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邀請】1月8日高教工會銘傳分部會議於台北校區H104教室召開

各位銘傳大學的教職員們:

Dear MCU Members: 


工會繼10月30日於銘傳大學台北校區順利召開交流工作坊,即將再度於本週五(1月8日)下午兩點半,於銘傳大學台北校區H104教室召開會議。

We are going to have another union meeting on 8 Jan., 2021 in Room H 104 (Taipei Campus) from 2:30 until 4:00. 


邀請銘傳大學的教職員會員們,一同前來討論包括:英語教學制度重大轉變可能產生的影響以及背後的警訊、受疫情衝擊導致學術研討會議減少所可能對教師評鑑產生的影響與因應之道等等重要議題。

Union invites everyone to the meeting about issue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Center (ELC):

  • The new “online” teacherless classes for Year 1 and Year 2
  • Students’ objections to and criticisms of these classes
  • Other issues in the ELC, which might soon impact other departments

歡迎銘傳大學的教職員踴躍參與,若對週五會議有任何進一步的問題與建議,也歡迎隨時與工會聯繫!

If you have any further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our meeting, please just contact us anytime. *Date: Jan. 8, 2021 *Time: 2:30 – 4:00 *Venue: H 104 (Taipei Campus)

感謝銘傳大學樊中原主祕協助工會借用此次會議之場地教室

 

【時間】2021年1月8日(五)下午兩點半至四點

 

【地點】銘傳大學台北校區H104教室

【大學快報第293期】【敬邀參加】高教工會2021年大專兼任教師座談會

【高教工會 2021年大專兼任教師座談會】

時間:2021年元月10日。13:30~16:00

地點:台中教育大學勤樸樓F104教室(交通方式及地址請參見回函表單)

 

各位兼任教師會員,

高教工會自成立以來,歷經許多兼任教師會員的努力,在工會全體一致協助下,我們爭取到:大學(雇主)應為兼任教師納入健保、提撥勞退金、調漲鐘點費(但遭教育部分化為公私立脫鉤)…….等政策,接下來為了進一步強化工會組織,將籌組「高教工會兼任教師委員會」,以利達成行動目標,盼望能在座談會上達成共識,敬請會員們踴躍參加!

 

議程如下:

1.成立高教工會兼任教師委員會,選舉正副招集人,擬定行動計畫與目標

2.鐘點費28年未調漲的後續行動與動員

3.臨時動議(歡迎事先提案)

 

懇請兼任教師會員踴躍出席,並請填寫以下回函表單

https://forms.gle/vGquanq5Z2h4hQEo6

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敬邀

 

【敬邀參加】高教工會2021年大專兼任教師座談會

【高教工會 2021年大專兼任教師座談會】

時間:2021年元月10日。13:30~16:00

地點:台中教育大學勤樸樓F104教室(交通方式及地址請參見回函表單)

 

各位兼任教師會員,

高教工會自成立以來,歷經許多兼任教師會員的努力,在工會全體一致協助下,我們爭取到:大學(雇主)應為兼任教師納入健保、提撥勞退金、調漲鐘點費(但遭教育部分化為公私立脫鉤)…….等政策,接下來為了進一步強化工會組織,將籌組「高教工會兼任教師委員會」,以利達成行動目標,盼望能在座談會上達成共識,敬請會員們踴躍參加!

 

議程如下:

1.成立高教工會兼任教師委員會,選舉正副招集人,擬定行動計畫與目標

2.鐘點費28年未調漲的後續行動與動員

3.臨時動議(歡迎事先提案)

 

懇請兼任教師會員踴躍出席,並請填寫以下回函表單

https://forms.gle/vGquanq5Z2h4hQEo6

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敬邀

 

【大學快報第292期】私校退場條例圖利了誰?

原文轉載自2020-12-21 風傳媒 周平觀點:私校退場條例圖利了誰?,圖片來源:世新大學官網

 

周平 / 台灣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就應然面而言,台灣歷史上的私校成立,是為支援教育公共性之不足,鼓勵私人(捐資)興學,並且給予興學單位諸多在校地、校產和稅務上的優惠。此外,私校主要資源來自學生學雜費和政府各項獎補助,換言之,私校「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具備十足的公共性和公益性,絕對不容以營利為目的,儘管董事會是以財團法人名義組成。私校董事會的英文是”board of trustee”,也就是信託委員會的概念,不是公司董事會,私校當然也不應被視為私人公司。然而,執政黨許多行政官員和立法委員,卻經常刻意或無知地曲解此意,其居心叵測、令人不解。

 

就實然面來看,從戒嚴、民主化、直到今日,私校董事會主要一直為黨國元老、政商關係密切之人或財團所把持。權力與利益的盤根錯節,加上華人文化中的家族主義和關係主義,助長了私校董事會的家族化和家臣化亂象。從而也衍生出層出不窮的校產通私產,或內部稽核虛應故事的亂象。

 

