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防疫,兼顧學權與勞權! 針對無法返校學生之遠距教學措施,高教工會提出五項訴求

 

新學期即將開始,因應部分境外生(如陸生、港澳生)至今仍無法順利入境台灣返校就學,或可能必須隔離檢疫,各大專校院正開始研擬彈性修業機制與遠距教學措施,並詢問教師是否願意將課堂錄影實施同步或非同步遠距教學、推行線上教材與討論、額外補課或於暑期開設專班等;許多職員助理也加班作業、密切聯繫境外學生,以因應新學期的挑戰。

 

    工會支持應妥適照顧境外生的求學權益,以維護所有在學學生之受教機會。但工會近來也接到會員來訊指出,部分學校單方面要求教職員獨力配合遠距教學,卻未明確提供任何助教人力與資源協助,導致未來教師上課可能得「一邊講課寫板書、一邊自行錄影上傳」的困境;或者職員人力不足被迫超時工作,卻未領有加班費用。

 

    為使全體學生受教權、課堂教學品質,以及專兼任教職員工作權益皆獲得保障,工會近日調查各校因應措施後,提出以下五項訴求,盼主管機關教育部與各大學盡速改善:

 

  • 教育部應提出「專案補助」政府以專案補助各校執行遠距教學,才能使各大專校院不分公私立不因校務經費差異,影響學生受教權或犧牲教職員勞動權益。
  • 學校應提供充分人力與資源:學校如欲教師授課附隨遠距教學,應提供充分之助教人力與軟硬體設備協助(例如課堂錄影應聘僱「教學助理」執行錄製、上傳、聯繫學生;目前例如清華大學、中央大學皆已明文提供),以維護遠距教學之品質。
  • 尊重教學專業判斷:是否實施遠距教學應考量課程特性(例如實作性質課程無法以遠距為之),並尊重授課教師之專業判斷和意願,且其影音與教材內容之使用應保障師生隱私及智慧財產;目前少數學校要求教師一律上傳數位教材,甚至以「不接受即恐將不續聘」要脅教師,應當改正。
  • 額外補課開班應給超鐘點費:教師若對無法返校學生在課堂外有額外補課、獨立指導、暑期開班等實際授課活動,學校應加發超鐘點費或折算計入減授鐘點。
  • 超時工作應發加班費:學校職員因應新增業務若有超過正常上班時間工作之情事,學校應依法發給加班費,或經其同意後給予補休;學校亦應補足臨時人力以因應新增業務,避免超時工作。

 

    因應防疫,要兼顧學權與勞權!各大專校院第一線的教職員工有遭遇權益受損,或認為彈性修業措施有窒礙難行之處,歡迎與工會聯繫,並請請盡速加入工會,我們將提供諮詢與協助。

高教工會新增每周五工作權益法律諮詢服務

當前大專校園教職員工作權益上之爭議頻生,經常需要尋求專業的法律諮詢討論,幫助自身並改善環境。高教工會新增每周五工作權益法律諮詢服務,工會之會員(填表入會並定期繳費),可享有由工會專業人員提供免費工作法律權益諮詢之權益。方式如下:


【會面諮詢】

會員有任何工作法律權益上的問題,可與工會相約於每週五上午10:00至下午5:00,任一方便之時間於工會辦公室見面會談。工會辦公室地址為: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靠近捷運松江南京站5號出口)。會談時間以一小時為原則。會員亦得邀請相關同事陪同前來一齊討論,以促成集體行動。請提早2日前以電子郵件來信工會([email protected])進行約定,告知會員姓名、欲會面諮詢的時間、欲討論之問題大要;工會將回覆確認是否約定完成。會談當日請攜帶完整文件資料前來。為確保諮詢品質,恕不接受未預約之會談。若該週未舉辦會面諮詢,工會將以電話或電子郵件提供諮詢。


【電話諮詢】

會員有任何工作法律權益上的問題,若不方便前來工會會談、或判斷欲諮詢之問題較單純,亦可於每週五上午10:00至下午5:00,任一方便時間來電工會(02-25077391)以電話諮詢。


【電郵諮詢】

在上述方法外,會員也可敘明問題並附上相關資料,以電子郵件來信工會詢問([email protected]),本會將定期於每週五回覆法律權益諮詢之電郵。


工會對會員上述相關諮詢的內容都將保密。工會對會員問題若將代表其採取任何因應措施,亦將於取得會員同意後始為之。


在法律諮詢外,工會亦對會員提供【工會分部推動】、【特定權益議題倡議】、【地區或學校工作權益說明會】等協助,亦可相約會面、來電或來信討論;成立工會分部後,則可推動【校長評鑑】、【分部活動】、【團體協約】等,以集體行動的力量來改善高教工作環境。有任何問題,皆歡迎與工會聯繫。

【大學快報第233期】針對延後開學,高教工會對大專兼任教師工作權益之提醒

針對教育部昨日與各大專院校校方達成共識,各校將配合全國防疫措施,延後兩週開學,高教工會特別提醒大專兼任教師留意「三大工作權益」,同時也呼籲教育部與各大專院校校方,防疫之下也請注意校園內的基層工作者權益。在即將來臨的新學期,倘若各位大專兼任教師,遭遇任何下述的工作權益問題,請立即加入工會,並與工會聯繫。

 

一、各校應給付兼任教師至少完整18週之授課鐘點費

 

教育部雖於昨日發布之新聞強調,即便大專院校延後開學,各校行事曆仍須排滿18週為原則,但工會仍要預先提醒各校,按專科以上學校間任教師聘任辦法第8條第二項之規定:「兼任教師如因天然災害停止上班上課或國定假日致無實際授課,學校仍應發給鐘點費」。

 

是故,不論各校日後為因應延後兩週開學之政策,其所延後之第17與第18週之課程,是採取延後兩週授課、提前補課、集中進度授課…等不同方式,各校皆須給付兼任教師原定至少完整18週之授課鐘點費。(有部分學校過往會給付兼任教師超過18週之鐘點費,也應維持原約定給付完整薪資)。

二、各校應於聘期期間內持續為兼任教師投保勞工保險、健康保險與就業保險

 

