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205期】台灣大專兼任教師的勞權之路:政府、學校聯手打壓 缺乏法令保障的台灣兼任教師仍待團結努力

陳書涵/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

 

從各國編制外教師的共同處境,看見團結行動的可能性

 

台灣大專兼任教師的勞權爭取,並不是世界上的「特例」。

 

高教工會近期規劃了這一系列的【兼任教師爭權之路­—日韓英台系列專題】文章。我們不難發現,非典型、部分工時工作者在大學校園內的不合理待遇,不僅只是台灣的獨特現象,同時也發生在世界各地。所謂的精簡人事成本、保持解僱勞工的彈性空間,走到各地都是校方(雇主)所極力追求的。然而與之抗衡的另一端,我們同時也看到了在各國的大學受雇者與工會,冒著可能被校方懲戒、惡意解雇的風險,仍持續想改善這樣的不合理勞動處境,積極爭取各類型的續聘與法律保障。

 

回顧台灣兼任教師的爭權之路歷程。高教工會自2012年2月創立以來,便開始與許多大專兼任教師,針對兼任教師因遭到國內勞動法令排除適用,衍伸出的諸多勞動權益受損議題,進行各種的爭取與倡議。

 

2013年12月,工會與這些兼任教師夥伴,我們一同爭取到了讓兼任教師依法全面由雇主投保健保(註1);同時也免除了二代健保上路後遭剝兩層皮的不合理處境;2014年1月,我們爭取大專兼任教師為期二十多年凍漲的鐘點費終於有了調整(註2)。

 

然而與許多兼任教師互動過程中,工會強烈感受到大家心中對於這份工作最深層的恐懼與不安在於:沒有任何法律上的「續聘保障」。作為一位大專兼任教師,似乎隨時都可能因為各種原因(得罪校方管理層或學生、不夠配合系所的各項行政工作…等)而失去工作。

高教工會2018年10月29日公布「大專兼任教師『教學資源使用』調查結果,竟有過半數以上的大專校院兼任教師在各種教學資源使用上遭到「差別待遇」,許多理當提供給予兼任教師使用的圖書資源、電子資料庫、影印、上網、掃描、教學器材等,學校經常只因其屬「兼任」身份,就忽略不提供。

 

沒有勞基法,沒續聘保障

 

會有這樣「零續聘保障」的荒唐現象,就是因為大專兼任教師既被排除適用《教師法》(教師法僅及於「編制內教師」),卻也不像一般勞工一樣,有《勞動基準法》的保障。換言之,大專兼任教師大概是台灣各類受雇者之中的極少數,雇主可以「任何理由都不用附上」,就請你明天不用來上班。

 

這也是為何工會與許多兼任教師幹部討論後,大家決定必須直接針對工作權的「續聘保障」出擊:在2015年9月,一場至行政院抗議「公私校的兼任教師鐘點費調漲脫鉤」的行動中,工會正式提出了:要求讓「大專兼任教師一體適用勞基法」的行動訴求。(註3)

 

在推動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社會大眾對於大專兼任教師真實處境的理解,有著相當大程度的距離。通常一般人不會認為在大學裡授課的教師,會遭遇到勞動保障缺失的問題。事實上恐怕連校內學生都不一定清楚,校園有如此多的課程是由兼任教師授課,更不知道這些兼任教師並不是「兼職」教師,而是得全台各校跑透透兼課,以支撐起一份「全職兼任教師」的工作。

 

為了讓一般社會大眾更深入了解兼任教師的處境,包括:許多大學是以編制外教師作為主要教學人力(從90學年度迄今,大專兼任教師的人次從27,111名暴增為41,880名,與專任教師不相上下);兼任教師寒暑假期間,毫無薪資、也無任何社會保險,更沒有所謂依法可以請假的權利…,工會進行了許多次的文宣發布與記者會。

 

整整一年多的時間,在推動「大專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這個議題上,許多兼任教師會員夥伴們,一路跟著工會開記者會;至行政院、勞動部、教育部外表達行動訴求;舉辦北、中、南各區說明座談會;進行各項遊說工作;參與立院公聽會、協調會…。

 

工會也曾製作了一份說帖(註4),針對兼任教師為何有適用勞基法的迫切需求,專業身分適用勞基法是否有窒礙難行的問題、適用勞基法會不會給大學帶來鉅額的支出…等問題,試圖透過理性的溝通方式,化解大學校方視「勞基法保障」如洪水猛獸的恐懼心態。

 

 

2017年6月,一群來自各大專院校的兼任教師與高教工會到教育部,抗議各大學紛紛以各種理由,大幅片面告知兼任教師不予續聘,甚至針對無本職兼任教師全面解雇。

 

官方聯手阻撓,惡搞切割適用

 

就在各種行動曝光與輿論壓力下,勞動部原本看似有意改善兼任教師的勞動處境,我們預期一個理性的政府部會,下一步應該是能夠進入多方(政府部會、大學校方、兼任教師與工會)協商、討論,如何讓大專兼任教師適用勞基法能平順地進行。然而,在教育部的極力反彈下,兩部會卻是在2016年的9月共謀出了一套「切割適用勞基法」的策略:僅讓「無本職」兼任教師受勞基法保障,而「有本職」兼任教師繼續維持勞動法令孤兒的身分。

 

再無知的人都可預測到這樣的切割適用,必將導致學校大規模解雇「無本職」身分的兼任教師,或是強逼兼任教師謊稱自己「有本職」以讓學校規避法律責任。對於「切割適用」將帶來毀滅性的後果,工會亦隨後進行了全國連署(註5),呼籲政府盡速懸崖勒馬。

 

毫無意外的,大學校方也確實在「無本職」兼任教師納入勞基法適用的預告上路前,開始粗暴的解僱無本職兼任教師,包括像是淡江大學(2017年3月)、世新大學(2017年6月)都發動了「大規模」解僱兼任教師。雖然淡江大學的大量解僱在校內師生與工會共同行動反對下,而促使學校撤回解雇命令。然而這段時間各校都發生類似的零星解雇「無本職」兼任教師的浪潮(註6)。

 

這明明是個因教育部施壓產生的「切割適用」導致可想而知的後果,然而教育部與勞動部卻並未盡速修正「切割適用」,反是踩在這些由它們一手促成而遭解雇的兼任教師身上,一派輕鬆地對外表示:「顯見社會對於兼任教師納勞基法還有很多不同意見,所以暫時取消讓兼任教師適用勞基法」。

 

殺人的是兩部會共謀出的「切割適用」這把刀與拿刀砍人的不肖校方,遭懲處的卻是這些長年未受勞動法令保障的兼任教師。一舉就把兼任教師打回「法令孤兒」的原始起點。兩部會使出的這一招,讓工會約莫半年的時間,都疲於奔命在處理這些被惡意解雇,卻因為沒有法令保障,而根本無法救濟回來的數十個個案。

高教工會2018年5月22日公布超過百份大專兼任教師的問卷調查結果,結果顯示,教育部新修訂的《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上路後,不論在法律位階、規範內容、落實成果上,都不足以保障大專兼任教師的權益。

 

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缺乏實益

 

大量解僱潮發生的同年(2017年)教育部宣稱,它們已增訂了《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的諸多規定(包括請假權利、勞健保不中斷…等),因此無須勞基法,以這個聘任辦法拿來保障兼任教師足矣。

 

先不論聘任辦法位階上不是「法律」,針對學校違反規定也毫無相關罰則,只要深知大學校園內的真實勞動處境,就能清楚知道沒有續聘保障為基礎的任何其他勞動保障,就是「看得到卻不一定吃得到」。

 

增訂的聘任辦法上路後一年,工會做的一份問卷調查中顯示,近八成兼任教師表示該辦法並沒有顯著改善大家的勞動處境(註7)。原因很簡單,如果學校掌握了可以不具理由隨時解雇你的生殺大權,試問還有哪個兼任教師敢依據這個辦法主張自身的權利?

