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回應台大管中閔等校長錯誤見解 兼對修正〈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建議

工會主張:大學教師升等外審委員應由教評會推薦名單並抽籤決定

 

昨(14)日,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與台灣科技大學校長,聯名投書媒體,批評教育部7月預告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由於明確化教師升等審查辦法相關規定(部分參考大法官462號解釋),將有侵犯大學自治之虞。

 

然而事實上,1998年的大法官462號解釋中,即已明確要求:

 

各大學校、院、系(所)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之原則,應選任各該專業領域具有充分專業能力之學者專家先行審查,將其結果報請教師評審委員會評議。教師評審委員會除能提出具有專業學術依據之具體理由,動搖該專業審查之可信度與正確性,否則即應尊重其判斷。

 

教育部此次草案內容,一部分乃是將大法官當年之解釋法規化,根本無涉所謂「侵犯大學自治」。事實上,過往一、二十年以來,我們越來越常看見「大學自治」的概念與精神遭到浮濫使用,甚至以此為方便的「藉口」,以作為杜絕基本的是非及法律的工具。此外,制度上教師證書由政府所頒發,教師資格審定(升等)是政府授權大學代為辦理的公權力授予措施,政府應自可規定標準,和所謂的「大學自治」有何關聯?三位校長之投書內容,建基於過時且嚴重錯誤的見解之上,恐有誤導視聽之虞。

 

再者,關於教育部此次預告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認為尚有諸多不足且迫切需要修正、補充之處,工會立場與主張如下:

一、大學教師資格審定(升等)影響教師職級與學術生態,歷來存有諸多爭議。而其中,「外審委員」如何決定、由誰決定,牽引學界是否正常發展甚鉅,應優先進行改正。現行各大學辦理教師資格審定選任審查人(外審委員),仍存在兩類主要弊病:

 

其一、審查人之推薦名單人選,並非由教評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推薦,而容許校長、教務長或院長自行外加

 

其二、推薦人選名單決定後,自其中選任外審委員時,往往未經教評會決定,而是由校長、教務長或教評會主席私自圈選決定

 

二、歷來發現,由學校主管掌握私自圈選甚至外加推薦名單的權力,經常導致該審查人之產生不合乎專業評量原則,而且容易孳生徇私風險,影響學術專業發展甚鉅。以致於實務上,現行一般大學教師在升等前經常得擔憂「要和校長或院長保持好關係」、「如果得罪高層,恐怕就被送到不合理或不專業的外審委員」,而非單純回歸在學術專業表現上之努力;此種外審委員之產生方式對校園民主或學術專業發展毫無助益,反而提供學校高層對基層教師的不正控制機會,顯有改正之必要。

 

三、108年11月5日上午教育部曾邀請各教育工會團體、各公私立大專校院協進會及學者專家,舉辦〈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會議。當日會議中各團體、學者專家及教育部代表,皆同意該審定辦法之修正,應使外審委員之產生改正為「由教評會決定推薦人選名單,並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籤選任外審委員」,以合乎專業評量原則,杜絕學校主管不正介入教師資格審定之機會。

 

四、除此之外,依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62號解釋:「大學教師升等資格之審查,關係大學教師素質與大學教學、研究水準,並涉及人民工作權與職業資格之取得,除應有法律規定之依據外,主管機關所訂定之實施程序,尚須保證能對升等申請人專業學術能力及成就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之評量,始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且教師升等資格評審程序既為維持學術研究與教學之品質所設,其決定之作成應基於客觀專業知識與學術成就之考量,此亦為憲法保障學術自由真諦之所在。故各大學校、院、系(所)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之原則,應選任各該專業領域具有充分專業能力之學者專家先行審查,將其結果報請教師評審委員會評議。……」闡明在案。可知大學教師升等審查程序,為保障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評量,審查委員包含外審委員,應由教評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選任,而不容非關專業之學校主管介入

 

五、教育部96年10月15日台學審字第0960156470號函亦曾檢附「各大學配合第二階段授權自審應注意及改進事項表」,其中「審查人選任及保密」項目,其說明欄記載:「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應選任各該專業領域具有充分專業能力之學者專家審查」;改進事項則表示:「學校應依司法院釋字第462號解釋,由教評會選任審查人,不得由系(所)、學校主管推薦人選,並循行政簽核方式,由校長或教務長選任。」

 

六、然而,不論是109年6月28日教育部發佈修正後之〈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或是自109年7月21日迄今正在預告的修正草案,對該問題仍是原封不動。現行條文第30條第3項:「學校審查送審之專門著作、作品、成就證明或技術報告,應兼顧質與量,並應建立符合專業審查之外審程序與方式、審查與合格基準、外審學者專家遴聘及迴避原則,據以遴聘該專業領域之校外學者專家辦理審查;教評會對於外審學者專家就研究成果之專業審查意見,除能提出具有專業學術依據之具體理由,動搖該專業審查之可信度及正確性外,應尊重其判斷,不得僅以投票方式作成表決。」或預告修正草案第22條第1項第3款:「學校教評會應依下列原則辦理教師資格審定:三、外審委員選任應遵循專業、公正及保密之要求,選任該專業領域校外學者專家評審,外審以一次為原則,至少五人以上,外審委員三分之二以上評定合格者為通過,其合格條件由各校自訂。」皆毫無有關「由教評會決定推薦人選名單,並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籤選任外審委員」之修正,也未有實際措施足以杜絕,學校高層預先要求教評會授權院長或校長由其推薦人選名單、並由其圈選外審委員之「架空教評會」爭議。換言之,外審委員如何產生,迄今或依官方草案修正後恐仍由各大學自行其是,學校高層不正介入亦無法導正,難以合乎大法官462號解釋、教師資格審定應有客觀公正評量,及歷來相關函釋之見解。