此外,由於近20年來教育部主導的競爭型獎補助,和績效主義評鑑制度,構成結構性誘因,許多私立大學敦聘學官兩棲、退休再任的學閥和雙薪教授,擔任私校校長或其他一級主管,也就是一般所謂的「肥貓」或「門神」。藉此優勢地位,為私校爭搶政府資源和應付各項評鑑。其中,最主要的門神竟然就是多達20位以上教育部退休再任私校的高階官員,他們運用既有的人脈和內線消息,以不公平競爭或違規不當手法,為私校爭取最大的利益。可以想見,「私校退場條例「的研擬過程,教育部和行政院當然也不免主動,或被動受到來自門神(前長官)出於保護私校董事會最大利益所提出的建言,甚至命令,從而影響教育部和行政院核定出一個實質上有利於私校董事會保住校產的草案。

 

在此同時,正當部分後段私校出現經營危機時,更有以金融單位為主的一些高教禿鷹集團,伺機進場搶奪高達1500億的私校校產。他們當然也不免透過良好的政商關係,介入「私校退場條例」的修訂。特別是一條容許高教禿鷹接收私校私校董事會,進而從「私校退場條例」第24條做為轉轍器,順利轉軌到「私立學校法」,合法地將私校以大辦小(如改辦小學或改辦小型金融學院)、合併、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服事業等方式,實質接收鉅額校產。

 

 

以上應然面和實然面的斷裂,造成私校實質上為盤根錯節的權力與利益集團(或power-profit oriented bloc)所把持。以上論述的詳細內容,請參考刊載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專欄的拙文「私校盤根錯節的權力與利益網絡」。

 

高教工會和全教總所舉辦的聯合記者會中,我們發現,行政院版的「私校退場條例」和教育部的草案出現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大轉彎。特別是,在私校列入專輔學校後,至少有三點的大轉彎:

 

1、財產信託不見了

 

教育部草案第8條規定,經主管機關列為專案輔導學校者,主管機關得命學校法人將該校設校基金及不動產,信託予經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兼營信託業務之銀行……前項信託,受託人為設校基金之動支、不動產之處分、設定負擔、購置或出租前,應由學校法人依私立學校法第四十五條第三項及第四十九條第一項規定,報主管機關核准;其餘未信託之財產,學校法人或該校用於辦理一定金額之採購者,應報主管機關核准後,始得為之。

 

本項規定很明顯是為了強化對專案輔導學校的監督,以避免經營者在退場前掏空校產。然而,行政院版本卻將此一監督機制刪除不見。

 

2、公益董事不見了

 

教育部草案第12條規定,主管機關應加派社會公正人士充任專案輔導學校所屬學校法人公益董事二人至四人及公益監察人一人……但行政院版本卻改為: 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應加派該校專任教職員最多三人擔任學校法人董事……等於把公益董事刪除不見,此一改變的後果是站在公眾立場的公益董事無法進入學校董事會,自然也失去公眾監督的機制。

 

 

不僅如此,在教育部草案中明定:學校法人董事會議決議私立學校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所定重要事項或其他屬主管機關核定之事項,經前項公益董事、公益監察人表示異議者,非經主管機關核定,其決議不生效力。本條用意是避免私校經營者「先斬後奏」,因而以公益董事的異議來阻擋決議生效,避免私校經營者「先賣先贏」。但行政院版本卻把此一機制予以刪除,等於弱化了監督機制,方便私校經營者上下其手。

 

3、刻意製造漏洞給私校圖謀改制合併改辦利益

 

行政院版退場條例第24條明定:專案輔導學校所屬學校法人,得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內,依私立學校法向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申請改制、與其他學校法人或學校合併、停辦所設學校後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

 

此一規定和教育部草案所定的輔導未改善,即應全面改派「公益董事」、全面停招,並立即解散執行校產歸公的結果大相逕庭。這等於是在教示私校董事會,若學校被列入專案輔導,就一定要在三年內主動把師生清空,完成改制、合併、停辦並改辦其他事業,就可以規避退場條例的全面公益董事與校產歸公義務。

 

綜整上述的改變,我們可以發現從教育部草案到行政院公布版本,對於列入專案輔導學校的監督大幅放寬,並且從不允許改制、合併、改辦,變成明示在三年內要改制、合併、改辦,大開私校經營者的圖利之門。

 

 

結果,現有的「私校退場條例」,表面上的宣稱是,協助解決少子化衍生的私校經營困境。真實的隱藏性文本卻是,一方面,私校可藉高門檻的預警和列入專案輔導學校機制,以規避符合門檻的漏洞中,擺爛校務、無心經營、惡化師資和損害學生受教權益。甚至,可以依法清空教職員工生。另一方面,即便被列入專案輔導學校,私校仍可好整以暇、從容不迫地,藉條例第24條進行名正言順、無縫接軌的逃逸路線。也就是,依私校法在專案輔導三年期間,進行「假改辦、停辦、合併或轉型」,真謀利、保校產的乾坤大挪移。

 

根據已經停招、停辦的五所大學(永達、高鳳、高美、亞太和南榮)來看,即便適用「私校退場條例」,也完全無法確保停辦學校的資源(校產、校地)公共化。反而坐視其荒廢、五鬼搬運和轉手財團,更無法保障教師的工作權和學生的受教權。

 

歸結來看,執政黨面對私校退場的價值預設是,優先協助保住私校董事會和行政主管,也就是資方的利益。卻無心真正將高達1500億的私校資源注入公共福祉。

 

