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快報第231期】謝青龍觀點:論私校教師資遣給付之正當性與必要性

原文與照片刊載於風傳媒2019/12/06:https://reurl.cc/QpxL0M

 

謝青龍,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大雄分部召集人

 

今年(2019)5月10日立法院院三讀通過「教師法修正案」,明列教師解聘、停聘、不續聘及資遣的各類樣態。其中最具爭議的是,新修訂《教師法》第27條中明載:各大專校院在系所組織調整、減班、停辦、解散的情況下可以資遣教師。因為該條文終於給了私校管理者一把尚方寶劍,可以資遣和「解決」這近十年來因高教少子女化而產生的教師過剩問題。尤有甚者,許多教育部官員或公校教師還以為此條文是為私校教師爭取到了較優惠的資遣條件或費用,但事實上卻是,翻遍私校各種法規,從未明定過私校教師的資遣規定。換言之,過去幾十年來的私校教師是完全沒有任何資遣保障(公校教師則有屬於軍公教的公保保障,其中當然有合理的資遣條款)。

 

所幸在諸多教師工會的競爭奔走下,行政院終於同意在六個月內研擬私校教師的資遣方案,而終於在11月28日推出行政版本的私校教師資遣草案:比照《勞基法》的資遣方案,私校教師每滿一年給付半個月薪資作為資遣費,最高得給付6個月。

 

草案一出,馬上受到教育界各方人士的駁斥,其中更包含了私校的管理資方與教師勞方,正應了所謂「兩面不討好」之譏。何以至此?在私校工會方面,立即指出該草案明言比照《勞基法》,但根據《勞基法》第17條,勞工被資遣時,年資每滿一年就必須發給一個月工資之資遣費,且並無最高額度之限制,但私校教師卻每滿一年僅發給半個月薪資,且有最高6個月的上限,明顯不符合《勞基法》的資遣條件;而在私校管理者方面,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世新大學校長吳永乾認為,除非政府願意負擔所需全部經費,否則將反對教育部以職權干預大學自治,他表示:教育部不宜把私校當公校管,「不能想當聖誕老人又要別人承擔自己送人禮物所需的經費」,說白了,就是私校校方不願意出資遣費這筆錢!

 

顯見,此次行政院推出「私校教師資遣方案」的版本,竟然同時讓私校的勞、資雙方都不滿意。為何如此?是私校教師太貪心了嗎?原本就沒有資遣費的,現如今政府願意立法保障,怎地私校教師還不滿意?還是私校資方心態太惡劣?過去私校學生滿招大收學費時,也不見分紅或股利給教師,但少子女化來臨卻一再要求教師共體時艱,不斷地壓縮教師的各項福利與薪資,現在怎麼可能願意多給付老師資遣費呢?

 

平心而論,不管我們指責「私校教師太貪心」或「私校資方太惡劣」,其實都只是常見的勞、資雙方立場不同而已,如何取得雙方都能接受的平衡點才是雙贏的局面。而在這個平衡的過程中,國家對教育發展的立場及政府對私校教師資遣案的心態,就是最重要的關鍵。

 

可惜的是,在這次行政院推出的私校教師資遣方案版本裡,其實筆者似乎又再一次地看到「一例一休」及「年金改革」的影子,那就是行政院想要兩面討好、充滿妥協的折衷心態。換言之,歷來行政院的各種改革方案,其本意似乎是從社會正義原則出發,想要為勞方立法保障其權益,但在修法過程中,卻又總想著不要得罪資方勢力,於是到最後總是得出一個又一個「無法同時滿足勞資雙方,或同時得罪勞資雙方」法案。這次私校教師的資遣草案亦復如此,它既沒有真正比照勞基法讓私校教師同意,同時又得罪了私校管理者,被安上不符合「大學自治」原則的干預行為,而最重要的是,這項草案根本還找不到經費來源,其草率心態可見一般。

 

長期以來,公立學校有退休及資遣條例的法規保障,這就表示了教師遭資遣時給付資遣費確實有其職場上的正當性和需要,故此次立法保障私校教師的資遣費,不過是將這樣的正當性與需要延伸至私立學校而已。倘若教師被資遣不該有資遣費,那麼為何公校教師卻有此保障呢?難道公校教師的工作權與人權保障高於私校教師嗎?還是基本人權與工作權可以區分出公私立的不同對待嗎?當然不是,既為教師,那麼就該公私立教師一視同仁才對。

 