 

七、為根本導正上述弊端,本會代表大專校院第一線基層教職員,建請主管機關教育部或民意機關立法委員本於權責,督促教育部修正〈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於該辦法第30條新增第4項(或修正草案第22條第1項第3款)明定:「前項有關外審學者專家之遴聘,應由學校教師評審委員會本於專業評量原則決定推薦人選名單,並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籤選任外審委員。抽籤選任及未獲選任之結果應予保密,但應彌封留存以供主管機關或救濟機關查驗。」以維繫大學教師資格審查能透過依專業評量原則選任適任之外審委員,杜絕學校主管之不正介入,確保能對升等申請人專業學術能力及成就作成客觀可信、公平正確之評量。

高教工會邀請會員對〈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表達意見

各位高教工會會員好:

 

大學教師的資格審定(升等),歷來在各校經常發生諸多爭議。有的學校制定了不合理的升等門檻、有的學校高層會恣意介入選任外審委員、有的學校無視外審決定隨意不通過教師升等、有的學校藉由嚴苛過低的升等通過率,再以限年升等條款逼迫教師離退或義務兼任行政…,成為大專教師工作權益爭執的重心。

 

教育部近日公告了〈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修正草案。然而,目前草案仍未能有效解決上述爭議,僅為技術性修正;卻於近日引來少數大學校長公開批評「管太多」、「不尊重大學自治」等說詞。而長年來在升等過程飽受委屈或驚嚇的第一線教師,仍缺乏發聲的機會。

 

高教工會期盼能逐步來改正大專教師升等制度,以促成學界正向的發展,故邀請會員們,一同來關注。

 

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現行條文:

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H0030024

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官方修正草案條文預告:

https://join.gov.tw/policies/detail/7d7f9236-5eec-4556-9c1e-f116c82ba034

 

若您有意願對法案提出具體的法條修正建議,可在9月20日前,將您的建議提供給高教工會([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整理與彙整後,向教育部提出我們的完整修正建議。我們也歡迎會員直接向教育部提出意見([email protected])。

或者,若您有意願發表自身觀察到教師辦理升等遭遇到的各種委屈與不正義,也歡迎投稿給高教工會([email protected],我們接受具名或匿名投稿,但文責仍需自負),我們將於編修後,不定期以《大學快報》公開發表。

 

工會目前也已正式提出「大學教師升等之外審委員,應由教評會推薦名單並抽籤決定」的修正倡議,歡迎一同支持。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稻江管理學院董事們為何不辭職?教育部為何不介入?

這是稻江管理學院109年3月25日在法院申請登記的法人董事名單,我們可以看到法人設立目的,寫得清清楚楚「為響應私人捐資興學,培養國家高級學術人才之目的,設立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
 
 
 
 
董事會名單一一攤開來看,各個來頭不小。兩位「前立法委員」饒穎奇、邱鏡淳,一位現任立委翁重鈞(據報載就任立委後辭任,但目前法院查詢系統並未更新),有擔任過國大代表的、考選部部長、還有當過農業信用保證基金董事長。
 
請問這些位高權重的前高官們,你們既然已經無心「培養國家高級學術人才」,為何不辭任?讓政府推派公益董事與官派校長進來,把事情做好到最後一刻。
 
稻江管理學院,從去年開始違法停招,今年未經核准前就私自宣布停辦,大動作要清空師生,宣稱因為辦學不賺錢,要改辦其他不會虧損的事業。爾後在師生抗爭下,促使教育部駁回學校的停辦申請。但是,故事並未結束。從七月開始,學校開始透過各種威脅利誘手段,逼學生盡快轉學,八月開始,學校變本加厲開始實質進行惡整學生的種種作為。
 
 
怎麼惡整學生?
 
一、告訴學生,學校的老師已經通通走光,不會有老師幫妳們上課了(但卻沒跟學生說,按照教育部規定,即便停招後,每科系也必須維持五位以上專任教師,縱使有教師離開,學校依法也必須補足專任師資)。
 
二、故意修改修課規定,強迫每科系選修課只准開設「一門」,再將原定修課人數下限是18人,拉高到20人,刻意強制造成無法開足課程的現象。
 
三、逼迫學生搬離原宿舍。學校招生時保證學生兩人房住宿,學生住到一半卻接獲通知強迫搬離原宿舍,要求學生住進六人房且無私人衛浴的宿舍,學生詢問為何學生人數減少,卻反而要被迫住進更擁擠的宿舍?學校表示這是「董事會的規定」。
 
四、強制要求日後上課老師必須安排固定座位表,學校會另外派人到教室外進行點名,然後私下跟學生說如果覺得不喜歡,就趕快轉到別的學校。
 
 
 
更別說其他細數不完的種種違法違規行徑,包括已經違法代理超過一年多的代理校長洪大安,違反校內辦法,強制撤換各科系所主任,並通通改由校方人馬代理。
光是這位違法代理校長洪大安自己,就代理了包括「代理校長」、「法律學士學位學程代主任」、「餐飲管理學系代主任」、「觀光規劃學士學位學程代主任」、「經營管理學士學位學程代主任」。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稻江董事會與校方這些惡劣行徑,擺明了是要折磨、懲罰這些希望原校畢業的學生。
 
你說,學校做出這麼多違法違規、欺負學生的行為,難道教育部都置之不理嗎?上述這些種種問題,稻江學生自救會每一項都向教育部高教司反映過,教育部也聲稱會跟學校聯繫,請學校不要把學生「當仇人」。結果有改善嗎?學校有把教育部說的話當一回事嗎?
 