此外,可以預料得到的(但對很多人而言是非預期的)結果是,無心辦學的惡質私校董事會,依法轉型、改辦教育、文化和社福事業的逃逸路線,將產生大量半調子的教育、文化和社福事業,特別是出現脫序的長照亂象。

 

果真如此,那麼未來20年內,我們將看到台灣高教擴張、失控爛戲的翻拍版本,也就是,透過逃逸路線從高教資源轉移到其他教育、文化和社福事業所重演的擴張和失控爛戲。特別是結合高教轉移後的資源做為籌碼,來搶奪更加鉅額的長照和其他社福資源。當然,曾經發生過的高教評鑑亂象,也將在轉型、改辦的事業中如法泡製。但這回爛戲的戲台子,是「退場條例」所加持過的、所搭建的。

 

最後,我們不禁要問: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是誰大開私校經營者的圖利之門?是否有內神通外鬼的情事出現?行政院把全民的利益放在哪?

 

全教總與高教工會呼籲朝野立委,應該要好好為全民的教育資源把關,不能任由國家教育資源變成私校經營者的囊中之物。(相關報導:私校求生記》審議會掌私校生死 校長籲設浮動委員接地氣更多文章

私校退場條例圖利了誰?

原文轉載自2020-12-21 風傳媒 周平觀點:私校退場條例圖利了誰?,圖片來源:世新大學官網

 

周平 / 台灣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就應然面而言,台灣歷史上的私校成立,是為支援教育公共性之不足,鼓勵私人(捐資)興學,並且給予興學單位諸多在校地、校產和稅務上的優惠。此外,私校主要資源來自學生學雜費和政府各項獎補助,換言之,私校「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具備十足的公共性和公益性,絕對不容以營利為目的,儘管董事會是以財團法人名義組成。私校董事會的英文是”board of trustee”,也就是信託委員會的概念,不是公司董事會,私校當然也不應被視為私人公司。然而,執政黨許多行政官員和立法委員,卻經常刻意或無知地曲解此意,其居心叵測、令人不解。

 

就實然面來看,從戒嚴、民主化、直到今日,私校董事會主要一直為黨國元老、政商關係密切之人或財團所把持。權力與利益的盤根錯節,加上華人文化中的家族主義和關係主義,助長了私校董事會的家族化和家臣化亂象。從而也衍生出層出不窮的校產通私產,或內部稽核虛應故事的亂象。

 

此外,由於近20年來教育部主導的競爭型獎補助,和績效主義評鑑制度,構成結構性誘因,許多私立大學敦聘學官兩棲、退休再任的學閥和雙薪教授,擔任私校校長或其他一級主管,也就是一般所謂的「肥貓」或「門神」。藉此優勢地位,為私校爭搶政府資源和應付各項評鑑。其中,最主要的門神竟然就是多達20位以上教育部退休再任私校的高階官員,他們運用既有的人脈和內線消息,以不公平競爭或違規不當手法,為私校爭取最大的利益。可以想見,「私校退場條例「的研擬過程,教育部和行政院當然也不免主動,或被動受到來自門神(前長官)出於保護私校董事會最大利益所提出的建言,甚至命令,從而影響教育部和行政院核定出一個實質上有利於私校董事會保住校產的草案。

 

在此同時,正當部分後段私校出現經營危機時,更有以金融單位為主的一些高教禿鷹集團,伺機進場搶奪高達1500億的私校校產。他們當然也不免透過良好的政商關係,介入「私校退場條例」的修訂。特別是一條容許高教禿鷹接收私校私校董事會,進而從「私校退場條例」第24條做為轉轍器,順利轉軌到「私立學校法」,合法地將私校以大辦小(如改辦小學或改辦小型金融學院)、合併、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服事業等方式,實質接收鉅額校產。

 

 

以上應然面和實然面的斷裂,造成私校實質上為盤根錯節的權力與利益集團(或power-profit oriented bloc)所把持。以上論述的詳細內容,請參考刊載自由時報「自由共和國」專欄的拙文「私校盤根錯節的權力與利益網絡」。

 

高教工會和全教總所舉辦的聯合記者會中,我們發現,行政院版的「私校退場條例」和教育部的草案出現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大轉彎。特別是,在私校列入專輔學校後,至少有三點的大轉彎:

 

1、財產信託不見了

 

教育部草案第8條規定,經主管機關列為專案輔導學校者,主管機關得命學校法人將該校設校基金及不動產,信託予經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許可兼營信託業務之銀行……前項信託,受託人為設校基金之動支、不動產之處分、設定負擔、購置或出租前,應由學校法人依私立學校法第四十五條第三項及第四十九條第一項規定,報主管機關核准;其餘未信託之財產,學校法人或該校用於辦理一定金額之採購者,應報主管機關核准後,始得為之。

 

本項規定很明顯是為了強化對專案輔導學校的監督,以避免經營者在退場前掏空校產。然而,行政院版本卻將此一監督機制刪除不見。

 

2、公益董事不見了

 

教育部草案第12條規定,主管機關應加派社會公正人士充任專案輔導學校所屬學校法人公益董事二人至四人及公益監察人一人……但行政院版本卻改為: 學校法人主管機關應加派該校專任教職員最多三人擔任學校法人董事……等於把公益董事刪除不見,此一改變的後果是站在公眾立場的公益董事無法進入學校董事會,自然也失去公眾監督的機制。