工會必須特別強調,縱使目前各校已確定延後兩週(2/25或3/2)開學,然按照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11條、第4條之規定,學校應於「聘期」期間,且聘期要以「學期」或「學年」為單位,也就是學期開始的2月1日、8月1日即為兼任教師投保勞保、健保與就業保險,至1月31日、7月31日為止。

 

雖開學日期延後,但兼任教師與學校所約定之聘期並未變動,縱使於寒暑假期間,學校也不得片面中斷給予兼任教師之各項社會保險。因此各校更不得以「延後開學」為由,延遲替兼任教師進行投保。

 

三、各校給付兼任教師鐘點費應「給好給滿」,不得延後發薪或以各類名目扣薪

 

因延後兩週開學之政策,非可歸結於兼任教師之責任,但倘若學校因此未按原訂時程發放二月份鐘點費,將造成許多依靠鐘點費維生的大專兼任教師經濟上嚴重的負擔與衝擊。因此,工會特別呼籲各大專院校校方,仍應按原定時程(如二月底或三月初)發放二月份之鐘點費,固然該課程可能延後授課。

 

按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8條第一項之規定,學校本應「按月發放」鐘點費,除學校應原訂時程發放二月份之鐘點費外,往後每個月的鐘點費,都應依規定準時發放。工會日後也將會針對「準時發放鐘點費」一事做全面持續性的關注。

 

另外,工會也要提醒各位兼任教師,倘若學校有以各種名目,諸如「授課學生人數減少」,進而依比例扣減扣鐘點費,此等做法都將是違法教育法令之規定,請兼任教師務必留意確認學校給付之鐘點費是否「給好給滿」。

 

本會再次呼籲,要確保大專兼任教師工作權益的有效落實,應當回歸適用勞動基準法或教師法,賦予合理之續聘保障,才能使兼任教師能勇於爭取自身應有之工作權益。我們也鼓勵大專兼任教師盡速加入高教工會,有任何權益受損,可尋求工會協助來維繫應有之權益,並改善高等教育之勞動環境。

針對延後開學,高教工會對大專兼任教師工作權益之提醒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2020.02.04

 

針對教育部昨日與各大專院校校方達成共識,各校將配合全國防疫措施,延後兩週開學,高教工會特別提醒大專兼任教師留意「三大工作權益」,同時也呼籲教育部與各大專院校校方,防疫之下也請注意校園內的基層工作者權益。在即將來臨的新學期,倘若各位大專兼任教師,遭遇任何下述的工作權益問題,請立即加入工會,並與工會聯繫。

 

一、各校應給付兼任教師至少完整18週之授課鐘點費

 

教育部雖於昨日發布之新聞強調,即便大專院校延後開學,各校行事曆仍須排滿18週為原則,但工會仍要預先提醒各校,按專科以上學校間任教師聘任辦法第8條第二項之規定:「兼任教師如因天然災害停止上班上課或國定假日致無實際授課,學校仍應發給鐘點費」。

 

是故,不論各校日後為因應延後兩週開學之政策,其所延後之第17與第18週之課程,是採取延後兩週授課、提前補課、集中進度授課…等不同方式,各校皆須給付兼任教師原定至少完整18週之授課鐘點費。(有部分學校過往會給付兼任教師超過18週之鐘點費,也應維持原約定給付完整薪資)。

二、各校應於聘期期間內持續為兼任教師投保勞工保險、健康保險與就業保險

 

工會必須特別強調,縱使目前各校已確定延後兩週(2/25或3/2)開學,然按照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11條、第4條之規定,學校應於「聘期」期間,且聘期要以「學期」或「學年」為單位,也就是學期開始的2月1日、8月1日即為兼任教師投保勞保、健保與就業保險,至1月31日、7月31日為止。

 

雖開學日期延後,但兼任教師與學校所約定之聘期並未變動,縱使於寒暑假期間,學校也不得片面中斷給予兼任教師之各項社會保險。因此各校更不得以「延後開學」為由,延遲替兼任教師進行投保。

 

三、各校給付兼任教師鐘點費應「給好給滿」,不得延後發薪或以各類名目扣薪

 

因延後兩週開學之政策,非可歸結於兼任教師之責任,但倘若學校因此未按原訂時程發放二月份鐘點費,將造成許多依靠鐘點費維生的大專兼任教師經濟上嚴重的負擔與衝擊。因此,工會特別呼籲各大專院校校方,仍應按原定時程(如二月底或三月初)發放二月份之鐘點費,固然該課程可能延後授課。

 

按專科以上學校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第8條第一項之規定,學校本應「按月發放」鐘點費,除學校應原訂時程發放二月份之鐘點費外,往後每個月的鐘點費,都應依規定準時發放。工會日後也將會針對「準時發放鐘點費」一事做全面持續性的關注。

 

另外,工會也要提醒各位兼任教師,倘若學校有以各種名目,諸如「授課學生人數減少」,進而依比例扣減扣鐘點費,此等做法都將是違法教育法令之規定,請兼任教師務必留意確認學校給付之鐘點費是否「給好給滿」。

 

本會再次呼籲,要確保大專兼任教師工作權益的有效落實,應當回歸適用勞動基準法或教師法,賦予合理之續聘保障,才能使兼任教師能勇於爭取自身應有之工作權益。我們也鼓勵大專兼任教師盡速加入高教工會,有任何權益受損,可尋求工會協助來維繫應有之權益,並改善高等教育之勞動環境。

【 2020.01.06新聞稿】中原大學無理提報不續聘績優教師,教育部拖延兩年半不處置! 受害教師被禁止開課逾六學期,學生上課權益嚴重受損無人問?