最不解的是,學生都已經舉證歷歷,證明學校違法違規,也證明學校無意「繼續辦學」,為何教育部不解除董事職務,為何不派任公益校長?
 
稻江董事們,為何要佔著茅坑?為何要自毀名節,命令學校行政人員惡整欺負學生?圖的是什麼利益,要不要公開說明清楚?
 
董事會與校方帶頭無視法令惡整學生,教育部無事法定職責放任學校。兩方所共謀的目的是什麼?合力趕走師生、合力讓不願辦學、有頭有臉的董事會霸佔校產圖轉型改辦利益。真是可恥。

【大學快報第260期】高教工會臺體大分部成立!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數十名教師們,歷經了長達半年以上的籌備,於本週二(9/1)正式成立了「高教工會臺體大分部」!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位於台中,前身為「臺灣省立體育專科學校」,創校迄今已59年,培養出了大量的體育人才。

 

過去一年來,臺體大校內多位老師們認為,臺體大過往長期因缺乏工會組織,於教職員工作權益、及整體校園民主各面向上,仍有相當改進空間。故集體加入高教工會,期盼凝聚教職員意見,逐步採取措施,改善校內相關措施與法規,長期改善體育教育環境。

 

與會成員推選並決議,由陳維智老師(休閒運動學系教授)擔任分部召集人,周桂名老師(技擊運動學系教授)、蔡明昌老師(休閒運動學系副教授)擔任副召集人。

 

高教工會及臺體大分部的成員們,將為打造更為民主、平權、合理的工作環境,進行持續的努力,歡迎大家一同支持、加入工會!

高教工會臺體大分部成立!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數十名教師們,歷經了長達半年以上的籌備,於本週三(9/2)正式成立了「高教工會臺體大分部」!

 

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位於台中,前身為「臺灣省立體育專科學校」,創校迄今已59年,培養出了大量的體育人才。

 

過去一年來,臺體大校內多位老師們認為,臺體大過往長期因缺乏工會組織,於教職員工作權益、及整體校園民主各面向上,仍有相當改進空間。故集體加入高教工會,期盼凝聚教職員意見,逐步採取措施,改善校內相關措施與法規,長期改善體育教育環境。

 

與會成員推選並決議,由陳維智老師(休閒運動學系教授)擔任分部召集人,周桂名老師(技擊運動學系教授)、蔡明昌老師(休閒運動學系副教授)擔任副召集人。

 

高教工會及臺體大分部的成員們,將為打造更為民主、平權、合理的工作環境,進行持續的努力,歡迎大家一同支持、加入工會!

【大學快報第259期】清流為什麼被打壓?大學中的卑鄙與高尚(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原文與照片轉載自2020-08-19 「獨立評論

上篇請見:〈門神領雙薪,基層如草芥:大學中的卑鄙與高尚(上)〉

 

周平 / 台灣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上文提到,沒有監督機制、大家默不吭聲,造就了卑鄙成為卑鄙者的通行證。但是這並不表示,本校校園內沒有高尚者。以下,容我描繪一位令我敬重的本校教師,以說明本校並非完全無人吭聲,他不但充滿教學熱誠、廣受學生好評,也經常在校內公開場域挺身而出、直言無諱。

 

然而,這樣一位高尚者的高尚義行,也將為自己帶來厄運。因為卑鄙者勢必會使用各種卑劣的手段來排除或孤立阻擾其卑鄙行徑的少數人。

 

這位老師有20年以上的大學任教資歷,在本校服務長達18年。他在擔任通識中心主任期間,曾帶領榮獲教育部的中程綱要計畫,執行成果豐碩、遠近馳名。除了擔任通識中心主任外,他也在新校長任內擔任過學務長。最可貴的是,在他多如牛毛的業務中,價值觀始終堅定不搖,當學校的政策與學生的權益相牴觸時,總會毫不遲疑地以學生權益為優先,挑戰校長或其他一級主管的權威。

 

與我相仿,他看不慣學校的績效主義和虛偽造假歪風,憤而辭卸學務長職務。離開行政職後,仍不忘初衷,繼續為爭取教師和學生權益而屢屢對校長提出就事論事的諍言。這些年來,他更勇於針砭時弊、對高教亂象直言無諱,直指台灣高教的結構性弊端。當然,在校內,他也毫無畏懼地揭露校方會議中的惡法。

 

此外,為了堅持知識分子絕對的學術自由和自主性,他於6年前公開宣示,以「公民不服從」的方式面對充滿行政壓迫的集點式教師評鑑制度。在連續5年堅持不合作之後,他被學校強行扣除三分之一的年終獎金。而今年,他非常有可能將因連續6年教師評鑑不及格面臨不續聘的命運。即便如此,在學生心目中,他依舊是個溫暖且有風骨的好老師。只是,這樣堅持不與惡劣風氣同流合污的人,卻因此受到職場中的挾怨報復。

 

推翻一切正當民主程序,只因為「我不喜歡你」

 

由於這位老師長年來執行大型計劃的成就彪炳,獲得通識中心全體同仁一致同意,提名他代表本校競逐教育部第9屆傑出通識教師獎。經過通識中心教評會議通過推薦參加遴選後,隨即邀請校內專家成立遴選小組,也順利通過此議案。

 