 

這兩年多來,工會持續時不時地接到兼任教師的反映,期末學校來了個「不續聘」通知,連個理由也未必附上。老師進一步追問,學校大多是給個「課程規劃」等模糊不清的答覆。若再進一步向教育部尋求協助,教育部也僅是做個「代發、代轉公文」的角色,過段時日再將學校回覆給教育部的公文轉發給老師,然後再多加上幾個「尊重大學自治」等應付字眼。其實說到底就是告訴你,學校本來就可以不具理由叫兼任教師走路。

 

這項最基本的工作權保障問題,一日未獲改善,兼任教師的各種爭權之路就被迫停留在困難重重、進度緩慢的困境中。是故,在今年工會的會員代表大會,多位兼任教師幹部討論後,除了持續推動去年關注的「兼任教師校內教學資源使用不平等」等既定議題外(註8),大家也認為必須堅定地走在「爭取適用勞基法」的訴求道路上。雖然可想見是,在歷經前一波資方(校方)與政府的聯手打壓下,未來爭取的路途必然是更加困難。

 

不可否認的,在與校方抗衡的爭權過程中,兼任教師所必須承擔的是可能遭受打壓的風險,工會也絕對該負起一定的責任,努力在行動的規劃設計中,最小化兼任教師所需付出的風險。

 

儘管艱辛,這爭權的六年多以來,我們看到有一群來自各地各校的兼任教師幹部,一次次地北上討論、參加會議與抗爭行動。為何在惡劣的大環境與可能被資方剝奪工作的恐嚇下,大家仍願意持續參與集體行動?

 

或許就如同某位堅定的兼任教師夥伴所說的:「當我們面對的是縱使什麼都不做,也可能被粗暴地剝奪工作權的處境時,倘若無法嘗試透過團結行動改變些什麼,我們又還能對這份教學工作保持著什麼樣的信念與熱忱呢?」

 

 

註1. 大學兼任教師全面納入健保,高教工會爭取有果(https://ppt.cc/fuzQQx)

註2. 爭取大專鐘點費調漲有成果!(https://ppt.cc/fW9Jxx)

     高教工會爭取公私校兼任教師鐘點費不脫鈎,獲初步成果!(https://ppt.cc/f6Nc3x)

註3. 抗議行政院踐踏兼任教師勞動尊嚴、 惡化學生受教品質! 公私校鐘點費調漲不脫鉤、兼任教師適用勞基法(https://ppt.cc/faGWOx)

註4. 大專兼任教師一體適用《勞動基準法》說帖(https://ppt.cc/fh61Wx)

註5. 【連署行動】兼任教師一體適用勞基法 ── 致 手上握有權力讓我們獲得基本尊嚴的人們(https://ppt.cc/f5GmJx)

註6. 兼任教師,哀鴻遍野,師生齊聚,追究元凶! 全國兼任教師總動員,大團結! 反對任意不續聘,立即適用勞基法!(https://ppt.cc/f4thix)

註7. 大專兼任教師權益保障仍落空! 調查顯示: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保障不足,多間學校仍違法不給假、拒投保 工會訴求:納入《勞動基準法》,強化續聘保障,公私校一致提升鐘點費(https://ppt.cc/feintx)

註8. 平權使用教學資源,兼任教師不該是「外人」 高教工會發布「台灣大專兼任教師『教學資源使用』調查結果」(https://ppt.cc/fGFWDx)

 

相關連結: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日本篇】
日本兼任教師的處境、團結與工會運動:日本大學兼任教師的概觀圖像 https://reurl.cc/a8G9Y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英國篇】
博士臨時工:英國大學「零時合約」的血汗剝削 https://reurl.cc/ybX4q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韓國篇】
歷經工會8年爭取,韓國兼任教師將納學校編制、獲3年聘期保障(上) https://reurl.cc/VZe7N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韓國篇】
歷經工會8年爭取,韓國兼任教師將納學校編制、獲3年聘期保障(下)

https://reurl.cc/yNO5a

 

高教工會大專兼任教師爭權大事紀  https://reurl.cc/p4MDr

 

兼任教師權益Q&A  https://reurl.cc/baE6r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 三浦、HYUNGNAM PARK、Pexels在Pixabay上發布)

【大學快報第204期】高教反詐騙聯盟:自己的工作權自己爭,千萬別受不了壓力傻傻「簽下去」!

轉載自「獨立評論」 https://reurl.cc/00jOb

林柏儀  ∕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

 

隨著6月來臨,學期快結束,高教工會接到越來越多大專老師的電話,急切地詢問種種遭學校逼退、工作權益受損的問題。最近往往一天下來多達十通,而且任職學校都不相同。

 

有的老師是沒能在限期內完成升等,被威脅不續聘;有的是學校刻意不排課,營造假性的「無課可教」,要求老師辦理強制資遣(但明明學校同一時間還在推動併班授課、大班化教學,主管甚至超鐘點大量新聘編制外的專案/兼任教師);甚至還有在職場上被校長不當追求與騷擾,婉轉拒絕後連年考績開始被打丙等、丁等,而被提報不續聘的荒謬情節。

 

規避法定解僱程序的手段

 

這些老師的工作權被剝奪,到底合不合理?正常來說,如果教師不適任,應該由學校召開三級教評會,循正當程序審查教師是否合乎解聘、停聘、不續聘、或強制資遣的法定要件;而且就算老師的確有問題,也要送教育部核准後,才算生效。倘若如此,我們倒是不會太有壓力。畢竟過往經驗中,學校在這個階段經常無法符合法定標準,恣意解僱教師的舉動會在報部審查、教師申訴或法院裁判的過程中,被認定違法敗訴而撤銷。

 

但各大學或許也意識到了這一困難,開始屢屢尋找規避巧門。我們越來越常聽到老師「被鎖定」後,主管或人事單位會持續用種種威恩並施的說詞,私下勸老師辦理「自願離退」,代替正規的解聘、不續聘或強制資遣程序。

 

校方說的也許是:「跟你是老同事了,希望你不要留下污點」、「學校到時候就不發給你聘書,你能怎麼辦?」、「以前去打官司的老師全都輸了」、「校長跟教育部和法院關係多好,你怎麼跟他鬥?」,說來說去,就是要老師「簽下去」自請離去。假如老師一時誤信,填寫了「自願離職」或「自願退休」同意書,那麼學校不但不用召開各級教評會審議,也不用報教育部核准,老師卻就將自此一切合法地被剝奪了工作權。

 

也因此,工會的工作變成是要透過電話,一再地勸另一端或許未曾謀面的老師們:「千萬先別簽下去(自願離退書)」、「人事單位此刻代表的是資方,講的不是真的」、「如果自認是適任老師,就一起爭取到底,工會願意幫你」。拉拉扯扯,有時候幾乎有點像是「反詐騙專線」的人員,要苦口婆心勸導受害者,千萬不要去辦理匯款給詐騙集團一般。只不過這詐騙集團的角色,竟換作是一間間的大專院校?