 

 

不僅如此,在教育部草案中明定:學校法人董事會議決議私立學校法第三十二條第一項所定重要事項或其他屬主管機關核定之事項,經前項公益董事、公益監察人表示異議者,非經主管機關核定,其決議不生效力。本條用意是避免私校經營者「先斬後奏」,因而以公益董事的異議來阻擋決議生效,避免私校經營者「先賣先贏」。但行政院版本卻把此一機制予以刪除,等於弱化了監督機制,方便私校經營者上下其手。

 

3、刻意製造漏洞給私校圖謀改制合併改辦利益

 

行政院版退場條例第24條明定:專案輔導學校所屬學校法人,得於第六條第一項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內,依私立學校法向學校主管機關或學校法人主管機關申請改制、與其他學校法人或學校合併、停辦所設學校後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

 

此一規定和教育部草案所定的輔導未改善,即應全面改派「公益董事」、全面停招,並立即解散執行校產歸公的結果大相逕庭。這等於是在教示私校董事會,若學校被列入專案輔導,就一定要在三年內主動把師生清空,完成改制、合併、停辦並改辦其他事業,就可以規避退場條例的全面公益董事與校產歸公義務。

 

綜整上述的改變,我們可以發現從教育部草案到行政院公布版本,對於列入專案輔導學校的監督大幅放寬,並且從不允許改制、合併、改辦,變成明示在三年內要改制、合併、改辦,大開私校經營者的圖利之門。

 

 

結果,現有的「私校退場條例」,表面上的宣稱是,協助解決少子化衍生的私校經營困境。真實的隱藏性文本卻是,一方面,私校可藉高門檻的預警和列入專案輔導學校機制,以規避符合門檻的漏洞中,擺爛校務、無心經營、惡化師資和損害學生受教權益。甚至,可以依法清空教職員工生。另一方面,即便被列入專案輔導學校,私校仍可好整以暇、從容不迫地,藉條例第24條進行名正言順、無縫接軌的逃逸路線。也就是,依私校法在專案輔導三年期間,進行「假改辦、停辦、合併或轉型」,真謀利、保校產的乾坤大挪移。

 

根據已經停招、停辦的五所大學(永達、高鳳、高美、亞太和南榮)來看,即便適用「私校退場條例」,也完全無法確保停辦學校的資源(校產、校地)公共化。反而坐視其荒廢、五鬼搬運和轉手財團,更無法保障教師的工作權和學生的受教權。

 

歸結來看,執政黨面對私校退場的價值預設是,優先協助保住私校董事會和行政主管,也就是資方的利益。卻無心真正將高達1500億的私校資源注入公共福祉。

 

此外,可以預料得到的(但對很多人而言是非預期的)結果是,無心辦學的惡質私校董事會,依法轉型、改辦教育、文化和社福事業的逃逸路線,將產生大量半調子的教育、文化和社福事業,特別是出現脫序的長照亂象。

 

果真如此,那麼未來20年內,我們將看到台灣高教擴張、失控爛戲的翻拍版本,也就是,透過逃逸路線從高教資源轉移到其他教育、文化和社福事業所重演的擴張和失控爛戲。特別是結合高教轉移後的資源做為籌碼,來搶奪更加鉅額的長照和其他社福資源。當然,曾經發生過的高教評鑑亂象,也將在轉型、改辦的事業中如法泡製。但這回爛戲的戲台子,是「退場條例」所加持過的、所搭建的。

 

最後,我們不禁要問: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是誰大開私校經營者的圖利之門?是否有內神通外鬼的情事出現?行政院把全民的利益放在哪?

 

全教總與高教工會呼籲朝野立委,應該要好好為全民的教育資源把關,不能任由國家教育資源變成私校經營者的囊中之物。(相關報導:私校求生記》審議會掌私校生死 校長籲設浮動委員接地氣更多文章

【大學快報第291期】【全教總與高教工會聯合新聞稿】私校退場「後門大開」 百億公款變家產?!

繼日前(15日)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與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共同召開記者會,質疑行政院送進立法院審議的《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下稱退場條例)版本條文內容與精神出現大轉彎,讓法案從原本高舉「回歸公共」大旗,演變成對私校董事會大開後門,兩工會高度懷疑是否過程中出現內神通外鬼的情事。然而,針對兩工會的具體提出包括:財產信託、公益董事以及最重要的刻意製造漏洞給私校圖謀改制合併改辦利益等三項轉變與質疑,教育部的反應,卻是避重就輕、完全不敢正面回應。

 

全教總與高教工會再次召開記者會,警告目前的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一旦立法通過,非但會讓過去國家政府千百億元鉅額經費挹注私校無法回歸公共,更將淪為「指導」不肖私校董事會繼續把持校產的工具!