於是,這位老師準備了各項相關資料,包括各種得獎證明、教學反應調查、教學意見、各類貢獻著作等。經過一週的熬夜準備,終於把所有的備審資料完成,並準時送往校長室,等待蓋學校官章和申請學校校長的推薦公函。按理,這本只是一個形式化的流程,過去本校曾有3位教師獲得傑出通識教師殊榮,也都依此流程通過。然而,此次的申請案卻在校長室積壓了5天,也就是教育部申請截止的最後一天。

 

這位老師從側面得知,本校校長根本沒有準備要把他的申請資料送教育部,不但如此,也完全沒有告知當事人他不願意推薦蓋印的意圖和理由。既沒有駁回,也沒有任何知會之意,任其積壓到過期為止,藉機報復的意圖昭然若揭。

 

另一方面,校長緊急召來一批一級主管,專門針對該老師的申請書進行「雞蛋裡挑骨頭」的挑剔之舉,試圖以會議共識掩飾內心深處的偏見。問題是,從學生意見、教學評量乃至論文發表,這群主管完全找不出該申請案的缺陷。於是,他們選擇了最惡劣的作法:即使找不到瑕疵、沒有駁回的理由,也要耍賴,硬是擱置不理。

 

就在申請截止日當天,這件事被公開了。在許多校內外老師和學生的關注和建議下,這位老師決定把申請書內容再印製一份,不經校長推薦,而用個人名義寄送到傑出通識教師申請收件辦公室。事實上,在教育部的申請流程規定中,本就要求必須有各項嚴謹的推選章程與會議紀錄,對此本校通識中心也循規蹈矩地設置章程,並邀請數位校內外專家成立專案推選小組,通過正式選評會議決議通過。換言之,無論依慣例或規範本身,這件申請案合法、合情、合理。

 

但是,當所有文件送達校長室待校長用印時,校長卻推翻前述審查流程,堅持不用印也不寄送教育部。這不但是本校的醜聞,更透露了各大學校長行政權力過度擴張的現象,其決策權力竟可以凌駕於大學教授治校的精神或委員會合議制的民主程序!

 

申請書寄出後,經過一段時日,教育部計畫辦公室寄了電子郵件給本校通識中心助理,也是申請書上的聯絡人,要求本校於期限內回函,說明「補件」或「不推薦」的原因,並要求負責人簽名具結。但是,學校從校長到各級主管無人敢簽名具結此案,最後把重責大任推卸給通識中心的小助理,讓她一人勾選「不推薦」。主管們卸責龜縮至此,荒唐之至。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個流程一定會出問題的。

 

果不其然,過了超過兩個月,計畫辦公室才寄了一封電子郵件告知這位老師,他的申請書已以「缺學校推薦公函而不受理」結案。這位重視公共權益的老師回信給計畫主持人,請計畫辦公室修改申請規章,以免未來各校的申請人一再淪為校長行政權力擴張下的犧牲者。事實上,當本校這位老師被行政霸凌一事公諸於社群網站時,立刻引起另一校老師的共鳴,她同樣在今年被該校校長的行政獨裁而斷送申請的機會。看來,教育部計畫辦公室似乎也有成為共犯之嫌。

 

正義之聲,能不能挽救高教清流?

 

高教沉淪案例極多,本文以作者多年的近身觀察,深覺大學中卑鄙者的卑鄙行徑令人痛心疾首,也對大學中高尚者因堅守高尚而備受霸凌打壓的情形深感同情與不捨。本文期待,這樣露骨地揭露,能激發出一股公民社會的監督力量,杜絕如本校這樣學官兩棲雙薪教授的行徑,讓學術中的清流不被惡人打壓,真正成為台灣高教的中流砥柱。也希望本校這位老師能討回公道,迎回他應有的權益和尊嚴。此外,他為了抵制扭曲的教師評鑑制度而連續6年不及格,是否會面臨本校以「依法行事為名,行剷除異己之實」而落得不續聘的厄運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對了,文中所提的這位老師是誰呢?他就是我最敬佩的摯友,謝青龍教授。

 

【大學快報第258期】門神領雙薪,基層如草芥:大學中的卑鄙與高尚(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原文與照片轉載自2020-08-19 「獨立評論

 

周平 / 台灣高教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系副教授

 

過去20多年來的台灣高等教育改革,衍生出許多向下沉淪到令人髮指的亂象,筆者曾針對諸多主題多次為文予以針砭,此不贅述。

 

簡單而言,20多年來的台灣高等教育奉行新管理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為大學佈建了鋪天蓋地的績效指標和商品化價值系統。當這些系統性的力量鑲嵌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時,不但沒有讓傳統華人文化中的一些惡習消失,反而讓它們藉機攀附且增強力道,並衍生出以學閥為核心盤根錯節的權力和利益網絡。

 

當高等教育被諸多競爭型獎補助、內外部評鑑和市場化原則所挾持時,一方面使得大學必須服膺於量化的關鍵績效指標,遮蔽了大學存在的終極目標和意義探問;另一方面,許多大學為了搶資源、拚績效而不擇手段,運用傳統文化中的虛與委蛇、陽奉陰違、論資排輩、攀緣結黨、諂上傲下、羅致構陷等行事邏輯,遊走於法律和學術倫理邊際,做出無數敗壞學風的惡行劣跡。

 

對於上述惡行劣跡,本文試圖以親見親聞的第一手觀察來舉其一隅,為這場高教集體沉淪的爛戲做一側記。筆者將以自己所服務的學校為例,來描繪一幕令人歎為觀止、驚愕不已的大學頹廢場景。