既然公私校教師應該一視同仁,那麼其間的差別關鍵在哪裡呢?其實說穿了,就是錢從哪裡來?公立教師有國家出錢,但私立教師由於私校管理者不願出這筆錢而長期被漠視了這份權利。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找不到出錢的資方,或是資方不願出錢,那就可以不用付這筆資遣費了嗎?當然不是,請看《勞基法》的保障內容,它並沒有區分公私產業或機關單位,為何?因為這是所有勞工的基本保障,所以才由國家出面,將之列入法規並立法保障之。所有開設公司的機關單位,不論公私立,均必須遵守這項法規,不願遵守的私人企業,一但被發現了,就是以違法論處,輕則罰鍰,重則勒令停工歇業。那麼,為何私立學校管理者可以以「大學自治」為由而企圖規避或豁免呢?顯然,目前各私立學校聯署反對行政院版本的私校教師資遣草案,他們「不能由政府立法,而讓私校買單」的說法,其實是不成立的。不然,全國的私人產業老闆豈不是都可以違反《勞基法》,繼續壓榨所有的勞工了嗎?

 

值此立法關鍵時刻,筆者以為:政府的立場與心態尤為重要。因為教育本就是公器,它不應私相授受、更不可以差別待遇,它關乎的是國家的百年大計,必須嚴肅看待,讓每一位教師都受到最基本的尊重和權益保障(至於不符教師資格的公私校教師,自然有《教師法》的法規加以制裁)。所以,政府當然必須負起責任,不能任由私校管理者以其粗糙的商業管理手法,將教育變相成為私人產業與秃鷹財團之間的利益交換關係。試想:當初因為國家教育資源的不足而鼓勵私人捐資興學,但這並不是就把教育公器交給私人財團恣意枉為,每年教育部補助巨款給各私立學校,為的不就是要保障國家的教育品質嗎?政府難道不能立法保障教師的基本權益嗎?資遣費難道還不是私校教師們最低或最卑微的訴求嗎?為何連這樣卑微的訴求都要剥奪呢?因此,政府當然應該出面把關,不能讓這些私校資方在坐享數十年教育政策福利之後,僅以一句「少子女化」或「招生困難」就可以無條件資遣教師,連這樣最低限度的資遣費都不願付出。

 

甚至,筆者在此更大膽地提出:私校教師的資遣費應該比公校教師更優厚才合理。理由有二:

理由一,由於少子化危機,私校招不滿或招不到學生已成常態,故而私立學校的轉退場已勢在必行,未來私校數量將大幅減少,私校教師此時被資遣形同失業,幾乎不可能再找到其他教職(莫忘了還有數萬名流浪博士到現在都還找不到教職工作)。對照於《勞基法》對失業勞工尚且有失業補助津貼及職涯再訓練的機制,私校教師出於非自願的被資遣,雖然現今已開始討論與公校教師相同的資遣費方案,但由於私校教師未來幾乎再難找到教職而形同失業,可是至今卻無人提出過任何有關私校教師的失業救濟方案。所以,除非現在行政院的草案版本中,能追列失業教師的安置、津貼及輔導機制,否則在現如今只有資遣方案的情形下,當然就必須比現行公校教師或《勞基法》資遣費更為優厚才對。

 

理由二,教育資源公共化,教育不分公私立,過去私校校方坐享公共資源,如今少女子化浪潮來襲,未來在私校的「轉退場條例辦法」裡,私校校產當然必須全部(或絕大部份)回歸公共化,不得再讓這龐大的校產落入私校董事會和秃鷹財團之手。而且公共化的校產資源又必須有一定比例的資源是回饋給所有私校教職員生,因為他們在這場私校轉退場過程中,必然是最弱勢的一群人,他們不能參與決策、也沒有資源、自始至終都是被宰制的一群人,所以在轉退場過程中,他們的權益必須是最優先被考慮。故而,在這次行政院的私校教師資遣草案中,除了所有資遣費當然必須由私校出錢外,而且還必須要加碼給私校教師更優厚的資遣費,以加重私校資方的社會責任與資遣成本。否則,依目前行政院版資遣草案裡如此微薄的資遣條件(最高才6個月薪水的資遣費),恰恰鼓勵了私校管理者可以隨意濫用資遣教師的藉口和理由,即以最少的資遣成本把教師資遣,加速壓迫私校教師離職的手段,可以不再負擔失業教師的輔導與安置責任,然後坐收校產私有化的最大利益。

 

少子女化現象開始於20年前,政府人口調查早已知曉,但卻遲遲未見任何解決策略,而且還大量地擴張私立學校數量,此為國家的失職和政策的錯誤所致。如今這個惡果卻不是由當初的決策者承擔,也不是由在這些政策裡吃香喝辣的私校管理者來背負。相反地,這個惡果現在全部落在私校教師的身上,彷彿資遣了他們,少子女化的問題就可以獲得解決,但這公平嗎?難道政府不該為過去20年來的錯誤政策負責嗎?難道私校董事會和管理者不用承擔起所有私校教師的資遣和安置費用嗎?政府立法保障資遣費只是開始,如何安置這些私校教師未來何去何從,才是更重要的課題啊!(相關報導:謝青龍觀點:由《大學法》第21條談大學教師評鑑之亂