 

這種狀況通常會一直延續到8月初新學期開始,才會趨緩。但每年捎來的疑問與不安,整體卻始終沒有減少,儘管,絕大多數堅持到底的老師們都爭回了勝利。

 

 

「修法通過了,要解聘你們變容易很多?」

被說是「詐騙」,或許有些學校會不服氣:「我們是真的幫老師著想,才法外施恩勸他自己離開,工會怎麼反罵我們?」

 

但我的經驗中,至少老師們被「勸導」的過程中,都是接到校方大量的「不實訊息」與「心理壓力」,這和提供完整資訊後尊重決定的善意截然不同。至於和詐騙是否接近,倒是可供社會公評。

 

舉例而言,這週我接到兩起來自不同學校的老師來電,卻都問了類似的問題:「學校人事室跟我說,『教師法已經修法通過了,之後要解聘你們變容易很多,你們還是快乖乖自己辦離退吧。』請問這是不是真的?」

 

這當然完完全全不是事實。今年教師法修法時,行政院提出的草案固然極端可怕,但在多個教師與社運團體持續的抗爭與揭露問題下,最後立法院的修法結果實際上並沒放寬大學老師的解聘/不續聘要件。「之後要解聘你們變容易很多」毫無根據,頂多稱得上是校方的願望吧。

 

和教育部共同設有Line群組互通有無的各大學校院人事單位,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事實。但他們卻選擇用「假訊息」來哄騙逼退老師,真是讓人遺憾。而且我甚至不得不懷疑,他們是不是私下交流各種「逼退話術」,才讓我們經常接獲類似的疑問?

 

作為各大專校院主管機關的教育部,該嚴正杜絕學校這類行為;若經陳情有類似狀況,則未來應嚴格審查該校的一切教職員離退案件,避免任何在不實訊息下「被自願離退」的教師,甚至對過往自願離退的教師全部重新調查。學校若認為校內教師有應當解雇的不適任事實,就應循法定程序交由教評會審查、教育部核准,毋枉毋縱也減少爭議。捨此正道,反利用資訊不對等的地位哄騙教師離退,不論是否屬「詐騙」,都絕難讓人信服。

 

高教職場的反詐騙聯盟

 

話說回來,我們大概也知道,上述期望的「嚴正杜絕」,還不是當前教育部對待各大學的行事作風。種種盤根錯節的因素,導致教育部往往與大專校院相互配合,教師在其中則淪為容易被「各個擊破」的受雇者。其實,這是典型的勞資角力狀況,根本出路還是得回歸到勞方的團結,組織起來揭穿種種謊言,靠自己來扮演「反詐騙」、「爭權益」的職能。甚至我們不只是弱勢的受害者,而是該集結起來向「詐騙方」討回公道的聯盟!

 

昨天,一位被勸離退的老師對我說:「學校好像是營造一種氣氛,說我們死賴著不走,讓我覺得很難堪,很沒尊嚴!」看著一路辛苦唸書、傳遞知識的老師們,面對這種校方基於利潤邏輯引入的貶抑逼退手法,著實讓人難過。

 

但在勞資角力的現實中,維護正當的工作權益爭取到底,向同儕甚至學生樹立典範,也可以是另一種尊嚴的來源。說到底,老師們不該是看學校臉色來執教的一群人!

 

重建高教困局與爭回受僱者尊嚴的路上,我們都不孤單。工會角色百百種,若能有時當個有效的「反詐騙聯盟」,也是值得為此投入努力的。

 

圖片出處:https://reurl.cc/QlkWo

【大學快報第203期】歷經工會8年爭取,韓國兼任教師將納學校編制、獲3年聘期保障(下)

李育真/高教工會執行秘書

 

工會、大學與教育部終達共識,講師法今年8月確定上路

 

為保障講師(是指編制外、時薪制的教師,等同於台灣的兼任教師)權益,韓國教育部去年3月重新邀集了工會所屬的講師代表、大學代表、國會推薦的4名專家組成「大學講師制度改善協議會」,終於首度達成共識。2018年底國會再度通過修訂案,今年4月底教育部公佈講師法施行細則,提供各大學作為施行依據,並預定8月正式實施。(備註12)

 

【表1】

出處:https://news.naver.com/main/read.nhn?oid=022&aid=0003325508

針對各界最擔心的財源問題,教育部確保了288億韓元(約8.2億台幣)的工資支援預算,可補助寒暑假期間至少兩週的薪資、保險與行政費用。但人們仍然擔心追加所需資金是否得到穩定(備註13)。此外,針對講師法上路前,講師負責的學分比例減少,而專職教師的授課比例卻有所增加的現象,教育部宣布將着手調查實際情況,從制訂今年第二學期講師聘用計劃的6月初開始,將密切關注各大學的講師僱傭現狀及計畫。

 

即將在9月新學期適用的講師法主要重點在於承認講師與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同樣為高等教育法中的成員,屬於學校教員的一部份,獲得第一年聘僱後若沒問題,可享有三年的授課保障,寒暑假等假期學校也需要給予部分薪資。

 

【圖5】

出處:(引用NEWSIS照片)
https://news.naver.com/main/read.nhn?oid=003&aid=0008937355
圖說:2018年11月29日下午,首爾汝矣島國會通過「高等教育法部份修正案(講師法)」。在在221名出席議員中,183人贊成、6人反對,32人棄權。

 

以下節錄講師法施行細則的重點:

 

一,為了因應許多大學經常以兼職教師(另在業界或學界擁有正職)、約聘教員(不一定另有正職,但擁有助理教授正職的教學經歷,例如退休老師)取代講師之陋習,此法嚴格訂出許多具體限制,今後學校聘用兼職教師與約聘教員的條件變得更嚴苛。

 

二,講師授課時間將限制在每週6小時以下,但校長若覺得需要,可延長9小時。講師也可以同時在多所學校兼課。此法同時也限制其他身份的教授教學時間—兼職與約聘教員的一週授課時數為9小時以內(必要時可延長至12小時)、正職教授則是每週9小時,以保障講師的授課時數。