合格績優大學教師卻六學期不准開課?教育部拖延處置形同包庇私校惡霸、侵害教師工作權?1月6日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揭露一起私立大學教師遭主管不當霸凌解僱、教育部卻包庇護航兩年半而不作為之案例。

 

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羅姓助理教授為國內少數研究希臘哲學的優秀學者,在教學研究上皆表現績優,評鑑高分通過且獲得多項獎勵,更曾至牛津大學、劍橋大學、波昂大學、萊比錫大學等國際一流大學擔任訪問學人與博士後研究(附件一、二、三)。她卻因不願配合宗教所時任所長歐力仁的人事安插要求,自2017年起遭霸凌、逼退、誣指違反教師倫理,甚至無理提報不續聘、禁止繼續開課。

 

依我國《教師法》規定,大學不續聘教師應提出達「情節重大」之不適任事實佐證,並應受教育部核准後始生效[1];核准審議期間教師聘約到期,學校也應暫時繼續聘任[2],維持教師受聘之權利義務。但教育部儘管明知中原之決議不合乎教育法令,卻拖延長達「兩年半」未對該無理不續聘案准許或駁回,僅一再請學校「補正」(附件四),並放任中原大學剝奪羅姓教師授課與領取完整教師待遇之權利。教育部此舉明顯違反《行政程序法》第51條要求之「兩個月」處理期間[3],也違背教育部自訂之「教育部各類人民申請案件處理時限表」各類案件處理時限原則上30~60天、資遣案88天、最長不超過180天之規定。

 

自2017年8月起至今,羅姓教師儘管仍是中原大學聘僱之教師,卻已逾六個學期被禁止開課,非但其講學自由嚴重受損,且宗教所學生之選課權益也遭剝奪,所上僅五位編制內專任教師、就有一位被剝奪開課六學期!教育部卻毫無處置?

 

為了終結此類大學惡意侵害教師工作權之情事,羅姓教師在高教工會與多位學界友人偕同下,親自舉辦記者會,闡述自身遭到的霸凌與欺壓。

 

羅姓教師出面公開檢舉前中原宗教所所長(現任人文與教育學院副院長)歐力仁任內「剷除異己、任內逼走三位以上宗教所教師?」,並且出示證據證明歐師「已遭學術期刊認證存有數起抄襲劣行!」(附件五),卻未反思自身行徑之不正,反而無所不用其極製造莫須有罪名、壓迫所上的績優適任教師;而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對此卻配合護航、未有處置(附件五),反而於教師研習上大肆宣稱「我不怕打官司」;以及主管機關教育部對整起事件形同包庇、縱容中原無理不續聘教師的種種荒謬情事。

 

目前中原大學提報羅姓教師所依據之理由有三,其中質疑其「對學生成績考核不公」之部分,已由各級教評會認定「事證不足…不予採納」。而聲稱「部分學生對教師教學有負面意見」部分,顯然與較客觀、長期、全面調查之教師教學評量各科結果不合,也未合乎羅師教師評鑑高分通過之結果,教評會本應依法「有利不利一律注意」而非執意捏造不續聘之主觀藉口;且學校也未佐證曾對教師進行輔導而難以改善,根本未證明真有不續聘之必要。至於指責其「2年未赴教會講道」,該要求顯然並非教師法上之教師義務,且事涉宗教自由,教師本有權拒絕[4];中原大學為世俗正式立案大學,該校宗教所為對宗教進行客觀學術專業教學研究之研究所,而非宗教機構或神學院,大學教師「未赴教會講道」豈可成為法定不續聘事由?何況事實上羅師未曾拒絕,而是因中原未曾主動安排要求其至特定教會講道,校方豈可再以此誣指教師未盡義務?

 

長期協助羅姓教師的高教工會創會理事、開南大學法律系教授張國聖也出席記者會,指出此案中原大學顯然並未提出任何合乎教師法上應不續聘之事實證據,但各級教評會卻罔顧法治而配合護航,導致優秀的基層教師遭到霸凌、形同惡霸且有學倫爭議的主管權力不受節制。而更重要的問題在於,理應扮演法治與師生權益捍衛者的主管機關教育部,卻長期毫無積極作為,甚至帶頭違反《行政程序法》的處理期限規定,對於根本缺乏實體要件之申請核准案卻違規容許學校無限期補正,未依法做成核准或駁回之決定並通知當事人[5],客觀上形同包庇私校侵害教師權益而不顧!

 

曾與羅姓教師合作研究,國立台灣大學法學院前副院長、現任台灣客家教師協會理事長邱榮舉教授也出席記者會,表達羅姓教師在教學研究上的專業表現無庸置疑,中原只依少數主管的偏好,惡意逼退與霸凌此一績優教師,反而是這所歷史悠久私立大學的一大損失,也已引起跨校學界之重視,教育部絕不該坐視不管!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強調,此案是當前廣大大專教師工作權屢遭威脅之縮影,教育部對此類無理的不續聘案應積極介入,在法定期間二個月內及時明確准駁,並確保教師受暫時聘任期間之教學研究服務權益,避免大學藉「無限期之暫時聘任」逼退合格績優教師,也確保學生應有之受教權益。

 

工會指出,2019年《教師法》才大幅翻修引發爭議,但對於教師遭到學校與教育部此種惡意欺壓對待之狀況,顯然仍缺乏具體保障;未來不但應有進一步修法之必要,且主管機關教育部應主動檢討過往不當之作法,主動揭露大量提報不續聘卻遭駁回之學校名單,並對各校進行《教師法》上教師權利義務之宣導,督促教評會確實依法審議,以維護高等教育之正常環境與學術自由。

 


[1]教師法第16條第1項:「教師聘任後,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並報主管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或不續聘;其情節以資遣為宜者,應依第二十七條規定辦理:一、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二、違反聘約情節重大。」

[2] 教師法第26條第6項:「教師解聘、不續聘或終局停聘案尚在處理程序中,其聘約期限屆滿者,學校應予暫時繼續聘任。」

[3] 行政程序法第51條:「(1)行政機關對於人民依法規之申請,除法規另有規定外,應按各事項類別,訂定處理期間公告之。(2)未依前項規定訂定處理期間者,其處理期間為二個月。(3)行政機關未能於前二項所定期間內處理終結者,得於原處理期間之限度內延長之,但以一次為限。(4)前項情形,應於原處理期間屆滿前,將延長之事由通知申請人。(5)行政機關因天災或其他不可歸責之事由,致事務之處理遭受阻礙時,於該項事由終止前,停止處理期間之進行。」