 

【大學快報第230期】敬邀參加「高教危機下人社學科的政策出路」論壇

人文社會學科是整體學術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一個國家社會文化多元發展、民主深化的基石。然而,人社學科經常因其與資本需求相對保持距離的特性,而遭到唯經濟發展掛帥的政府輕忽。特別是在少子女化浪潮、教育日趨市場化的競爭環境中,政府與大學究竟對人文社會學科提出什麼樣的發展政策,將影響一國人文社會的長期發展狀況:是將因資源不足而紛紛萎縮消逝,或是受積極捍衛而維繫蓬勃生機?

 

此外,面對未來新興科技與新形態經濟的趨勢發展及各種挑戰,我們應該在各個層面發展出跨領域的知識與因應能力,不能僅著重科技技術的提升與理工人才的培育,產業更需要人文社會學科方面的專業與思維上的引領。

 

我們期望透過人社學界的深入討論與發想,從盤點當前高教危機對人社學科的影響,到找出政策上可能的施力點,讓人文社會學科能避免日趨萎縮的困局,進一步重振人文社會學科的教學與研究。我們也將陸續串聯人社學界形成集體力量,要求政府與大學回應並落實這些訴求。

 

我們敬邀各界關心人文社會學科發展的朋友,一同前來討論。為人社學科的未來思索,也為整體社會的進步發展,找尋政策上的出路可能。

 

時間:2019年12月15日(週日)下午14:00-17: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樓3A會議室

 

主持:陳信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

 

流程:
【場次一,高教危機下的人社困境:現象趨勢與結構原因】
周平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
黃厚銘(政治大學教師會理事長,政治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黃涵榆(台灣人文學社常務監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教授)
夏曉鵑(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

 

【場次二,人社學科如何振興?政策與制度面的出路倡議】
洪文玲(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理事長,高雄科技大學造船及海洋工程系副教授)
郭力昕(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兼院長)
林敏聰(台灣大學物理學系特聘教授)
陳政宏(成功大學系統暨船舶機電工程系副教授,教育部資科司人文社會與科技前瞻人才培育計畫(UFO)總主持人,成大博物館前館長)

 

主辦單位: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論壇活動網頁:https://reurl.cc/yyXxEO

【大學快報第229期】聲明―強人時代的句點,校園民主轉型正義的起點 高教工會對文化大學的期許與呼籲

文化大學高齡92歲的張鏡湖董事長11月25日與世長辭,全球26萬校友同表哀悼。文大從張其昀創辦人辦學起家,到張鏡湖董事長接棒,至今邁入第58年,讓文大成為全台財力穩定雄厚的私立大學。蓽路藍縷的時代,父子二代對私人興學的貢獻無庸置疑,深深令人感佩。眼看即將建校一甲子,文大如今正站在轉捩點上。能否破除傳統,將私校定位為社會公共財;決策管理能否從寡頭派系角力,轉型為所有大學成員共同參與的民主運作模式,攸關董事會對現代治理的接受度。

 

老華岡人都經歷過「老董與董娘」的對決時代,兩邊人馬派系分明,開啟了文大管理高層一脈相傳的選邊站與小心翼翼,數千名教職員工更深怕一個不小心,可能隨時危及到自身工作權。隨後的校長遴選、董事會派系角力、董事長父女泣訴校產被侵占掏空…一再掀起大波濤,卻也都是校友們絕不意外也不忍見的母校新聞。

 

雖然面山壯闊,「民主」在文大卻從來不是熱門關鍵字,學運在文大很少對話成功,教職員的工會組織亦然。過往的校風,教職員甚至學生,多數時候只能選擇單方面接收並遵從高層指令,民主討論與共同決定機制在校內十分罕見。今年六月底的文大校方與高教工會的勞資爭議,再次凸顯校方寧可放縱管理階層非法解僱工會領導人、瓦解工會除之後快,即便勞動部已做出違法裁決,工會至今仍等不到董事會與校方,願意接受與員工以民主協商機制來處理爭端。

 

而張董事長辭世,校內主管們忙著宣導「董事會運作一切正常,請大家安心工作」。權力已蓋起高牆,牆裡的人習慣了順服點頭,彷彿只要時間滴答,一切都會過去,不會改變,也無需改變。老董事長的辭世,讓老校友們既不捨又感慨萬千,文大什麼時候能從不可逆的保守家臣,破冰迎接民主治理的新機?

