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175期】首例!法院裁定:教師與工會代表為亞太臨時董事 痛批教育部「輕忽怠惰」,要求保障私校公益性!

  自2016年8月怡盛保全公司入主亞太學院後,師生權益嚴重受損、爭議頻傳超過兩年。近日,苗栗地方法院終於做出裁定(107年法字第14號裁定),針對全面廢弛職務、僅剩3位董事的亞太董事會,新增選任了包括亞太教師、工會代表、及律師學者等6位為亞太臨時董事,以重組董事會。並且在裁定書中強烈表示:不同意既有董事會「自行補選」,批判教育部處理過程「輕忽怠惰」,要求董事會納入教師代表、工會代表…等意見,皆屬史上第一遭,成為私校退場危機中的指標性裁定。

  為此,三位獲法院裁定選任為亞太臨時董事的亞太教師與高教工會代表,召開記者會公開此一法院裁定內容,警告教育部與私校勿再輕忽師生權益,而應如法院裁定所指「以實踐教育事業為國家興衰大計,私立學校仍具有公益性,及私校校產為公共財等普世理念」。

  法院裁定特別針對教育部期望「尊重亞太董事會自主選任之人為優先」,提出嚴厲批評。裁定指出:「果如聲請人(教育部)所言應尊重相對人(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董事會)之自主選任,則何須立法由司法機關介入?又法院如不實質審核評選,僅就聲請人所提不完足之名單選任,豈不淪為橡皮圖章?再者,相對人董事會之運作已成效不彰,經新聞媒體披露諸多瑕疵(是否屬實非本院審究範疇),導致師生至聲請人(教育部)所在處靜坐、夜宿抗議(見卷附電子媒體報導),故而引起社會關注,倘再任由董事會補選之董事擔任臨時董事,則董事會恐有淪為一言堂之虞,且所做決議無論妥適與否,勢必因董事會成員產生過程(自行補選),而無法獲得社會各界、學校師生之信服,徒增紛擾,浪費社會與司法資源爾。」

  法院裁定並且批評教育部遲未提出合適專業背景之董事供法院選任:「…選任有教育學術專長之董事加入,不論將來停辦與否,對於學生受教權之設計規劃或轉校輔導等事務,自有助益而屬必要。詎聲請人(教育部)逕以系爭學校業經董事會決議停辦為由,拒不提供本院命補正具教育學歷之人選(將擔任教職之經歷混淆為教育學歷,卷第233 至235 頁),誠屬失責。綜上,本院認聲請人之上開主張及所提名單,適足以凸顯其輕忽怠惰,其不思本件選任攸關眾多師生及國家權益,亦未記取社會各界對此之批評與建言,拒絕協助本院探求其他特定專業人士供選任,實不足取。」

  是故,法院依職權發函請求包括高教工會、律師公會等團體推薦合適之學校臨時董事候選人,而選任包括教師代表、工會代表、律師學者等六位亞太臨時董事(名單如附件一):「…本院審閱被推薦人之學經歷、現職資料,認其中如附表所示之人,或有管理私立大學、政府執行機關之經驗,或所擅長為本事件日後所亟需之勞工、民(商)事等法律及社會學專業,或為任職於系爭學校多年之現任教師,熟知系爭學校校務運作與所存爭端,並均具有多年之專業實務或參與公共事務之經驗,堪認其等均為具有相當專業能力、社會經驗之人,其等亦自陳無政治及財團背景,應足以反應社會各界對系爭學校未來走向之多元意見。」

  目前教育部與亞太學校董事會並未提出抗告,故裁定已獲確定生效,有關單位皆應確實遵行。此一裁定突破了過往私校董事會職務廢弛,教育部做為主管機關又不妥適介入、或繼續選任不合適學校董事之治理困境,並且採用工會與學校教師代表作為臨時董事,讓教職員之意見有機會參與到董事會之決策過程中,誠屬一大突破。對目前政府面對私校退場危機應如何妥適因應,具有相當的啟示效果。

  出席記者會的工會與教師代表也呼籲,亞太董事會改組後,將致力成為「私校因應退場危機的典範」,依照(一)、公開透明運作,(二)、教育資產公共化,(三)、保障與補償師生權益,等三項原則運作,為風雨飄搖的台灣高教環境共同努力。也號召面臨不正辦學的大專校院教職員儘速加入工會,一齊改正高等教育的治理狀況。

  目前亞太學院仍有學生尚未畢業,但先前校方一再威逼學生轉學,不履行確保「原校畢業」的學校責任,應當立刻改正;而對於過去被強迫轉學而造成教育權益受損(包括:學分不被承認、延長修業年數、增加交通住宿花費等)的學生,也應儘速擬定補償措施;亞太學校目前仍有二十多位在職教師,遭欠薪達第5個月,應立即清償;惡性逼迫資遣退休的決議應撤回,並與教職員積極協商相關工作權益;亞太學校未來的發展方向,應讓亞太師生等利害關係人參與討論,堅守教育資產公共性,擘畫共同未來成為私校因應退場危機的典範。

【大學快報第174期】私大如何因應少子化海嘯

文/謝青龍,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 ,高教工會大雄分部召集人
圖/風傳媒資料照


  近來台灣各大學均收到教育部的統一函件,要求各大學若要調整學校組織架構或系所招生名額者,需在明年(108)一月底前報部核定。短短一紙公文內容,又開始攪動起各大學的敏感神經,於是各大學莫不密集召開各種會議,為的就是商討如何回覆教育部的這紙公告。

  其實,表面上是為了回覆教育部的公告,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次的學校組織調整或裁定招生名額的結果,就是各大學面對109學年度少子女化海嘯時的組織佈局與招生策略,其重要程度幾乎就是決定了各大學是否繼續存活的關鍵!

  為何如此?話說從頭吧。根據教育部統計處在107年5月公佈的推估數字,未來台灣各大學校院的大一新生生源將逐年下降,例如108學年度大一新生數較107學年度減少8,533人(降幅3.4%),該年的大一新生人數為24萬1千人;109學年度大一新生數又較108學年度再減少2萬4,465人(降幅10.2%),為21萬6千餘人;110學年度大一新生數較109學年度減少1萬2,525人(降幅5.8%),為20萬4千人;111學年度大一新生數較110學年度減少1萬2,947人(降幅6.3%),為19萬1千人;然後一路遞減,至117學度為大一新生生源的最低點,該年度推估只有15萬8千餘名大一新生。 

  遠的暫且不說,以108至111學年度而言,就為下降幅度最大的四個年度,其總降幅為25.7%,換言之,到111學年度時的大一新生生源將比現在減少四分之一。其中,降幅最大的一年就是109學年度,當年度一口氣少了2萬4千餘人,被各大學稱之為最嚴苛的少子女化海嘯考驗。這就是為什麼各大學校院繃緊神經注視著109學年度的原因了。

  其實又何只是109學年度這一年呢,未來十年內台灣的各大學校院都將一年比一年難挨!如同前教育部政務次長陳德華曾在104年3月27日所說的:至112學年度時,台灣的大學院校數將降為110所,屆時可能將有50所大學院校整併或消失,其中20至40所是私立大學,8至12所是公立大學;同時,大學校院的專任教師數將減少約1萬餘名。以此類推,如果我們從108學度估算至117學年度的話,則大一新生的生源比現在減少9萬1千多人(號稱減少近10萬人),那麼消失的大學校院將達60所之多,失業的大學專任教師也將逼近2萬名。到那時,台灣的高等教育到底還剩下什麼?