 

根據工會所整理的數據並推估於《私校退場條例》通過後的三至五年間,有極高可能性優先「適用」的四十所私立大專院校。名單以最近一年,學生人數最少的三十家私立大專院校(約莫4,000人以下),另再加上最近一年間學生人數減少達到10%以上的十所私立大專院校,共計四十家「潛在退場私立大專院校」(包含10所大學、16所科技大學、9所技術學院、5所專科學校)。分別針對這四十家最可能適用《私下退場條例》的私校每年從教育部獲得的獎補助款,逐一統計、計算。

 

自99學年度起至108學年度的最近十年間,教育部以國家預算對這四十家私大大專院校所挹注的總金額,累積達到超過123億元!其中更有八家私立大專院校,過去十年間教育部所挹注的獎補助款總額超過了四億元!

 

再進一步檢視教育部每年成千上億元所挹注給這些私立大專院校的獎補助款經費使用的清冊可以發現,私校大專院校內包括各式各樣的教學與研究設備、實習工廠機具、課桌椅、冷氣、圖書資源、專業軟體等大大小小資本門與經常門的費用支出,事實上,有很高比例,都來自於國家公共經費的投入。換句話說,私校實際上透過每年國家公共經費的持續挹注補助,才得以逐漸累積並形成了學校目前的資產與規模。

 

這些國家鉅額公共資源對教育產業的投入以及多年所累積的各類校產,理所當然應該在私校進入到「退場」階段後,確保其能夠重新回歸公共、繼續回流到國家的公共教育領域之中。

 

然而,目前政院版的《私校退場條例》,卻透過假借「退場」的名義,實則貼心地為私校董事會預留空間在所謂的「專案輔導」期間加速改制、合併或改辦其他事業!依據政院版本的《私校退場條例》,草案雖然要求私校遭「專案輔導」三年後未改善,即應全面改派「公益董事」全面停招、隔年停辦,立即解散後執行校產歸公,剩餘財產僅可歸屬於退場基金或政府以重新規劃運用。但,魔鬼卻藏在細節裡!政院版草案刻意保留了:

 

遭「專案輔導」學校在三年之內,仍得依《私立學校法》逕行改制、合併、停辦、或改辦其他事業(§24

 

換句話說,政院版的草案等於毫不避諱地提醒所有私立大專院校董事會,在學校進入「專案輔導」後,力求在三年內以最快的速度,將所有學生與教職員以各種方式清空,完成改制、合併、停辦與改辦其他事業。如此一來,馬上就可以順利規避掉《退場條例》內所謂全面公益董事進駐與校產歸公的義務。簡言之,政院版的《退場條例》明文確保了私校董事會只要不願意主動鬆手讓校產回歸公共,就一定能夠繼續把持鉅額的校產與校地。

 

不難想像,倘若依照政院版的《私校退場條例》通過並上路,原本曾在教育部版本內曾一度揭櫫希望能在退場過程中讓私校校產回歸公共的本意蕩然無存,相反地,甚至成了鼓勵在少子化趨勢中判斷教育事業已「無利可圖」的私校董事會們,卯起勁來加速將學校清空,迅速透過改制、合併或改辦其他事業,以持續把持本應歸屬於國家與公共的龐大校產的SOP法案。

 

對於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設計讓千百億公款變私產、變家產的後門與漏洞,必須透過在立法院的審議過程中,及時補正、亡羊補牢!兩工會共同呼籲:

 

1.各黨立法委員應為全民公產把關,修正並防堵行政院版本《私校退場條例》中的後門與漏洞。

 

2.確保《私校退場條例》回歸到初始所應揭櫫的「公共化」精神,讓國家上千百億經費挹注到私校的公共資源與資產,在未來退場過程中,得以真正回到公共教育領域。

 

表一、過去10年教育部挹注40家「潛在退場私立大專院校」金額表

年  度

獎補助總金額

【學校類型】

10所一般大學

16所科技大學

9所技術學院

5所專科學校

 

【地理分布】

北部(雙北基隆桃竹苗)17家

中部(中彰投)3家

南部(雲嘉南高屏)14家

東部(宜花東)6家

99學年度

1,365,634,513

100學年度

1,369,127,330

101學年度

1,264,954,764

102學年度

1,304,695,882

103學年度

1,266,785,899

104學年度

1,228,858,496

105學年度

1,210,483,737

106學年度

1,120,264,344

107學年度

1,094,417,916

108學年度

1,084,600,040

10年累計

123億982萬

資料來源:教育部

 

【全教總與高教工會聯合新聞稿】私校退場「後門大開」 百億公款變家產?!

繼日前(15日)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與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共同召開記者會,質疑行政院送進立法院審議的《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下稱退場條例)版本條文內容與精神出現大轉彎,讓法案從原本高舉「回歸公共」大旗,演變成對私校董事會大開後門,兩工會高度懷疑是否過程中出現內神通外鬼的情事。然而,針對兩工會的具體提出包括:財產信託、公益董事以及最重要的刻意製造漏洞給私校圖謀改制合併改辦利益等三項轉變與質疑,教育部的反應,卻是避重就輕、完全不敢正面回應。

 

全教總與高教工會再次召開記者會,警告目前的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一旦立法通過,非但會讓過去國家政府千百億元鉅額經費挹注私校無法回歸公共,更將淪為「指導」不肖私校董事會繼續把持校產的工具!