 

高教工會做為文大校內首次組成的工會分部組織,我們對文大董事會未來的運作與效能,仍願保持最樂觀的期待。私校治理最不可迴避的家族接不接班、派系如何整合,文大董事會勢必要面對,要慎思。

 

我們也希望能藉此機會,呼籲即將告別強人治理,邁入新階段的文大董事會:

 

1. 此刻起董事會所有運作必須公開透明,遵守《大學法》、《私校法》、文大組織規程等既有法規。董事權限功能僅止於管理、監察,不可介入校務。

2. 董事會應展現胸襟,擴大修正董事會的民主機制。私立大學是「公共財」,文大能有如今規模是靠教職員共同打拼、社會各界認同捐助,和寶貴的學生學費而來。董事會必須率先翻轉人治,導入民主治理,幫助文大強身健體,養成現代化體質,方能迎戰少子化衝擊,開啟新機。

3. 文化大學的規模與歷史都是私校領頭羊,董事會應致力於帶領學校走向民主創新,在董事會增設教職員生董事、教職員生監察人席次,更應允許甚至鼓勵教職員工踴躍加入工會,透過工會與受僱教職員工建立「民主討論、平等協商、共同決定」的新校風。

 

我們認為,每一所學校的決策,本就應由大學所有成員共同參與管理,文化大學若能把握此一變革的時機點,讓時代產物下的保守作風就此畫下句點,文大將有機會成為台灣落實私校轉型正義、建立民主制度的最佳典範!

敬邀參加「高教危機下人社學科的政策出路」論壇

人文社會學科是整體學術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一個國家社會文化多元發展、民主深化的基石。然而,人社學科經常因其與資本需求相對保持距離的特性,而遭到唯經濟發展掛帥的政府輕忽。特別是在少子女化浪潮、教育日趨市場化的競爭環境中,政府與大學究竟對人文社會學科提出什麼樣的發展政策,將影響一國人文社會的長期發展狀況:是將因資源不足而紛紛萎縮消逝,或是受積極捍衛而維繫蓬勃生機?

 

此外,面對未來新興科技與新形態經濟的趨勢發展及各種挑戰,我們應該在各個層面發展出跨領域的知識與因應能力,不能僅著重科技技術的提升與理工人才的培育,產業更需要人文社會學科方面的專業與思維上的引領。

 

我們期望透過人社學界的深入討論與發想,從盤點當前高教危機對人社學科的影響,到找出政策上可能的施力點,讓人文社會學科能避免日趨萎縮的困局,進一步重振人文社會學科的教學與研究。我們也將陸續串聯人社學界形成集體力量,要求政府與大學回應並落實這些訴求。

 

我們敬邀各界關心人文社會學科發展的朋友,一同前來討論。為人社學科的未來思索,也為整體社會的進步發展,找尋政策上的出路可能。

 

時間:2019年12月15日(週日)下午14:00-17:0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樓3A會議室

 

主持:陳信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

 

流程:
【場次一,高教危機下的人社困境:現象趨勢與結構原因】
周平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副理事長,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
黃厚銘(政治大學教師會理事長,政治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黃涵榆(台灣人文學社常務監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教授)
夏曉鵑(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教授)

 

【場次二,人社學科如何振興?政策與制度面的出路倡議】
洪文玲(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理事長,高雄科技大學造船及海洋工程系副教授)
郭力昕(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兼院長)
林敏聰(台灣大學物理學系特聘教授)
陳政宏(成功大學系統暨船舶機電工程系副教授,教育部資科司人文社會與科技前瞻人才培育計畫(UFO)總主持人,成大博物館前館長)

 

主辦單位: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論壇活動網頁:https://reurl.cc/yyXxEO

【2019.11.26 聲明】強人時代的句點,校園民主轉型正義的起點 高教工會對文化大學的期許與呼籲

文化大學高齡92歲的張鏡湖董事長11月25日與世長辭,全球26萬校友同表哀悼。文大從張其昀創辦人辦學起家,到張鏡湖董事長接棒,至今邁入第58年,讓文大成為全台財力穩定雄厚的私立大學。蓽路藍縷的時代,父子二代對私人興學的貢獻無庸置疑,深深令人感佩。眼看即將建校一甲子,文大如今正站在轉捩點上。能否破除傳統,將私校定位為社會公共財;決策管理能否從寡頭派系角力,轉型為所有大學成員共同參與的民主運作模式,攸關董事會對現代治理的接受度。

 

老華岡人都經歷過「老董與董娘」的對決時代,兩邊人馬派系分明,開啟了文大管理高層一脈相傳的選邊站與小心翼翼,數千名教職員工更深怕一個不小心,可能隨時危及到自身工作權。隨後的校長遴選、董事會派系角力、董事長父女泣訴校產被侵占掏空…一再掀起大波濤,卻也都是校友們絕不意外也不忍見的母校新聞。