  或許有人會問:這些統計數字不是二十年前就知道了嗎?怎麼會二十年來都想不出因應策略來解決呢?甚至,我們還發現這二十年來的大學校院數不減反增,與少子女化浪潮的趨勢背道而馳,豈非更加劇了這波浪潮的危害程嗎?政府這二十年來明知少子女化的統計數據,但卻毫無作為;教育部這二十年來明知少子女化的浪潮即將來襲,但卻放任各級學校自生自滅,甚至當學校工會或民間團體要求教育部正視此少子女化的教育危機時,教育部官員卻一派輕鬆地說:「十年後等大學都倒的差不多了,這個問題就解決了!」其不負責任的態度,更令人髮指。

  尤有甚者,教育部不耐於十年的等待,為加速各大學校院的倒閉速度,與少子女化海嘯來臨的同時,更推出各項以大一新生入學註冊率為標準的管控規定,其中包括扣減獎補助款、減少招生名額、甚至強迫學校停招等。例如教育部於106年7月14日修訂「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就規定連續二個學年度新生註冊率,公立學校未達八成,私立學校未達七成者,則調整該學制班別招生名額總量至前一學年度招生名額總量之50%至90%,迫使得各大學校院無所不用其極地衝高大一新生註冊率。當此雪上加霜之際,台灣的各大學校院早已慌亂到不知所措,急病亂投醫的結果,不僅產生了近十年來的諸多高教亂象,更加速了大學教育崩壞的大限提早到來。有的學校是董事會掏空校產,準備撈最後一票就放棄辦學;有的學校是轉賣校產給更惡劣的秃鷹財團,準備壓榨出該學校的最後殘存利益;有的學校試圖招國際學生以填補招生空缺,但卻任由人力仲介集團控制與剥削學生;有的學校校長乾脆在校內大賣學位文憑與升等資格……。如今,已有永達、高鳯、亞太、高美、康寧、南榮等學校陸續關閉或停招,但這卻僅僅只是開端而已,緊接而來的大學倒閉潮,將更令人心驚。

  但是,台灣的大學教育就這樣任其崩解了嗎?除了繼續飲鴆止渴地傷害大學教育的理念與精神,以卑微地求得年復一年的註冊率低空掠過外,難道我們沒有其他選擇了嗎?

  以南部我所熟悉的某私立大學為例,在這一波少子女化浪潮襲之時,該校董事會非但沒有掏空校產圖謀私利,反而每年更挹注3至4億的經費助其辦學,而且還邀請了教育部退休官員主掌校務,試圖在這波高教頽勢中樹立良心辦學的典範。可惜,該校董事會沒有想到的是:台灣高教之所以走到今天這步田地,除少子女化的外在因素外,歷年來的政府官員與教育部的錯誤政策,更是加深高教崩壞的主因,而這些主司教育的單位及其長官,原本就是失職在先,如今冀望他們於退休之後再來力挽狂瀾於既倒,則無異於椽木求魚。因此,該校在這一批退休官員的主政之後,當然無法讓該校真正地撥亂反正,相反地,他們將大把大把的董事會經費投入於這場高教招生的殊死割喉戰,追逐年復一年的註冊率表象而自滿。如今匆匆數年過去了,轉眼109學年度的少子女化陡降海嘯將至,該校仍沒有找出真正的因應之策,反而將這所原本正常辦學的大學,變成一所官僚習氣深重的學店。

  於是,這所我原本熟悉的私立大學,在變本加厲地壓榨及汰換一批又一批的教職員工之後,我不禁想到一個古老的哲學問題:同一性(identity)。此問題源自於西元一世紀時的希臘作家普魯塔克(Plutarchus, 46-125),稱為「特修斯之船」(ship of Theseus)的悖論:如果特修斯戰船上的木頭被逐漸替換,直到所有的木頭都不是原來的木頭時,這艘船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同樣地,當台灣各大學經歷了這近二十年來的少子女化挑戰及自我變遷之後,我的疑問是現在的大學教育還是大學教育嗎?或者,我該問的是:徒具大學形式的大學還是大學嗎?

  一所原本在董事會的支持下有希望成為台灣高等教育奇蹟典範的私立大學,就此踏上與眾多私立大學一樣的崩解危機中,筆者心中的悲痛,實在無法以筆墨言喻。以下,我嘗試分析該所私立大學之所以至今仍無振弊起衰之決心的四個可能原因:

  第一是該校主政者對109乃至於117學年度的少子女化浪潮挑戰仍毫無所覺,渾然不知改革的迫切性已刻不容緩。不過,筆者認為此一原因的可能性極低,因為這一波少子女化浪潮來的如此凶險,教育部及各大學校院早有所察,該校主政者應該不致毫無覺察。

  第二是該校主政者仍自信在董事會的大量經費挹注下,可使該校以目前的組織架構安然度過109學年度的挑戰。這當然就是錯估形勢,以為有大量資源為後盾,拼倒其他學校後便即安全的錯覺,殊不知109學年度比現在少3萬3千餘人的缺額,又豈是拼倒幾個大學就可以的。

  第三是該校主政者明知109學年度的嚴苛考驗,也了解到即使有董事會的經費挹注,也難以讓全校所有系所安然度過,但是卻完全沒有應對之策,故而也只能以不變應萬變,等待109學年度的到來。但是,這實在無異於鴕鳥心態,因為這凶險的海嘯並不會因為我們不理會它就不會到來。

  第四是該校主政者早已知道這股海嘯的危險,也評估過所有可能的因應策略,甚至了解若不整併系統與減少招生名額,勢必會有一些系所會拖垮全校,但是卻不敢或不能針對全校組織架構進行整併與減招,以其表面的婦人之仁,放任該校在這波少子女化浪潮中隨波逐流、自生自滅。

  上述四種可能的原因,筆者以為不僅適用於分析該所私立大學,甚至可能也可作為台灣眾多大學校院的通例。因此,面對109甚至117學年度的少子女化挑戰,台灣的眾大學校院應該如何因應?答案幾乎已經呼之欲出了。