 

在沒有進入具體敘事情節之前,容我嘗試用一段詩人北島的詩句來傳神地映照我所看到的大學場景。那就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當卑鄙者以卑鄙的手段在大學中招搖撞騙、吃香喝辣時,那些不願同流合汙、堅持「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少數高尚者,將面臨各種制度性的打壓和醜陋人性的霸凌,而落入困乏的窘境。

 

學官兩棲、門神當道的後段私立大學

 

在教育部主導的競爭型獎補助和各類高教評鑑的結構性壓迫下,許多私立大學為了搶到資源(如教學卓越計畫、高教深耕計畫等)和通過評鑑(如系所評鑑或校務評鑑等)而鑽營旁門左道。其中之最,就是高薪禮聘有影響力的退休政務官或資深學閥,到私校擔任門神的角色。藉此,私立大學得以靠這些「門神」搶得高額的獎補助款,並在各類評鑑中一一過關斬將。

 

在這方面,本校不但不落人後,甚至變本加厲,除了邀請前教育部次長來本校擔任校長外,還陸陸續續聘入多位政務官和前公私立大學校長,到本校擔任一級主管。有人戲稱,本校等於是退休政務官、大學校長和二春教授的大本營,真是「實至名歸」啊!

 

這樣的門神陣容,真可謂「軍容壯盛、固若金湯、無堅不摧」。無怪乎,本校這些年來,年年穩拿教學卓越計畫、深耕計畫和其他大大小小的補助、獎項。這群堅強門神團隊所構成的霸權集團(hegemonic bloc),讓本校一直維持評鑑全數通過的戰績。其中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本校校長在身兼中華工程學會(IEET)理事長期間,毫不避嫌地要求本校許多系所接受該機構的評鑑認證。似乎,在他的字典中不存在「利益迴避」這回事。

 

對於這些年來,雙薪門神所帶來的「功業彪炳和優良事蹟」,本校毫不吝惜地在本校各大建築物的牆面大肆渲染。歡迎讀者諸君前來聆賞,無論您到校園任何角落,您的目光都不可能不被這些口號標語所佔據。

 

「有大神有保庇」的高等教育

 

本校不僅門神充斥,這些學閥們大多還隨身攜帶大量的親信團隊,進入本校各個行政單位甚至教學單位擔任主管或教授職務。對此,本校前人事主任曾親口對我抱怨,這些所謂「親信的親信」,也就是「空降部隊」,靠著關係優勢而直接安插至各單位,不但不公平,更大大地打亂了本校原本建立的公平晉升制度。更何況,靠關係而進入各機構的外來職員和教授沒有經過競爭機制篩選,多半專業性不足,容易造成外行領導內行的亂象,也大大地打擊了許多資深教職員工的士氣。

 

諷刺的是,初到校時,本校校長曾經在我面前慷慨激昂地痛斥前任校長大量使用自己學生、親信。當年的義正詞嚴,對比於今日,其言行不一致的程度真是令人傻眼。

 

此外,本校校長還曾質疑前任校長利用仲介招收國際生一事不當,但如今,為了衝高國際招生的KPI、爭取教育部更多的獎補助,他直接招募風評不佳的某大學前任校長到本校擔任副校長兼國際長,毫不掩飾地大量運用「非典型手法」廣招國際生,不擇手段大量接收學生簽證有弊的大群外國學生入本校就讀。這些國際生如何可能在國語和英語普遍不合格的情況下,完成課程或論文,而不違法作弊或抄襲?不免啟人疑竇。

 

曾經的義正詞嚴和如今的投機取巧,實在令人不勝唏噓。令人不解的是,在國際招生弊端叢生、層出不窮的這些年來,教育部為何對本校的弊端視而不見、不發一語呢?只能說,有教育部前長官們擔任大學門神,真的很「保庇」。

 

本校校長和其親信所構成的團隊不但爭取到大量的獎補助款和通過各類評鑑,在行政業務上,也常常可以透過過去在教育部中的部屬來打通關節,比別的學校有更大的空間來喬事情。筆者在擔任國際長時,就曾親見本校校長親自打電話給教育部的前屬下,命他加快速度完成一項本校急於申請的業務。當時筆者對此濫用昔日官威對前屬下頤指氣使的行徑深惡痛絕,當下就決定一定要擺脫我一直以來深惡痛絕的官僚歪風。

 

大量安插親信或「親信的親信」,嚴重地傷害了行政單位的升遷倫理和教學單位維持師資品質的機制。諷刺的是,本校依然處心積慮地砸大錢,對外經營本校各方面皆向上提升的形象,甚至還透過特殊管道,獲得有力人士協助奪得「國家品質獎」。蔡英文總統在親自頒獎給本校校長時,恐怕也無從得見那光鮮亮麗的華服內部,盡是酸腐的棉絮吧!

