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高教,從加入工會開始─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暨近期行動記錄

一、「私立大學教師鐘點費,就是要比公校少16%!?」反對私立大專教師鐘點費基準與公校脫鈎、抗議公私校階層化

    今年3月,行政院核可了大專校院兼任教師鐘點費調整16%的方案(今年8月1日起),以部分因應自1993年起,已超過21年未調整的大專鐘點費低薪狀況。然而,卻有消息傳出,許多私立大學校長「開過會」,打算「聯合不調漲」,讓私立大專的教師(超)鐘點費,未來與公立大專「脫鉤」?

    因此,高教工會與數間公私立大學的專兼任教師代表,於6月20日召開記者會。教師代表一字排開,高舉「反對公私校鐘點費脫鉤」手舉牌,向官方、大學、以及社會喊話:大學鐘點費已21年未調漲,折合物價調整,實質減薪已達33.5%!私校跟隨公校一併調漲是理所當然。工會呼籲學校不該再找藉口剝削教師,並批判教育部放任私立大學「聯合不調漲」的共謀,要求公私立大學在今年8月1日一體適用新鐘點費標準!

二、反對教育部縱容大學調漲學費 假助學,真打工,憑什麼多漲學費!?

    教育部於6月26日核可了「103學年度大專校院學雜費審議結果」,共核定8校之調漲案,崑山科技大學及馬偕醫護管理專科學校等2校,漲幅為2.06%,調漲金額約在555元~1,053元之間;國立嘉義大學、國立虎尾科技大學、國立澎湖科技大學、龍華科技大學、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及慈惠醫護管理專科學校等6校,漲幅為1.37%,調漲金額約276元~740元之間。

    對此,高教工會表達反對與批評。工會在今年6月中,已發表「公開信」,反對各大學調漲學雜費:學校經費不足的困境,應當指向課徵資本稅、擴大高教預算。如今教育部不思擴大高教預算,放任每生高等教育補助逐年惡化,反而把矛頭指向要學生(調漲學費)或兼任教師(凍漲鐘點費)承擔,根本是「欺負弱勢」。高教工會作為大學教職員生的聯合團體,要對教育部和提議調漲的各大學提出嚴厲的譴責。

三、改變高教,從加入工會開始─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

    秘書長陳政亮認為:「如果我們說教育是老師跟學生知識上的傳遞,那所有的行政、官方的各種作為,是為了保障這個知識傳遞,而出現的各種行政機構,那他們應該要幫助整個知識上的傳遞。但現在我們看到所有的輔助的工具,變成是要老師產生績效,變成是要老師做什麼,並不是真正能夠提升當前高教品質的。」

    陳政亮說:「所以工會是什麼?就一個各別的受僱者而言,他跟資方、跟校方是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的,而工會是受僱者團結在一起的組織,這個組織它才有能力、集體的力量,去跟校方、資方談判」。「因為校方不見得是在勞動現場上,在勞動現場、教育現場上,我們才知道說我們要怎麼樣的教學,我們要怎麼樣的工作環境,對我們是好的,對學生是好的,對整個高等教育是好的。所以工會其實不只是在勞動權益的保障上,而且還是在專業的領域上,超過教育部、超過校方的,我們能夠提出超過他們更進步、更好的教育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