  是的,就是以109學年度的應屆大一新生人數為目標,甚至是以117學年度的新生人數為底限,設定現在的招生名額(換言之,必須大幅地降低招生員額);然後以此招生員額為目標,尋求各大學在此台灣高教環境下的自我定位(研究型、教學型、社區型、菁英型、普及型、公益型、商業型……等);依此自我定位進行教育藍圖的規劃及組織架構的調整;最後,或許這個大學還能在如此慎密思維的佈局安排下,面對109或117學年度少子女化浪潮來襲時,屹立不倒於台灣高等教育界。除此之外,台灣各大學想要毫髮無傷地在這海嘯中全身而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這個答案說來簡單,但實施起來可不容易。因為對私立大學而言,學校組織架構的調整勢必涉及原有教職員生的工作權受損,必須配套地研議出完善的優惠退休或資遣方案,方能妥善安置所有教職員生,而這就必須要有一筆額外的經費。以台灣目前的各私立大學狀況來看,甚少有董事會願意出這筆錢,更不用說轉換校產以資助於此用途了;至於國立大學,除了少數幾所頂尖大學可以完全無視於109或117學年度的挑戰外,其實某些後段的國立大學早就對這波少子女化浪潮深具危機感了,但可惜的是,國立大學對少子女化的變通性太低,也缺欠真正想要改革的決心,故而多仍以國立大學的保守招生優勢為主。但是切莫忘了,即使招生註冊率100%,可是招收進來的學生及其素質,真的是這些國立大學校所需要的嗎?

教育百年大計,最忌搖擺不定,一旦決定教育方針與發展策略,就該貫徹實施。但是放眼目前台灣的高教現況,教育部放任各大學校院自生自滅,各大學為了生存與招生更醜態百出,如同筆者曾在拙文〈台灣的高等教育還有救嗎?──致新科教育部長葉俊榮〉所言:沒有了對教育理念的堅持,台灣不論是修《大學法》、修《私校法》、修《評鑑法》、還是修各種法規,都終究只是各行其是的破碎拼圖而已。教育一旦失卻了它的本質,再多華麗的口號與標語都不過是一層薄薄的包裝,109學年度的少子女化危機,或許不過就是撕開這層華麗包裝的契機吧!


原文刊載於風傳媒,2018/12/19:https://www.storm.mg/article/724272?fbclid=IwAR3RNNfQYgopxZss0rWXOmZ4QsiE2o1ActxebuVpmvKPrukWRbCWpIfasbM

【20181220新聞稿】首例!法院裁定:教師與工會代表為亞太臨時董事 痛批教育部「輕忽怠惰」,要求保障私校公益性!

  自2016年8月怡盛保全公司入主亞太學院後,師生權益嚴重受損、爭議頻傳超過兩年。近日,苗栗地方法院終於做出裁定(107年法字第14號裁定),針對全面廢弛職務、僅剩3位董事的亞太董事會,新增選任了包括亞太教師、工會代表、及律師學者等6位為亞太臨時董事,以重組董事會。並且在裁定書中強烈表示:不同意既有董事會「自行補選」,批判教育部處理過程「輕忽怠惰」,要求董事會納入教師代表、工會代表…等意見,皆屬史上第一遭,成為私校退場危機中的指標性裁定。

  為此,三位獲法院裁定選任為亞太臨時董事的亞太教師與高教工會代表,召開記者會公開此一法院裁定內容,警告教育部與私校勿再輕忽師生權益,而應如法院裁定所指「以實踐教育事業為國家興衰大計,私立學校仍具有公益性,及私校校產為公共財等普世理念」。

  法院裁定特別針對教育部期望「尊重亞太董事會自主選任之人為優先」,提出嚴厲批評。裁定指出:「果如聲請人(教育部)所言應尊重相對人(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董事會)之自主選任,則何須立法由司法機關介入?又法院如不實質審核評選,僅就聲請人所提不完足之名單選任,豈不淪為橡皮圖章?再者,相對人董事會之運作已成效不彰,經新聞媒體披露諸多瑕疵(是否屬實非本院審究範疇),導致師生至聲請人(教育部)所在處靜坐、夜宿抗議(見卷附電子媒體報導),故而引起社會關注,倘再任由董事會補選之董事擔任臨時董事,則董事會恐有淪為一言堂之虞,且所做決議無論妥適與否,勢必因董事會成員產生過程(自行補選),而無法獲得社會各界、學校師生之信服,徒增紛擾,浪費社會與司法資源爾。」

  法院裁定並且批評教育部遲未提出合適專業背景之董事供法院選任:「…選任有教育學術專長之董事加入,不論將來停辦與否,對於學生受教權之設計規劃或轉校輔導等事務,自有助益而屬必要。詎聲請人(教育部)逕以系爭學校業經董事會決議停辦為由,拒不提供本院命補正具教育學歷之人選(將擔任教職之經歷混淆為教育學歷,卷第233 至235 頁),誠屬失責。綜上,本院認聲請人之上開主張及所提名單,適足以凸顯其輕忽怠惰,其不思本件選任攸關眾多師生及國家權益,亦未記取社會各界對此之批評與建言,拒絕協助本院探求其他特定專業人士供選任,實不足取。」

  是故,法院依職權發函請求包括高教工會、律師公會等團體推薦合適之學校臨時董事候選人,而選任包括教師代表、工會代表、律師學者等六位亞太臨時董事(名單如附件一):「…本院審閱被推薦人之學經歷、現職資料,認其中如附表所示之人,或有管理私立大學、政府執行機關之經驗,或所擅長為本事件日後所亟需之勞工、民(商)事等法律及社會學專業,或為任職於系爭學校多年之現任教師,熟知系爭學校校務運作與所存爭端,並均具有多年之專業實務或參與公共事務之經驗,堪認其等均為具有相當專業能力、社會經驗之人,其等亦自陳無政治及財團背景,應足以反應社會各界對系爭學校未來走向之多元意見。」

  目前教育部與亞太學校董事會並未提出抗告,故裁定已獲確定生效,有關單位皆應確實遵行。此一裁定突破了過往私校董事會職務廢弛,教育部做為主管機關又不妥適介入、或繼續選任不合適學校董事之治理困境,並且採用工會與學校教師代表作為臨時董事,讓教職員之意見有機會參與到董事會之決策過程中,誠屬一大突破。對目前政府面對私校退場危機應如何妥適因應,具有相當的啟示效果。

  出席記者會的工會與教師代表也呼籲,亞太董事會改組後,將致力成為「私校因應退場危機的典範」,依照(一)、公開透明運作,(二)、教育資產公共化,(三)、保障與補償師生權益,等三項原則運作,為風雨飄搖的台灣高教環境共同努力。也號召面臨不正辦學的大專校院教職員儘速加入工會,一齊改正高等教育的治理狀況。