 

三,為了確保公平,統一制定公開透明的招聘公告、聘任程序、以及滿三年後申請續聘過程的SOP,並要求負責審查的校方人事委員會必須要有5名以上的教員構成,希望揮別以往多半靠人脈取得講師職位的陋習。施行細則也建議各校多提供年輕學者或研究生擔任講師的名額。

 

四,在工作相關具體細節方面,講師法施行細則建議調整講師的研究空間,講師使用大學停車場、圖書館等設備不得受歧視等。

 

【圖6】

出處:(韓國大學新聞)
http://news.unn.net/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03453
圖說:正確未來黨與共同民主黨議員於2018年11月舉辦「講師法與大學的正確變化方向」討論會,邀請講師工會、學生會、教授協會等代表商討講師法實施後的變化與意義。

 

五,由於健康保險相關法律不完善,在韓國四大保險中,講師只能參加健保之外的三大保險:國民年金、勞保、職災保險的保障。因為根據⟪國民健康保險法⟫規定,一週工作15個小時、一個月工作60小時以下不屬於健保適用對象。

 

韓國非正規職教授工會釜山大學分會會長、釜山大學哲學系講師樸鍾植(박종식音譯)批評:「講師不是單純講課的人,需要利用課餘時間進行研究。因此雖然授課時數未達15小時,但為了授課所進行的、超過15小時以上的研究,卻被排除健保適用對象……」,他並說「只用授課時間就排除在健康保險適用範圍之外的做法是誤解了現有的計時講師和教員的身份。希望政府能儘快解決講師的健康保險問題。」(備註14)此外,退休金能否立即適用還不明確,而放假期間的工資可給付到多少水平等,這些都需要進一步確保(備註15)。

 

針對這次講師法修法,樸鍾植認為講師既然已經恢復了教員身份,還應該賦予校長遴選投票權,「與教授、職員、學生、助教一起努力使大學成爲學問和正義的殿堂。 因爲這是作爲教員賦予講師的時代任務。」

 

這次講師法之所以能夠施行,韓國非正規職教授工會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之一。其中,釜山大學分會是最具團結力的分會之一。2018年底,釜山大學搶在講師法實施前大量解僱講師與減少課程,工會分會與學校歷經8次集體協商、3次釜山地區勞動委員會調解會議,要求「網路授課、大型講座的最少化,限制專任教師責任時數為9小時,反對減少畢業學分,學生人數不足無法開課的標準從25人降到20人等等」但工會的訴求始終被拒絕。

 

工會宣布談判破裂,12月18日110名講師在學校本部大樓前搭建帳篷,展開靜坐示威,並以92.46%贊成率通過罷工投票。「由於正逢期末考試期間,無法拒絕上課」講師們以全面中斷處理成績與輸入成績等行政程序作為罷工手段。直至2019年1月4日勞資雙方達成協議:禁止大量解僱講師、組成勞資協議體、針對講師制度的實施進行勞資協議等,工會宣布結束罷工,並於1月7日前完成成績輸入。

 

【圖7】

出處:(引用韓國聯合通訊社照片)
https://news.naver.com/main/read.nhn?oid=001&aid=0010532786
圖說:韓國非正規教授工會釜山大學分會2018年12月18日下午在大學本部前宣佈罷工靜坐示威。

 

這個暑假過後,講師法終於能實施上路了。講師保障從無到有的歷程在講師工會的艱苦堅持下與無數位講師的犧牲,走了8年才終於見到一絲曙光。這段過程中,最關鍵的是講師團體的長久爭取與團結,去年才得以終於促成首次講師工會、大學、與教育部的共識,促使講師法的實施。對韓國講師工會來說,目前所爭取的並非是最好的成果,但為達共識、突破8年僵局更往前一步,必須先爭取到階段性目標,然而未來還有許多努力空間。

 

台灣兼任教師的處境猶如先前的韓國講師,同樣也毫無保障,如何才能擺脫現在的困境、邁向更好的未來,韓國經驗或許可以成為寶貴的參考借鏡。

 

【表2】

備註12:參考資料http://www.ssunews.net/news/articleView.html?idxno=6993

備註13:參考資料 https://www.segye.com/newsView/20190609507792

備註14:參考資料 http://www.kyosu.net/news/articleView.html?idxno=44559

備註15:參考資料http://www.kyosu.net/news/articleView.html?idxno=44318

 

相關連結: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韓國篇】
歷經工會8年爭取,韓國兼任教師將納學校編制、獲3年聘期保障(上) https://reurl.cc/VZe7N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日本篇】
日本兼任教師的處境、團結與工會運動:日本大學兼任教師的概觀圖像 https://reurl.cc/a8G9Y

 

【兼任教師爭權之路-英國篇】
博士臨時工:英國大學「零時合約」的血汗剝削 https://reurl.cc/ybX4q

 

高教工會大專兼任教師爭權大事紀  https://reurl.cc/p4MDr

兼任教師權益Q&A  https://reurl.cc/baE6r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 三浦、HYUNGNAM PARK、Pexels在Pixabay上發布)

【大學快報第202期】歷經工會8年爭取,韓國兼任教師將納學校編制、獲3年聘期保障(上)

李育真/高教工會執行秘書

 

韓國講師法正式通過!今年暑假過後,講師(是指編制外、時薪制的教師,等同於台灣的兼任教師)(備註1)待遇將首度獲得立法保障,除了正式納為學校編制內教員,受聘後若沒問題,聘期將由一年延長至三年,寒暑假期間也能領部分薪資!

 

高麗大學秘密文件曝光,揭露惡質人力結構調整意圖

 

先從高麗大學的故事談起。在韓國,各大學用盡各種方式規避講師權益的陋習由來已久,然而去年冬天曝光的一則獨家新聞,讓講師法更加受到社會關注。2018年11月14日,韓國媒體Newsis公布了獨家掌握的高麗大學秘密文件:高麗大學為因應講師法即將實施,新學期開設科目將減少20%,而畢業與進修學分也將於目前的130學分減少至120學分。

 

 

 

【圖1】

 

出處:(韓國媒體Newsis)http://www.newsis.com/view/?id=NISX20181114_0000472625
圖說:韓國媒體Newsis獨家掌握高麗大學欲減少講師人數的秘密會議文件。內文也提到要減少每學期開課數,建議合併課程後開設可容納百人的「豆芽課堂」。大幅使用退休教師、兼職教師等非正式教員,或者最大限度增加授課時數不受限制的外籍教師的授課內容。

 

 

這項以減少人力成本為目的的結構調整案之曝光,引起各界震驚。學生抨擊身為韓國前三霸名牌大學“S.K.Y”(備註2)之一的高麗大學「此舉是棄守教育的象徵,並將動搖動純學術的基礎。(備註3)」在輿論的壓力下,校方主動撤銷了這份文件,但學校仍舊在2019年2月的新學期開課數減少200堂以上,高麗大學學生會立即展開連署與示威運動,抗議學校侵犯學習權,並要求校方必須落實講師法。