[4]教師法第31條第1項第7款:「教師接受聘任後,依有關法令及學校章則之規定,享有下列權利:…七、除法令另有規定者外,教師得拒絕參與主管機關或學校所指派與教學無關之工作或活動。」

[5]行政程序法第43條:「行政機關為處分或其他行政行為,應斟酌全部陳述與調查事實及證據之結果,依論理及經驗法則判斷事實之真偽,並將其決定及理由告知當事人。」

附件一、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羅姓助理教授教師評鑑、教學評量成績


附件二、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羅姓助理教授教學與研究績優證明

附件三、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羅姓助理教授學術簡歷

附件四、學術期刊認證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前所長歐力仁涉及學術抄襲,但中原大學不予處理

附件五、教育部認定中原大學不續聘案適用法令顯有錯誤,卻一再給予補正而未駁回

【大學快報第232期】高教工會對〈教師法施行細則〉等子法的訴求與成果 ──對《教師法》修法後的亡羊補牢

文: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2019年的3月,行政院在缺乏各界民主參與的情況下,忽然通過《教師法》大幅修正的修法草案,送入立法院快速審議。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期間,《教師法》修法草案在充斥多處爭議的情況下,由立院審議通過。

 

  修法期間固然因為包括高教工會的多個教育團體、教師工會團體、人權團體都紛紛出面質疑草案內容,而使得部分草案條文終獲更正,包括原定將教師「未於期限內升等」、「教師評鑑未通過」都得直接作為將教師不續聘或強制資遣的要件,或者是將聘任前曾有一年以上有期徒刑紀錄、但不問罪名一律終身不得任教的「政治犯、流氓教授不得任教」條款,都在輿論質疑下未成為最後的修法版本。但整個修法缺乏周延準備與公共審議,可說是教育法制修法品質不佳的例證之一(詳細分析可見:https://reurl.cc/K6vEG9)。

 

  在修法定案後,教育部在進行〈教師法施行細則〉的配套修正過程,終於有了些微的反省,願意召開多場包含學者專家、教師、家長、工會團體共同參與的研商諮詢會議。高教工會也受邀參與了其中有關〈教師法施行細則〉修正的4次會議,並且參與了〈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專科以上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研商私立學校教職員加發資遣費標準」等法規的相關諮詢會議,對其提出了工會版的改正訴求,作為粗糙修法的亡羊補牢。

 

  新教師法與相關子法預定將在2020年初由政府擇期上路(新版教師法全文: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H0020040

)。截至目前為止,工會對相關子法所提出的訴求中,有部分已經成功獲得採納,也有部分有待進一步爭取。為了讓各界更了解相關的倡議,我們將其說明如後,供關注的學界夥伴一同參考:

 

 

一,學校辦理大專教師升等時,由教評會決定校外學者專家審查之推薦名單後,不得再由教評會主席、校長或院長「圈選」外審委員,而應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選外審委員:

 

  順應教師法新法上路,攸關大專教師升等權益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此次也一併進行修正。工會在參加該辦法之修正諮詢會議的過程中,針對長年來基層教師擔憂「升等遭校方黑箱作業」、「校長、院長恣意介入圈選非專業之外審委員」的問題,提出修正主張:「學校辦理教師升等時,由教評會決定校外學者專家審查之推薦名單後,不得再由教評會主席、校長或院長自行「圈選」外審委員,而應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選外審委員(得以保密方式為之),並將受抽選與未獲抽選之委員名單保密彌封收存。」

 

  類似的「圈選不公」爭議,的確造成教師升等作業上的一大弊病,早應改善。此意見初步已獲官方之認可,正朝此方向做進一步修正擬訂中。若能確實落實,將能讓我國大專教師升等的過程,其外審程序能單純回歸專業同儕審查,避免校內行政權力的不正介入,也使有意升等之基層教師能回歸致力於專業發展。

 

 

二,教師不續聘之情節合適以資遣為之時,也仍應合乎教師法新法第27條之教師資遣構成要件,避免被學校浮濫以資遣程序剝奪教師工作權

 

  新教師法第16條第1項規定:「教師聘任後,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並報主管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或不續聘;其情節以資遣為宜者,應依第二十七條規定辦理:一、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二、違反聘約情節重大。」該條第2項規定,「教師有前項各款規定情形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審議通過。」此規定將教師不續聘議案視為「重要事項」議案來要求教評會出席與同意的門檻,有嚴謹保障教師工作權之意義;但該法第27條資遣程序卻未有相同之程序要求,而各校多只將教師資遣視為一般議案,僅要求「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二分之一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二分之一以上之審議通過」。工會擔憂,如今又將「不續聘案情節以資遣為宜者,以資遣規定辦理」,是否會導致學校發現教評會不願配合校方不續聘教師時(不論是出席或表決未達三分之二的通過門檻),將「不續聘」提案恣意改為「資遣」案,而只需要教評會二分之一出席與同意,即可闖關剝奪教師工作權?

 

  目前該質疑已獲教育部人事處回應,解釋上第16條的不續聘案若要改以27條的資遣案進行,除應具有16條應不續聘之構成要件外,同時也要合乎第27條所規定的資遣構成要件,例如仍要有「一、因系、所、科、組、課程調整或學校減班、停辦、解散時,現職已無工作又無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二、現職工作不適任且無其他工作可調任;或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評鑑合格之醫院證明身體衰弱不能勝任工作。三、受監護宣告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之一要件,始得資遣教師,避免學校浮濫改以資遣取代不續聘審查,以一般門檻替代重要事項門檻。

 

  工會主張,此類案件若要採用第27條的程序門檻,就應該要同時符合第27條的構成要件;否則就應將此類僅合乎第16條第1項構成要件的案件,解釋應適用新教師法第16條第2項的程序門檻,「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審議通過」,處理以資遣為宜之教師案件。如此才能避免「情節以資遣為合適,改以資遣」的比例原則美意,不會成為程序與要件寬鬆化的巧門。

 

 

三,教師受學校提出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於教評會審議時,該教師得依行政程序法第46條向學校申請針對該議案閱覽相關資料與卷宗:

 