 

雖然面山壯闊,「民主」在文大卻從來不是熱門關鍵字,學運在文大很少對話成功,教職員的工會組織亦然。過往的校風,教職員甚至學生,多數時候只能選擇單方面接收並遵從高層指令,民主討論與共同決定機制在校內十分罕見。今年六月底的文大校方與高教工會的勞資爭議,再次凸顯校方寧可放縱管理階層非法解僱工會領導人、瓦解工會除之後快,即便勞動部已做出違法裁決,工會至今仍等不到董事會與校方,願意接受與員工以民主協商機制來處理爭端。

 

而張董事長辭世,校內主管們忙著宣導「董事會運作一切正常,請大家安心工作」。權力已蓋起高牆,牆裡的人習慣了順服點頭,彷彿只要時間滴答,一切都會過去,不會改變,也無需改變。老董事長的辭世,讓老校友們既不捨又感慨萬千,文大什麼時候能從不可逆的保守家臣,破冰迎接民主治理的新機?

 

高教工會做為文大校內首次組成的工會分部組織,我們對文大董事會未來的運作與效能,仍願保持最樂觀的期待。私校治理最不可迴避的家族接不接班、派系如何整合,文大董事會勢必要面對,要慎思。

 

我們也希望能藉此機會,呼籲即將告別強人治理,邁入新階段的文大董事會:

 

1. 此刻起董事會所有運作必須公開透明,遵守《大學法》、《私校法》、文大組織規程等既有法規。董事權限功能僅止於管理、監察,不可介入校務。

2. 董事會應展現胸襟,擴大修正董事會的民主機制。私立大學是「公共財」,文大能有如今規模是靠教職員共同打拼、社會各界認同捐助,和寶貴的學生學費而來。董事會必須率先翻轉人治,導入民主治理,幫助文大強身健體,養成現代化體質,方能迎戰少子化衝擊,開啟新機。

3. 文化大學的規模與歷史都是私校領頭羊,董事會應致力於帶領學校走向民主創新,在董事會增設教職員生董事、教職員生監察人席次,更應允許甚至鼓勵教職員工踴躍加入工會,透過工會與受僱教職員工建立「民主討論、平等協商、共同決定」的新校風。

 

我們認為,每一所學校的決策,本就應由大學所有成員共同參與管理,文化大學若能把握此一變革的時機點,讓時代產物下的保守作風就此畫下句點,文大將有機會成為台灣落實私校轉型正義、建立民主制度的最佳典範!

【調查】工會發起銘傳大學學生英文課程受教品質問卷調查

由於過去一兩個月以來,銘傳大學學生頻頻反應:本學期開始全面實施的大一英文「網修課程」,制度存有諸多問題。在新的制度下,大一學生將不再能夠獲得與英文教師在課堂上直接的教學、互動機會。而僅僅只能透過自行觀看「影像課程」自習。過去每週的上課時間,則成了進入到電腦教室進行單純測驗的考試時間。無形中剝奪了學生接受老師面對面教學與指導的機會。

完全放生學生,有問題都不知道問誰!(銘傳學生留言)

工會在陸續接獲銘傳大學學生反應並深入討論後,在確保學生公平的受教品質與英語學習機會前提下,設計了『銘傳大學「英文網修」課程調查』,希望能更廣泛蒐集銘傳大學學生對新制度的實際感受與意見。工會祕書處20日特別前往銘傳大學桃園校區發送問卷傳單,並與更多同學當面討論對新制度的想法。

高教工會期望能與銘傳大學的同學一起努力,共同提升大學英語課程中所應得的教育品質!

【大學快報第228期】謝青龍觀點:目睹台灣通識教育十年興衰─兼記一所通識領航大學的殞落

原文與照片刊載於風傳媒2019/11/12:https://www.storm.mg/article/1929437

 

謝青龍,南華大學通識中心專任教授,高教工會大雄分部召集人

 

日前有機緣至臺北醫學大學的通識教育中心參訪,眼見北醫大通識教育的蓬勃發展,不僅教學資源豐沛、教師團隊專業熱忱、且課程規劃更兼具多樣性與系統化,在在均顯示出北醫大對通識教育的重視與投入。對於浸潤通識教育凡二十年的我而言,這本應是我喜見的通識榮景,但是,就在筆者與幾位通識教育界的先進交流了台灣高等教育的現況與困境後,才知北醫大的通識教育榮景,竟幾乎是台灣通識教育的特殊案例,再回顧自身所任教的南華大學目前的通識窘境,內心不禁為這十年來的通識興衰過程而唏噓不已。

