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4新聞稿】逾百名學者連署聲援機師罷工 學界聲援機師罷工行動記者會

自2月8日起的華航機師罷工行動,引起了台灣社會各界的持續關注。近日有百名各大專校院學者發起連署,並於14日上午舉辦記者會,表達聲援此次機師罷工行動的意見,並呼籲各行各業重視補足人力,以及落實勞資平等協商。

    由學者們發起的「學界聲援機師工會罷工行動連署聲明」(https://goo.gl/forms/cqmVv69Yy8xB7txo2),自13日中午發起,不到一天以內,已有140名以上的各大專校院學者加入連署,共同對此次罷工的機師們表達聲援之意,以及呼籲正面看待勞工採取罷工手段,促成社會公益與勞動條件改善。目前連署正在持續擴展當中,參與的學者已包含各大專校院及各類學門。

    記者會上,出席學者代表包括: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陳政亮、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林佳和、政治大學社工研究所教授王增勇、東吳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胡博硯、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副教授張鑫隆、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陳瑤華等,從不同角度切入,表達為何站出來聲援機師罷工。

    逾百名學者連署的「學界聲援機師工會罷工行動連署聲明」,全文內容如下:

    「近日機師工會針對「改善疲勞航班」等訴求展開罷工,各界也出現了贊成與反對的意見;到目前為止,勞資雙方協商有阻滯也有進展,整個事件尚未落幕。在此協商的膠著時刻,我們希望提供國人以下兩點思考方向,並同時對此次罷工的機師們表達聲援之意。

    首先,機師工會罷工的核心訴求在於「改善疲勞航班、增派人力」,此訴求對所有國人而言都具有正面的意義。作為搭乘公共運輸的一般乘客,完全可以理解交通事業的勞動者一旦因為人力不足導致過勞,不僅將影響勞工自身的健康,更關乎所有乘客的身命安全;此點對於航空運輸事業更是如此,其疲勞駕駛所導致的傷害實在難以想像。因此,我們完全認同改善疲勞航班的罷工訴求。

    而在歷經三次協商之後,我們認為,若不是透過機師罷工行動,揭露其長期過度疲累的執勤狀態,外界幾乎難以看見原來華航的飛安尚有改善的空間。雖然目前其它項目的協商尚未結束,光就此點而言,我們要感謝機師為個人與公眾共同的飛安所做的努力,以及爭取到部分的成果!而站在飛行安全不能打折的立場,我們也願意支持機師工會未來持續為所有乘客爭取最佳的飛安條件。

    第二點,從目前所獲得的飛安改善成果來分析,我們已然可以看到:機師工會要求改善疲勞航班的訴求,並透過投票取得罷工權已是去年(2018年)8月7日的事了。換言之,在過去半年的時間裡,華航資方並沒有改善飛安的意願,直至罷工開始,才不得不接受工會的部分訴求。這過程其實很清楚的彰顯了勞工採取罷工手段,才有可能真正促成勞動條件的改變。

    眾所皆知,台灣是一個勞資關係極為不對等的社會。工會組織率長期低落,一般受雇者在遭受不平等對待時,大多只能忍氣吞聲或私下抱怨。而受雇者一旦採取了罷工行動,便立即冒著毫無收入以及秋後算帳的風險,若非透過罷工才能改善勞動條件與不平等的勞資關係,勞工一般而言並不會採取此策略。而此次華航機師透過罷工,與資方平等談判,正努力於改善自身勞動條件與不平等的勞資關係,甚至也已經提高了部分的飛安水準,亦彰顯了罷工帶動整體社會進步的力量—這在許多國家都已經是公認的歷史經驗。我們要呼籲社會各界不必敵視罷工,媒體亦無需污名化參與者,反而應該正面看待。

    基於上述兩點,我們認為此次機師罷工,不僅是替公眾爭取較佳的飛安規範,亦能協助台灣社會深刻認識罷工所具有的進步意義,對於建立一個勞資平等關係的進步社會有極大的助益。我們支持機師罷工,並期望社會能夠理性看待,切莫流於陰謀論與謾罵,並預祝機師工會能夠在協商中取得更好的成果。」

    除此之外,參與連署的學者也紛紛留言表示意見:

「高薪不等於應該要常態地超時工作,保障機師的合理工時,也是同時保證旅客的安全。」、「正義與權利,從來就是不斷奮鬥而來的!」、「飛安第一!望工會運動能改善台灣勞權環境,促進勞資關係和諧,實現社會公義。」、「罷工不被社會支持,除了資方的公關操作外,也反映著整個社會勞動人權觀念的缺乏、以及大眾對經濟環境的結構性問題不了解(所以只能以狹窄的消費者視野看事情),學校教育、社會教育這部分教育、學術界要加把力。」、「大多數華人都被「謙讓文化」所制約。因此在勞資爭議中,很少人願意去探究「資方是否能夠付出更多,創造更好的勞動條件」。華航資方最近一再放話:若全盤接受工會訴求,公司可能會倒。事實上,最在乎公司是否會倒的人,正是那一群罷工中的機師;試想,若是華航倒了,還有哪一家航空公司願意僱用他們呢?上述推論應該足以說明,我們到底該相信哪一方了吧!」

    與會學者們表示,機師工會透過罷工爭取勞資平等協商,並且促進飛安水準,彰顯了勞工運動是整體社會進步力量的一部分。呼籲各行各業的受僱者,無論你有無參與工會,都應當支持機師工會的罷工行動,並且支持所有受僱者爭取平等協商的權利!

學界聲援機師罷工行動連署名單
(自2019.2.13.13:00至2019.2.14.09:00,共140人,依服務單位筆劃排序,將不定期更新新增名單)