 

根據工會所整理的數據並推估於《私校退場條例》通過後的三至五年間,有極高可能性優先「適用」的四十所私立大專院校。名單以最近一年,學生人數最少的三十家私立大專院校(約莫4,000人以下),另再加上最近一年間學生人數減少達到10%以上的十所私立大專院校,共計四十家「潛在退場私立大專院校」(包含10所大學、16所科技大學、9所技術學院、5所專科學校)。分別針對這四十家最可能適用《私下退場條例》的私校每年從教育部獲得的獎補助款,逐一統計、計算。

 

自99學年度起至108學年度的最近十年間,教育部以國家預算對這四十家私大大專院校所挹注的總金額,累積達到超過123億元!其中更有八家私立大專院校,過去十年間教育部所挹注的獎補助款總額超過了四億元!

 

再進一步檢視教育部每年成千上億元所挹注給這些私立大專院校的獎補助款經費使用的清冊可以發現,私校大專院校內包括各式各樣的教學與研究設備、實習工廠機具、課桌椅、冷氣、圖書資源、專業軟體等大大小小資本門與經常門的費用支出,事實上,有很高比例,都來自於國家公共經費的投入。換句話說,私校實際上透過每年國家公共經費的持續挹注補助,才得以逐漸累積並形成了學校目前的資產與規模。

 

這些國家鉅額公共資源對教育產業的投入以及多年所累積的各類校產,理所當然應該在私校進入到「退場」階段後,確保其能夠重新回歸公共、繼續回流到國家的公共教育領域之中。

 

然而,目前政院版的《私校退場條例》,卻透過假借「退場」的名義,實則貼心地為私校董事會預留空間在所謂的「專案輔導」期間加速改制、合併或改辦其他事業!依據政院版本的《私校退場條例》,草案雖然要求私校遭「專案輔導」三年後未改善,即應全面改派「公益董事」全面停招、隔年停辦,立即解散後執行校產歸公,剩餘財產僅可歸屬於退場基金或政府以重新規劃運用。但,魔鬼卻藏在細節裡!政院版草案刻意保留了:

 

遭「專案輔導」學校在三年之內,仍得依《私立學校法》逕行改制、合併、停辦、或改辦其他事業(§24

 

換句話說,政院版的草案等於毫不避諱地提醒所有私立大專院校董事會,在學校進入「專案輔導」後,力求在三年內以最快的速度,將所有學生與教職員以各種方式清空,完成改制、合併、停辦與改辦其他事業。如此一來,馬上就可以順利規避掉《退場條例》內所謂全面公益董事進駐與校產歸公的義務。簡言之,政院版的《退場條例》明文確保了私校董事會只要不願意主動鬆手讓校產回歸公共,就一定能夠繼續把持鉅額的校產與校地。

 

不難想像,倘若依照政院版的《私校退場條例》通過並上路,原本曾在教育部版本內曾一度揭櫫希望能在退場過程中讓私校校產回歸公共的本意蕩然無存,相反地,甚至成了鼓勵在少子化趨勢中判斷教育事業已「無利可圖」的私校董事會們,卯起勁來加速將學校清空,迅速透過改制、合併或改辦其他事業,以持續把持本應歸屬於國家與公共的龐大校產的SOP法案。

 

對於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設計讓千百億公款變私產、變家產的後門與漏洞,必須透過在立法院的審議過程中,及時補正、亡羊補牢!兩工會共同呼籲:

 

1.各黨立法委員應為全民公產把關,修正並防堵行政院版本《私校退場條例》中的後門與漏洞。

 

2.確保《私校退場條例》回歸到初始所應揭櫫的「公共化」精神,讓國家上千百億經費挹注到私校的公共資源與資產,在未來退場過程中,得以真正回到公共教育領域。

 

表一、過去10年教育部挹注40家「潛在退場私立大專院校」金額表

年  度

獎補助總金額

【學校類型】

10所一般大學

16所科技大學

9所技術學院

5所專科學校

 

【地理分布】

北部(雙北基隆桃竹苗)17家

中部(中彰投)3家

南部(雲嘉南高屏)14家

東部(宜花東)6家

99學年度

1,365,634,513

100學年度

1,369,127,330

101學年度

1,264,954,764

102學年度

1,304,695,882

103學年度

1,266,785,899

104學年度

1,228,858,496

105學年度

1,210,483,737

106學年度

1,120,264,344

107學年度

1,094,417,916

108學年度

1,084,600,040

10年累計

123億982萬

資料來源:教育部

 

【大學快報第290期】我們為何反對行政院版的「私校退場草案」?