  現行學校教師受學校提出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於教評會審議時,多數已會按主管機關教示之正當程序讓當事人教師至教評會陳述意見。然而,工會發現有許多案例中,教師陳述意見的過程淪為「形式化」:事前教師根本未獲教評會提供相關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之指責資料,導致該陳述意見也無從回應相關指責,只能做空洞化之陳述,無法合乎審理紛爭上應維護的攻擊防禦武器平等原則。

 

  是故工會在〈教師法施行細則〉的修正中提出,應納入「教師受學校提出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於教評會審議時,該教師得準用或適用行政程序法第46條規定,向學校申請針對該議案閱覽相關資料與卷宗」之規範,以確保教師能充分了解相關指責(例外才以密件或遮去相關個人資料後提供),對此才能做出完整的陳述意見回應,也使教評會能做出公平公正之審議。目前此意見已獲得官方認可,預定將納入新版〈教師法施行細則〉中。

 

 

四,學校減班停辦後,合格教師應受學校與政府「優先輔導遷調」,其遷調工作應包括「校內外單位」:

 

  新教師法第12條規定,「專科以上學校系、所、科、組、課程調整或學校減班、停辦、解散時,學校對仍願繼續任教且有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之合格教師,應優先輔導遷調,各該主管機關應輔導學校執行。」然而,究竟此一「優先輔導遷調」如何進行?輔導遷調至什麼單位?目前仍尚缺乏完善的制度。

 

  本次在〈教師法施行細則〉的修正中,工會於該第6條草案中爭取修正:「本法第十二條所稱輔導遷調,指專科以上學校輔導其教師至其他校內外單位工作。」(原草案僅包括「校內」),並獲得諮詢會議中之多數與官方認可。此修正才能開啟對教師之輔導遷調不該只侷限在「校內」,也應包括「校外」,促使學校與政府應該規劃具體有效的制度,使被迫遷調的合格教師有機會能受輔導至「校內外」適當工作繼續任職。至於如何有效落實,相關具體且有實益的配套措施,我們將繼續爭取。

 

五,教師處於暫時繼續聘任階段,其教師權利不應減損:

 

  新版教師法第26條第5項依循過去教師法第14之1條第2項之規定,「教師解聘、不續聘或終局停聘案尚在處理程序中,其聘約期限屆滿者,學校應予暫時繼續聘任。」然而,實務上教師若進入「暫時繼續聘任」階段,經常出現教師權利遭學校片面改惡之情況,例如被禁止授課、禁止申請獎補助、禁止參加相關會議、禁止使用學校設備、刪減年終獎金等狀況,形同「逼退」。

 

  工會對此建議,應於〈教師法施行細則〉中明訂,「教師受學校暫時繼續聘任,其教師權利不應有不利變更。」不但合乎法律內涵,也避免學校假借各種改惡來掏空「暫時繼續聘任」的法律要求。

 

  然而,該訴求尚未獲得教育部之認可。官方認為,似乎要多提供各學校一些彈性空間來處理暫時聘任階段的教師,所以不宜定入施行細則;但「解釋上權利的確不該改變」,是官方所認可的。對於實際上遭遇權益受損的個案,工會將繼續來倡議與協助,促成不會有教師在暫時聘任階段即遭到權益受損或逼退。

 

 

六,大專編制外專兼任教師其聘任應依大學法規定為之,其權利義務應與編制內教師相符:

 

  於修正〈專科以上兼任教師聘任辦法〉時,工會主張「若要編制外教師比照編制內教師之義務(遵守教師法的解聘不續聘要件),也該享有相等的權利」,是故提出主張大專編制外教師也應有「續聘保障原則」:學校未有法定解聘不續聘停聘資遣事由,對編制外教師不得解聘停聘不續聘資遣。另外,也要求按照在相關辦法中確定大專編制外教師之聘任,應當按照大學法與專科學校法中的教師聘任程序辦理,包括:(1)學校對編制外教師要按照「教師評鑑」來作為續聘與否的重要參考,而非恣意決定;(2)編制外教師之「不續聘」也要按照大學法規定,經過教評會決定;(3)編制外師遭遇不續聘或升等未通過等權益受損,應可準用教師法上的教師申訴制度提出救濟。相關的主張應及於包括編制外聘僱的專任(專案、約聘)與兼任教師。詳細的分析,可參考:https://reurl.cc/5gEVQv

 

  對於這些訴求,教育部則表示會進一步研究,但似乎還未有積極規劃,或以少子女化浪潮在前為由消極以對。然而,正是因為有少子女化、高教崩壞的狀況在眼前,才更有妥適法令保障所有教師基本權益、導正學校不當作為的必要。工會將對此繼續倡議,確保這群仍缺乏充分法律保障的群體,能獲得最基本的保障,不成為高教勞資關係惡質化、聘僱廉價化趨勢下的犧牲品。

 

小結:請支持高教工會,共同捍衛高教的工作環境

 

  綜上所述,教育法令相當繁雜,從法律、法規命令、行政規則、各校規定環環相扣,但每個環節卻又都可能影響到第一線工作者的權益。而除了法令之外,還需要整體教育資源的到位、合理的高教政策,以及學校內部的民主參與和勞資平衡來維護正常的工作環境。

 

  高教工會將繼續在這條路上努力,也期盼各大專校院的第一線工作者和我們站在一起,為法令、政策、實務的改進而共同努力。我們也呼籲掌管教育法令的教育部,應當站在考慮第一線教職員生的立場,切實引入多元的聲音作為法令修正時的參照,勿以官僚本位一意孤行,成為惡化而非緩解高教危機的來源。

高教工會對〈教師法施行細則〉等子法的訴求與成果 ──對《教師法》修法後的亡羊補牢

文: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2019年的3月,行政院在缺乏各界民主參與的情況下,忽然通過《教師法》大幅修正的修法草案,送入立法院快速審議。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期間,《教師法》修法草案在充斥多處爭議的情況下,由立院審議通過。

 

