年,違法縱容校董繼續掏空!

本來,根據《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教育部公佈之《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規定,大專院校停辦後三年內「未能恢復辦理,或未能整頓改善」,即應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換言之,永達停辦屆滿三年,即應立即進入解散清算,使校產回歸公共。

未料,在潘文忠擔任教育部長的任期內,教育部竟偷偷為永達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修改了《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聲稱年限又將延長三年,延至109年。

這是工會和永達師生絕無法接受的。過去三年來,永達技術學院支出超過5億、資產縮水2.4億,缺乏任何社會監督,教育部更未曾徹底清查這其中有無不當使用、不法的利益輸送;結果,教育部竟是變本加厲,選擇再縱容永達董事會三年的時間繼續掏空校產!

高教工會必須強調,儘管教育部修改了《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然其與《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以及《私立學校法》第72條並無競合而只須擇一適用的關係。也就是說,修改《停辦辦法》並不影響《實施原則》與《私立學校法》的效力,停辦屆滿三年後即應依私校法第72條規定,由教育部命其解散。

高教工會指出,教育部此舉可說是違法行政,圖利永達校董、白白送出本應屬於全民的教育資源!高教工會和永達師生嚴正拒絕教育部官員和永達校董相互勾結、聯手侵害台灣的高等教育!因此,高教工會偕同永達教師向地檢署遞出告發狀,企盼檢方嚴查永達董事是否涉嫌不當利益輸送,教育部官員是否瀆職、違背法令以圖利校董!

[1] 見高教工會2016.05.02新聞稿〈永達「轉型」淪為校董揮霍校產天堂?沒有老師 沒有學生 董事會支出預算竟擴編五成!校產仍支出3億,淨資產減損逾1.7億!

【大學快報第132期】: 反對教育部強推「玉山計劃」 地基流失,何來玉山?停止施放高空煙火,還我高教基礎建設!

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台灣社會學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

聯合新聞稿

行政院院會8/10通過教育部的「玉山計畫」,從明年開始,將以三年為一期祭出168億元,科技部則加碼主持費每年斥資9億,宣告我國高教進入所謂的「重金搶奪優秀高教人才」時代。對此各界陸續表達強烈質疑,包括質疑將更使資源集中在少數大老、無助改善年輕學者的工作環境、繼續惡化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在廣泛的連署及爭議下,教育部今日倉促邀請團體諮詢會議,但竟是「玉山學者申請及審查方式」諮詢會,毫無根本檢討「玉山計畫」本身之意。

為此,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台灣社會學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今日聯合至教育部外舉辦記者會,高呼:「地基流失,何來玉山?停止施放高空煙火,還我高教基礎建設!」並聲明若教育部不願回歸全面檢討,而只是想把高教資源投入的方向問題,簡化為玉山學者審查的技術問題,學界代表將於諮詢會議退席抗議,表達強烈不滿。


學界團體對「玉山計畫」提出三大質疑,包括:

一、憲法第165條規定:「國家應保障教育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大法官釋字707號表示:教師待遇之高低,關係教師生活之保障,屬於涉及公共利益之重大事項,應以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予以規範,始為憲法所許。104年底實施的教師待遇條例,並將大學教師之學術加給、獎金納入規範。

然而,教育部卻長期一再以各種競爭型計畫,破壞教師待遇的制度性保障,玉山計畫更變本加厲,以針對特定層級調薪及遴選式高額加薪的作法,操作大學教師待遇作為政策工具,讓各大學長期限於「二桃殺三士」的內耗之中,不但無法建立良性的高教環境,反而崩壞基礎。

二、基於政策有效性、必要性、利弊得失等法定要求(行政程序法第七條之比例原則),玉山計畫如何能達成「改善低薪、留才攬才」的目的?試問:

  1. 過去、現有的各項政策,如「學術研究加給分級制」實施成效如何?為何需要強力加碼?
  2. 下重金留才前該教師是否必須先提出「被挖角證明」,否則是否涉及冒領濫發?
  3. 下重金攬才前,是否必須先證明該教師在現有機制下因薪資因素不願任職?以及現有徵聘機制下踴躍應徵大學教職者均不合需求?
  4. 教育部說給高薪是基於潛力而非功績,未來如何評估玉山學者的表現?表現不佳是否追回?
  5. 單獨對正教授加薪,如何改善大學教師低薪?若要促進升等,現有的諸多機制,難道不足?男性正教授是女性的四倍,改善了誰的低薪?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大學法第1條),為何要大家都變成正教授,才能實現此一大學宗旨?教育部片面決定的作法,如何符合教師待遇條例第17 條[1]?