原文轉載自2020-12-21 「獨立評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周平 / 台灣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根據自由時報2020年12月20日報導:

行政院日前通過「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草案」送請立法院審議,盼優先處理私校退場的急迫性問題。但因高教工會等教師團體以及由私校校長、董事組成的經營團隊對草案看法分歧,一方質疑訂得太寬鬆,另一方則認為太嚴苛,行政院經與民進黨團溝通,決定立院下會期再推動立法。

上述的敘事策略,其實是執政黨過去修法時很慣常的操作手法。一方面,行政院這個版本明明就是順了私校團體的意,之前根本沒有任何私校團體表達反對意見,甚至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世新大學校長吳永乾更受訪表示支持行政院版草案,結果現在卻被執政黨建構成「私校董事會不滿意,質疑太嚴苛」。

 

另一方面,又進一步營造一種由於高教工會和全教總反對,而壞了公眾早有共識、應將退場條例列入優先法案的期待,導致一些不明就理的朋友會把事情歸咎於高教工會,認為正是這些團體延誤了解決私校退場的良機,草案無法在立法院這個會期排審,將重演2016私校法修正案覆轍,而造成親痛仇快的後果。這讓高教工會背了個大黑鍋。

 

關於「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草案」的漏洞問題,請參考筆者在獨立評論所發表的〈別讓私校退場條例成了校產五鬼搬運的任意門〉,在此不予贅述。以下就來談談,我們為何反對行政院版的「私立高中以上學校退場條例草案」?

 

政府不是無法做,只看有沒有決心

 

讓我們假設一下:如果沒有私校退場條例,教育部是否真的就沒有武器(現行的法源依據或行政權力)來監督或導正私校不良辦學和惡性倒閉的弊端?答案是,當然有,只看你有沒有決心運用而已。

 

其實,私校退場條例中對師生而言相對「比較好」的內容,目前都早就可以由教育部直接以法規命令或准駁裁量來執行。例如對教職員生權益和教育公共性的維護,主管機關教育部現在就已可透過行政命令與監管權力執行。放著既有的武器不用,還要疊床架屋地另立他法,即便立法通過,如果沒有執法的決心,一切都將徒勞無功。

 

在「教師資遣費」方面,教育部已決定以行政指導方式,確保自110年起,各私校的非自願離退教師皆能比照勞工取得資遣費。詳情是這樣的:

 

108年11月,教育部提出了私校發放資遣費的行政指導研擬會議,做為合乎立法院108年修訂教師法時的附帶決議。會議上,教育部明確的說法是,他們會用行政指導的方式來要求私校按照這標準發放,並且以此發佈了兩次新聞稿給大眾媒體。

 

一般而言,行政指導能否有如同法令般的實際效果,關鍵是看行政機關能否以指導的內容進行各種裁量。私立學校的停辦和私立學校教師的資遣,與一般民間企業和政府之間的關係不同,都需要主管機關,也就是教育部的核准,才會生效。所以,政府有充足的工具,來進行准駁。

 

即便是考量用立法來明確確保教師權益,也應該是要修正《學校法人教職員退撫條例》,這樣可以包括所有非自願離退的私立學校教職員;退而求其次,才會是私校退場條例。但這仍要看政府是否會藉機闖關其他問題(例如維持改辦其他事業漏洞),以及有無替代方式(例如落實行政指導)來權衡。

 

然而,究竟政府歷來對待退場學校,有沒有要求學校落實官方指導的標準呢?就高教工會的資訊,不論是目前政府對待永達新的公益董事會,或是在審議亞太、南榮與稻江的停辦計畫,都已經把「至少給足額資遣費」納為內部審查標準,未達則不會通過停辦計畫。也因此,這些儘管惡劣至極的私校董事會,也被迫得支付教職員這筆資遣費。

 

這份草案,保護學生的受教權了嗎?

 

至於「學生受教權」方面能否妥適保障?只要教育部主動落實教育品質查核,並且不核准仍有在校學生的學校突襲停辦,即可達成(例如稻江案即考驗政府是否妥善保障學生受教權);「學校停辦,董事會不解散」方面,也可由教育部主動修改《專科以上學校及其分校分部專科部技術型高級中等學校部設立變更停辦辦法》第34條,限縮現行給予私校停辦後3年提案轉型的閒置期間,改為停辦時未通過轉型計畫即應解散,使校產歸公;面對「惡質董事與校長」,教育部也可積極使用私校法第25條聲請解除董事、改派公益董事,以第43條解聘校長,即可妥適處理。關鍵還是政府的立場問題!

 

目前的退場條例草案容許私校在出狀況時,於輔導期間改辦其他事業。這個從私校法就留下的漏洞,如果立法沒有特別防堵,作為無縫接軌的逃逸路線,就會導致私校一被輔導,立刻就會試圖清空師生、改辦其他事業,而政府相當可能以「法律容許這麼做」為由,兩手一攤。所以面對這個最關鍵的課題,高教工會的立場認為應該是監督政府立刻執行草案中有利師生的部分(行政部門本來就該這麼做),但堅決反對繼續開漏洞的立法。

 

另一方面,學生從原校畢業的權利,也同樣是現行草案所無。立法強闖通過停招一年就停辦後,未來退場學校的學生將有三分之二(主要是二、三年級學生)無望原校畢業。按照永達案例,其中會有半數學生失學。這是另一個災難。

 

沒有立法的情況,如同亞太、稻江或是康寧台南校區不願轉學的學生,還能靠抗爭來爭取,逼迫教育部退回停辦計劃,確保原校畢業權利。一旦按草案立法,則爭取無望,只能默默失學了。

 

關鍵問題還是,政府端出有漏洞的版本。我們當然要努力扮演民間監督的腳色,杜絕任何「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可能性。政府以「沒有共識」找藉口擺爛、混淆視聽、模糊焦點,作為忠誠的反對者,我們當然責無旁貸,還是不能放鬆嚴格把關的力道,不是說暫緩立法他們就可以脫身了。