顧琪君 大葉大學造形藝術學系 副教授
王致遠 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系 助理教授
楊士奇 中山大學西灣學院 助理教授
王宏仁 中山大學社會系 教授
邱花妹 中山大學社會系 助理教授
楊靜利 中山大學社會系 教授
洪世謙 中山大學哲學所 副教授
姜貞吟 中央大學客語暨社會科學學系 副教授
鄭瑋寧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助研究員
邱文聰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 副研究員
張晉芬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研究員
林宗弘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副研究員
孫嘉梁 中央研究院數學所 助理研究學者
鄭雅如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助研究員
李政怡 中正大學生物醫學科學系 副教授
王舒芸 中正大學社會福利學系 副教授
陳尚志 中正大學政治學系 副教授
管中祥 中正大學傳播系 副教授
林純德 中國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副教授
陳自治 中華醫事科大醫務健管系 助理教授
周以正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醫技系 助理教授
林宛瑄 元培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 副教授
黃麗芬 元智大學工學院英專班 主任
李佩雯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 副教授
洪凌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 副教授
曹家榮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 助理教授
夏曉鵑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教授
陳信行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教授
陳政亮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副教授
黃德北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教授
廖桂賢 台北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 副教授
王維周 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 助理教授
鄭怡雯 台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助理教授
陳建文 台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歐陽寬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輪機工程系 副教授
吳懷晨 台北藝術大學文學所 教授
顧玉玲 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講師
林瓊華 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助理教授
張育銓 台東大學公事系 副教授
張弘潔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系 助理教授
顏厥安 台灣大學法律系 教授
陳昭如 台灣大學法律系 教授
何明修 台灣大學社會系 教授
吳啓禎 台灣大學社會需求跨領域創新研究專案 研究人員
黃舒楣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 助理教授
林木興 台灣大學風險中心 助理研究員
林麗雲 台灣大學新聞所 教授
蔡如音 台灣師範大學大傳所 副教授
黃涵榆 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 教授
李立旻 台灣師範大學學生事務處 專責導師
蘇芳君 台灣戲曲學院 術科教師
虞伯樂 正修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邱英芳 玄奘大學應用心理學系 助理教授
莊雅仲 交通大學人文社會系 教授
蔡晏霖 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 副教授
邱羽凡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 助理教授
戴瑜慧 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 助理教授
翁裕峰 成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中心 助理研究員
蔡依伶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 博士候選人
李亞橋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 博士班
鍾秀梅 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 教授
李佳玟 成功大學法律系 教授
蔡維音 成功大學法律系 教授
王金壽 成功大學政治系 教授
簡郡緯 成功大學基因體醫學中心 助理主任
張復凱 成功大學電機系 學生
徐珊惠 成功大學體育健康與休閒研究所 副教授
王漢傑 育英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助理教授
李安財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 講師
陳文財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 講師
黃惠芝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 助理教授
張義德 東吳大學法律學系 助理教授
胡博硯 東吳大學法學院暨法律系 副教授
鍾道詮 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副教授
張君玫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 教授
林瓊珠 東吳大學政治系 副教授
范芯華 東吳大學哲學系 助理教授
楊友仁 東海大學社會系 教授
鄭斐文 東海大學社會系 副教授
王宏男 東海大學運動與休閒健康管理學程 講師
黃盈豪 東華大學民族社會工作學士學位學程 助理教授
梁莉芳 東華大學社會系 助理教授
張鑫隆 東華大學財經法律研究所暨法律學士學位學程 副教授
陳書毅 金門大學建築學系 助理教授級專案教師
謝瑩滿 長庚科技大學護理系 講師
謝青龍 南華大學 教授
周平 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 副教授
林昱瑄 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 副教授
劉育成 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 助理教授
夏傳位 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 助理教授
邱毓斌 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 助理教授
王大維 屏東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 助理教授
王儷靜 屏東大學教育系 副教授
徐世榮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 教授
林佳和 政治大學法律系 副教授
林良榮 政治大學法學院/社科院勞工所 副教授
王增勇 政治大學社工所 教授
黃厚銘 政治大學社會學系 教授
劉梅君 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 教授
馮建三 政治大學新聞系 教授
劉昌德 政治大學新聞系 教授
鍾蔚文 政治大學新聞系 名譽教授
江靜之 政治大學新聞學系 教授
韓相宜 高雄大學應用物理系 兼任助理教授
楊佳羚 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所 副教授
李淑君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所 助理教授
成令方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 教授
陳弘儒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助理教授
黃共惠 崑山科大會資系 退休講師
林敘如 淡江大學 兼任講師
宋亞克 淡江大學、輔仁大學 兼任講師
廖育卿 淡江大學日本語文學系 副教授
劉秉政 淡江大學法文系 兼任講師
王慧娟 淡江大學英文系 副教授
李威宜 清華大學人類學所 副教授
楊佳嫻 清華大學中文系 助理教授
沈秀華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副教授
林文蘭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 副教授
黃芸茵 清華大學語言中心 約聘助理教授
王順德 華夏科技大學電子工程系 助理教授
施列庭 開南大學 副教授
黃嵩立 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 教授
盧孳艷 陽明大學護理學院 教授
翁註重 雲林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 副教授
陳凱玲 僑光科技大學觀光與休閒事業管理系 講師
魏培軒 彰化師範大學公共事務與公民教育學系 助理教授
王振圍 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 博士候選人
王育瑜 暨南大學社工系 副教授
查忻  臺北大學歷史學系 副教授
江慧珠 臺北護理健康大學中西醫結合護理研究所/護理系 助理教授
吳永毅 臺南藝術大學紀錄所 助理教授
徐文路 輔仁大學 助理教授
何東洪 輔仁大學心理系 副教授
張慈宜 輔仁大學心理系 副教授
顔亮一 輔仁大學景觀設計學系 副教授兼系所主任
郭明達 遠東科技大學 講師
唐國銘 樹德科大資管系 副教授
黃瑞明 靜宜大學法律學系 教授
徐承蔭 靜宜大學法律學系 兼任講師
賴炘延 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 副講師

罷工是為了勞資平等協商的最後武器!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0208

聲援機師工會罷工行動聲明

  • 對於機師工會宣布展開罷工行動,同為台灣各行各業工會一員的高教工會,我們以此聲明表示聲援,並且呼籲各界人士一同關注。我們期盼華航資方立刻正視機師訴求,簽署團體協約,為平等的勞資關係共盡心力,並作為改變台灣受雇者不利處境的關鍵一步。
  • 細察機師罷工所爭取的核心訴求「改善疲勞航班、增派人力」,事實上與所有搭機者的安全緊密相關;從消費者的身分來考量,我們毫無保留的支持機師們的主張。我們建議國人應當要冷靜看待此次罷工,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消費者絕對有權利拒絕華航的「疲勞航班」;而支持機師罷工,正是要求華航資方停止過勞航班的最好策略。國人切勿聽信部分媒體的煽動,支持華航的疲勞航班政策,置自身的飛安於不顧。
  • 再者,我們要強調,罷工是所有受雇者,為了與資方能平等談判,被迫採取的最後手段。法令允許勞工罷工,正是要矯正勞資之間不平等的地位,促成勞資合意簽署團體協約的可能,而和受雇者高薪低薪、專業與否等毫無關聯。對於華航資方近來一再向社會聲稱:機師已經屬於高薪群體,怎麼還貪得無厭要罷工?這類不當言論,過往也經常用以攻擊各類專業工作者(如大專教師)維護應有權益,我們要同聲嚴正反駁!我們也要建議華航資方應當立即與工會平等談判解決問題,而不是無端指責工會,甚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 高教工會的會員中,絕大多數是大專院校中的第一線教職員。截至目前為止,學校教師仍受限於我國法令不當且落伍地被「禁止罷工」,以致於面對種種「高教崩壞」亂象,不論是惡意減薪、恣意裁員、逼迫變動聘約,以編制外聘僱取代正式聘僱…等狀況,儘管已嚴重傷害了學生受教權與教職員工作權,卻難有遏止的態勢。我們不願類似的狀況,再延伸到任何一個行業之中。因此,我們認為此次機師罷工,不僅是為了整體的飛安,也是為了捍衛受雇者應有的權益,我們在此要呼籲各行各業的受僱者,無論你有無參與工會,都應當支持機師工會的罷工行動,支持所有受僱者爭取平等協商的權利!

【大學快報178期】21所大專私校廉租台糖土地 每月每坪最低2.2元 私立大專院校仰賴公共資源辦學 公共監管天經地義



去年九合一大選前,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與其妻子李佳芬在雲林經營的維多利亞雙語學校,遭公開質疑校地乃是以每月每坪8元的超低租金,向國營事業台糖公司所承租,台糖公司當時曾一度澄清並公布其土地提供予全台灣61所私立學校之概況。而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日前在取得台糖公司所提供承租給私立大專院校完整資料(包含土地面積、年租金、土地所在區段等)後發現

全台灣21所(逾五分之一)私立大專院校的校地,乃是透過向台糖公司廉價承租,所承租的校地面積,相當於約14個大安森林公園;最低租金低到每坪每月僅2.2元,其中更有三所「私立」大專院校的校地,100%全數由台糖所提供(環球科技大學、台灣首府大學與慈惠醫護專科學校)。而八成以上學校,台糖提供土地占總校地比重達七成以上,平均每坪每月僅7.6元!