三、科技部主持費的加碼,如何能達成「改善低薪、留才攬才」的目的?試問:

  1.   科技部之補助以研究計畫的價值及可行性為準,為何不能先在審查研究計畫的階段保障申請人匿名,待第二階段再評估申請人之執行能力?審查人一開始便知悉申請人,如何保障其審查研究計畫的客觀性?
  2.   科技部補助的專題研究計畫,105年度13702件中女性主持人僅3244件占23.7%,全年總補助金額約160億中,補助給女性主持人者更僅占19.1%。主持費的加碼,改善了誰的低薪?

學界團體並提出四項訴求,包括:

一、請教育部撤回「玉山計劃」,依民主參與程序,建立整體大學教師合理待遇制度,停止僅針對特定層級調薪及遴選式高額加薪的作法。

二、請教育部合理運用高教預算,依民主參與程序,優先處理生師比、公私立大學落差、年輕學者缺乏基本保障等問題,維護世代正義及高教永續。

三、請科技部依民主參與程序,提出改善方案,合理化審查機制,再研議是否加碼研究計畫主持費。

四、若教育部及科技部執意強推政策,請立法院質詢此等行政措施之適法性,審慎審查相關預算案。

「永達關廠案」 教育部、校董涉嫌背信、瀆職與圖利 高教工會和永達教師按鈴告發,要求追回鉅額校產!

2014年8月7日停辦的永達技術學院,於日前已屆滿三年。根據《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教育部公佈之《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規定,大專院校停辦後三年內「未能恢復辦理,或未能整頓改善」,即應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

本來,仍掌握在永達校董手中的十億多元校產,在停辦屆滿三年後就應進行解散清算、回歸公有。然而,教育部竟於今(2017)年一月為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修改了《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對外宣稱永達的解散清算年限延至109年。

過去三年來,高教工會屢次揭露,永達技術學院校董透過「轉型」、「變賣校產」、「停辦後浮濫支出」等方式,將由學費、國家補助、公益捐款積累而成,具有公共性質的十億元校產逐漸納為私產,停辦後至少已減損數億元,是否有掏空嫌疑。然而,作為主管機關的教育部,不但沒有詳查永達董事是否涉嫌不當使用校產,反為校董開了後門,顯然是嚴重瀆職、更令人懷疑其中有利益輸送之嫌。

因此,高教工會偕同永達教師於8月24日前往臺北地檢署,按鈴告發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在過去三年來,涉嫌侵害具公共性的永達校產以圖不當利益;揭露前教育部技職司長(現任高教司長)李彥儀,於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後嚴重瀆職,放任校董不當使用校產;教育部長潘文忠則在其任期內修訂了「永達條款」,涉嫌圖利永達校董。高教工會和永達教師指證永達董事會、李彥儀、潘文忠涉嫌違法的罪狀如下:

一、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涉嫌背信罪

  • 積欠教職員千萬薪資,卻優先變賣上億校產償還校董!

永達技術學院的董事會,本應秉持辦學的重要目的──維護師生權益,以及高等教育之公共性──行使董事會職權、管理校產。然而,永達技術學院無預警停辦後,董事會不僅不負責任地解雇教職員工、趕走學生,還減欠教職員千萬元的薪水。

高教工會更曾揭露,早在永達停辦之前,董事會便已向教育部申請一筆資產處分並獲核可,將帳面金額高達1億4,500萬元的資產(永達位於屏東市的大湖體建宿舍大樓),變賣給永達董事會中王氏家族之成員及其掌握之公司[1]。經高教工會查詢後發現,處分此資產的目的,並非如永達董事會向媒體所聲稱的,是為了償還教師欠薪;相反地,董事會趕在停辦前變賣校產,竟是為了優先償還學校在帳面上對於校董之「欠款」,完全無視權益和生計遭受嚴重侵害的永達教師們。

  • 停辦三年竟支出超過5億,學校淨資產縮水4億!