  目前亞太學院仍有學生尚未畢業,但先前校方一再威逼學生轉學,不履行確保「原校畢業」的學校責任,應當立刻改正;而對於過去被強迫轉學而造成教育權益受損(包括:學分不被承認、延長修業年數、增加交通住宿花費等)的學生,也應儘速擬定補償措施;亞太學校目前仍有二十多位在職教師,遭欠薪達第5個月,應立即清償;惡性逼迫資遣退休的決議應撤回,並與教職員積極協商相關工作權益;亞太學校未來的發展方向,應讓亞太師生等利害關係人參與討論,堅守教育資產公共性,擘畫共同未來成為私校因應退場危機的典範。

苗栗地方法院選任之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董事會臨時董事[1]

編號 姓名(按推薦順序)  學歷 現職/ 相關重要經歷    推薦機關
1 劉顯達 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植病研究所博士 美和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系講座教授 屏東科技大學校長 美和科技大學校長 教育部
2 陳政亮  英國Lancaster University社會學博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財團法人社會發展文教基金會董事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3 林佳和  台灣大學法律系法學博士、德國不來梅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勞動部法規委員會委員 教育部法規委員會委員 同上
4 黃惠芝  美國路易斯安那理工大學體育健康研究所碩士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兒童與家庭服務系助理教授 FIG 國際體操總會韻律體操裁判 同上
5 吳光明  台灣大學法學博士 律師 台北大學主任秘書及財經法研究中心主任 中華民國仲裁協會仲裁人 公私立大學評鑑委員 台北律師公會  
6 劉邦繡 東海大學法律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律師 台灣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台灣台中、新竹、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分署長      同上

[1]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董事會之現任董事:陳政元(董事長)、王浩(董事)、王偉權(董事)目前仍繼續在任,但新增此六位臨時董事(任期至109年6月5日)為董事會成員。

【20181220採訪通知】首例!法院裁定:教師與工會代表為亞太臨時董事 痛批教育部「輕忽怠惰」,要求保障私校公益性!

時間:2018年12月20日上午9:30

地點:高教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自2016年8月怡盛保全公司入主亞太學院後,師生權益嚴重受損、爭議頻傳超過兩年。近日,苗栗地方法院終於做出裁定(107年法字第14號裁定),針對全面廢弛職務、僅剩三位董事的亞太董事會,新增選任了包括亞太教師、工會代表、及律師學者等六位為亞太臨時董事,以重組董事會。

法院在裁定書中強烈表示:不同意既有董事會「自行補選」,批判教育部處理過程「輕忽怠惰」,要求董事會納入教師代表、工會代表…等意見,皆屬史上第一遭,成為私校退場危機中的指標性裁定。

為此,三位獲法院裁定選任為亞太臨時董事的亞太教師與高教工會代表,召開記者會公開此一法院裁定內容,警告教育部與私校勿再輕忽師生權益,而應「以實踐教育事業為國家興衰大計,私立學校仍具有公益性,及私校校產為公共財等普世理念」。

出席代表也將呼籲,亞太董事會改組後,將致力成為「私校因應退場危機的典範」,依照(一)、公開透明運作,(二)、教育資產公共化,(三)、保障與補償師生權益,等三項原則運作,為風雨飄搖的台灣高教環境共同努力。也號召面臨不正辦學的大專校院教職員儘速加入工會,一齊改正高等教育的治理狀況。

【20181219聯合新聞稿】輔大校園公產,不容校長侵吞! 輔大師生自辦公開集會,要求徹查「輔大診所及附設醫院重大違規案」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輔仁大學學生會 聯合新聞稿

照片/張榮隆

    今年7月31日輔大前稽核室主任曾通報「輔大診所及附設醫院重大違規案」,指出輔大現任校長江漢聲等共涉有「八項違法缺失」,包括「輔大診所」籌設違反政府法規及輔大行政會議決議、指示「輔大診所」帳務造假以逃漏稅款、指示輔大醫學院巧立名目補助「輔大診所」250萬元、指示同意「輔大診所」變更與輔大租約條件、「輔大附設醫院」計畫變更及追加預算未經校務會議審議、醫院興建案不當安排親舅舅建築師事務所承攬、違法擅自簽訂「附設醫院牙科獨立經營合作合約」、違規主導設立「輔仁國際醫務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等8項違法事宜,引起各界關注。

    當時輔大校長江漢聲曾公開否認,並回應「將在學校網站公布證據」;輔大董事會亦稱將籌組緊急應變小組,並對此事進行公正調查。

    然截至目前為止,輔大校長江漢聲並未公布任何證據以反駁違規事實,輔大董事會所籌組之應變調查小組沒有師生代表參與,至今也未公佈具體調查報告,只草草以一紙聲明稱指控僅屬「意見分歧」,試圖弭平爭議。

    對此,高教工會與輔大學生會曾兩度聯合行文給輔大董事會、校長、前稽核室主任,要求提供相關事證,並向全校師生說明。但至今未獲董事會與校長任何具體回應,僅有前稽核室主任配合提供相關通報資料。

    對於輔大董事會未善盡監督責任,校長至今也未回應各界質疑的「閉門私了」行徑,輔大師生難以接受。為此,輔大學生會與高教工會於12月19日中午自發在輔大校內舉辦公開說明會,號召輔大師生參與集會,共同檢視「輔大診所及附設醫院重大違規案」一案,以維護教育事業的公共利益。

    說明會上,師生將發佈自製的「輔大診所事件簿」投影片,以及公佈前稽核室主任向教育部提出的「通報書」,逐一說明「八項違法缺失」內涵。

    現場有多位輔大教師代表與學生代表出席公開發言,表達從師生角度對此爭議的觀感,以及對江漢聲校長所領導的校務發展方向感到憂心。他們紛紛質疑:「所謂『輔大診所』卻不是輔大學校附設的,而竟是校長找人頭私設的診所?這豈不是讓輔大師生過去都被蒙在鼓裏?」、「『輔大診所』用極低的價格和學校租借校地,以及轉手出租當起『二房東』,收益卻不用回饋給輔大,校長甚至還不斷為其護航!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輔大診所』被發現是私人診所、而被國稅局追查稅務後,校長甚至還指示學校補助 250 萬支應診所的資金缺口!這所作所為都無視整體學校利益,反而是以私人利益為考量吧?」

    共同參與的高教工會代表也指出,輔大校長涉及的相關違規案件,正反映了當今大學經常發生的「校產變私產」治理危機。在產學合作、大學辦企業、教授開公司的浪潮下,因為缺乏充分管制,許多學校高層反而利用漏洞,將教育公產輸送給私人利益,進而傷害到了師生利益。主管機關教育部對此絕不該再視而不見,學校董事會也該負起監督責任,切勿再縱容包庇此種學校高層的不當行徑。

    現場出席的師生,也高喊口號:「輔大校園公產,不容校長侵吞!」、「八大違規缺失,董事會別包庇!」、「調查全面公開,師生共同參與!」、「校長立刻停職,依法接受查處!」並且向輔大校方提出三項訴求,包括:

一、      輔大董事會應向全校師生公佈現有全數調查證據,接受公開檢視。

二、      輔大董事會應籌組包括師生代表之調查小組,避免「黑箱調查」。

三、      輔大校長江漢聲應立即停職接受調查,杜絕不正施壓。

    出席師生表示,倘若輔大校方不正視輔大師生的訴求,輔大師生必將繼續追查到底,絕不容許此事「閉門私了」、「船過水無痕」。輔大董事會若怠忽其監督校長的職責,必將引來進一步的質疑與抗議。除此之外,輔大師生也將要求主管機關教育部應當積極介入,依法進行調查,妥適處置項爭議,還輔大師生一個合理的教育環境!