工會同時整理、計算出承租台糖土地占校地面積比重前十名、承租台糖土地面積前十名,及單位租金最便宜前五所學校名單(見附表一至三)。換言之,為數眾多的台灣私立大專院校,所謂「私人興學」,其實,自校地取得開始,就高度仰賴國家所提供之公共資源。

公共資源補貼土地租金逾31億元

高教工會說明,根據「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立法院審議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附屬單位預算所提決議、附帶決議辦理情形報告表」[1]所顯示;台糖公司皆以「優惠」價格向私立學校收取租金。報告中指出「土地於租金優惠前之淨收益為申報地價 4.5%。而學校租用土地租金淨收益僅為申報地價之2.75%。」簡單來說,台糖公司以至少四成左右折價,低價將土地出租給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以租期均為50年計算,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透過廉價出租國營的台糖公司所屬土地,每一所學校至少省下多則近三億元,少則兩千萬左右的經營成本(總數則超過31億元)。

換句話說,國家透過廉價土地租金,補貼給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的公共資源,就已經超過31億元!工會強調:透過此一面向足已證明,台灣的私立大專院校,是有多麼仰賴國家所挹注的公共資源辦學,更別提教育部每年各式各樣的獎補助款與各類相關的稅賦減免等制度設計。認真審視台灣所謂的「私立」學校,實質上幾乎一切都建立在國家公共資源的挹注基礎上才可能營運,那麼私立大專院校在營運的各個層面上,接受等同於公立大專院校的監管強度與密度,同時在董事會等各項運作機制中導入來自教職員生乃至於社會代表的監督,更重要的,在少子化趨勢下遭遇招生困難而面臨停辦時,將一切來自於公共資源挹注所累積的校產回歸公共與社會,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然而,過去幾年來,這些高度仰賴國家所提供的公共資源辦學的私校,卻不斷混淆是非,要求修法允許在遭遇到招生困難時,透過「轉型」來繼續把持公共校產,或者乾脆「獅子大開口」,提出解算清算校產後的資金得轉移給學校董事會等離譜的要求,而教育部在目前已經送進立法院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2]中,竟然也讓配合這些私校董事的無理要求,保留讓校董在退場轉型後繼續把持公共校產、上下其手的空間。

停辦逾五年 欠減薪千萬 永達還支付逾3500萬租荒地

高教工會也特別舉出已經停辦超過五年,位於屏東的永達技術學院為例。永達技術學院停辦至今,全校早已沒有任何一位教職員或學生,卻在教育部主動配合董事會展延期限下,原有董事會得以拒絕解散清算,五年來持續掌控校產、校地,繼續圖謀「轉型」,甚至將教育部要求視為無物,讓變賣校產所得的六千萬資金流入董事會口袋之中[3]

也因為如此,永達和台糖承租土地設置的「仁武校區」,即便雜草已快比人還高,由於租期五十年未滿,依合約每年仍須支付700萬元租金給台糖公司,而產生永達付錢租荒地,台糖土地亦無法有效運用的雙重浪費景象。高教工會最後提出以下兩點具體訴求:

  • 停辦立即歸公

既然在台灣,名義上「私立」的大專院校,基本上幾乎完全仰賴國家所提供的公共資源辦學,因此,在面臨到少子化所導致的招生困境時,工會主張一旦私立大專院校(特別是上述21所)進入停辦階段,就應該立刻啟動解散清算程序,並將解散清算後的校產資源,回歸到地方與中央政府,繼續投入公共教育中。

  • 公共監理:上述21校優先設置「公益董事」與「教職員生董事」

工會過去在《私立學校法》修法過程中,即已提出考量私立大專院校辦學高度仰賴公共資源之「公共性」,應於董事會中增設「公益董事」與「教職員生董事」。雖立院對《私校法》修法工作至今幾無進度,工會要求修法前,上述這21所向國營台糖廉價承租土地的私立大專院校,應由教育部與經濟部(台糖為經濟部所屬之國營事業)主動要求,優先設置由社會公正人士所擔任之「公益董事」,及由校內教師、職員與學生推舉之「教職員生董事」,讓真正有效的公共監理,進入到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運作決策機制中。


[1] 有台北南港校區、雲林縣校區、新竹縣校區。雲林校區校地面積296,028米平方(承租台糖土地303,334米平方);新竹縣校區校地面積87,770米平方;南港校區校地面積54,147米平方。

[2] 南華大學曾向台糖公司租轉售。

[3] 有台北校區與台南校區。台北校區校地面積73,581米平方;台南校區校地面積191,687米平方(全數為台糖租地)。


[1] 參見104年度「經濟部主管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附屬單位預算書」279頁。https://www.taisugar.com.tw/upload/UserFiles/Forms/195/636534427363107900.pdf

[2] https://www.ey.gov.tw/Page/AE106A22FAE592FD/18ec9d8b-12a1-4e72-ae70-257a003db6d6

[3] 參見高教工會【20190107新聞稿】校董私自挪用校產六千萬! 教育部三年僅發公文 毫無作為!https://goo.gl/qJzRXh



【大學快報177期】工會揭露:校董私自挪用校產六千萬! 教育部三年來僅發公文,毫無具體作為! 永達技術學院只剩一年就要解散,官方還沒有動作?!

2014年8月7日停辦的永達技術學院,原本早應於2017年8月6日因停辦滿三年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1],將全數校產歸公。卻因教育部於2017為永達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2]後,私自將永達的解散清算年限延長至2020年。

  在距離2020年1月6日的解散清算期限倒數一週年的今日,高教工會與永達前教師一同召開記者會,揭露永達董事會於停辦後違法挪用校產,私自將變賣校地所得至少6,000萬元的校產,私相授受給學校董事!連同董事二等親與關係企業則高達1億4500萬元!

     這筆遭永達董事違法挪用的6,000萬校產,至今已逾三年多,然而面對如此嚴重的挪用鉅額校產情事,教育部非但未立即積極介入,依法解散做出違法決議的該批董事會,卻除了發發公文之外,毫無作為!永達進入解散僅剩最後一年,倘若教育部再不盡速於今年解散違法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追討回遭董事會非法挪用之鉅額欠款,啟動對教職員與學生應有之補償程序。待永達進入解散後,由原董事會自行所組成的清算人[3],又怎麼可能追究校產、補償師生?

  根據高教工會的調查,永達技術學院於2014年7月24日向教育部提出要求處分「大湖體健休宿舍大樓建物」之申請,而教育部於同年8月7日回函學校,文內表達關於該處分案原則上同意,但「本案處分後之款項運用…處分款項之50%部分,應包含教師、職員優惠退休、離職所需相關經費;並以該校師生利益與學校整體改善中為優先考量,不得用於攤還董事以借貸方式提供學校運用之債務」(見附件一)。

    隔年2015年,永達董事會便以新台幣1億4,500萬之金額變賣大湖校地。教育部於核准該買賣之臺教技(二)字第1040050609號函文中(見附件二),再次向永達董事會表示:「有關該處分價款運用不得用於償還董事以借貸方式提供學校運用之債務,特再申明。

  然而,儘管教育部特別兩次函文要求永達董事會處分校地之款項,應用職教職員生身上,不得償還董事欠款,永達董事會竟完全不將教育部的命令當一回事。就在變賣校產的同年,永達董事會私自將學校所得款項其中6,000萬元,挪用攤還具永達董事身分的日商負責人河崎惠子(其為永達前董事長馮明雄的姐姐)。公然違反教育部所設的處分要件,使校產未用於補償師生,反而優先流入董事口袋。

    除此之外,根據工會交叉比對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的會計師查核報告書之內容(詳見表一、表二)發現:永達董事會於該年度支付償還了不只董事河崎惠子6000萬元,另外也支付償還董事長王仁孚500萬元、董事二等親洪銘勳700萬元、董事二等親王貞慧1500萬元,以及董事關係企業獎卿建設股份有限公司2500萬元、天一興股份有限公司3300萬元。我們若將這些支付償還給董事、董事二等親與關係企業的金額總數進行加總,總數正好就是1億4500萬元,恰巧完全與永達技術學院變賣校產後所得之款項完全相同!這讓人不禁合理質疑,永達董事會違反教育部命令私自挪用的金額根本不止6000萬元,而是將變賣校產後所得之款項,全數優先流入董事及其相關人手中!