 

累死基層的競爭型計畫

 

私立大學聘請門神,在這個靠關係走後門的教育場域中,是有效的。從各類廣告文宣和校園中的口號標語中不難得知,本校獲得許多教學卓越計畫、深耕計畫和其他類型獎補助。對校長和一級主管而言,這是值得炫耀的業績,然而對基層行政人員和教師而言,這卻是個災難。

 

怎麼說呢?為了爭取到資源,在提計畫時,本校高層就壓迫各基層單位主管和助理,負責編織大量不切實際的美麗辭藻,並對各計畫項目訂定出難以落實的關鍵績效指標。

 

在獲得計畫後,這些當初「打腫臉衝胖子」的浮誇指標,造就了各行政和教學單位的過動現象。為了執行多如牛毛的計畫和核銷龐大的經費,原本寧靜的校園突然變得熱鬧非凡、師生疲於奔命。每個單位都殫精竭慮、挖空心思地在規劃活動、邀校外人士演講、動員學生犧牲正課、增加活動出席率,甚至虛構佐證資料。

 

這樣的過動,嚴重干擾正常教學和行政單位的基本業務。基層工作人員一方面要兼顧本務,還要額外(或優先)執行沒完沒了、如無底洞般的計畫成果報告。不少工作人員要不是積勞成疾,就是經不起摧殘而紛紛離職求去。

 

說到本校勞動條件惡劣的基層職員,我不免要提提一個殘酷的校內階級兩極化現象。為爭取搶教育部獎補助而大量聘請的門神由於薪資高,耗去不少人事成本,板塊擠壓下,學校毫不遲疑地選擇拿最弱勢者開刀。校內行政與教學單位的基層職員,大多是專案、約聘等非典型雇用,但他們儘管為工作憂心勞神、做牛做馬,但不僅薪資極低,更沒有勞動穩定性,隨時都可能面臨被解雇的風險。許多人為了保住飯碗,對於不合理的血汗勞動敢怒不敢言,再不就是迅速離職,造成基層人事極嚴重的高流動性。對比於高層主管,底層的惡劣勞動條件和尊嚴,讓我們看到校園內貧富差距遠大於社會平均值的亂象。

 

不僅勞動條件惡劣,基層工作人員的健康狀況也顯著惡化。這7年來,不但筆者本人在擔任一級主管任內病情惡化至成為重大傷病患者,筆者的摯友也因5年內換了5個主管職,最後罹患癌症,1年半後往生。連本校加保團體保險的保險公司,都因不堪大量理賠負擔而與本校解約。

 

走筆至此,筆者猛然想起大約7年前,筆者曾在一場宴席中與一位雲林科技大學教授同桌。他提醒我,即將到本校擔任校長的教育部次長曾經是雲科大校長,在擔任校長期間的績效主義作為,造成許多人身體出狀況。當時我對這番提醒不以為意,如今想來,不禁冷汗直流。

 

卑鄙者如何暢行無阻?

 

在親信團隊從上到下的強力行政監督之下,本校教學單位完全失去了學術專業和教學的自主性。整個校園的最高目標,不是研究、教學和學習,而是各項計畫的執行率和達成率(包括參與人數、活動次數和成長率等)。在主管的威逼利誘之下,許多基層執行者不得不鋌而走險,要不「擴大解釋」負責項目的執行成效,再不就是集體共謀製造假簽名和假單據,權充計畫相關成果。

 

上下交相賊的行為,實質上當然是來自主管的縱容或主使,但一旦受到造假的質疑,他們肯定會裝無辜,把造假的責任歸咎於基層人員。筆者曾經親自在校長室對於執行成果資料造假一事提出質疑,在座的校長和副校長們完全發揮「不沾鍋」功力,一臉無辜地說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再一本正經地宣示自己反對造假。這種虛偽的大言不慚,筆者也真是大開眼界了。

 

私立大學搶資源和搶學生的生存之戰,造就了許多卑鄙者靠卑鄙的手段招搖撞騙。而這些卑鄙的手段,堅持高尚的知識分子是嗤之以鼻、深惡痛絕的。但在各種制度性獎懲機制的全控監視下,大學教師不是同流合污,就是默不吭聲,相較之下,始終如一的高尚者如鳳毛麟角般屈指可數

 

除了本校校長之外,筆者也有機會近距離觀察一些雙薪教授的惡行劣跡,以下就略舉二、三事以為佐證。

 

本校校長所晉用的許多雙薪教授中,有多位曾擔任過教育部或其他部會的主任秘書、司長或副署長。校長善用他們來扮黑臉,以維持自己的清高。為了維持雙手的潔淨,校長非常喜歡重用一些品德操守(包括私德和學術倫理)可議之人,或許是因為他們有瑕疵在身,會用加倍努力弄髒自己的雙手,來報答校長的「知遇」之恩。

 

其中有兩位前教育部官員,被延聘到本校擔任副校長和處長職務。其中一位負責招生業務的主管,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和辦公室內發飆痛罵屬下和教師,該招生單位的職員流動性因此高得驚人。不但如此,他與教學單位的互動關係也極不融洽,許多教師都因為招生中心主管的跋扈而憤怒不已。對此,我多次向本校校長忠告此人之不適任,校長也同意並曾承諾要將他換下來,然而,幾年下來,這位處長依舊我行所素,繼續秀大學中難得一見的下限。

 

這位主管不但會逼迫校內老師配合招生業務,在校外也經常利用自己曾在教育部任官的餘威,強求許多高中校長幫本校老師安排入班宣導。這不但干擾高中正常教學,對本校招生根本就是反效果。

 

不但如此,本校還動用大量經費交託給招生中心,用各種手段對各類媒體和高中進行置入性行銷、送獎品、辦餐會等。這些行不由徑的招生旁門左道,並沒有發揮大多實質效益,卻引來許多系所主管和老師的反彈,甚至有系主任受不了為了招生被迫與高中校長吃飯、交際,憤而請辭。關於招生的各種亂象,筆者曾以三篇「後段私大招生亂象側記」為文做了詳細論述,此不贅述。

 

另一位在本校擔任副校長的前教育部官員,公開宣稱「這年頭沒有人在談教育理念」,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大張旗鼓地執行量化的關鍵績效指標,作為大學基本面的研究、教學和學習則只能是量化指標的附屬品。

 

由於他的經營策略就是抓緊量化指標、不問價值預設是否合理,因此造成許多執行者產生「不知為何而戰」的困惑。但這位只在乎成效的主管卻運用高壓的手段逼迫各單位,不管怎樣帳面上的績效數字一定要達標。結果是,本校所產出的結案報告書,有多少是真實的,非常令人懷疑。即便我們對數據的真實性存而不論,若該項目實質上不但無益於教學,反而有害正常教學,達成率百分之百又有何意義?