相關訊息,可透過臉書粉專「輔大醫院事件簿」持續追蹤:https://www.facebook.com/fju.hospital.watcher

「輔大診所及附設醫院重大違規案」八項違法缺失的「通報書」:

https://ppt.cc/fAh8rx

【大學快報第173期】大學何價?違法牟利、迴避監督的輔大診所

圖片來源:輔大診所網站。

文/周平 (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

 

美國前哈佛大學校長伯克(Derek Bok)在《大學何價:高等教育商業化》一書中警示我們,商業化將使大學在金錢的誘惑下汲汲營利,不斷在核心價值上後退,戕害了大學的重要使命。

 

儘管這本書主要指涉的是美國高等教育,但對於檢視台灣「高教商品化」現象所帶來的價值扭曲,也同樣具有啟發性。

 

近20年來,台灣高等教育確實有一股朝向商品化發展的歪風,受傷的不僅僅是教師工作權和學生受教品質,更讓大學教育整體屈服於金錢邏輯,而忽視了根本的倫理價值。以「營利」和「效率」為終極目的的辦學原則,將使大學忘卻價值理性,從而走向唯利是圖、違法亂紀的沉淪之路。

 

筆者曾多次為文針砭台灣各大學如何因篤信利益極大化原則,導致整體校園民主、學術自由、教師勞動條件和學生受教品質等受到嚴重的侵害,其中私立大學尤為嚴重。但筆者萬萬沒有想到,素享清譽的天主教輔仁大學竟然也抵擋不住金錢的誘惑開始鋌而走險,從事法律和道德上都站不住腳的違法勾當。

 

失望之餘,筆者決意依據公開資料來加以檢視。

 

來自稽核室的內部監督

 

輔仁大學前稽核室主任靳宗立在卸任當天,鉅細靡遺地舉發江漢聲校長擅用職權、公器私用,並規避董事會監督,以違法手段設置輔大診所,嚴重傷害校務發展和公益。

 

整件事情是,稽核室在105和106學年度發現,輔大診所存有嚴重違規情事,對學校可能造成重大損害,遂依規定製作報告,送交江漢聲校長核閱。然而,江校長本人恰恰就是此重大違規情事的當事人。為了避免東窗事發,江校長刻意積壓稽核報告審閱簽文,以免稽核室將副本寄送給董事會監察人。

 

此外,他更利用107年2月原行政副校長陳榮隆請辭、張懿云接任之際,阻止稽核室執行「附設醫院」及「輔大診所」的年度稽核計畫。這期間,校內許多單位職員也因業務關係得知其中的違法情事,並向稽核室通報。江校長運用職權企圖干預學校的稽核程序,以掩飾自己的違法作為,實在是居心叵測、圖謀不軌。

 

到底這些重大違法情事是什麼呢?我們姑且區分為「程序缺失」和「實質缺失」來看看:

 

程序缺失:校長自己可以球員兼裁判?

 

輔大於96年6月28日通過「籌設本校附設醫院」案,由當時的醫學院院長江漢聲統籌規劃。在其主導下,以「輔大診所」作為過渡時期的組織。及至江漢聲於101年2月擔任校長後,仍由他兼任「輔大診所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附設醫院經營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

 

依《私立學校法》、《私立學校法施行細則》,學校之附屬機構或相關事業,應受學校法人監督;其會計、財務則應依學校會計制度、內部控制及稽核作業規章辦理。輔大稽核室認定輔大診所為該校相關事業,遂於105年擬定稽核計畫,並發出「內部稽核實施通知單」和「內部稽核補充提供資料通知單」給輔大診所。

 

結果,輔大診所不但未完整提交資料,更未配合要求繳交103-104年的會記帳簿、勞工保險繳費單、年度稅務申報資料,和105年國稅局調帳通知的處理過程及查核結果。

 

儘管資料不全,稽核室仍於106年7月25日依據會議結果通過報告初稿,並製作「內部稽核結果意見」送交受稽單位。隨後,江校長以受稽單位主管身分,於回覆單中批示:「診所因學校和醫院長期經營之規劃,不擬改變為學校附設醫務所」,藉以規避相關法律責任。

 

多次溝通後,稽核室仍堅守立場,並依相關法規,將稽核報告陳送行政副校長及校長核閱。問題是,這份報告就此積壓在江校長處,至今無法發回,也從而無法進行後續程序,使得董事會無法根據稽核報告找出的缺失進行實質監督與管理。

 

負責督導稽核室業務的前行政副校長也曾就此事向江校長懇切勸說,然而無效,毅然請辭。新任行政副校長則受江校長之託轉達對此案的看法,強詞奪理地認為:106學年度稽核計畫的核定,是在前任行政副校長任內代行,並未經過江校長本人親自核定,因此質疑該次稽核的正當性。

 

儘管稽核程序完備且合法,但江校長仍運用權勢進行干擾、拖延,以致核閱流程無法完成,董事會無從監督。種種阻撓手段造成輔大內部稽核名存實亡,嚴重傷害校方公益,也帶來重大的財務損失。

 

實質違法:輔大診所有什麼問題?

 

根據稽核報告內容,列出了以下諸多缺失:

 

1.人事制度:在人事管理法制上,《輔大診所管理辦法》修正程序未依規定;《輔大診所員工績效管理辦法》的修正程序也不合法制。在整體管理制度上,管委會有運作缺失,也未建立正式且法制化的「營運事務會議」機制。在績效獎金核發時也發現,獎金發放金額紀錄不一致,05年績效獎金核發違反規定,管委會第16次會議臨時動議第4案的決議也有違規定等等。

 

2.財務制度:學校借用醫師名義經營導致稅務損失,因應節稅的措施則造成受稽單位財務與營收的真實性存有風險、應捐回學校的金額受損,還有違法風險。

 

3.營運制度:首先輔大診所借用醫師個人名義經營,形式上為負責醫師所有,實質上卻為學校所有,名實不符存有高度法律風險。此外,學校依法得設立「附設醫務室」,可以免納所得稅,但目前受稽單位100-104年有約400萬元之稅務支出,為避免繳納高度稅款,採用了不當的避稅手法,致使管委會、執行主管到會計人員都有涉犯刑責的風險;其帳務、財報的正確性、真實性也難以確保。輔大診所的醫護人員實質上是學校聘任的醫護人員,但因名義上屬「個人診所」聘任人員,造成學校違反《職業安全衛生法》需設置醫護人員的法定義務,而受主管機關裁罰。