 

 

【圖2】

 

出處:(Edaily新聞)http://www.edaily.co.kr/news/read?newsId=03253766622390848&mediaCodeNo=257
圖說:2019年2月15日上午,高麗大學總學生會和阻止結構調整共同對策委員會在城北區高麗大學本館前舉行了記者會。高麗大學總學生會統計,2019學年度第一學期開設科目共有2714堂,與去年同期(3108堂)相比縮水12.7%,專業課數縮減了74門,通識科目數減少了320堂。

 

 

在講師法實施前夕,這種為了規避聘用講師,不顧教育品質、利潤至上的效應也在其他大學產生後遺症。韓國非正規職教授工會透露,延世大學今年減少了80多門通識科目,培花女子大學將2年制畢業學分從80降到75個學分等等(備註4)。隨著大學減少授課量,大型講座的增加,學生的選擇權變少,不滿也越來越大。而為填補講師們的空缺,專任教師的授課量也變大。在地方大學,甚至傳出有專任教師每週授課20個小時。大家逐漸體認到,講師法不僅僅攸關講師權益,也與學生、家長甚至國家未來教育方針切身相關,因而更受到社會矚目。

 

而高麗大學事件的另一個爭議點則是,2018年3月到8月間講師工會代表、教育部與大學共同坐上談判桌,討論講師法並首度達成共識,高麗大學卻在達成共識之後私下意圖減少開課數與畢業學分,因而遭受抨擊。

 

自殺講師用生命控訴制度問題

 

回顧韓國講師法的演進歷程,不能忘記那些已犧牲的講師們。2008年,當韓國非正規職教授工會已在國會前歷時五個多月的帳篷靜坐示威,要求通過承認計時講師的教員地位的高等教育法修定案之際,傳來了一名在建國大學教授「實用英語」的44歲女性講師韓京善(한경선音譯)服毒自盡的消息。「幾所學校聯合施加壓力,阻止某個特定人被學校受聘,阻饒他的學術成果或發展,在競爭中被淘汰,摧毀他的人生」、「惡意利用非正式員工身份的大學橫行霸道,慘不忍睹」、「那段時間所經歷的這種不合理與矛盾,讓我從最初認真進行研究與授課的純真熱情,對這社會幻滅的同時,也拋棄了最初的希望與願景」、「希望不要再出現像我這樣的人……」在她自殺的旅館裡發現了3張遺書,寫滿了對於臨時工、計時講師的悲傷與痛苦,以及大學聘用的不合理現實。她以生命控訴了教授和講師徹底的上下關係以及不公正的教授任用慣例。

 

這位韓姓講師的自殺,如實反映了講師們的迫切現實:他們雖然擁有相同的碩士、博士學位,並積累了研究成果,但如果不是專職教授,就無法獲得教員的地位。在這樣的現實下,2003年首爾大學白姓講師、2006年首爾大學權姓講師、釜山金姓講師等等因為對現實感到悲觀而結束生命。(備註5)

 

「我愛你,我再也無法忍受這個現實了」2010年5月25日朝鮮大學講師徐正民(서정민音譯)留下這封寫妻子的遺書後自殺,他透過遺書揭發了教授與講師之間在甲乙關係中進行的論文代寫潛規則。指導教授以教授職位為誘餌,讓他成為被指導教授束縛的論文寫作機器與奴隸。遺書中指出,光是他親自撰寫卻需與教授掛上共同作者、以及代寫論文的總量就高達54篇,並揭露了學校私下買賣大學教授職位的行為。「討厭世界,憎恨韓國的大學社會!」(備註6)

 

【圖3】

 

出處:(韓民族日報)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95277.html
圖說:2019年5月24日,大學講師工會在國會前的靜坐示威場上,擺放着已故徐正民博士寫的遺書。當天「爲建立沒有學歷的社會」的市民組織在全南大學學生會館舉行了已故徐正民博士的追悼活動,他們認為講師問題是學問自由和公正性的問題,應優先保障教員的地位。

 

 

接連發生的講師自殺案震驚了韓國社會。教授工會委員長金庸燮(김용섭音譯)說:「在大學社會的這種不正之風下自殺的第二個徐正民博士已共有23人了!」(備註7)講師保障已成為刻不容緩的人權問題,為承認講師的教師地位與與改善待遇,國會隔年(2011年)通過《高等教育法修訂案》(本文簡稱「講師法」)。但大學一直以「行政和財政準備不足」爲由,講師們則擔心遭到大量解僱,對法律的實施持反對或保留的立場。因而此法歷經四次、為期約8年的延緩實施(備註8)。在此期間,大學講壇上講師人數和總講座數量不斷減少,對大學教學質量下降的擔憂不斷增加。

 

大學砍講師、減課程與大班化,引發教學品質疑慮

 

在講師法延遲實施的8年間,每一次講師法預計施行日前,各大學就會大動作地展開對人事與課程的結構調整,原因是為了因應少子化的衝擊與規避對講師的保障。大學教育研究所今年5月公佈最近7年間全韓國私立大學講師人數變動調查結果,「據調查,私立大學在講師法延緩實施的過去7年間,並未提高對講師的責任,而是持續解雇了講師。」、「根據2017年統計,資金總額在全私立大學屬於最上層的學校,過去7年雖然增加了學費收入,但計時講師的減少量最大」(備註9、備註10)。

 

今年講師法正式上路前明顯出現了課程大幅縮減的現象,而猶如「豆芽蒸籠」般的中大型講座與201人以上的「超大型課程」正在增加中,大家擔心大學教育品質將下降。媒體調查14所重點大學,其中由三星集團擁有的成均館大學今年增加了206個大型課程(授課對象50名學生以上),增幅最大。而今年出現出現201名以上超大型講座的主要大學,以延世大學最多,達到44堂。

 

【圖4】

 

出處:(引用韓國聯合通訊社照片)
https://www.hankookilbo.com/News/Read/201903191702358768
圖說:延世大學拒絕結構調整共同對策委員會所屬學生2019年5月14日在首爾西大門區延世大學正門前舉行記者會,要求保障學生的教育權和講師的生存權。

 

 

學校解釋,這都是因為生源減少,而且政府自2009年以來已連續10年凍漲學費,加上講師法施行在即,大學因預算問題正面臨困難。

 

值得注意的是,大學以預算不足為由減少了講師、課程,但正職教授、兼職教授(另外有自己的職業,教課只是兼職)授課比率卻是增加的。以延世大學為例,去年每10堂課中有4堂課由講師負責,但今年減少到只有2堂。相反地,專任教授授課比率從去年的55.5%上升到了今年的60.1%,增加了4.6%;除講師外,兼職教授等非專職教師的授課比率也從去年的6.6%大幅增加到了21.8%。校方將講師的授課轉嫁到正職與兼職教授身上(備註11)

 

 

 