表一、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與關係人之名稱與關係

資料來源: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會計師查核報告書第18頁,其中紅字為高教工會所加註

表二、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與關係人資金融通情形

資料來源: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會計師查核報告書第20頁,其中紅字為高教工會所加註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面對永達董事會如此荒誕、公然挪用校產之行徑,教育部卻毫無任何具體作為。直至高教工會於2017年5月2日召開記者會[4],質疑永達停辦後三年來校產是否涉有不當轉手之問題後,教育部才慢動作「關心」永達其中6,000萬之公共校產遭不當挪用一事,但也僅是「發文」(見附件三)於永達董事會,表示該董事會已違反教育部之意旨,要求董事會應於文到2個月內,追回已退還河崎惠子之款項6,000萬元。

    但在工會的追查下卻發現,永達董事會仍未於文到2個月內追回此款!參照永達技術學院105學年度會計報表第22頁之內容可知(http://accounting.ytit.edu.tw/ezfiles/12/1012/img/169/105_3.pdf),永達技術學院至2017年9月19日(教育部發文後逾四個多月)的第十六屆第19次董事會討論中都尚未有具體結論。

    換言之,永達董事會非但違反教育部命令挪用校產,在收到教育部要求的公文後,也明目張膽地拒絕執行教育部要求追回6,000萬校產的明確要求。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教育部對此也毫無作為,以「公文往返」來拖延追討校產時程,也未仔細追查除了6000萬之外,其餘8500萬的款項究竟流落何處?是否也是進入董事相關人的手中?根本是在配合永達「打假球」。

    永達與教育部的「共謀」,使得理應優先用做補償師生受損權益的校產,卻優先跑入校董口袋。絕大多數永達教師至今仍失業或低度就業,學生大量失學或被迫延後畢業,則絲毫未獲補償!

  面對永達董事會罔顧私校校產之公共性,漠視該校原教職員生因學校粗暴停辦所受侵害之權益,無視教育法令與主管機關,政府該做的絕不只是「發公文」,任由校產遭掏空。教育部應依照私校法第25條之規定[5],向法院聲請解散部分獲全體董事之職務,以確保永達之剩餘校產不會繼續遭到不法挪用。但截至目前為止,教育部卻從未採取此一法定程序,令人不禁懷疑,教育部是否有意對永達董事會之違法行徑「放水」,採取此種「消極」、「被動」之方式,導致永達數千萬來自學生學雜費,以及教育部獎補助所累積之公共校產,乘「退場監督真空」的狀態,不須用於補償師生,反優先流入校董口袋?

  而究竟在2017年9月的董事會之後,永達是否追回6,000萬款項,社會大眾完全無從得知,因為永達技術學院並未依規定於去年公告106學年度的決算報表,而該校每月之資產負債表亦僅公告至2018年7月31日,自8月份起之相關帳目便完全查無資訊。(詳見永達技術學院會計室官方網頁:http://accounting.ytit.edu.tw/files/13-1012-2102.php

  永達技術學院自停辦以來已經將近五年,靠著所謂「申請轉型」的寬限期,即便沒有教師、沒有學生,但董事會卻遲遲不用解散,校產也遲遲無法進入解散清算、回歸公共使用。幾年來放任著校地建物的荒廢,本應屬於公共空間的環境無人使用。而所謂要讓校董有機會轉型的說詞,卻也只是造就了多次聽聞有掮客介入,要仲介財團或其他私校來「買永達」,圖利剩餘的校產利益。

    而理當承擔外部監管責任的主管機關教育部,卻只是「發公文」了事,毫無捍衛校產公共性,主動保障師生權益的決心。對於永達此一私校退場的關鍵案例,竟是如此毫無作為,做出了最壞的示範。

    經查證,永達技術學院於去年五月再度更換了部分董事名單,然而這些新入主的董事,是否與永達原董事會之間訂有何種涉及利益交換之協議,又是否可能會牽涉校產的轉型或挪移,社會大眾完全缺乏公開程序與管道獲知訊息,而教育部是否持續監督永達技術學院,包括遲遲未公開的會計報表、董事名單的更換、帳面上消失校產的流向…等。停辦後卻未解散的永達技術學院,彷彿設立在不受法令監管的平行時空。

     高教工會與永達教師於今日召開記者會,我們除揭露上述永達董事會不當挪用校產一案外,也對教育部提出嚴正要求:永達再一年就將進入解散程序,對於違規挪用校產之學校董事會,教育部應立即聲請解散並重組公益董事,以追討校產並確保剩餘資產的正當應用,補償權益受損之師生,糾正私校退場過程的種種亂象,杜絕不肖禿鷹與校董之介入解散清算程序。

    工會同時也已將此案移送屏東地方檢察署,針對永達董事會提出背信罪之告發,我們將會繼續追究此事。最後也呼籲所有關心台灣高教與退場政策的朋友,與工會一同持續關心永達技術學院的後續發展,莫讓台灣高等教育應有之公共性以及師生權益,在私校校董與官方聯手打假球下蕩然無存!


[1]依《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教育部公佈之《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規定。

[2]教育部於107年修改《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並對外表示永達技術學院的解散清算日期將往後推延3年。

[3]依《私立學校法》第73條第1項規定:「學校法人解散後除破產外,以全體董事為清算人…」。

[4] 高教工會新聞稿:永達歸公,倒數百日 台灣第一間退場即將清算的大專,校產將流向誰處?(https://ppt.cc/fQKr6x

[5] 私校法第25條第1項:「董事會、董事長、董事違反法令或捐助章程,致影響學校法人、所設私立學校校務之正常運作者,法人或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其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或改善無效者,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視事件性質,聲請法院於一定期間停止或解除學校法人董事長、部分或全體董事之職務。」

【大學快報176期】哀世新大學「社發所」停招的囚徒困境

文/謝青龍,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大雄分部召集人

圖片來源:https://www.storm.mg/article/787277

世新大學於2019年1月2日下午召開校務會議,討論該校社會發展研究所(以下簡稱「社發所」)109學年度停招議案,引發學生和校友的激憤!20多人前往會議室門口舉牌抗議,過程甚至與警衛發生推擠衝突。雖然議案表決前,「社發所」教授夏曉鵑退席以示抗議,但該議案最後仍以23比9的票數,通過109學年度「社發所」的停招案。議案雖然通過了,但卻在台灣學術界造成了巨幅的震盪效應,各界人士紛紛呼籲搶救「社發所」。對此,或許仍有人持疑:109學年的少子女化海嘯為歷年降幅的最大值(10.2%),當年度的考生僅剩21萬6千餘人,各大學早已為此大動作地調整(減併)系所及減少招生名額,以求平安度過這波嚴峻的生存考驗(參考風傳媒拙作<私立大學如何因應109學年度少子女化海嘯?>),若為此故,世新大學淘汰幾個招生率不佳的系所,似乎也沒什麼不對啊!