 

話說從頭。十二年前(民國96年),筆者有幸參與了教育部顧問室的「中綱計畫──以通識教育為核心之全校課程革新計畫」。回想那時節,台灣各大學風起雲湧,莫不竭全校之力以投入這場大型的通識計畫為榮。在經過了激烈的競爭與評比之後,終於有九所大學脫穎而出,成為全國通識教育的示範大學,然後經過了三年的計畫執行終有小成。在2011年(民國100年)教育部頒發了幾所大學以「通識教育領航學校」的頭銜(臺北醫學大學與中央大學榮獲了「通識教育領航學校」的榮譽,而南華大學也幸運地列入「通識教育核心課程領航學校」),希望繼續帶動台灣通識教育的永續發展。當時,筆者那時擔任通識中心主任之職,邀請北醫通識團隊到南華參訪,兩校更有了進一步的交流機會,在一整天的參訪與座談行程中,我們彼此看到了對方學校的優點以及可以再精進的努力空間,也奠定了往後兩校通識教育的發展方向(例如,大一年、課程地圖、經典閱讀、……)。

 

十年過去了,終於又有機緣來到北醫大參訪其通識教育的辦學成效,如同當年她所規劃的藍圖一般,朝向「培育兼具人文關懷、社會服務熱忱及國際觀的醫事專業人才」教育目標前進,這些年來不僅持續推動經典閱讀與社會參與課程,而且大幅增聘通識教師員額及擴充通識教學設備,讓學生可以在更自由、多元的環境下自主學習,果然逐步地完成了當年我們所共同期許的通識理念與夢想。但是,南華卻在校長易人及政策更迭之後,慢慢地變成一所以追求職業導向的技職化學校,且開始在競逐各類補助計畫時華而不實地誇大計畫成效(例如,北醫大的TA制度,仍為十年前那樣補助給有熱忱和有需要的教師課堂,它不追求100%的KPI,而是真正落實TA教學助理的輔助教學功能,但南華大學卻以各種奇巧的名目如志工TA或C類TA來混充教學助理的名額以達成100%的KPI成效),以爭取更多的招生宣傳形象。而通識教育的便在這一波波的政策轉向中,逐漸被排擠到學校重大發展計畫的外圍邊緣,變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而終於在台灣的通識教育領域失去了它原有的光環與領航的地位。


臺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一片榮景。(取自臺北醫學大學網站)

(取自臺北醫學大學網站)

 

或許有讀者會問:南華與北醫雖均為私立大學,但各方條件差距甚大,一在北部,另一在南部;一為醫科大學,另一是綜合大學;一有附屬醫院,每年盈餘上億,另一則沒有任何附屬營利單位,每年虧損亦上億;一是學生素質為全國前端20%,另一則恰為相反,在全國後20%;……,應該不宜作等量齊觀的比較才對?這問題看似有道理,但卻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這兩所大學皆為許多社會賢達及廣大民眾集資募款所建,且在目前眾私立大學董事會弊端叢生之際,這兩校的董事會仍是健全的運作。以南華大學為例,佛光山董事會每年仍以3至4億的經費挹注校務,在目前一片秃鷹財團虎視各私立大學校產的氛圍中,實屬極為難得之舉。

 

那麼,為什麼北醫能而南華不能呢?平心而論,南華大學並非沒有條件推行通識教育,甚至筆者更認為它具備了許多通識教育的重要特質與基礎條件。請看:南華自創校以來,便以書院學習模式為架構、經典閱讀教育為核心,正符合通識的博雅精神;然後在第二任中心主任鄒川雄老師的引領下,規劃了一系列的核心課程及招募了一群有志通識教育的教師(全盛時期多達14位專任教師),構築了一個完整的通識課程藍圖和決心貫徹此一藍圖的教師團隊,這也就難怪在民國96-99年的中綱計畫中能在數十所大學裡脫穎而出,成為通識核心課程的領航學校。但是,為什麼現在卻淪落至斯?(目前通識中心只剩5位老師、課程架構更為了配合各類計畫隨意變動而組織鬆散、通識學分表面膨脹為40學分但實際能由通識中心規劃的不及20學分、為達校級計畫的各種KPI指標而疲於奔命、大量的計畫執行項目與招生活動壓縮了教師的教學與研究質量、明年2020年更即將虛級化成為一個空殼單位)

 