備註1:韓國的「講師/時間講師」(시간강사)是指編制外、領時薪的教師,概念等同於台灣的兼任教師。除了正職教授、講師之外的大致被稱做「兼職教師」(겸임교수,초빙교수),本來就在業界或學界另有正職,同時兼職授課。1977年朴正熙時代,為了管控大學年輕學者對政權的批判,剝奪了大約600名教師原本擁有的教員職位,因而被排除在學校編制外而變成時薪制講師。

 

備註2:“S.K.Y”是指韓國首爾大學,延世大學和高麗大學三所全國頂尖大學英文名稱的首字母縮寫,也被稱為韓國大學的一片天。

 

備註3:參考資料 http://www.newsis.com/view/?id=NISX20181114_0000472625

備註4:參考資料 https://www.hankyung.com/society/article/2019021046371

備註5:參考資料 http://www.viewsnnews.com/article?q=30824

備註6:參考資料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95277.html

備註7:參考資料 https://news.bbsi.co.kr/news/articleView.html?idxno=938143

 

備註8:

高等教育法部份修正案(講師法)過去7年間歷經4次暫緩實施

1.第一次延遲(2012/12/11通過,2014/1/1施行)

2.第二次延遲(2013/12/31通過,2016/1/1施行)

3.第三次延遲(2015/12/31通過,2018/1/1施行)

4.第四次延遲(2017/12/29通過,2019/1/1施行)

 

備註9:參考資料 http://www.siminsori.com/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11243

備註10:參考資料 https://jnilbo.com/2019/05/29/2019052916255172840/

備註11:參考資料 http://news.unn.net/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12121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 三浦、HYUNGNAM PARK、Pexels在Pixabay上發布)

 

【大學快報第201期】大學老師之告白 我所見到的大學老師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所延伸之問題

知名不具/南部私立醫學專門大學

 

我是私立醫學大學教師,我所在的系所近十餘年來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同仁因限年升等因素而離開。實際上到現在為止,並不是真的被停聘或資遣,而是以各種壓力讓他們無法正常生存在校園之中,使得不得不自動離開。

 

在臺灣(本文不談世界趨勢),實在很重視大學排名,動不動就以幾百大為治校目標。就如同某政治人物一樣,用最簡化的口號來取得校董與新聞媒體的認同。校長簡報數據永遠要強調本校有多少 i 來當作宣傳數據。私校資源本來就有限,就像本校,將把有限資源集中在重點系所。人力、物力近半在學生人數約佔一成的重點系所。自然這些系所研究、教學會比其他系所好,這些系所教員的研究結果也會較好,i 的數量當然也多。i 多,升等或是擔任校長等主管機會也會增加。在綜合大學中,這幾年擔任校長的,不是醫學院就是工學院,因為這兩個學院相關期刊有較多的 i 期刊,也能讓教員獲得更多的 i!

 

那一些大學長官,長期在 i 多的環境,真的不知其他系所的情況。以為其他系所教員也一樣,i 類期刊不難可得。實際上不同的系所相關期刊種類數量性質完全不同,尤其人文、社會以及接通識相關系所,國外的 i 期刊本來相對不多以外,性質上不少國外期刊不太接受非歐美地區主題的論文。即便,是有 i 期刊可接受我們的論文,但以人文、社會研究性質,從論文研究發想到寫成論文可能一年或更久。而且,投稿到審查、改稿,順利一點幾個月到半年,若跟審稿者間有些意見差異,可能需要半年或更久。但是大學長官,沒有如此之經驗,因此常會訂出三、五年幾篇論文,Impact Factor(查詢期刊點數) 合計多少以上的升等條件。

 

對於私立學校非主流系所教員,除了資源不足還有更多問題。生師比,在非主流系所與主流系所差異真的不小。另外,課程負荷,非主流系所一樣比主流系所大很多。還有,進來的學生本身,主流系所的學生往往都是頂尖同學(以前學測五科全計算時 75 級分才能進入等等),但非主流系所的學生可能不是最頂尖的(雖然也有很好的學生),對學生的輔導更需要費心力。非主流系所,多半規模也不如主流系所,但系所評鑑、教學卓越、深耕計畫也需要參與,甚至因 i 較少,長官要求參加更多!

 

在如此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情況下。非主流系所的老師,與主流系所同樣地被要求限年升等,通過三年或五年教師評鑑。學校如此不合理的制度設計,一方面與長官們出身主流系所,真的不理解其他系所處境,另一方面整個臺灣高教氛圍,認為這樣限制、這樣評鑑可以提升高教品質。但是「大學教育」真正的價值到底是什麼?是要各老師一致地追求那虛幻的 i,還是學校要進入幾百大?是每一個大學,每一個老師都要放在同一個尺度上來評量,放在一個向度上排列前後名次?

 

大學都忘了,高等教育在整個社會、文化、歷史上需要扮演領導的角色,一直在追著外國私人機構設計的 i 或排名。把大學教師當做論文產生機器,而且可以用完就丟掉的機器,如何能期待臺灣的大學可以有獨立自主的能力。教授治校,並不是 i 多的教師來複製自己同樣的製 i 機器人,企圖控制全校資源。而是,據以學術良能,對於社會、文化甚至歷史提出超越時代的見解與行動。

 

但在臺灣官場下的高教體系,大學早已失去了自我淨化的能力。多半已變成附庸權力的走狗,少見能夠大聲說出不畏權勢的「學者」。各校校長,只顧自身利益,只能依著教育部、科技部的政策而走,以期待其中分得一杯羹。如果,現在再繼續用限年升等、教師評鑑等手段封殺其他聲音,臺灣可能只剩教育部/科技部大學了!!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Hans Braxmeier在Pixabay上發布)

大學老師之告白 我所見到的大學老師限年升等與教師評鑑所延伸之問題

知名不具/南部私立醫學專門大學

 

我是私立醫學大學教師,我所在的系所近十餘年來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同仁因限年升等因素而離開。實際上到現在為止,並不是真的被停聘或資遣,而是以各種壓力讓他們無法正常生存在校園之中,使得不得不自動離開。

 

在臺灣(本文不談世界趨勢),實在很重視大學排名,動不動就以幾百大為治校目標。就如同某政治人物一樣,用最簡化的口號來取得校董與新聞媒體的認同。校長簡報數據永遠要強調本校有多少 i 來當作宣傳數據。私校資源本來就有限,就像本校,將把有限資源集中在重點系所。人力、物力近半在學生人數約佔一成的重點系所。自然這些系所研究、教學會比其他系所好,這些系所教員的研究結果也會較好,i 的數量當然也多。i 多,升等或是擔任校長等主管機會也會增加。在綜合大學中,這幾年擔任校長的,不是醫學院就是工學院,因為這兩個學院相關期刊有較多的 i 期刊,也能讓教員獲得更多的 i!