 

本校校長除了喜歡找政府退休官員到本校擔任主管外,也廣邀各大學甚至高中退休校長到本校擔任門神,利用他們的人脈和資源,冀圖為本校帶來「好處」。以許多本校老師看在眼裡,雖然知道這些人做了許多不合法和不專業的事情,卻只得睜一眼閉一眼地包容。換言之,許多大學教授的格調已經低到只要學校能生存,即便眼前發生違法或有悖倫理情事,也可以視而不見。

 

當然也因為大學教師的默不吭聲和包庇縱容,我們也看到這些人越來越得寸進尺、膽大妄為。換言之,在缺乏監督機制又人人自危的情況下,許多一級主管有恃無恐,在績效、金錢、人事、情慾(是的,我沒寫錯)等方面也漸漸產生失序脫軌、違法亂紀之情事。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為什麼他們可以膽大妄為而通行無阻呢?其中一個主要的關鍵因素就是,大家噤若寒蟬、默不吭聲。

 

 

【大學快報第257期】捍衛學術研究加給的提醒

各位任職於大專校院的老師們好:

 

高教工會的會員,目前散佈在全台一百多所學校間,已有超過兩千名會員,我們持續在關心各大專校院教師的工作權益。

 

在工會及相關教育團體的積極倡議下,2015年立法院擬定之《教師待遇條例》,已初步捍衛了大學的學術研究加給,不分公私立都不能夠容學校片面刪減。國立學校要按照政府公告標準發放,私立學校若要變動也要經個別教師同意。

 

歷來公校待遇通常不至於出現問題,但少數私校將經營成本轉嫁給基層教師,試圖強逼減薪爭議時有所聞。

 

所以,《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對此已明確規定:「私立學校教師之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及地域加給,各校準用前三條規定訂定,並應將所定支給數額納入教師聘約;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

 

若有違反,依照該法第23條,「得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至改善為止。」

 

固然確保權益的法律規定初步有了。然而,爭議並未至此終結。

 

至今仍有極少數的學校,試圖利用大專教師單純、不熟悉權益法規,強逼刪減其學術研究加給。

 

近日高教工會即接獲兩間學校的工會會員指出,學校無預警發出「減薪要求」,並以各種手法遂行「強逼同意」。

 

其中一間位於北部的私校,是藉由要教師回覆續聘聘約時,在回條上藏入教師沒注意到的細節,寫著「保障底薪,其餘項目依照研究及服務績效給薪」,請老師盡速簽署回執。

 

學校此舉是試圖藉著教師不熟悉其回條意涵,讓老師不知不覺中同意:只「保障底薪(本薪)」,但「其餘項目(學術研究加給或職務加給)依照研究及服務績效給薪」。也就是說,同意可以由學校來自由制訂績效標準,來決定刪減學術研究加給。

 

另一間位於中部的私校,則是在聘書都已經發放並教師回執後,又片面要老師簽下「學術研究加給打四折」的同意書。校方指揮各級主管威逼教師,揚言:三天內就要簽妥,如果不簽,到時候老師們只拿得到「本薪」,學術研究加給將一毛都沒有!?

 

這完全是利用一般教師不瞭解自身的學術研究加給已經受法律保障。只要不同意「減薪」,依法就是不可以減。如果違法刪減,學校不但要被開罰,而且對違法欠薪個別董事都還有連帶責任!

 

所幸,在高教工會的協助下,絕大多數的教師會員都沒有輕率簽署這樣的應聘書;因錯誤認知而簽署的會員,也已向學校人事室索回、或寄發存證信函聲明不同意。

 

為了制度化解決此類爭議,高教工會目前草擬了一份按照《教師待遇條例》的應聘書(如附件),供遭遇類似狀況的教師們可以使用。

工會版應聘書內容為向學校正式回覆表達:「本人同意應聘,但不同意刪減學術研究加給數額」,我們建議老師們簽妥後拍照與影印備分,以掛號信件寄送給學校人事室(避免親自遞交遭到刁難),保留掛號編號,確認應聘書送達。

 

若學校日後仍未正常發給完整薪資,我們可代表工會會員提起勞資爭議調解或向教育部進行檢舉,按照過去亞太學院的經驗,只要教師沒有自行簽下同意減薪(或「只發底薪」)的應聘書,最後完整的薪給都仍能領得,教師毋須擔心。

 

我們也呼籲學校中的教職員們及早加入工會,組成工會分部,才能避免爭議。

 

若您已加入高教工會,歡迎將此訊息提供給學校同仁參考。加入工會不但有正式管道可以保障個人法定權益,而且若一校教師有過半教師(或職員)加入同一工會,則依照我國《團體協約法》規定,工會還可代表會員和校方強制協商團體協約,能從根本避免再有類似的爭議發生。

 

教師薪資是保障教育品質的根本,政府應當全面制止惡意刪減的學校,以維護高等教育的正常環境!而團結的工會力量,將努力來促成這樣的實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應聘書 連結下載

 

應聘書

 