或許有讀者會再質疑:好漢不提當年勇,南華的全盛時期既然已經過了,就不要一直緬懷在過去的成就,現在台灣的高等教育環境早就不復當年的情況了,畢竟這十年來的高教少子女浪潮,已經嚴重衝擊各大學的生存問題,通識教育也早就不是教育部的業務重點,既然各大學都在緊縮通識教育的資源,南華又如何能例外呢?這話的確也有道理,如果放在目前許多被其董事會壓榨、掏空的私立科大或大學的情況下,的確是如此。但是,南華大學卻不是這樣的,在佛光山星雲大師的號召下,南華是集百萬信眾的願力而建立起來的大學,在佛光山董事會的護持下,它的存在,既不為營利謀私,也毋需拼招生求生存,更不必浮誇造假求得KPI績效,它所實踐的就是星雲大師念茲在茲的「讓每一個想讀書的孩子都有書可以讀」的理念而已。在這樣的條件下,為什麼強調博雅學習和經典閱讀的通識教育會走到今天這般毫無立足之地的窘況?對此,筆者必須沈痛地指出:南華其實是被完全沒有通識理念的大學主政者活生生地扼殺的啊

 

今年暑假,南華校長在一次招生會議,直接點名通識主任,責成其在一年內完成通識虛級化的工作,成為即將壓垮南華通識教育的最後一根稻草,而這不過是再一次地顯露主政者對通識教育的無知與不耐煩的舉動而已。但是,筆者不禁要問:把通識虛級化這樣重大的決議,不是在校務會議中經過集思廣益的思考與討論,而是直接在招生會議裡布達命令,不知道是否合乎大學自治的行政程序?再者,校長宣稱這是董事會下達的執行命令,但翻開《私校法》法規內容,又有哪一條是給私校董事會可以干預大學校務的權力呢?如果這不是以一校之長的權力強行扼殺通識教育,那又是什麼呢?

 

走筆至此,雖以臺北醫學大學與南華大學兩校相對照,以看出這十年來台灣通識教育的兩個不同發展趨勢。但是,眼尖的讀者必定早已發覺,南華大學的通識發展才是目前台灣所有大學對待通識教育的普遍做法與心態。

 

十年,可以看著北醫大通識從草創架構到今日的完備大成;但十年,也可以看著南華通識從全國核心課程領航學校淪落到現在瀕臨瓦解的局面。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論語.衛靈公》)說的就是君子即使在窮困之時,仍能固守氣節以全其德的決心,但它也說小人在面對窮困景況時,那種不擇手段以求生存的醜態。筆者有幸,生於這台灣高等教育的亂世之中,看著這十多年來各種光怪陸離的教育亂象,也親身經歷了通識教育這十年來的興衰過程,更目睹了一所原本充滿理想的大學,變成了只求生存的職業訓練所。至於這樣的轉變,究竟是君子抑或是小人,就留待給後人去評說了吧!

 

相關文章   謝青龍觀點:論通識教育在台灣高教的格格不入

 

【大學快報第227期】『光榮返校』 工會、婦女、人權團體 團結齊聚文大推廣部 走紅地毯、獻花歡送工會幹部回復工作 高呼撤換違法主管!

影片連結:https://reurl.cc/rlYoOZ

 

起因於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6月28日,以電子郵件寄發對推廣教育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的施政滿意度調查,三小時內,分部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竟雙雙遭許惠峰下令解雇,並恐嚇全體員工、阻撓工會活動。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歷經四次調查後,日前正式做出裁決: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為了瓦解工會,打壓、妨礙工會活動而違法解雇兩位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兩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雖然文大推廣部日前宣稱「迫於無奈」通知兩位工會幹部於13日返校報到,然而,兩人所服務之單位在違法解雇時已遭裁撤,報到後究竟是否擔任「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妾身未明。二來,文大推廣部至今仍拒絕對已明確違法行徑承認錯誤,同時更放話將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迴避檢討與改善。

 

 

 

因此,高教工會於13日上午十點,聯合其他各工會、婦女、移工與人權團體(包括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共同齊聚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大門口前,盛大在騎樓鋪上紅地毯,舉行獻花儀式,高唱〈勞工團結歌〉,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一起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更重要的,要對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及董事會高分貝喊話:

 

『停止濫訴!深切檢討!誠信協商!』

『立即撤換推廣部違法主管許惠峰!』

 

活動結束後,工會代表與律師並陪同兩位「光榮返校」之工會幹部一起進入他們工作了十年的工作現場,要求與資方針對工作職務與安排展開勞資協商!