  修法期間固然因為包括高教工會的多個教育團體、教師工會團體、人權團體都紛紛出面質疑草案內容,而使得部分草案條文終獲更正,包括原定將教師「未於期限內升等」、「教師評鑑未通過」都得直接作為將教師不續聘或強制資遣的要件,或者是將聘任前曾有一年以上有期徒刑紀錄、但不問罪名一律終身不得任教的「政治犯、流氓教授不得任教」條款,都在輿論質疑下未成為最後的修法版本。但整個修法缺乏周延準備與公共審議,可說是教育法制修法品質不佳的例證之一(詳細分析可見:https://reurl.cc/K6vEG9)。

 

  在修法定案後,教育部在進行〈教師法施行細則〉的配套修正過程,終於有了些微的反省,願意召開多場包含學者專家、教師、家長、工會團體共同參與的研商諮詢會議。高教工會也受邀參與了其中有關〈教師法施行細則〉修正的4次會議,並且參與了〈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專科以上兼任教師聘任辦法〉、「研商私立學校教職員加發資遣費標準」等法規的相關諮詢會議,對其提出了工會版的改正訴求,作為粗糙修法的亡羊補牢。

 

  新教師法與相關子法預定將在2020年初由政府擇期上路(新版教師法全文: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H0020040

)。截至目前為止,工會對相關子法所提出的訴求中,有部分已經成功獲得採納,也有部分有待進一步爭取。為了讓各界更了解相關的倡議,我們將其說明如後,供關注的學界夥伴一同參考:

 

 

一,學校辦理大專教師升等時,由教評會決定校外學者專家審查之推薦名單後,不得再由教評會主席、校長或院長「圈選」外審委員,而應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選外審委員:

 

  順應教師法新法上路,攸關大專教師升等權益的〈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此次也一併進行修正。工會在參加該辦法之修正諮詢會議的過程中,針對長年來基層教師擔憂「升等遭校方黑箱作業」、「校長、院長恣意介入圈選非專業之外審委員」的問題,提出修正主張:「學校辦理教師升等時,由教評會決定校外學者專家審查之推薦名單後,不得再由教評會主席、校長或院長自行「圈選」外審委員,而應由教評會自推薦名單中「隨機」抽選外審委員(得以保密方式為之),並將受抽選與未獲抽選之委員名單保密彌封收存。」

 

  類似的「圈選不公」爭議,的確造成教師升等作業上的一大弊病,早應改善。此意見初步已獲官方之認可,正朝此方向做進一步修正擬訂中。若能確實落實,將能讓我國大專教師升等的過程,其外審程序能單純回歸專業同儕審查,避免校內行政權力的不正介入,也使有意升等之基層教師能回歸致力於專業發展。

 

 

二,教師不續聘之情節合適以資遣為之時,也仍應合乎教師法新法第27條之教師資遣構成要件,避免被學校浮濫以資遣程序剝奪教師工作權

 

  新教師法第16條第1項規定:「教師聘任後,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審議通過,並報主管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或不續聘;其情節以資遣為宜者,應依第二十七條規定辦理:一、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有具體事實。二、違反聘約情節重大。」該條第2項規定,「教師有前項各款規定情形之一者,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審議通過。」此規定將教師不續聘議案視為「重要事項」議案來要求教評會出席與同意的門檻,有嚴謹保障教師工作權之意義;但該法第27條資遣程序卻未有相同之程序要求,而各校多只將教師資遣視為一般議案,僅要求「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二分之一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二分之一以上之審議通過」。工會擔憂,如今又將「不續聘案情節以資遣為宜者,以資遣規定辦理」,是否會導致學校發現教評會不願配合校方不續聘教師時(不論是出席或表決未達三分之二的通過門檻),將「不續聘」提案恣意改為「資遣」案,而只需要教評會二分之一出席與同意,即可闖關剝奪教師工作權?

 

  目前該質疑已獲教育部人事處回應,解釋上第16條的不續聘案若要改以27條的資遣案進行,除應具有16條應不續聘之構成要件外,同時也要合乎第27條所規定的資遣構成要件,例如仍要有「一、因系、所、科、組、課程調整或學校減班、停辦、解散時,現職已無工作又無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二、現職工作不適任且無其他工作可調任;或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評鑑合格之醫院證明身體衰弱不能勝任工作。三、受監護宣告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之一要件,始得資遣教師,避免學校浮濫改以資遣取代不續聘審查,以一般門檻替代重要事項門檻。

 

  工會主張,此類案件若要採用第27條的程序門檻,就應該要同時符合第27條的構成要件;否則就應將此類僅合乎第16條第1項構成要件的案件,解釋應適用新教師法第16條第2項的程序門檻,「應經教師評審委員會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出席及出席委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審議通過」,處理以資遣為宜之教師案件。如此才能避免「情節以資遣為合適,改以資遣」的比例原則美意,不會成為程序與要件寬鬆化的巧門。

 

 

三,教師受學校提出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於教評會審議時,該教師得依行政程序法第46條向學校申請針對該議案閱覽相關資料與卷宗:

 

  現行學校教師受學校提出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於教評會審議時,多數已會按主管機關教示之正當程序讓當事人教師至教評會陳述意見。然而,工會發現有許多案例中,教師陳述意見的過程淪為「形式化」:事前教師根本未獲教評會提供相關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之指責資料,導致該陳述意見也無從回應相關指責,只能做空洞化之陳述,無法合乎審理紛爭上應維護的攻擊防禦武器平等原則。

 

  是故工會在〈教師法施行細則〉的修正中提出,應納入「教師受學校提出應解聘、停聘、不續聘議案於教評會審議時,該教師得準用或適用行政程序法第46條規定,向學校申請針對該議案閱覽相關資料與卷宗」之規範,以確保教師能充分了解相關指責(例外才以密件或遮去相關個人資料後提供),對此才能做出完整的陳述意見回應,也使教評會能做出公平公正之審議。目前此意見已獲得官方認可,預定將納入新版〈教師法施行細則〉中。

 

 

四,學校減班停辦後,合格教師應受學校與政府「優先輔導遷調」,其遷調工作應包括「校內外單位」:

 