 

那一些大學長官,長期在 i 多的環境,真的不知其他系所的情況。以為其他系所教員也一樣,i 類期刊不難可得。實際上不同的系所相關期刊種類數量性質完全不同,尤其人文、社會以及接通識相關系所,國外的 i 期刊本來相對不多以外,性質上不少國外期刊不太接受非歐美地區主題的論文。即便,是有 i 期刊可接受我們的論文,但以人文、社會研究性質,從論文研究發想到寫成論文可能一年或更久。而且,投稿到審查、改稿,順利一點幾個月到半年,若跟審稿者間有些意見差異,可能需要半年或更久。但是大學長官,沒有如此之經驗,因此常會訂出三、五年幾篇論文,Impact Factor(查詢期刊點數) 合計多少以上的升等條件。

 

對於私立學校非主流系所教員,除了資源不足還有更多問題。生師比,在非主流系所與主流系所差異真的不小。另外課程負荷,非主流系所一樣比主流系所大很多。還有,進來的學生本身,主流系所的學生往往都是頂尖同學(以前學測五科全計算時 75 級分才能進入等等),但非主流系所的學生可能不是最頂尖的(雖然也有很好的學生),對學生的輔導更需要費心力。非主流系所,多半規模也不如主流系所,但系所評鑑、教學卓越、深耕計畫也需要參與,甚至因 i 較少,長官要求參加更多!

 

在如此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情況下。非主流系所的老師,與主流系所同樣地被要求限年升等,通過三年或五年教師評鑑。學校如此不合理的制度設計,一方面與長官們出身主流系所,真的不理解其他系所處境,另一方面整個臺灣高教氛圍,認為這樣限制、這樣評鑑可以提升高教品質。但是「大學教育」真正的價值到底是什麼?是要各老師一致地追求那虛幻的 i,還是學校要進入幾百大?是每一個大學,每一個老師都要放在同一個尺度上來評量,放在一個向度上排列前後名次?

 

大學都忘了,高等教育在整個社會、文化、歷史上需要扮演領導的角色,一直在追著外國私人機構設計的 i 或排名。把大學教師當做論文產生機器,而且可以用完就丟掉的機器,如何能期待臺灣的大學可以有獨立自主的能力。教授治校,並不是 i 多的教師來複製自己同樣的製 i 機器人,企圖控制全校資源。而是,據以學術良能,對於社會、文化甚至歷史提出超越時代的見解與行動。

 

但在臺灣官場下的高教體系,大學早已失去了自我淨化的能力。多半已變成附庸權力的走狗,少見能夠大聲說出不畏權勢的「學者」。各校校長,只顧自身利益,只能依著教育部、科技部的政策而走,以期待其中分得一杯羹。如果,現在再繼續用限年升等、教師評鑑等手段封殺其他聲音,臺灣可能只剩教育部/科技部大學了!!

 

(圖片出處: 該圖片由Hans Braxmeier在Pixabay上發布)

【大學快報200期】教育部請動起來!解散南榮違法董事會 確保師生權益受保障!

    日前南榮科大教職員驚爆遭學校欠薪,學校高層至今卻始終神隱,拒絕出面負責;甚至傳出可能想藉此引入財團入主,使學校近9億校產藉退場過程淪為私產。

    對此,南榮科大教師代表將與高教工會一同召開記者會,表達教育部應立刻介入,聲請解散違法董事會,確保師生權益,杜絕財團染指校產。

    出席記者會的南榮教師指出,南榮前校長黃聰亮涉及的販賣假學歷醜聞,已於108年2月27日遭法院重判15年有期徒刑。但共同涉案的董事及行政團隊,卻仍居學校高層,未遭教育部徹查或自請離退。據了解,現任或曾任學校董事者,竟有八人家屬甚至本人購買或使用黃聰亮假論文假學歷,以致黃聰亮遭起訴判刑,董事會只宣稱毫不知情,卻未曾積極追究黃聰亮對學校的損害賠償責任,甚至還以校產墊付涉案個人應繳回官方之補助款。該董事會已明顯失職失能,但教育部遲未依私校法向法院聲請解散部分或全部董事,造成了南榮師生深陷不確定的危機之中。

    目前南榮科大仍有1650 人名學生,88名專任教師,其受教與工作權益不該被輕忽。南榮教職員已組成了「高教工會南榮分部」,將團結捍衛南榮師生權益。工會呼籲:面對私校高層不正辦學亂象,教育部絕不能再不聞不問,使師生淪為犧牲品。針對南榮涉案高層與欠薪爭議,政府應立即依私校法第25條聲請解散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及依第54條指派適任校長,並且由學校資產為擔保向政府基金融資借款,確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及教職員薪資權益,並嚴密監管學校資產回歸公共教育使用,成為私校遭遇危機妥適因應的典範。

    過往永達技術學院、亞太創意技術學院都已有由教育部聲請解散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或由法院指派臨時董事的案例,教育部絕非做不到。但問題都在於教育部往往介入的時刻太慢,等到學校高層都已使校務廢弛,甚至試圖轉手將校產掏空私有,官方才遲有作為,難以及時避免教職員遭逼退或欠薪,學生遭逼強制轉學輟學等「退場悲歌」。對此,「南榮案」絕不該再重蹈覆轍!

    南榮師生衷心期盼:教育部請動起來!

【補充資料】南榮學校董事其親屬涉入假學歷、假論文名單

試問教育部:

學校董事自身、子女、兄弟,和學校校長買假學歷、假論文,取得學校講師或助理教授資格,這樣的學校董事會完全不知情嗎?法院都已判決了,還適任嗎?教育部作為主管機關站在師生權益立場,應該立即徹查,按照《私立學校法》第25條規定,向法院聲請解除涉案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


【大學快報199期】誰說台灣大學學費太便宜?全球大學學費排行榜出爐,台灣高居第十四!

長久以來,調漲學雜費一直是各大學校長的心聲。曾有調查指出,高達九成的校長支持學費自由化(備註1)。面對學雜費調整爭議,教育部也時常聲稱與世界主要國家相比,台灣的「大學學費收費已相當低廉」,長期凍漲將影響教學品質。然而,台灣的大學學費與世界各國相比真的太便宜了嗎?維護、提升教學品質,難道唯有漲學費一途?

青委會於是展開調查,收集、整理了全球人均GDP前一百高國家的大學學雜費資料,最終發現:在世界各國中,台灣的學費不僅不便宜,更是高居第十四名

研究方法與資料來源

本調查的目的為:比較全球人均GDP前一百名國家之一學年大學學士生的學雜費。各國之人均GDP取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7年的資料(備註2)。我們收集了各國公私校學生的人數比例、公私校分別的平均學雜費,並依據公私校學雜費和人數比例,計算加權之各國平均學雜費。

我們以依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換算後的學雜費,進行國際比較。購買力平價根據各國之物價因素、生活水準,來校正學雜費數據。此比較方法是參考OECD官方每年出版的《教育概覽》(Education at a Glance)。該出版物每年列出OECD國家依購買力平價換算之一學年平均學雜費。各國數據之資料來源、詳細研究方法,以及研究結果,請見附表(https://tinyurl.com/yyeu6jgj)。

經整理,有五個國家(多明尼加共和國、波札那、伊朗、伊拉克、巴林)因資料不齊全,不納入比較。根據其餘九十五個國家的狀況,我們得出以下調查結果:

(一)台灣學費不便宜,位居全球第十四高

台灣公校學生佔34%、私校學生佔66%;公校學雜費為3,946美元、私校學雜費為7,389美元,平均學雜費則為6,218美元,是所有國家中的第十四高。相較之下,全球的平均為3,055美元、中位數為1,774美元(備註3)。也就是說,台灣學費絕非教育官員或大學校長常常聲稱的「太過低廉」;相反地,我們可以說,台灣的學雜費遠高出全球平均和中位數,其實是位居昂貴的一端!