 

江校長不但運用職權,蓄意拖延和干擾稽核程序完成,企圖藉此規避學校監督,同時更違反了《私立學校法》有關利益迴避的規定:「學校法人及所設私立學校創辦人、董事、監察人、清算人、校長、職員及兼任行政職務教師執行職務時,有利益衝突者,應自行迴避,並不得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圖謀其本人或第三人之不正當利益。」江校長一直以來都在「輔大診所」排診,明顯違反利益迴避的原則。

 

私立醫療機構帶來的諸多質疑

 

其實依據學校的行政會議決議,如果要符合學校師生最大公益,江校長應該申設學校附設診所(醫務室),但他卻自作主張,以詹姓醫師名義申設「輔大診所」為私立醫療機構。輔大診所既是私立醫療機構,便無法依《所得稅法》和《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關或團體免納所得稅適用標準》之規定免納所得稅。甚至還讓輔大校方必須以「輔大診所」名義,支付該醫師以個人名義繳納的個人綜合所得稅,造成輔大嚴重失血,100-102年被要求補繳共250萬稅額,經江校長指示由學校補助支應。

 

而105學年度稽核報告列舉諸多違法缺失後,江校長不但不思改善,還利用職權,趁場地租約到期,授權輔大診所以二房東身份向「輔園牙醫」、「美康藥局」和「輔仁新創」收取高額租金、中飽私囊。原訂輔大診所應負擔年度盈餘30%,也改成月繳120,000元即可,造成校方利基流失。另,根據稽核室查閱「輔大診所」提交的財務報表等明細後,更發現有利益去向不清、科目錯置、業主身分名實不符而帳目混淆、薪資統計金額不符等諸多狀況。

 

除了上述「輔大診所」違法違規,江校長在輔大附設醫院籌設方面也有諸多問題。如附設醫院計畫變更及追加預算未經校務會議審議、附設醫院興建案中安排親舅舅負責的建築師事務所承攬、違法擅自簽訂「附設醫院牙科獨立經營合作合約」和違規主導設立「輔仁國際醫務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等,違約情事簡直是罄竹難書。

 

來自外部(高教工會)的監督

 

除了內部稽核揭露江校長的違法情事外,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暨輔仁大學學生會也聯合去文給輔仁大學學校財團法人董事會,要求董事會負起責任進行說明,要求輔大董事會公開交代以下事項:

 

1.靳前主任通報輔大診所及附設醫院重大違規的「八大事項」,董事會是否有怠忽職責甚至違法或違規情事?

 

2.董事會所選定的「公正的外部單位」為誰?專業性與公正性為何?如何針對靳前主任前開通報「八大事項」進行調查?

 

3.在董事會進行調查期間,董事會必須要求江校長至少暫停兼任兩單位主任委員或派任合適公正的代理人,俾進行公正調查。

 

4.調查「輔大診所」經費與財務的歸屬以及使用狀況。「輔大診所」每年營收高達數千萬台幣,11年來已有數億營收,是否發生診所財務脫離輔大監督,淪為特定人的「小金庫」之情事?

 

5.附設醫院興建經費金額高達數十億元新台幣,如確有發生承攬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為江校長親屬之情事,董事會必須進一步調查本校與承攬建築師事務所的合約及履行狀況,是否有不當獲利而損害本校利益之情事?

 

依據該校董事會2018年8月2日和8月15日的聲明表示,董事會「絕對秉持勿枉勿縱之精神處理本案」並將「聘請公正的外部單位進行調查」。然而董事會的調查流程中,完全沒有說明全校師生緊急應變小組的組成程序、成員名單,也沒有邀請師生代表參與,難免引起黑箱作業之譏。

 

儘管董事會後來於輔大網站首頁發表聲明,公布全案是委由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及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針對特定事項執行協議程序」,已完成「調查報告」。但此聲明稿並未公開董事會委託他們調查的「特定事項執行協議程序」為何?交給兩間事務所調查的資料為何?受託者提交的「調查報告」全文內容為何?同時,對於靳前主任通報的「八大事項」避重就輕,全文完全未交待江校長沒有違法、違規的具體理由。

 

名存實亡的內部稽核

 

經過這番稽核報告的揭露,許多輔大師生才赫然發現:原來「輔大診所」根本就不是輔大的,而是假輔大之名設立的私人診所!並且其人事、財務,也不受董事會控管。這種種違法圖利、損害學校公益的事,要輔大師生情何以堪?董事會和教育部主管機會豈可坐視不管?

 

事實上,許多大學的內部稽核和會計師查帳皆名存實亡,這更顯示出輔仁大學前稽核室主任靳宗立堅守立場、勇於揭弊的難能可貴。以「輔大診所」事件為鑑,教育部應全面徹查各大學違法造假的情事,並且強化具有公信力的稽核和查帳制度。

   

   

  

原文刊載於天下獨立評論2018.12.14: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99/article/7568?fbclid=IwAR3_MsC6FWhz0rwPRJCZ76bITimzWeebezjJTGRoile4XaQxpEIr0wlQ0Jw

 

【大學快報第172期】少子化的錯?——當大專院校成為財團圈校囤地的新樂土

文/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1月15日,傳出將遭校方清空的康寧大學台南校區師生組成的自救會,與遭校方聯合仲介詐騙來台就讀卻淪為屠宰場黑工的斯里蘭卡籍學生,一同前往教育部前陳情抗議,要求教育部解散違法董事會,並接管學校。

 

陳情現場,五位亞太創意技術學院的教師,也特別從苗栗趕來台北聲援。過程中,當亞太技術學院老師們聽到康寧大學師生描述遭遇到的處境時,直呼:簡直就是過去兩年來亞太董事會「出售」轉手後,校方清空、逼退師生的翻版,SOP幾乎一模一樣。

 

為何買下學校的財團急著清空校園?