     

         

2018年6月底

 

【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 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獲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資方計畫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  工會於當日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收到「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稱「工會違法」、嚇阻員工填寫問卷。

2019年7月23日

高教工會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2019年8月15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一次調查會議。由許惠峰本人任「首席資深顧問」、妻子鍾佩陵為主持律師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承接業務、擔任文化大學代理人。

2019年9月3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二次調查會議。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執行長楊馥如出庭作證,楊馥如於調查庭上作證時承認:

628日當天才「知悉」要解雇翟敬宜與李宛澍兩人。

2019年9月17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三次調查會議。

2019年10月18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全體委員詢問會議。文大委任律師會議上宣稱解雇工會幹部兩人省下費用等於十五個學生一年繳交學費。然而與此同時,教育長許惠峰則在10月7日公布,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全新創設、直接隸屬於教育長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

2019年11月7日

【勞動部認證文大打壓工會、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正式收到勞動部所寄發之裁決決定書(108年勞裁字第31號)。

2019年11月13日

高教工會聯合其他工會、婦女、人權、移工團體,一起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外,舖設紅地毯獻花,高唱「團結就是力量」,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

【2019.11.13新聞稿】『光榮返校』 工會、婦女、人權團體 團結齊聚文大推廣部 走紅地毯、獻花歡送工會幹部回復工作 高呼撤換違法主管!

起因於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6月28日,以電子郵件寄發對推廣教育部最高主管教育長許惠峰的施政滿意度調查,三小時內,分部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竟雙雙遭許惠峰下令解雇,並恐嚇全體員工、阻撓工會活動。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歷經四次調查後,日前正式做出裁決: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為了瓦解工會,打壓、妨礙工會活動而違法解雇兩位工會幹部行為無效,應回復兩人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

(當天直播影片)

雖然文大推廣部日前宣稱「迫於無奈」通知兩位工會幹部於13日返校報到,然而,兩人所服務之單位在違法解雇時已遭裁撤,報到後究竟是否擔任「與原職務相當之工作」妾身未明。二來,文大推廣部至今仍拒絕對已明確違法行徑承認錯誤,同時更放話將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迴避檢討與改善。

 

 

 

因此,高教工會於13日上午十點,聯合其他各工會、婦女、移工與人權團體(包括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共同齊聚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大門口前,盛大在騎樓鋪上紅地毯,舉行獻花儀式,高唱〈勞工團結歌〉,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一起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更重要的,要對文化大學校長徐興慶及董事會高分貝喊話:

『停止濫訴!深切檢討!誠信協商!』

『立即撤換推廣部違法主管許惠峰!』

活動結束後,工會代表與律師並陪同兩位「光榮返校」之工會幹部一起進入他們工作了十年的工作現場,要求與資方針對工作職務與安排展開勞資協商!

     

         

2018年6月底

 

【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 以文大推廣部教職員為主體組成的「高教工會文化大學分部」成立,推舉翟敬宜擔任工會分部召集人。

2019年6月10日

 

【工會幹部全數當選勞資會議代表】  工會推舉翟敬宜、李宛澍、蔡玉子等五人參選應選五席之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獲近七成選票全數當選。翟敬宜、李宛澍得票數分居一、二。

2019年6月21日

 

【資方試圖濫設懲處事由】  資方計畫在工作規則懲處事由增訂「散布不實言論」、「挑撥離間製造是非」、「工作態度不良」等罪名,會議中遭工會代表強烈反對。

2019年6月28日

 

【解雇工會正副召集人】  工會於當日午間12點03分以電子郵件方式發送「教育長施政週年滿意度」調查,當日下午2點54分,工會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雙雙收到「終止勞動契約通知」。下午3點35分,資方再以電子郵件寄發全體員工稱「工會違法」、嚇阻員工填寫問卷。

2019年7月23日

高教工會向勞動部「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提出裁決申請。

2019年8月15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一次調查會議。由許惠峰本人任「首席資深顧問」、妻子鍾佩陵為主持律師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承接業務、擔任文化大學代理人。

2019年9月3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二次調查會議。推廣教育部教育長許惠峰、執行長楊馥如出庭作證,楊馥如於調查庭上作證時承認:

628日當天才「知悉」要解雇翟敬宜與李宛澍兩人。

2019年9月17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第三次調查會議。

2019年10月18日

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全體委員詢問會議。文大委任律師會議上宣稱解雇工會幹部兩人省下費用等於十五個學生一年繳交學費。然而與此同時,教育長許惠峰則在10月7日公布,增聘政治人物出身的陳凱凌,擔任全新創設、直接隸屬於教育長個人的高階主管-「業務長」一職。

2019年11月7日

【勞動部認證文大打壓工會、違法解雇無效】 工會正式收到勞動部所寄發之裁決決定書(108年勞裁字第31號)。

2019年11月13日

高教工會聯合其他工會、婦女、人權、移工團體,一起在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建國本部外,舖設紅地毯獻花,高唱「團結就是力量」,表達來自社會各界最熱烈的團結聲援與支持,陪兩位勇敢的女性工會幹部踏著紅地毯「光榮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