永達正式停辦後,理應已無任何教學研究活動,然而根據永達103、104學年度的決算書和105學年度的預算書,過去三年來的支出竟仍有超過五億元之多(詳見表一)。

表一、停辦後每年度支出金額

學年度 支出金額(元)
103(決算) 210,493,799
104(決算) 80,672,266
105(預算) 212,679,770
總計 503,845,835

高教工會整理製表

若進一步比較停辦前後的學校淨資產(總資產減總負債),更可發現學校停辦後,本應屬於全民的公共資產,竟已減少了至少2.4億元(詳見表二)!高教工會仔細分析永達預決算書的支出細項,更發現一所停止經營的學校,有行政管理支出大幅成長的情形,以105學年度為例,編列之行政管理支出預算高達9,714萬元,竟是停辦前最後一年度預算編列金額(3,252萬元)的近3倍!

表二、停辦後學校淨資產之變化

學年度 資產總計(元) 負債合計(元) 淨資產合計(元)
102(停辦前) 1,555,138,815 294,092,276 1,261,046,539
103 1,191,705,029 104,048,813 1,087,656,216
104 1,155,532,929 133,394,929 1,022,138,000
105 尚未公布
淨資產減少 238,908,539

高教工會整理製表

  • 不顧師生、揮霍校產,更涉嫌買賣董事會席次!

簡言之,永達董事會減欠千萬元的教職員工薪資而至今不還,更在短短三年間揮霍掉數億元校產,全然無視於永達師生的權益,以及校產具有的公益性質。

前永達技術學院教師更指出,近日傳聞永達董事會屢屢有對外找買家,涉嫌企圖買賣董事會席次的行為?高教工會嚴正指出,前面諸多證據都指向永達董事會,在永達停辦三年以來濫用其董事職權,涉嫌不當使用校產、買賣董事會席次,使得高等教育應有之公共性以及師生權益蕩然無存!

 

 

二、前教育部技職司長李彥儀涉嫌瀆職罪

  • 未於停辦第一時間接管董事會,放任原董事揮霍校產戕害師生!

面對積欠教職員工薪資千萬元、停辦三年間淨資產縮水數億元的學校,教育部的職責本應依《私立學校法》第25條,立即向法院聲請解除原有董事職務,盡速重組公益董事會。然而,掌管技職院校退場事宜的前教育部技職司長李彥儀,卻是持續縱容原董事,明明把學校辦倒造成教師失業、學生失學,仍可以為期三年的「轉型」之名,把持鉅額校產。

高教工會批評,正是教育部放任校董恣意妄為,使得永達學生未獲妥善安置、教職員工的薪水仍未得到償還,校產在這三年間為董事任意揮霍。具有職權依《私立學校法》向法院聲請解除原有董事職務的李彥儀,可說是嚴重瀆職,扮演戕害永達師生的幫兇!

三、教育部長潘文忠涉嫌圖利罪

  • 停辦屆滿三年後又放水三年,違法縱容校董繼續掏空!

本來,根據《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教育部公佈之《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規定,大專院校停辦後三年內「未能恢復辦理,或未能整頓改善」,即應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換言之,永達停辦屆滿三年,即應立即進入解散清算,使校產回歸公共。

未料,在潘文忠擔任教育部長的任期內,教育部竟偷偷為永達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修改了《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聲稱年限又將延長三年,延至109年。

這是工會和永達師生絕無法接受的。過去三年來,永達技術學院支出超過5億、資產縮水2.4億,缺乏任何社會監督,教育部更未曾徹底清查這其中有無不當使用、不法的利益輸送;結果,教育部竟是變本加厲,選擇再縱容永達董事會三年的時間繼續掏空校產!

高教工會必須強調,儘管教育部修改了《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然其與《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以及《私立學校法》第72條並無競合而只須擇一適用的關係。也就是說,修改《停辦辦法》並不影響《實施原則》與《私立學校法》的效力,停辦屆滿三年後即應依私校法第72條規定,由教育部命其解散。

高教工會指出,教育部此舉可說是違法行政,圖利永達校董、白白送出本應屬於全民的教育資源!高教工會和永達師生嚴正拒絕教育部官員和永達校董相互勾結、聯手侵害台灣的高等教育!因此,高教工會偕同永達教師向地檢署遞出告發狀,企盼檢方嚴查永達董事是否涉嫌不當利益輸送,教育部官員是否瀆職、違背法令以圖利校董!