 

前身為親民工專的亞太創意技術學院,2001年爆發私人校董掏空弊案,由教育部解散違法董事會後,指派公益董事接管學校。弊案爆發時學校積欠了10多億債務,多年來教職員為了共體時艱,甚至不惜申請個人信用貸款協助學校償債。

 

然而就在2016年,眼看債務即將全數償還前夕,教育部與公益董事卻將學校「賤賣」給私人財團——怡盛保全集團。財團入主後,由於真正覬覦的是校地與校產而非辦學,一年多來在教育部的「配合」下,想方設法關閉系所、逼退師生、清空學校。

 

這幾年亞太創意技術學院師生不斷站出來,揭發怡盛保全集團的各種違法事實明確的行徑,怡盛保全竟然又在今年五月,悄悄地退出董事會,私下將席次轉手給具有濃厚中信金集團色彩的新董事。包含亞太技術學院在內,這已經是中信金集團近三年多來「染指」的第三所退場私立大專院校了。

 

中信金集團在2015年首次接手興國管理學院,以數千萬捐資取得近10億元校產,大幅減少招生名額,清空原有教職員生後,改名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兩年後,中信金集團聯合威剛科技,再次以6000萬元左右資金,吃下了本由教育部派任的公益董事長期接管、資產總值近8億元的台灣觀光管理學院。接手後,同樣大量關閉既有的系所,逼退數千名原有教職員生。

 

6月10日,高教工會率近百名亞太師生北上教育部,抗議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董事會未經正...
6月10日,高教工會率近百名亞太師生北上教育部,抗議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董事會未經正當程序宣布停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八、九〇年代曾引發的關廠潮

 

事實上,中信金集團也並非私立大專院校在「退場轉型」危機中,進場圈校囤地的孤例。今年六月,位在新竹縣的大華技術學院,甚至爆發兩派人馬「搶買」學校的荒唐糾紛。

 

這種財團貪圖土地資產所引發的「關廠」風潮,實際上並不太陌生。約莫八〇年代末、九〇年代初開始,許多原本廠房設置在土地價值水漲船高地段的企業,不惜關閉工廠、解雇上百成千受僱勞工,為的就是將廠區清空,等待適當時機變更地目。原因是單靠土地資產的獲利,遠勝於過去製造生產所賺取的利潤。

 

1988年,由吳火獅家族創辦,位於台北市士林區的新光紡織廠,口頭上以「機器老舊」「經營虧損」為由,宣布關廠並解雇約400名員工,背後真正貪圖的是已成為黃金地段的土地資產。雖然這讓員工發起超過兩個月的長期抗爭,但在吳家強硬態度與政府的配合協助下,廠區最終仍順利被清空。原址一部分現改建成為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每年光是帳面上固定盈餘即3到5億元,而新光集團更保留了其餘約1.5萬坪的大筆土地長期囤地「養地」,隨時準備開發。

 

1995年,由何朝育創立的正大紡織纖維集團,計畫關掉位於新店的尼龍廠,引發台灣罷工史上歷時最久的「正大尼龍罷工」事件。數百名正大員工罷工超過8個月,卻僅掙到了比法定資遣費稍佳的「失業」條件。成功趕走生產線上工人後的正大集團與何氏家族,將公司大筆土地轉型成了「專業廠房出租公司」,每年靠收租金就進帳超過數億元。第二代何紀豪談到當年關廠解雇清空廠區時描述:「感謝老天爺的安排,讓正大在最好的時機收攤,現在專心當房東,光年租金就有3億元。」

 

1998年,位於樹林區的知名食品業味王集團,同樣在生產事業仍獲利的情況下,宣布關閉樹林廠,解雇數百名員工,著眼的一樣是大筆土地日後的開發利益。成功清空廠區後,味王樹林廠至今依舊處在「養地」階段。

 

教育部應制定有效的大專院校退場機制

 

只是,難以想像的是,在教育部的放任甚至幕後主導下,全台灣各地的私立大專院校,竟成了最新一波財團圈地、囤地與養地的「投機熱區」。前述關廠養地潮,犧牲了成千上萬台灣受僱勞工的就業機會,帶來了日後慘痛的社會後果。無論如何,當年的這些企業財團,手上所掌握的都還是自己擁有的土地,且公司本身即為營利機構,仍可「理直氣壯」地宣稱「以追求最高利潤本來就是企業的經營目標」。

 

然而,當今高等教育產業中假借「退場轉型」之名,在全台灣各地、各校所進行見不得人的董事會交易,所交易的卻是自始自終都應該屬於公益性質的財團法人學校用地。而它所犧牲的,是人數更加眾多的教師、職員的工作權與學生的受教權。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或許真實面臨到「少子女化」的趨勢與危機,然而只要教育主管機關有心,少子女化也可成為各大專院校降低過高的師生比,以及進行公共化的契機。但我們看到的是教育部刻意讓上述所提及的台灣觀光學院、亞太技術學院等校,紛紛成為財團買賣投資的標的。而財團低價入主接手學校後,所立刻進行的卻是盡一切可能清空學校,逼退原有的教職員與學生,將學校規模降到近乎與停辦無異的狀態,然後開始進入囤地、養地模式。高等教育面臨到的退場轉型危機中,之所以讓私人財團有機可趁地大舉「入市投機」,根本原因在於教育部為了最大程度推卸責任,恣意放任甚至暗中推波助瀾。

 

倘若私立大專院校真的在少子女化趨勢下無以為繼,真正負責任的處置流程,應是確認現任校董已有違法事實明確後,由教育部依《私校法》向法院申請接管董事會,在盡可能確保教師工作權與學生受教權前提下,讓所有學生都能原地原校畢業。之後,也由教育部積極介入讓教師安置到其他大專院校繼續任教。最後,再將當年原本即屬於私人「捐資興學」,具有高度公益性與公共性的校地、校產,回歸挹注到現有的政府教育事業中。

 

過去幾年來,即便歷經政黨輪替,教育部的作法卻一直是「鼓勵」私立大專院校暗中求售轉手,由教育部確保接手的財團能夠以低價,取得並掌握學校十數倍於出資金額的淨資產,並協助財團入主前後將學校進一步清空。教育部甚至還扮演著介入逼退教職員與學生的角色,為的就是讓所謂面臨危機的學校看起來更有「可投資性」。

 

2000億的公共資產將成為財團囊中物

 

這種建立在犧牲教職員生與賤賣公共資產的作法與政策,雖然在過去幾年來不斷有各校師生站出來抗爭,教育部卻依然故我。根據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早在三年多前的統計研究就已指出:約60所未來可能面臨「退場轉型」危機的私立大專院校,其校產校地總值高達2000億元,其中的教職員與學生人數仍高達上萬人。

 

如果台灣的社會與輿論無法適時給予足夠壓力,要求教育部轉變目前放任、變相圖利財團的態度與作法,不久的未來,我們恐怕只會看到一所又一所的私立大專院校中教職員生慘遭逼退的戲碼不斷重演,而其超過2000億屬於公共資產的校地與校產,也將一步步全數淪為台灣財團圈校、養地的禁臠。

 

2016年,教育部與公益董事將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賤賣給怡盛保全集團。 圖/聯合報系...
2016年,教育部與公益董事將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賤賣給怡盛保全集團。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原文刊載於2018.11.20鳴人堂: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067/3490886?fbclid=IwAR3YpubLLGuEk2QRsDrAD1VL9pF1z6rQZSLYCayoF1pvQdiwtjxAbKD_6FU)
 