  新教師法第12條規定,「專科以上學校系、所、科、組、課程調整或學校減班、停辦、解散時,學校對仍願繼續任教且有其他適當工作可以調任之合格教師,應優先輔導遷調,各該主管機關應輔導學校執行。」然而,究竟此一「優先輔導遷調」如何進行?輔導遷調至什麼單位?目前仍尚缺乏完善的制度。

 

  本次在〈教師法施行細則〉的修正中,工會於該第6條草案中爭取修正:「本法第十二條所稱輔導遷調,指專科以上學校輔導其教師至其他校內外單位工作。」(原草案僅包括「校內」),並獲得諮詢會議中之多數與官方認可。此修正才能開啟對教師之輔導遷調不該只侷限在「校內」,也應包括「校外」,促使學校與政府應該規劃具體有效的制度,使被迫遷調的合格教師有機會能受輔導至「校內外」適當工作繼續任職。至於如何有效落實,相關具體且有實益的配套措施,我們將繼續爭取。

 

五,教師處於暫時繼續聘任階段,其教師權利不應減損:

 

  新版教師法第26條第5項依循過去教師法第14之1條第2項之規定,「教師解聘、不續聘或終局停聘案尚在處理程序中,其聘約期限屆滿者,學校應予暫時繼續聘任。」然而,實務上教師若進入「暫時繼續聘任」階段,經常出現教師權利遭學校片面改惡之情況,例如被禁止授課、禁止申請獎補助、禁止參加相關會議、禁止使用學校設備、刪減年終獎金等狀況,形同「逼退」。

 

  工會對此建議,應於〈教師法施行細則〉中明訂,「教師受學校暫時繼續聘任,其教師權利不應有不利變更。」不但合乎法律內涵,也避免學校假借各種改惡來掏空「暫時繼續聘任」的法律要求。

 

  然而,該訴求尚未獲得教育部之認可。官方認為,似乎要多提供各學校一些彈性空間來處理暫時聘任階段的教師,所以不宜定入施行細則;但「解釋上權利的確不該改變」,是官方所認可的。對於實際上遭遇權益受損的個案,工會將繼續來倡議與協助,促成不會有教師在暫時聘任階段即遭到權益受損或逼退。

 

 

六,大專編制外專兼任教師其聘任應依大學法規定為之,其權利義務應與編制內教師相符:

 

  於修正〈專科以上兼任教師聘任辦法〉時,工會主張「若要編制外教師比照編制內教師之義務(遵守教師法的解聘不續聘要件),也該享有相等的權利」,是故提出主張大專編制外教師也應有「續聘保障原則」:學校未有法定解聘不續聘停聘資遣事由,對編制外教師不得解聘停聘不續聘資遣。另外,也要求按照在相關辦法中確定大專編制外教師之聘任,應當按照大學法與專科學校法中的教師聘任程序辦理,包括:(1)學校對編制外教師要按照「教師評鑑」來作為續聘與否的重要參考,而非恣意決定;(2)編制外教師之「不續聘」也要按照大學法規定,經過教評會決定;(3)編制外師遭遇不續聘或升等未通過等權益受損,應可準用教師法上的教師申訴制度提出救濟。相關的主張應及於包括編制外聘僱的專任(專案、約聘)與兼任教師。詳細的分析,可參考:https://reurl.cc/5gEVQv

 

  對於這些訴求,教育部則表示會進一步研究,但似乎還未有積極規劃,或以少子女化浪潮在前為由消極以對。然而,正是因為有少子女化、高教崩壞的狀況在眼前,才更有妥適法令保障所有教師基本權益、導正學校不當作為的必要。工會將對此繼續倡議,確保這群仍缺乏充分法律保障的群體,能獲得最基本的保障,不成為高教勞資關係惡質化、聘僱廉價化趨勢下的犧牲品。

 

小結:請支持高教工會,共同捍衛高教的工作環境

 

  綜上所述,教育法令相當繁雜,從法律、法規命令、行政規則、各校規定環環相扣,但每個環節卻又都可能影響到第一線工作者的權益。而除了法令之外,還需要整體教育資源的到位、合理的高教政策,以及學校內部的民主參與和勞資平衡來維護正常的工作環境。

 

  高教工會將繼續在這條路上努力,也期盼各大專校院的第一線工作者和我們站在一起,為法令、政策、實務的改進而共同努力。我們也呼籲掌管教育法令的教育部,應當站在考慮第一線教職員生的立場,切實引入多元的聲音作為法令修正時的參照,勿以官僚本位一意孤行,成為惡化而非緩解高教危機的來源。

【會員服務】免費工作權益法律諮詢, 12/25(三)歡迎預約參加!

工會定期安排會員法律諮詢時間,本次諮詢時間將安排於 12/25(三),由熟稔教師法令且有成功爭取工作權益經驗的張國聖老師(開南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高教工會創會理事),提供會員前來諮詢大專教師相關權益的服務。

 

張老師作為工會創會理事,長久以來協助大專教師相關工作權救濟不遺餘力。為了處理日趨增加的校園勞資爭議,張老師持續定期為工會會員提供無償的法律諮詢服務,以協助更多的大專教職員工維護權益,歡迎大家前來預約。


高教工會先前曾彙整了大專教師的相關權益爭議與常見問題的Q&A(https://reurl.cc/NabN36),可提供參考。

 

假若您亟需要更近一步會面諮詢相關工作權益,請填寫預約表單(https://reurl.cc/24j1Nm),我們將會為您安排權益當日諮詢的時段,確切的時間待排定後,我們將會另行寄發通知。

 

時間:2019年 12月25日(三)13:00-17:00
(申請期限:12月23日(一)下午17:00前)

地點:高教工會辦公室(台北市伊通街59巷6號4樓)

 

預約參加:https://reurl.cc/24j1Nm

【新聞稿】永達教師北上行政院陳情私校退場師生權益莫再拖延! 停辦1959天,永達師生的權益仍無著落..