不過這樣的疑問,恐怕是對世新大學「社發所」的創所歷史及其師資組成了解不深所致。倘若我們深入了解「社發所」的背景資料,大概就不會如此輕易地認為:淘汰註冊率不佳的「社發所」也沒什麼啊!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一下世新大學「社發所」的背景資料。世新大學創辦人成舍我先生,一生以不畏強權、不為利誘的行事風格興學、辦報與問政。在台灣戒嚴時期,甚至敢於聘用受政治迫害的知識分子(包括黃煌雄、吳盛木、王曉波、曾祥鐸、李筱峰等),雖然這些異議人士的政治主張或學術立場各有不同,但他們卻都在世新的講台上持起教鞭,為台灣社會保留並傳承了民主運動的命脈。這就是最常被「世新人」津津樂道的世新精神。

及至1991年成舍我的么女成露茜教授(Lucie)於成舍我病危之際,才從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返台,接掌《台灣立報》,開始在世新大學任教。1995年發行《破週報》,針對不同社會議題發表立場銳利的報導和專欄,成為台灣「具有左派關懷與全球視野的文化實驗行動」的左翼刊物,Lucie甚至一度成為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1996年,Lucie籌辦「社發所」,引入美國亞美研究中心經驗,創新實行對話式教學法,以「有學有術、實踐基層,回歸理論、再造社會」自許,招收基層群眾、組織工作者為主,完全不同於傳統社會學的學院派風格。學生多為有社會組織經驗的實務工作者,現任立委蔡培慧、林淑芬,長期投入遊民議題的陳大衛、郭靖盈,以及現任台北市政府勞動局局長賴香伶、新科社會局長陳雪慧都出自世新「社發所」,可以說是世新大學最具特色的研究所之一。

近十年來,「社發所」的師資人數雖僅5位,但這5位老師卻都能秉持成露茜教授「這裡是一個文化戰鬥單位」的理念,每一位老師都在國際移民、農業、勞工組織、遊民團體、高教工會等各社會運動的領域中,各自投入極大的心力與努力,以實踐「社發所」的核心價值。但也因此,在許多社會及教育議題上,經常與政府部門、甚至是世新大學的管理階層產生衝突,例如在反漲學雜費、抗議言論不自由等訴求上,更是「社發所」師生長期關注的抗議主題。尤其去年(2018)7月高教工會的「反教育商品化聯盟」發佈學店排行榜,列出世新大學為蟬聯兩屆榜首的私立大學學店,更引發「社發所」師生與學校之間的緊張情勢。

至此,我們大致可以理解世新「社發所」的歷史背景及其在現今台灣社會運動發展的重要性了。於是,我們開始產生了一個疑問:既然「社發所」對世新大學而言,是一所極具指標性的研究所,那世新大學為何非得要把它裁撤不可呢?

根據世新大學的聲明理由是:在少子化衝擊下,三年前曾鼓勵「社發所」與社會心理學系碩士班合併但未成功,如今「社發所」連續兩年106學年及107學年都只有6名新生註冊,註冊率僅達5成,且退學率也占全校碩士班平均值2倍以上,所以為因應時代的變化而停招。面對學術界的反對聲浪,世新大學強調系所的裁減係根據《大學法》的規定,完全屬於大學自主權責範圍內,且該案是在正式的校務會議中,經由所有校務代表(包括教師、學生等)充分發言表達想法後,以表決的方式通過,過程並無不妥之處。

對於世新大學的聲明,「社發所」的夏曉鵑教授認為至少有幾點爭議:一是認為世新大學校方違反校內程序規定,未依「系所招生名額之調整,應由系所提出申請,經系所業務會議、院務會議及校務會議通過後提報教育部」的程序進行,完全略過系所及院務會議的程序,直接在校務會議逕行提案,不符程序規定;二是根據教育部於106年7月14日修訂的《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其內容雖然規定「碩士班及碩士在職專班最近連續二個學年度新生註冊率均未達百分之七十者」處以減招罰則,但是經多位立法委員爭取後,將此修正條文延後到民國109年04月30日才實施,如今期限未到,校方卻提早開鍘,於法無據;三是「社發所」雖然106及107學年度註冊率未達標準,即使108學年度仍無法達標,依照教育部的規定罰則,也僅是減招而非停招,但是校方卻在校務會議中提案全面停招處置,亦不符教育部法規內容。

至此,世新大學「社發所」停招風波仍方興未艾,校方堅持依《大學法》於法有據,學校有充分自主的權責處理系所停招事宜,但「社發所」及學界人士則認為世新大學校方違反《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兩造各執一辭僵持不下,後續的情勢發展仍待觀察。

不過,在此混亂局勢中,筆者卻不禁感慨幾年前南部某私立大學哲學系被迫停招的往事。當年少子化的考驗尚未如今日般的險峻,但該私立大學的校長卻執意裁撤哲學系,理由是哲學沒有可對應的職業工作,不利於學校的產學或學生就業率。過程與今天的「社發所」如出一轍,也是學校的研究處逕行提案,在校務會議上經討論後決議通過。筆者猶記得當時該校長的結論:「在我擔任校長任內,都不會讓哲學系復系!」大學精神與理念的墮落莫過於此。

曾有一位出版界的老闆對筆者說過:「在出版界,我們雖然必須以營利為目的,考量出版品的熱門與暢銷度,但我們偶而也必須出版一些雖冷門但卻具社會貢獻的書籍,用的就是那些熱門書籍的盈餘來補貼冷門書籍的虧損。」這尚且是在這個現實的工商社會中的老闆的堅持,但本應該百年樹人的教育界,卻早已淪喪到只求績效與營利為目的──僅僅以職業導向或註冊率作為大學辦學的唯一準則。但吊詭的是,台灣當前的高教少子化處境,到111學年度大學新生將比現減少四分之一,這已經不是單單只用職業對應就可以作為高註冊率的保證了,那麼當年裁掉哲學系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當然,我們可以體諒一所私立大學在面對台灣高等教育少子化考驗時的嚴峻立場,倘若學校沒有任何因應措施或是組織架構的調整,極可能就會在這波少子化的大學淘汰賽中出局。所以,當初這所南部的私立大學裁撤哲學系,以及今天世新大學急於將註冊不高的「社發所」停招,大概也屬可理解的商業考量做法。但是,有趣的是,老牌私大的世新大學,位居台北市學區要津,卻仍使出與中南部私立大學一樣裁併系所的手段,真的只是為了因應109學年度的招生關卡嗎?又或者是,真的必須調整架構與裁減系所時,其裁量的標準又是什麼呢?