本人同意接受應聘為XXXX大學專任教師,自民國109 年8月1日起繼續續聘。本人之本薪應依《教師待遇條例》第7條、第8條敘定;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應依《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規定:「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及教育部108年10月17日臺教人(四)字第1080148919號函辦理。本人並不同意職務加給與學術研究加給數額刪減,學校仍應於發薪日(每月x日)依《教師待遇條例》第6條按月給付完整薪給。學校如有財務困難,應由董事會承擔財務勸募責任,或得提出更優惠之優退計畫以減輕人事成本,或與教師個別協議支付法定利息並約定還款期限借用薪資,但不得刪減學術研究加給數額。

 

此致

 

XXXX大學

 

應聘人:___________ 中華民國  年  月  日

捍衛學術研究加給的提醒

各位任職於大專校院的老師們好:

 

高教工會的會員,目前散佈在全台一百多所學校間,已有超過兩千名會員,我們持續在關心各大專校院教師的工作權益。

 

在工會及相關教育團體的積極倡議下,2015年立法院擬定之《教師待遇條例》,已初步捍衛了大學的學術研究加給,不分公私立都不能夠容學校片面刪減。國立學校要按照政府公告標準發放,私立學校若要變動也要經個別教師同意。

 

歷來公校待遇通常不至於出現問題,但少數私校將經營成本轉嫁給基層教師,試圖強逼減薪爭議時有所聞。

 

所以,《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對此已明確規定:「私立學校教師之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及地域加給,各校準用前三條規定訂定,並應將所定支給數額納入教師聘約;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

 

若有違反,依照該法第23條,「得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處罰至改善為止。」

 

固然確保權益的法律規定初步有了。然而,爭議並未至此終結。

 

至今仍有極少數的學校,試圖利用大專教師單純、不熟悉權益法規,強逼刪減其學術研究加給。

 

近日高教工會即接獲兩間學校的工會會員指出,學校無預警發出「減薪要求」,並以各種手法遂行「強逼同意」。

 

其中一間位於北部的私校,是藉由要教師回覆續聘聘約時,在回條上藏入教師沒注意到的細節,寫著「保障底薪,其餘項目依照研究及服務績效給薪」,請老師盡速簽署回執。

 

學校此舉是試圖藉著教師不熟悉其回條意涵,讓老師不知不覺中同意:只「保障底薪(本薪)」,但「其餘項目(學術研究加給或職務加給)依照研究及服務績效給薪」。也就是說,同意可以由學校來自由制訂績效標準,來決定刪減學術研究加給。

 

另一間位於中部的私校,則是在聘書都已經發放並教師回執後,又片面要老師簽下「學術研究加給打四折」的同意書。校方指揮各級主管威逼教師,揚言:三天內就要簽妥,如果不簽,到時候老師們只拿得到「本薪」,學術研究加給將一毛都沒有!?

 

這完全是利用一般教師不瞭解自身的學術研究加給已經受法律保障。只要不同意「減薪」,依法就是不可以減。如果違法刪減,學校不但要被開罰,而且對違法欠薪個別董事都還有連帶責任!

 

所幸,在高教工會的協助下,絕大多數的教師會員都沒有輕率簽署這樣的應聘書;因錯誤認知而簽署的會員,也已向學校人事室索回、或寄發存證信函聲明不同意。

 

為了制度化解決此類爭議,高教工會目前草擬了一份按照《教師待遇條例》的應聘書(如附件),供遭遇類似狀況的教師們可以使用。

工會版應聘書內容為向學校正式回覆表達:「本人同意應聘,但不同意刪減學術研究加給數額」,我們建議老師們簽妥後拍照與影印備分,以掛號信件寄送給學校人事室(避免親自遞交遭到刁難),保留掛號編號,確認應聘書送達。

 

若學校日後仍未正常發給完整薪資,我們可代表工會會員提起勞資爭議調解或向教育部進行檢舉,按照過去亞太學院的經驗,只要教師沒有自行簽下同意減薪(或「只發底薪」)的應聘書,最後完整的薪給都仍能領得,教師毋須擔心。

 

我們也呼籲學校中的教職員們及早加入工會,組成工會分部,才能避免爭議。

 

若您已加入高教工會,歡迎將此訊息提供給學校同仁參考。加入工會不但有正式管道可以保障個人法定權益,而且若一校教師有過半教師(或職員)加入同一工會,則依照我國《團體協約法》規定,工會還可代表會員和校方強制協商團體協約,能從根本避免再有類似的爭議發生。

 

教師薪資是保障教育品質的根本,政府應當全面制止惡意刪減的學校,以維護高等教育的正常環境!而團結的工會力量,將努力來促成這樣的實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應聘書 連結下載

 

應聘書

 

本人同意接受應聘為XXXX大學專任教師,自民國109 年8月1日起繼續續聘。本人之本薪應依《教師待遇條例》第7條、第8條敘定;職務加給、學術研究加給應依《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規定:「私立學校在未與教師協議前,不得變更支給數額。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及教育部108年10月17日臺教人(四)字第1080148919號函辦理。本人並不同意職務加給與學術研究加給數額刪減,學校仍應於發薪日(每月x日)依《教師待遇條例》第6條按月給付完整薪給。學校如有財務困難,應由董事會承擔財務勸募責任,或得提出更優惠之優退計畫以減輕人事成本,或與教師個別協議支付法定利息並約定還款期限借用薪資,但不得刪減學術研究加給數額。

 

此致

 

XXXX大學

 

應聘人:___________ 中華民國  年  月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