 

位於屏東的永達技術學院已經停辦超過五年,但永達技術學院教職員長年遭積欠的欠薪、資遣費、公保年金等問題,至今卻懸而未決,學校和政府也毫無安置措施,使多數教職員生活陷入困境。

 

從國民黨執政時永達惡性停辦,到民進黨執政期間放任董事繼續把持校產,政府對私校惡質退場,始終未拿出完整政策保障教職員生權益,僅任由退場學校師生受害,缺乏具體作為。

 

為此,永達教師數十人組成了「永達教職員生權益申討團」,在高教工會的偕同下,於12日上午自屏東組團北上至行政院門口陳情。

 

 

「學校連最基本的公保年金和資遣費都積欠,我教書27年無預警被迫退休,現在每個月的年金只剩9千多元,政府連要求學校守法都沒有!面對生活陷入困境的永達教職員,政府卻毫無具體作為!」前永達技術學院車輛工程系主任教師江照勇嚴正批評。

 

 

「出身屏東楓港的蔡總統、屏東市的蘇貞昌院長、屏東長治的蘇嘉全院長…,我想大聲地四問諸位偉大的屏東大人們:你們有去了解當初教育部是怎樣保護董事會犧牲殘害永達教職員嗎?你們有關心過被強迫離職退休的永達教職員的死活嗎?你們有關心過永達被迫休退學的失學學生受教權及損失嗎?」前永達技術學院建築系教師賴福林高分貝質疑。

 

永達教師們提出要求,政府應立刻對私校退場師生制訂相關補償政策,並以永達為首例,盡速解散清算學校法人,以校產補償永達教職員過去遭積欠侵害的薪資、資遣費、公保年金,以及學生受損的學雜費和生活費,協助當年因學校無預警惡性停辦而被迫失業失學的永達師生們。具體的訴求包括:

 

(一)資遣費:永達教職員於2014年8月1日被無預警惡性資遣時,未獲得任何的資遣費、優退金,學校也未提供任何的安置措施。爾後董事會向教職員表示已經編列了「慰助金」預算,及正式制訂了〈永達技術學院編制內專任教職員離退慰助金辦法〉,每人可依年資領取30~50萬元不等,請教職員們稍安勿躁、支持董事會轉型;但結果卻根本是虛晃一招,停辦至今已超過五年,永達教職員一元資遣費或慰助金都未取得!其家庭生活陷入困難,校方卻毫無聞問。日前教育部固然已拋出將督促私立學校強制資遣教師,應比照勞工退休金條例水準給付資遣費用(每一年資給付半個月薪資為資遣費,上限六個月),但並沒有具體督促已停辦、準備要解散的永達董事會認列此一部份債務,讓教職員們紛紛擔憂:「等了六年的資遣慰助金,會不會又再度落空?老年生活怎麼辦?」

 

 

(二)減欠薪:永達教職員自2008年起,即開始未經教職員同意擅自刪減其薪給,將其中的學術研究費直接打了五折;當初校方宣稱,減欠薪是為了「共體時艱」,但結果累積了十多億的巨額的校產,卻是無預警停辦將教職員直接趕走。如今董事會終於改組會歸公益董事,將要解算清算處理仍多達九億的校產,難道不應該歸還當初教職員被迫減下的薪資,還給他們應有的正義?

 

 

(三)公保年金:私立學校教職員參加公教人員保險,依法在老年可以按月領取微薄的養老年金,並由公保基金、政府、學校共同分攤給付。然而,永達學校自2018年12月起,即無預警停止匯出教職員的公保養老年金,使得原本每人每月頂多一萬多元出頭的養老年金所得,頓時再遭刪減兩、三千元,使生活陷入困境,已積欠超過一年。固然依法令規定,學校積欠公保年金或學校法人解散後,最後承接的主管機關應承擔責任,但這段漫長的期間,永達教職員生活毫無著落,難道要等到學校順利解散清算處理完校產的多年之後,再來償還?

 

(四)安置措施:許多永達被迫離退的教職員,都擁有良善的教育工作經驗,有博士學位者也比比皆是。但無預警停辦的過程,當時學校與政府又沒有提供任何安置措施,導致大量教職員被迫長期失業,或只能夠從事兼課代課等不穩定就業。學校停辦退場,不該是教職員的錯!政府應當有責任出面積極安置與媒合,輔導仍有工作意願與需求的教職員尋得能發揮所長的工作機會,減緩資深教師的失業悲歌也善用國家高端人力。

 

(五)學生補償:當初永達學生面臨學校無預警停辦,許多學生被迫轉學的過程中,都發生了休學、退學,或學分承認問題,住宿與生活費用大增的問題。教育部若真有心協助弱勢學生,應當從正式私校惡性退場過程中被犧牲的學生權益,給予應有的補償!

 

 

高教工會與各校大學教師代表也到場聲援,呼籲政府全面檢討過去處理私校退場中放任董事會侵害師生的錯誤。在行政院門口陳情後,永達教師們也前往教育部遞交陳情書,要求教育部盡速提出彌補方案,讓永達成為私校退場歸公的正面案例。

【採訪通知】永達教師北上行政院陳情,私校退場師生權益莫再拖延! 停辦1959天,永達師生的權益仍無著落..

永達技術學院已經停辦超過五年,但永達技術學院教職員長年遭積欠的欠薪、資遣費、公保年金等問題,至今卻懸而未決,學校和政府也毫無安置措施,使多數教職員生活陷入困境。

 

從國民黨執政時永達惡性停辦,到民進黨執政期間放任學校董事繼續把持校產,政府對私校惡質退場,始終未拿出完整政策保障教職員生權益,僅任由退場學校師生受害,缺乏具體作為。

 

為此,永達教師數十人組成了「永達教職員生權益申討團」,在高教工會的偕同下,將於12日上午9:45北上至行政院門口陳情,要求政府對私校退場師生制訂相關補償政策,並以永達為首例,盡速解散清算學校法人,以校產補償永達教職員過去遭積欠侵害的薪資、資遣費、公保年金,以及學生受損的學雜費和生活費,協助當年因學校無預警惡性停辦而被迫失業失學的永達師生們。

 

高教工會與各校大學教師代表也將到場聲援。呼籲政府全面檢討過去處理私校退場中放任董事會侵害師生的錯誤,並盡速提出彌補方案,讓永達成為私校退場歸公的正面案例。

 

時間:2019年12月12日(週四)上午9:45(準時開始)

地點:行政院正門口(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1號)