[1] 見高教工會2016.05.02新聞稿〈永達「轉型」淪為校董揮霍校產天堂?沒有老師 沒有學生 董事會支出預算竟擴編五成!校產仍支出3億,淨資產減損逾1.7億!

反對教育部強推「玉山計劃」 地基流失,何來玉山?停止施放高空煙火,還我高教基礎建設!

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台灣社會學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

聯合新聞稿

 

行政院院會8/10通過教育部的「玉山計畫」,從明年開始,將以三年為一期祭出168億元,科技部則加碼主持費每年斥資9億,宣告我國高教進入所謂的「重金搶奪優秀高教人才」時代。對此各界陸續表達強烈質疑,包括質疑將更使資源集中在少數大老、無助改善年輕學者的工作環境、繼續惡化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在廣泛的連署及爭議下,教育部今日倉促邀請團體諮詢會議,但竟是「玉山學者申請及審查方式」諮詢會,毫無根本檢討「玉山計畫」本身之意。

 

為此,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台灣社會學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今日聯合至教育部外舉辦記者會,高呼:「地基流失,何來玉山?停止施放高空煙火,還我高教基礎建設!」並聲明若教育部不願回歸全面檢討,而只是想把高教資源投入的方向問題,簡化為玉山學者審查的技術問題,學界代表將於諮詢會議退席抗議,表達強烈不滿。

 


學界團體對「玉山計畫」提出三大質疑,包括:

 

一、憲法第165條規定:「國家應保障教育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大法官釋字707號表示:教師待遇之高低,關係教師生活之保障,屬於涉及公共利益之重大事項,應以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予以規範,始為憲法所許。104年底實施的教師待遇條例,並將大學教師之學術加給、獎金納入規範。

 

然而,教育部卻長期一再以各種競爭型計畫,破壞教師待遇的制度性保障,玉山計畫更變本加厲,以針對特定層級調薪及遴選式高額加薪的作法,操作大學教師待遇作為政策工具,讓各大學長期限於「二桃殺三士」的內耗之中,不但無法建立良性的高教環境,反而崩壞基礎。

 

二、基於政策有效性、必要性、利弊得失等法定要求(行政程序法第七條之比例原則),玉山計畫如何能達成「改善低薪、留才攬才」的目的?試問:

 

  1. 過去、現有的各項政策,如「學術研究加給分級制」實施成效如何?為何需要強力加碼?
  2. 下重金留才前該教師是否必須先提出「被挖角證明」,否則是否涉及冒領濫發?
  3. 下重金攬才前,是否必須先證明該教師在現有機制下因薪資因素不願任職?以及現有徵聘機制下踴躍應徵大學教職者均不合需求?
  4. 教育部說給高薪是基於潛力而非功績,未來如何評估玉山學者的表現?表現不佳是否追回?
  5. 單獨對正教授加薪,如何改善大學教師低薪?若要促進升等,現有的諸多機制,難道不足?男性正教授是女性的四倍,改善了誰的低薪?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大學法第1條),為何要大家都變成正教授,才能實現此一大學宗旨?教育部片面決定的作法,如何符合教師待遇條例第17 條[1]?

 

三、科技部主持費的加碼,如何能達成「改善低薪、留才攬才」的目的?試問:

 

  1.   科技部之補助以研究計畫的價值及可行性為準,為何不能先在審查研究計畫的階段保障申請人匿名,待第二階段再評估申請人之執行能力?審查人一開始便知悉申請人,如何保障其審查研究計畫的客觀性?
  2.   科技部補助的專題研究計畫,105年度13702件中女性主持人僅3244件占23.7%,全年總補助金額約160億中,補助給女性主持人者更僅占19.1%。主持費的加碼,改善了誰的低薪?

 

學界團體並提出四項訴求,包括:

 

一、請教育部撤回「玉山計劃」,依民主參與程序,建立整體大學教師合理待遇制度,停止僅針對特定層級調薪及遴選式高額加薪的作法。

 

二、請教育部合理運用高教預算,依民主參與程序,優先處理生師比、公私立大學落差、年輕學者缺乏基本保障等問題,維護世代正義及高教永續。

 

 

三、請科技部依民主參與程序,提出改善方案,合理化審查機制,再研議是否加碼研究計畫主持費。

 

 

四、若教育部及科技部執意強推政策,請立法院質詢此等行政措施之適法性,審慎審查相關預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