【大學快報第171期】亞太教師欠薪逾3個月,提告學校與校董討薪水!學校董事唆使欠薪511萬,教師生計陷入困難,惡性退場師生權益誰來保護?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自兩年前怡盛保全公司入主後,覬覦學校退場後之轉型利益,主動將各科系停招、強逼學生轉學;今年6月轉由與中信金有明顯連帶關係之校董入主,至今學校仍有學生,教師也尚未依法受教育部核准不續聘或強制資遣,但學校竟片面以「學校沒有錢」為由,自8月1日起積欠全校教師薪資至今,使教師生計陷入困難。

 

    亞太創意技術學院19位以上現任教師,今日上午前往苗栗地方法院外召開記者會,說明學校董事會在知情下仍惡質欠薪之不負責任作為;並按鈴申告,依教師待遇條例第24條規定「私立學校未依聘約支給教師薪給時,其所屬學校財團法人全體董事應就未支給部分與學校負連帶責任」,要求學校與三位現任學校董事(依學校網站公示名單為:董事長陳政元、董事王浩、董事王偉權)連帶償還積欠長達3個月以上之欠薪,總共達5,112,783元以上。

 

    亞太教師指出,三位學校董事自今年6月上任以來,對學校師生避而不見,教唆默許學校侵害師生權益,令人髮指。其中學校董事王浩更是目前台北市議員候選人,並曾任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局長,豈有知法犯法,同意或默許學校違法積欠教師薪給,廢弛董事職務之理?亞太教師對其行徑將表達嚴正譴責!

 

    出席記者會的亞太教師強調,今日提出告訴的全體教師,皆尚未經主管機關教育部核准解聘、停聘、不續聘或強制資遣,與學校仍依舊存續聘僱關係。而且亞太創意技術學院目前學校內也仍有學生,且尚未依合法程序提出停辦計畫與經教育部核准停辦,仍屬應繼續營運之學校,當然有依法發薪之義務。

 

    此繼續發薪義務有教師待遇條例第6條規定:「教師之薪給以月計之,並應按月給付,自實際到職之日起支,並自實際離職之日停支。」及教育部103年1月27日臺教人(四)字第1030003573號函[1]所明令可參。但亞太創意技術學院資方代表於勞資爭議調解會議上卻繼續辯稱「需待教育部核定後方能處理」,刻意無視不論教育部核准與否,其對核准前之教師薪給皆仍有給付義務,此舉顯然誤解法令,刻意逃避雇主責任,惡意侵犯教師待遇!

 

    學校教師曾於日前聲請勞資爭議調解,盼藉協調溝通化解爭議。然校方出席代表僅以「資方『董事會』囿於資金不足」為理由,仍拒絕儘速依規定給付全體原告107年8月、9月、10月之薪資及學分班之鐘點費,導致「調解不成立」,逼使亞太教師非得自力救濟對學校與校董提告。

 

    陪同亞太教師一同按鈴提告的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強調:「沒錢」絕非資方可積欠勞方薪資之理由。何況亞太依會計師查核財報仍有逾10億元之校產、不動產,頂多是現金不足,但當有能力借支周轉。入主卻不辦學的學校董事既然不願承擔責任,又屢屢違反教育法令,主管機關教育部當應依私校法第25條解散此等禿鷹董事之職務,全面改派公益董事,以保障亞太師生權益。

 

從面臨積欠薪資、惡性退場的亞太教師處境可見,教育部目前的大專校院退場政策完全失守。不但財團覬覦私校校產,可能買賣董事席次後「刻意把學校辦倒」來謀取退場利益,而在此種惡性退場的過程中,主管機關教育部也毫無作為,逼得遭欠薪的教師只能自力救濟狀告學校來維護權益。種種現象顯示政府對高等教育根本未擔負起應有的監管責任,但刻意違法的學校校董卻在師生被迫退場後,還能繼續高坐董事寶座,絲毫不用為此遭到任何懲戒。政府的消極態度形同鼓勵財團禿鷹儘速進場掠奪,犧牲師生權益以圖謀己利!若未有改正,必將逼迫更多大專師生自力救濟權益,對抗惡質退場對師生權益造成的莫大傷害。

 


[1] 「…(六)資遣生效日部分…2.本部核定資遣生效日,原則依學校所報日期,如因學校所報送之資料不全或有疑義,致審查期間超過學校所報日期,為維護教師權益,以學校書面通知送達當事人之日生效。3.學校收受教育部核准函文後,應以學校名義發文通知當事人,載明資遣生效日期及救濟方式,以足供存證查核之方式送達當事人,並保存送達證明。」、「(七)資遣生效日前,教師之待遇應予保障(同現職待遇)。」

【大學快報第170期】敬邀參加「反思評鑑二十年」系列論壇

從1998年台大在校內訂定《教師評估準則》算起,台灣的「高教評鑑」制度也已經實施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不同領域的學界人士,對評鑑的批評可以說是從不間斷;而這也反映了評鑑制度在大學校園中的強大力量。

 

事實上,評鑑制度不僅關聯到個別學校的發展、教師的工作內容、學生的受教權利,甚至因為它與校內/外/國家權力結構盤根錯節的鑲嵌在一起,其實它與整體國家的高教政策也緊密相關。回顧來看,可以說要理解這二十年來的高教變遷,我們必須面對評鑑制度帶來的的影響。

 

我們應當要嚴肅的詢問:到底評鑑制度是否真的提昇了高教品質?它到底帶來了什麼樣的制度效果?有人說:「除了作假與流於形式的弊病之外,評鑑制度造成的是大學權力結構的集中化」。有人認為:「它破壞了學術工作者內在的自律精神,轉而變成應付了事的心態」。有人則認為:「評鑑制度挖空了學術的自由根基,研究愈來愈庸俗化,失去邊緣與創新的可能性」。

 

我們是該停下腳步,認認真真思考台灣到底需要什麼樣的高教環境的時候了!此刻需要好好思索:「我們需要評鑑嗎?」或者問:「我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大學?」而這些問題,開放給所有人來共同回答!

【各場次時間與地點】

【台北場】11月30日 周五 19:30

@慕哲咖啡(100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北街3號)

——台北哲學星期五X高教工會——

 與談者:

政大社會系教授黃厚銘

政大政治系教授葉浩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妙芬

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

【台中場】12月07日 周五 19:30

@好民文化行動協會(台中市西區民權路53巷10號)

——台中哲學星期五X高教工會——

 與談者:

台中哲五創辦人楊宗澧

東海社會系教授鄭斐文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妙芬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

【嘉義場】12月12日 周三 19:30

@中正大學湖畔咖啡廳(嘉義縣民雄鄉大學路168號(活動中心內))

——中正哲學星期五X高教工會——

 與談者:

中正法律系教授王韻茹

南華哲學生命教育系教授謝青龍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妙芬

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

【高雄場】12月21日周五19:00

@三餘書店(高雄市新興區中正二路214號)

——三餘書店X高教工會——

與談者:

中山哲學所教授洪世謙

中山社會系教授萬毓澤

屏大社發系教授邱毓斌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妙芬

文藻國際事務系教授李宇軒

高教工會研究員陳柏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