或許,當這些私立大學在進行系所裁併時,其實根本不存在什麼標準,真的裁量權不過就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而已。莫忘了「社發所」被停招處置乃是由世新大學的校務會議所做的決議,會議上有各系所的代表委員,此決議是由大多數委員投票同意通過的。這不就是囚徒困境的再次顯現嗎?所有其他系所的委員們,真的認為這次犧牲「社發所」後,就可以換來平安度過109學年度的少子化海嘯嗎?難道他們不知道下一個被廢的系所也可能是他們嗎?其實他們都知道,但是,高教少子化走到今日這步田地,大家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根本不敢做長遠規劃,只求下一個被廢的系所不是我就好。

如同一個著名的動物心理學實驗:籠中猴群每次會被抓走一隻離開,所以每當實驗者來抓取時,猴群便亂成一團,但只要實驗者抓到任何一隻,其餘猴群便即恢復平靜;實驗到了最後,更出現一個現象,那就是大多數的猴群會推擠籠中一隻較瘦弱的猴子給實驗者抓取,以求得籠中多數猴群的安全。這不就是台灣現在的高教情景嗎?各大學爭相把別的大學拼倒以求自身的年年招生過關;或者是各大學內的系所之間也關起門來廝殺,拼倒一些招生不佳的系所,以求自己系所可以平安度過下一個招生考驗。區區一個少子化的衝擊,讓台灣推行近百年的大學教育硬硬生地被打回原形,更讓各大學在招生的惡性競爭中醜態畢露。

我們真的只能這樣了嗎?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就是台灣高教的生存原則了嗎?去年(2018)12月28日,教育部公布107學年度官方版的大專院校全校新生註冊率,其中有8所學校註冊率不到六成,其中3所學校的學生人數更不足三千人,也就是說這3所學校即將瀕臨退場或轉型。但是教育部技職司長楊玉惠卻表示:「大學退場沒那麼簡單」,不能光從學生數跟註冊率做判斷,也要看該校的教學品質和財務狀況。她甚至舉例說,上述這些被點名的學校中就有1所學校,雖然註冊率低,但背後有宗教團體支持,學校就辦的有聲有色。言下之意,招生的註冊率又不是大學退場的唯一標準了。

或許,我們沒有哈佛大學那樣以「Veritas」(真理一詞的拉丁文)作為指引我們辦學的理念,也或許我們沒辦法像加州理工學院那樣相信「真理將使你自由」(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但是,我們難道連面對問題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法國存在哲學家卡繆(Albert Camus, 1913-1960)在〈薛西弗斯的神話〉(The Myth of Sisyphus, 1943)一文中曾說:雖然生命的本質是其荒謬性(absurdity),但惟有認清生命的荒謬性時,我們才能真正超越這個荒謬性。我們身處在一個怪異的高教少子化年代裡,一切不再能以大學原本的理念來揣度當前的這個荒謬的處境,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們也要失去勇氣。雖然我們都會害怕,害怕工作的喪失、害怕輿論的壓力、害怕有力人士的迫害、害怕身家性命遭到威脅……。這些害怕,讓大多數的人們對許多應該挺身而出的行為卻步。但是,我們只需再深一層想,或許,我們真正怕的並不是這些看得到的威脅或迫害,而是不可預知的未來,及其伴隨未知而來的焦慮與恐懼,因為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真正害怕的到底是什麼。

只有一件事可以讓這些害怕消散退去,那就是面對它的勇氣!今日,「社發所」的師生已經站出來展現了他們不懼的勇氣,但是世新大學的全體師生、校長、董事、以及教育部的長官們,您們的勇氣呢?

原文刊載於風傳媒2019/1/5:https://www.storm.mg/article/787277

【20190116新聞稿】21所大專私校廉租台糖土地 每月每坪最低2.2元 私立大專院校仰賴公共資源辦學 公共監管天經地義

去年九合一大選前,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與其妻子李佳芬在雲林經營的維多利亞雙語學校,遭公開質疑校地乃是以每月每坪8元的超低租金,向國營事業台糖公司所承租,台糖公司當時曾一度澄清並公布其土地提供予全台灣61所私立學校之概況。而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日前在取得台糖公司所提供承租給私立大專院校完整資料(包含土地面積、年租金、土地所在區段等)後發現

全台灣21所(逾五分之一)私立大專院校的校地,乃是透過向台糖公司廉價承租,所承租的校地面積,相當於約14個大安森林公園;最低租金低到每坪每月僅2.2元,其中更有三所「私立」大專院校的校地,100%全數由台糖所提供(環球科技大學、台灣首府大學與慈惠醫護專科學校)。而八成以上學校,台糖提供土地占總校地比重達七成以上,平均每坪每月僅7.6元!

工會同時整理、計算出承租台糖土地占校地面積比重前十名、承租台糖土地面積前十名,及單位租金最便宜前五所學校名單(見附表一至三)。換言之,為數眾多的台灣私立大專院校,所謂「私人興學」,其實,自校地取得開始,就高度仰賴國家所提供之公共資源。

公共資源補貼土地租金逾31億元

高教工會說明,根據「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立法院審議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附屬單位預算所提決議、附帶決議辦理情形報告表」[1]所顯示;台糖公司皆以「優惠」價格向私立學校收取租金。報告中指出「土地於租金優惠前之淨收益為申報地價 4.5%。而學校租用土地租金淨收益僅為申報地價之2.75%。」簡單來說,台糖公司以至少四成左右折價,低價將土地出租給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以租期均為50年計算,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透過廉價出租國營的台糖公司所屬土地,每一所學校至少省下多則近三億元,少則兩千萬左右的經營成本(總數則超過31億元)。

換句話說,國家透過廉價土地租金,補貼給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的公共資源,就已經超過31億元!工會強調:透過此一面向足已證明,台灣的私立大專院校,是有多麼仰賴國家所挹注的公共資源辦學,更別提教育部每年各式各樣的獎補助款與各類相關的稅賦減免等制度設計。認真審視台灣所謂的「私立」學校,實質上幾乎一切都建立在國家公共資源的挹注基礎上才可能營運,那麼私立大專院校在營運的各個層面上,接受等同於公立大專院校的監管強度與密度,同時在董事會等各項運作機制中導入來自教職員生乃至於社會代表的監督,更重要的,在少子化趨勢下遭遇招生困難而面臨停辦時,將一切來自於公共資源挹注所累積的校產回歸公共與社會,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然而,過去幾年來,這些高度仰賴國家所提供的公共資源辦學的私校,卻不斷混淆是非,要求修法允許在遭遇到招生困難時,透過「轉型」來繼續把持公共校產,或者乾脆「獅子大開口」,提出解算清算校產後的資金得轉移給學校董事會等離譜的要求,而教育部在目前已經送進立法院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2]中,竟然也讓配合這些私校董事的無理要求,保留讓校董在退場轉型後繼續把持公共校產、上下其手的空間。

停辦逾五年 欠減薪千萬 永達還支付逾3500萬租荒地

高教工會也特別舉出已經停辦超過五年,位於屏東的永達技術學院為例。永達技術學院停辦至今,全校早已沒有任何一位教職員或學生,卻在教育部主動配合董事會展延期限下,原有董事會得以拒絕解散清算,五年來持續掌控校產、校地,繼續圖謀「轉型」,甚至將教育部要求視為無物,讓變賣校產所得的六千萬資金流入董事會口袋之中[3]

也因為如此,永達和台糖承租土地設置的「仁武校區」,即便雜草已快比人還高,由於租期五十年未滿,依合約每年仍須支付700萬元租金給台糖公司,而產生永達付錢租荒地,台糖土地亦無法有效運用的雙重浪費景象。高教工會最後提出以下兩點具體訴求:

  • 停辦立即歸公

既然在台灣,名義上「私立」的大專院校,基本上幾乎完全仰賴國家所提供的公共資源辦學,因此,在面臨到少子化所導致的招生困境時,工會主張一旦私立大專院校(特別是上述21所)進入停辦階段,就應該立刻啟動解散清算程序,並將解散清算後的校產資源,回歸到地方與中央政府,繼續投入公共教育中。