 

現在的執政黨的操作策略就是,要把行政院版本硬說成是80分,然後工會要求完美的100分,導致最後連60分都不到,害慘私校師生。這樣的話術,高教工會必須提醒公眾,千萬不要輕易受騙上當。

 

惡性退場問題需要解決

 

其實,私校法在2016年也是以「缺乏共識」暫緩修法(當時工會要求有教職員董事與公益董事,杜絕轉型;政府只給2席公益董事,同意保留轉型)。儘管如此,公民社會(特別是高教工會)這4年的持續監督下,如今永達、康寧全數改派公益董事,亞太改派三分之二董事,代表政府可以大幅介入問題私校,法院也都核准。另外,亞太與南榮退場都多了半年至一年的停辦預告,稻江停辦則被退回,代表我們的發聲有助學生受教權保障。而除了高鳳,已退場學校都沒能正式改制或改辦其他事業,目前已是多所學校董事會的最後關頭。我們再繼續努力,就有機會讓正常退場、校產歸公成為常態。

 

綜觀過往私校退場案例,有二大問題。其一是「師生權益因惡性退場受損」,學校未待既有學生畢業、缺乏緩衝即停辦退場,使學生遭強迫轉學後大量失學(以永達為例,有4成以上學生在停辦後失學,但仍背負學貸走入社會),教職員則大量失業、家庭崩解,政府毫無協助。其二是「校產遭董事覬覦,以改辦其他事業之名把持」,導致迄今5校資產皆未回歸政府統籌規劃再使用,公共教育資產損失近50億。甚至屢傳學校董事會認為如今辦學「不賺錢」,在還有大量校產的情況「主動清空師生停辦」,以圖謀轉型退場利益。

 

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草案能解決這些「惡性退場」問題嗎?表面上,草案會把「專案輔導達3年但未改善」的學校,全面改派公益董事、執行停招,並明訂停辦後立刻解散,使校產歸公。這是正確的方向。但草案第24條卻刻意保留「專案輔導未達3年」學校可不受退場條例限制,而仍可依《私立學校法》主動停辦、改制、合併、改辦其他事業的機會;並且保留私校進入「專案輔導」的超高門檻(例如需要學校5成以上科系師資質量違規);且依舊沒有保障學生「原校畢業」權利(應當先行停招,待既有學生正常修業年限屆滿,才進行停辦),對教師也無輔導介聘協助……,綜合而言,恐難以解決歷來發生的問題。

 

法案需要通過,更需要修補漏洞

 

舉個現實的問題:如果行政院版的草案通過,別有居心的私校董事,當得知自身學校被專案輔導後,在「專案輔導滿3年前」主動宣布停辦,不顧師生權益惡意將其清空,並依私校法申請改制或改辦其他事業,或者與他校進行「合併」,只為繼續把持校產,是否仍能「一切合法」?試問,政府以現行存有漏洞的退場條例草案內容,要拿什麼來確保這些學校的師生權益?拿什麼來確保校產歸公?而屆時師生面臨惡性退場,同樣被迫走上街頭抗議,此一立法究竟解決什麼問題?

 

這不是危言聳聽,從永達學院、高鳳學院、亞太學院、稻江學院、及人中學……,學校董事會遂行的種種惡性退場,皆是往犧牲師生和教育公共性的方向前進。若法令保有漏洞,同樣的問題只會繼續延續,而不會獲得改正。

 

綜合上述,現行《私校退場條例》草案版本未能確實保障師生,反而留下學校董事會能繼續「私自轉型」的漏洞巧門,迴避改派公益董事和校產歸公,對處理惡性退場並無建樹。是故,本會基於廣大教職員生之利益,主張政府應退回此一漏洞法案,予以通盤改正,且切勿以「不應拖延」為藉口,恣意立法闖關或放任行政懈怠。

 

相對於草率立法,充分的民主審議和公民參與,才能使妥適法案的形成存有可能。是故,我們呼籲政府當局,退回現行草率之提案外,應重新廣開修法公聽會議,特別應當積極聆聽已退場或可能退場學校教職員生之心聲,作為改革的社會基礎,將其所經歷和觀察到問題之對策確實納入法案內容。切勿再重蹈如勞基法修惡時漠視勞工心聲的覆轍,強行闖關引爆社會反撲,無助社會進步。

【1224採訪通知】私校退場「後門大開」 百億公款變私產

繼日前(15日)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與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共同召開記者會,質疑行政院送進立法院審議的《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版本條文內容與精神出現大轉彎後,全教總與高教工會明(24)日上午十點再次召開記者會,警告目前的行政院版《私校退場條例》一旦立法通過,非但會讓政府挹注私校的鉅額經費無法回歸公共,更恐將淪為「指導」不肖私校董事會繼續把持校產的工具!

 

 

明天記者會現場,將公布工會整理過去十年間,國家公共教育經費挹注到不久即可能有危機的四十家私立大專院校超過123億元計算方式,揭露一百多億可能怎麼走後門,歡迎媒體朋友到場關切。

 

 

時間:2020年12月24日(週四)上午10: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a (濟南路一段2-1號)

主辦單位: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