圖一、世界各國大學一學年整體平均學雜費

(二)各國學費多屬低廉,高學費國家是少數

一學年學雜費在1,000美元以下的國家,就已經有41個,佔43.6%。3,000美元以下的國家共62個(佔66.0%),已接近七成。亦即,大多數國家的學生都能以遠低於台灣的學雜費,享有高等教育。相反地,官方與大學校長喜愛拿出來跟台灣比較的美國(12,428美元,第五名)、日本(7,733美元,第七名)、南韓(7,556美元,第九名)的高學費,其實是少數國家的狀況。

圖二、世界各國大學一學年整體平均學雜費分佈圖

(三)二十國實施免學費政策,值得台灣借鏡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調查的一百個國家中共有20個(佔21.1%)國家實施免學費政策,詳見表二。實施免學費的國家遍布世界各大洲,且無論經濟水平之高低(在此以人均GDP排名衡量)都有免學費的例子。其中,與台灣人均GDP相近的免學費國家包括瑞典、德國、丹麥等。此外,紐西蘭自去年起也逐步實施免學費政策,從2018年免去大學第一年學費,至2024年時將免去前三年之學費。這些免學費政策的例子值得教育部、以及支持學費自由化的全台校長們借鏡。

(四)教育品質差不是因為學費便宜,是公共資源挹注不足

回到大學校長們認為應學費鬆綁以反映成本、教育部聲稱凍漲學費將不利教學品質上。由前面的全世界學費排行榜可知,「台灣學費已相當低廉」並非事實。那麼,造成教育品質低落的原因何在呢?

青委會指出,根本因素是政府對於高等教育的資源挹注一直是不足的。根據教育部統計,台灣政府高教經費占GDP比率僅0.68%,遠低於OECD國家的平均值1.32%(備註4)。如果政府願意提高對高教資源的挹注,根本用不著鬆綁在全世界已屬高昂的學費,甚至可能調降學費,減輕青年負擔!

根據陳麗珠於2009年發表的〈我國大學學雜費之分析與研議〉,一名大學生就讀大學四年所必須付出的費用達80-100萬。這個經濟負擔,反映在占大專校院多數的私校學生中,有三成的學生必須申請學貸。畢業後除了揹學貸,生活開銷更是昂貴,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台灣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2.1萬,若在台北市工作,開銷更高達2.8萬。以畢業起薪2.8萬,青年非常可能面臨「月光」甚至入不敷出的窘境。

最近又到了每年教育部審核各校調漲學雜費的日子。青委會呼籲,教育部應正視高學費對貧窮青年造成的沉重負擔、不應讓任何一所學校調漲學雜費。青委會指出,在台灣學費高居全球第十四名的情況下,教育部更應立即研議增加高教預算、調降學雜費的政策!

青委會的訴求:

一、教育部應駁回任何一間大專校院之學雜費調漲申請!

二、教育部應立即研議調降學雜費!

三、課徵資本利得稅,大幅提高高教經費以提升教育品質!

圖三、世界各國大學生一學年學雜費統計分佈地圖
(原圖連結:https://tinyurl.com/y4bj3var )

備註1:見聯合報報導〈解經營困境 9成校長贊成高教學費自由化〉,2017年7月11日。

備註2:見https://tinyurl.com/yay74jea

備註3:除購買力平價換算之學雜費比較,我們亦比較了名目學雜費,台灣為2,951美元,仍高居第24名。全球平均為1,966美元,中位數857美元。名目學雜費之世界排名請見:https://tinyurl.com/y37q2w9q

備註4:見https://tinyurl.com/y5wpxy9y



【2019.06.04新聞稿】教育部請動起來!解散南榮違法董事會 確保師生權益受保障!

    日前南榮科大教職員驚爆遭學校欠薪,學校高層至今卻始終神隱,拒絕出面負責;甚至傳出可能想藉此引入財團入主,使學校近9億校產藉退場過程淪為私產。

    對此,南榮科大教師代表將與高教工會一同召開記者會,表達教育部應立刻介入,聲請解散違法董事會,確保師生權益,杜絕財團染指校產。

    出席記者會的南榮教師指出,南榮前校長黃聰亮涉及的販賣假學歷醜聞,已於108年2月27日遭法院重判15年有期徒刑。但共同涉案的董事及行政團隊,卻仍居學校高層,未遭教育部徹查或自請離退。據了解,現任或曾任學校董事者,竟有八人家屬甚至本人購買或使用黃聰亮假論文假學歷,以致黃聰亮遭起訴判刑,董事會只宣稱毫不知情,卻未曾積極追究黃聰亮對學校的損害賠償責任,甚至還以校產墊付涉案個人應繳回官方之補助款。該董事會已明顯失職失能,但教育部遲未依私校法向法院聲請解散部分或全部董事,造成了南榮師生深陷不確定的危機之中。

    目前南榮科大仍有1650 人名學生,88名專任教師,其受教與工作權益不該被輕忽。南榮教職員已組成了「高教工會南榮分部」,將團結捍衛南榮師生權益。工會呼籲:面對私校高層不正辦學亂象,教育部絕不能再不聞不問,使師生淪為犧牲品。針對南榮涉案高層與欠薪爭議,政府應立即依私校法第25條聲請解散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及依第54條指派適任校長,並且由學校資產為擔保向政府基金融資借款,確保學生原校畢業權利及教職員薪資權益,並嚴密監管學校資產回歸公共教育使用,成為私校遭遇危機妥適因應的典範。

    過往永達技術學院、亞太創意技術學院都已有由教育部聲請解散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或由法院指派臨時董事的案例,教育部絕非做不到。但問題都在於教育部往往介入的時刻太慢,等到學校高層都已使校務廢弛,甚至試圖轉手將校產掏空私有,官方才遲有作為,難以及時避免教職員遭逼退或欠薪,學生遭逼強制轉學輟學等「退場悲歌」。對此,「南榮案」絕不該再重蹈覆轍!

    南榮師生衷心期盼:教育部請動起來!

【補充資料】南榮學校董事其親屬涉入假學歷、假論文名單

試問教育部:

學校董事自身、子女、兄弟,和學校校長買假學歷、假論文,取得學校講師或助理教授資格,這樣的學校董事會完全不知情嗎?法院都已判決了,還適任嗎?教育部作為主管機關站在師生權益立場,應該立即徹查,按照《私立學校法》第25條規定,向法院聲請解除涉案董事職務,改派公益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