  • 公共監理:上述21校優先設置「公益董事」與「教職員生董事」

工會過去在《私立學校法》修法過程中,即已提出考量私立大專院校辦學高度仰賴公共資源之「公共性」,應於董事會中增設「公益董事」與「教職員生董事」。雖立院對《私校法》修法工作至今幾無進度,工會要求修法前,上述這21所向國營台糖廉價承租土地的私立大專院校,應由教育部與經濟部(台糖為經濟部所屬之國營事業)主動要求,優先設置由社會公正人士所擔任之「公益董事」,及由校內教師、職員與學生推舉之「教職員生董事」,讓真正有效的公共監理,進入到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運作決策機制中。


[1] 有台北南港校區、雲林縣校區、新竹縣校區。雲林校區校地面積296,028米平方(承租台糖土地303,334米平方);新竹縣校區校地面積87,770米平方;南港校區校地面積54,147米平方。

[2] 南華大學曾向台糖公司租轉售。

[3] 有台北校區與台南校區。台北校區校地面積73,581米平方;台南校區校地面積191,687米平方(全數為台糖租地)。


[1] 參見104年度「經濟部主管台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附屬單位預算書」279頁。https://www.taisugar.com.tw/upload/UserFiles/Forms/195/636534427363107900.pdf

[2] https://www.ey.gov.tw/Page/AE106A22FAE592FD/18ec9d8b-12a1-4e72-ae70-257a003db6d6

[3] 參見高教工會【20190107新聞稿】校董私自挪用校產六千萬! 教育部三年僅發公文 毫無作為!https://goo.gl/qJzRXh

【 20190116採訪通知】 21所大專私校廉租台糖土地 每坪最低2.2元! 私校仰賴公共資源辦學 公共監管天經地義

時間:2019年1月16日上午10

地點: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會議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去年九合一大選前,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與其妻子李佳芬在雲林經營的維多利亞雙語學校,遭公開質疑校地乃是以每月每坪8元的超低租金,向國營事業台糖公司所承租,台糖公司當時曾一度澄清並公布其土地提供予全台灣61所私立學校之概況。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日前在取得台糖公司所提供承租給私立大專院校完整資料(包含土地面積、年租金、土地所在區段等)分析後,16日上午召開記者會公布:

全台21所(逾五分之一)私立大專院校的校地,乃是透過向台糖公司廉價承租,所承租之校地面積,約相當於14個大安森林公園;最低租金低至每坪每月2.2元,其中更有三所「私立」大專院校的校地,100%全數由台糖所提供(環球科技大學、台灣首府大學與慈惠醫護專科學校)。而八成以上學校,台糖提供土地占總校地比重達七成以上,平均每坪每月僅7.6元!

換言之,所謂「私人興學」,其實,自校地取得開始,就高度仰賴國家所提供之公共資源。以租期均50年計算,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透過廉價出租國營的台糖公司所屬土地,每一所學校省下多則近三億元,少則兩千萬左右的經營成本。國家透過廉價土地租金,補貼給這21所「私立」大專院校的公共資源超過31億元!記者會中同時將公布由「承租台糖土地占校地面積比重前十名」、「承租台糖土地面積前十名」及「單位租金最便宜前五名」學校名單。

排名 學校 單位租金 (/)
1 南華大學 2.2
2 慈惠醫護專科學校 2.3
3 大仁技術學院 2.7
4 中華科技大學 3.8
5 台灣首府大學 3.9

工會亦將在記者會中說明,台灣的「私立」學校,實質上幾乎建立在國家公共資源挹注上才能營運,私校接受等同於公校的監管強度,同時導入公共監理制度,並確保退場時公共校產回歸社會,本為天經地義!工會最後提出兩點訴求:

(1)私立大專院校一經停辦立即解散清算校產並回歸公有;

(2) 廉價承租國營台糖公司土地之21校,優先設置「公益董事」與「教職員生董事」。

【20190107新聞稿】校董私自挪用校產六千萬! 教育部三年僅發公文 毫無作為! 永達技術學院剩一年即需解散,官方還沒動作?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2019.01.07

新聞稿2014年8月7日停辦的永達技術學院,原本早應於2017年8月6日因停辦滿三年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1],將全數校產歸公。卻因教育部於2017為永達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2]後,私自將永達的解散清算年限延長至2020年。

在距離2020年1月6日的解散清算期限倒數一週年的今日,高教工會與永達前教師一同召開記者會,揭露永達董事會於停辦後違法挪用校產,私自將變賣校地所得至少6,000萬元的校產,私相授受給學校董事!連同董事二等親與關係企業則高達1億4500萬元。

這筆遭永達董事違法挪用的6,000萬校產,至今已逾三年多,然而面對如此嚴重的挪用鉅額校產情事,教育部非但未立即積極介入,依法解散做出違法決議的該批董事會,卻除了發發公文之外,毫無作為!永達進入解散僅剩最後一年,倘若教育部再不盡速於今年解散違法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追討回遭董事會非法挪用之鉅額欠款,啟動對教職員與學生應有之補償程序。待永達進入解散後,由原董事會自行所組成的清算人[3],又怎麼可能追究校產、補償師生?

根據高教工會的調查,永達技術學院於2014年7月24日向教育部提出要求處分「大湖體健休宿舍大樓建物」之申請,而教育部於同年8月7日回函學校,文內表達關於該處分案原則上同意,但「本案處分後之款項運用…處分款項之50%部分,應包含教師、職員優惠退休、離職所需相關經費;並以該校師生利益與學校整體改善中為優先考量,不得用於攤還董事以借貸方式提供學校運用之債務」(見附件一)。

隔年2015年,永達董事會便以新台幣1億4,500萬之金額變賣大湖校地。教育部於核准該買賣之臺教技(二)字第1040050609號函文中(見附件二),再次向永達董事會表示:「有關該處分價款運用不得用於償還董事以借貸方式提供學校運用之債務,特再申明。」

然而,儘管教育部特別兩次函文要求永達董事會處分校地之款項,應用職教職員生身上,不得償還董事欠款,永達董事會竟完全不將教育部的命令當一回事。就在變賣校產的同年,永達董事會私自將學校所得款項其中6,000萬元,挪用攤還具永達董事身分的日商負責人河崎惠子(其為永達前董事長馮明雄的姐姐)。公然違反教育部所設的處分要件,使校產未用於補償師生,反而優先流入董事口袋。

除此之外,根據工會交叉比對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的會計師查核報告書之內容(詳見表一、表二)發現:永達董事會於該年度支付償還了不只董事河崎惠子6000萬元,另外也支付償還董事長王仁孚500萬元、董事二等親洪銘勳700萬元、董事二等親王貞慧1500萬元,以及董事關係企業獎卿建設股份有限公司2500萬元、天一興股份有限公司3300萬元。我們若將這些支付償還給董事、董事二等親與關係企業的金額總數進行加總,總數正好就是1億4500萬元,恰巧完全與永達技術學院變賣校產後所得之款項完全相同!這讓人不禁合理質疑,永達董事會違反教育部命令私自挪用的金額根本不止6000萬元,而是將變賣校產後所得之款項,全數優先流入董事及其相關人手中!

表一、永達技術學院董事會與關係人之名稱與關係

資料來源: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會計師查核報告書p.18,紅字為高教工會加註

表二、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與關係人資金融通情形

資料來源:永達技術學院104學年度會計師查核報告書p.20,紅字為高教工會加註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面對永達董事會如此荒誕、公然挪用校產之行徑,教育部卻毫無任何具體作為。直至高教工會於2017年5月2日召開記者會[4],質疑永達停辦後三年來校產是否涉有不當轉手之問題後,教育部才慢動作「關心」永達其中6,000萬之公共校產遭不當挪用一事,但也僅是「發文」(見附件三)於永達董事會,表示該董事會已違反教育部之意旨,要求董事會應於文到2個月內,追回已退還河崎惠子之款項6,000萬元。

但在工會的追查下卻發現,永達董事會仍未於文到2個月內追回此款!參照永達技術學院105學年度會計報表第22頁之內容可知(http://accounting.ytit.edu.tw/ezfiles/12/1012/img/169/105_3.pdf),永達技術學院至2017年9月19日(教育部發文後逾四個多月)的第十六屆第19次董事會討論中都尚未有具體結論。

換言之,永達董事會非但違反教育部命令挪用校產,在收到教育部要求的公文後,也明目張膽地拒絕執行教育部要求追回6,000萬校產的明確要求。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教育部對此也毫無作為,以「公文往返」來拖延追討校產時程,也未仔細追查除了6000萬之外,其餘8500萬的款項究竟流落何處?是否也是進入董事相關人的手中?根本是在配合永達「打假球」。

永達與教育部的「共謀」,使得理應優先用做補償師生受損權益的校產,卻優先跑入校董口袋。絕大多數永達教師至今仍失業或低度就業,學生大量失學或被迫延後畢業,則絲毫未獲補償。

面對永達董事會罔顧私校校產之公共性,漠視該校原教職員生因學校粗暴停辦所受侵害之權益,無視教育法令與主管機關,政府該做的絕不只是「發公文」,任由校產遭掏空。教育部應依照私校法第25條之規定[5],向法院聲請解散部分獲全體董事之職務,以確保永達之剩餘校產不會繼續遭到不法挪用。但截至目前為止,教育部卻從未採取此一法定程序,令人不禁懷疑,教育部是否有意對永達董事會之違法行徑「放水」,採取此種「消極」、「被動」之方式,導致永達數千萬來自學生學雜費,以及教育部獎補助所累積之公共校產,乘「退場監督真空」的狀態,不須用於補償師生,反優先流入校董口袋?

而究竟在2017年9月的董事會之後,永達是否追回6,000萬款項,社會大眾完全無從得知,因為永達技術學院並未依規定於去年公告106學年度的決算報表,而該校每月之資產負債表亦僅公告至2018年7月31日,自8月份起之相關帳目便完全查無資訊。(詳見永達技術學院會計室官方網頁:http://accounting.ytit.edu.tw/files/13-1012-2102.php

永達技術學院自停辦以來已經將近五年,靠著所謂「申請轉型」的寬限期,即便沒有教師、沒有學生,但董事會卻遲遲不用解散,校產也遲遲無法進入解散清算、回歸公共使用。幾年來放任著校地建物的荒廢,本應屬於公共空間的環境無人使用。而所謂要讓校董有機會轉型的說詞,卻也只是造就了多次聽聞有掮客介入,要仲介財團或其他私校來「買永達」,圖利剩餘的校產利益。

而理當承擔外部監管責任的主管機關教育部,卻只是「發公文」了事,毫無捍衛校產公共性,主動保障師生權益的決心。對於永達此一私校退場的關鍵案例,竟是如此毫無作為,做出了最壞的示範。

經查證,永達技術學院於去年五月再度更換了部分董事名單,然而這些新入主的董事,是否與永達原董事會之間訂有何種涉及利益交換之協議,又是否可能會牽涉校產的轉型或挪移,社會大眾完全缺乏公開程序與管道獲知訊息,而教育部是否持續監督永達技術學院,包括遲遲未公開的會計報表、董事名單的更換、帳面上消失校產的流向…等。停辦後卻未解散的永達技術學院,彷彿設立在不受法令監管的平行時空。

高教工會與永達教師於今日召開記者會,我們除揭露上述永達董事會不當挪用校產一案外,也對教育部提出嚴正要求:永達再一年就將進入解散程序,對於違規挪用校產之學校董事會,教育部應立即聲請解散並重組公益董事,以追討校產並確保剩餘資產的正當應用,補償權益受損之師生,糾正私校退場過程的種種亂象,杜絕不肖禿鷹與校董之介入解散清算程序。

工會同時也已將此案移送屏東地方檢察署,針對永達董事會提出背信罪之告發,我們將會繼續追究此事。最後也呼籲所有關心台灣高教與退場政策的朋友,與工會一同持續關心永達技術學院的後續發展,莫讓台灣高等教育應有之公共性以及師生權益,在私校校董與官方聯手打假球下蕩然無存!

附件一

附件二

附件三


[1]依《私立學校法》第72條與教育部公佈之《教育部輔導私立大專校院改善及停辦實施原則》第15條規定。

[2]教育部於107年修改《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並對外表示永達技術學院的解散清算日期將往後推延3年。

[3]依《私立學校法》第73條第1項規定:「學校法人解散後除破產外,以全體董事為清算人…」。

[4] 高教工會新聞稿:永達歸公,倒數百日 台灣第一間退場即將清算的大專,校產將流向誰處?(https://ppt.cc/fQKr6x

[5] 私校法第25條第1項:「董事會、董事長、董事違反法令或捐助章程,致影響學校法人、所設私立學校校務之正常運作者,法人或學校主管機關應命其限期改善,屆期未改善或改善無效者,法人主管機關經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後,得視事件性質,聲請法院於一定期間停止或解除學校法人董事長、部分或全體董事之職務。」

【20190107採訪通知】校董私自挪用校產六千萬!教育部三年來毫無作為!永達技術學院只剩一年就要解散,官方還沒有動作?

時間:2019.01.07(星期一)上午10點

地點:高教工會會議室(台北市中山區伊通街59巷6號4樓)

2014年8月7日停辦的永達技術學院,原本早應於2017年8月6日因停辦滿三年依法進行解散清算程序,將全數校產歸公。卻因教育部於2017為永達校董量身打造「永達條款」後,私自將永達的解散清算年限延長至2020年。

在距離2020年1月6日的解散清算期限倒數一週年,高教工會與永達前教師將一同召開記者會,揭露永達董事會於停辦後違法挪用校產,私自將變賣校地所得之至少6,000萬的校產,在教育部明文要求不得用於償還董事以借貸方式提供之債務下,私相授受給學校董事!連同董事二等親與關係企業則高達1億4500萬元!

其中遭永達董事違法挪用,教育部要求應追回的6,000萬校產,至今已逾三年多,然而面對如此嚴重的挪用鉅額校產情事,教育部非但未立即積極介入,依法解散做出違法決議的該批董事會,卻除了發發公文之外,毫無作為!永達進入解散僅剩最後一年,倘若教育部再不盡速啟動解散違法董事會程序。待永達進入解散後,由原董事會自行所組成的清算人進行清算,屆時被挪用的校產與師生受損的權益恐怕就將都來不及追回。

工會除將揭露上述永達董事會不當挪用校產一案外,也對教育部提出嚴正要求:永達再一年就將進入解散程序,對於違規挪用校產之學校董事會,教育部應立即聲請解散並重組公益董事,以追討校產並確保剩餘資產的正當應用,補償權益受損之師生,糾正私校退場過程的種種亂象,杜絕不肖禿鷹與校董之介入解散清算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